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趙紫陽身陷囹圄時天天收聽「敵台」

紐約時間: 2017-08-12 09:37 PM 
点此看大图片
據稱,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因為同情六四學生而身陷囹圄期間,幾乎每天「偷聽敵台」。 (AFP/Getty Images)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08月12日訊】 在中共發動的歷次政治運動中,「偷聽敵台」都屬於一種嚴重犯罪。在毛時代那種閉關鎖國的歲月裡,很多人冒著生命危險偷聽海外廣播,獲取真實信息,其中包括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趙紫陽因為同情六四學生、反對武力鎮壓,而身陷囹圄16年,期間他幾乎天天收聽「敵台」。
廣告

中共的所謂「收聽敵台」罪,就是對收聽的境外廣播電台的公民進行定罪。

在中共發動的歷次政治運動中,「偷聽敵台廣播」屬於一種很嚴重的犯罪。一旦被發現,輕則收繳收音機,被停職、隔離審查、批鬥、勒令檢討,戴上「壞分子」的帽子,重則被判刑。

盡管偷聽「敵台」者可能會失去自由,甚至喪失生命,但仍有不少人冒著危險每天偷聽。

中國作家鍾阿城當年是在雲南建設兵團的北京知青。他在「聽敵台」一文中寫道:「1971年的林彪事件,幾乎是當天從境外廣播中聽到的。這是七十年代的重要事件。毛澤東的神話頃刻崩潰。從1966年『八一八』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揮手開始,不,從劉少奇提出『毛澤東思想』開始,至此,催眠終止。」

中國政治學學者、被中共官方指稱為「六四黑手」的陳子明這樣寫道:「70年代,美國之音成為中國青年獲取新知的一個重要途徑。林彪事件後收聽『敵台』在中國變得普及化,因為人們感到從官方渠道得不到真實的信息。」

1966年,毛澤東發動所謂的「文化大革命」,中國的政治、社會和信息控制進一步走向極端,在那種信息極端閉關的年代裡,「敵台」的聲音通過吱吱啦啦的電波傳來,讓人耳目一新。

南京五中的高三學生任毅說:「我罪行當中有個最主要的一個東西叫『長期收聽敵台』。」

1969年5月,在毛澤東發起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中,任毅被下放到農村。他在農村寫了一首歌,名叫《我的家鄉》。歌中道出了下鄉知青的思鄉之情和對現實、未來的迷茫。這首歌被稱為《知青之歌》。

一天,給任毅裝配半導體收音機的同學跑來告訴他,「敵台」裡也在放《知青之歌》。任毅預感大禍臨頭了。

1970年5月24日,任毅寫歌的一週年,他看到了自己的死刑判決書。南京市軍事管制委員會,即中共南京軍事管制委員會,判處任毅死刑,立即執行。最後因時任南京軍區司令員許世友的一句「槍下留人」,任毅撿了一條命。

任毅是幸運者。美國芝加哥大學學者王友琴在《文革受難者》中,記錄過一個叫左樹棠的上海人。「文革」中,左因「收聽敵台」被抄家、隔離審查,後來被毒打致死。而揭發他的那個人也被隔離,釋放後流浪,最終以自殺結局。

1989年春夏之交,中國爆發天安門運動。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到天安門廣場看望絕食學生。趙紫陽因為同情學生,反對武力鎮壓被撤職罷官,軟禁終身。在趙紫陽身陷囹圄期間,他幾乎每天收聽敵台。

趙紫陽女兒王雁南說:「VOA有一個了解中國情況的一些特別的節目。我總是記得父親到了什麼點,某一個時間的時候,就彎著腰聽著那個小小的收音機,差不多是貼到耳朵上。實際上,父親是想通過這樣聽收音機,聽外電的一些報導來了解世界的情況和了解中國發生的情況。」

在中共黨政軍高層領導人中,收聽敵台的不僅僅是趙紫陽一個人。在海外出版的《李鵬六四日記》中顯示,這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共總理也收聽敵台。

1989年的天安門民主運動讓美國之音在中國的聲望達到空前的高度。學生們甚至在廣場上豎起高音喇叭公開播放美國之音的新聞。

據中國著名公共知識份子姚監復說,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國務委員、北京市長陳希同,在秦城監獄裡就曾經依靠聽敵台獲取外界的消息。

網際網路時代,中共雖然撤銷了荒謬的「收聽敵台」罪,但是仍禁止國人「翻牆」訪問的海外網站。近年來,不少網民因登陸海外網站被警告、拘留,甚至抓捕。今年3月,中共重慶市警方更是發布規定,稱民眾瀏覽國際互聯網屬違法行為。

不少大陸網民表示,中共當局越是要禁的,他們就越是要看要聽。收聽境外廣播、瀏覽海外網站是他們每日獲取的真實信息的主要渠道。

(記者文馨報導/責任編輯:曲銘)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7-08-13
在那时都听海外广播,短波收音机随便买。周围50%以上的朋友都听过。
新唐人網友 2017-08-13
收听海外广播伴随我一生,至今保留两台全波段收音机以备非常时期了解新闻
网友 2017-08-13
在这里,给中共增加一条罪行-------用恐怖手段封锁消息罪。
新唐人網友 2017-08-13
我也听过美国之音,是阴差阳错地发现的。我爱研究东西,某天就把收音机拧到了短波,听到了圣经故事。但由于那时还小,除了故事别的就不听了,因为听不懂。后来爸爸发现了,吓坏了,告诉我千万别告诉别人,这是敌台。
新唐人網友 2017-08-13
我们小时候也经常有邻居到我家差不多20多人收听美国之音和台湾一个电台的“三家村夜话”,我当时只有7岁多。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