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禁聞】天津楊玉永猝死 生前錄音曝遭受酷刑

【禁聞】 天津楊玉永驟死 講述酷刑錄音曝光

紐約時間: 2017-07-13 06:54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7月13日訊】被關押在天津市武清區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楊玉永,7月11號晚突然死亡。警察不但不調查死因,還在第二天凌晨搶走屍體。而新唐人獲得一份楊玉永在兩週前的錄音,他親口證實受到酷刑。
廣告

7月11號下午6點鐘,被關押在天津市武清區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楊玉永的家屬接到當地派出所通知,稱楊玉永病危。家屬趕到武清區中醫醫院時,楊玉永的屍體已經僵硬。

醫生稱楊玉永進醫院時肺感染,有一半肺都爛了,造成高燒40度,意思是楊玉永是自己病死的。

但家屬現場查看發現,楊玉永的脖子、身體多個部位都有大面積青紫,乳頭瘀黑,兩耳後面都有很大的傷口,腳趾有竹籤插入的痕跡,懷疑楊玉永是非正常死亡。

楊玉永的代理律師文東海在兩週前才去會見了楊玉永,當時楊玉永的健康狀況正常。

楊玉永代理律師文東海:「我會見的時候他的身體是挺好的,他反映說他在裏面受到了侮辱,和管教的毆打。所以今天我也感到很突然,一下子人就沒有了。這也太可疑了,為甚麼活生生的一個人,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出現這種問題,確實無法理解。」

家屬當場悲憤報警,但110和派出所都互相推諉。在場的武清區看守所所長拒絕回答死因,讓家屬把遺體送到別處,遭到拒絕。7月12號凌晨3點,當地出動14輛警車,約100名警察包圍醫院大廳內外,然後強行將楊玉永遺體拉走,放在中醫醫院旁邊的陵園。

楊玉永和妻子孟憲珍因為修煉法輪功,在去年12月7號一同被天津國保、武清國保、黃花店派出所警察非法綁架,關押在武清區看守所。

新唐人得到知情人提供的一份錄音,楊玉永在去世兩週前親口證實武清看守所對他實施酷刑。

楊玉永生前錄音:「首先就是管教扇嘴巴,後來就是吸乳頭,還擼生殖器。還有我這腳,光著腳,他用他穿著鞋的腳,給我碾一塊兒,使勁踩。」

此前楊玉永還遭受過坐小板凳體罰,戴手銬腳鐐,灌食等酷刑,為此律師已經在2月份向天津市檢察院、天津市公安局等相關部門郵寄了《控告書》,控告看守所所長以及負責監管的劉姓管教。但看守所仍持續使用酷刑。

楊玉永在6月28號會見時,告訴文東海律師,自己曾被打昏過,昏死多長時間自己也不知道。

文東海:「楊玉永也是受了酷刑,並且我們控告了,但是沒有任何的回應。而且又發生了這麼一個新的事情。所以我感到非常的氣憤。」

楊玉永的友人張女士介紹,楊玉永是一位非常好的人。

楊玉永友人張女士:「他是那種鐵骨錚錚的男子漢的感覺。那裏的老百姓一般對他們都有很好的評價。我舉個例子,就是99年剛剛迫害之後,有一個同修騎著摩托車投了一袋真相資料,後面有個警車就追。他就在地裏幹活,他就把手裏的活扔掉,跑去把那個警車攔住了。那次他就被迫害一次。」

張女士表示,楊玉永的突然死亡,說明天津市對法輪功的迫害仍然很嚴重。

張女士:「我們的地區天津還是存留這種餘惡。在趙飛當上天津市公安局局長以來,對法輪功的打壓就特別殘酷。以前迫害死過一個大法弟子,進去十天就被迫害死,叫李希望。在這幾年天津迫害一直在升級,就今年7月份,天津市裏的好幾名大法弟子又被非法迫害,被抓起來了。」

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看守所讓楊玉永的妻子孟憲珍去陵園看了楊玉勇的遺體,之後仍將她繼續關押,目前楊玉永的子女正在與看守所交涉,他們擔心父親遺體遭到強制火化,令案件死無對證。

採訪/特約記者駱亞、尚燕 編輯/尚燕 後製/蕭宇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7-07-14
共匪不亡,天理難容!還我中華!還我神州!
新唐人網友 2017-07-14
中共不灭,天理不容!所有参与迫害的人,谁也逃不脱责任。古语:顺风放火去烧人,忽地风回烧自身。善恶有报是天理,恶人几个不遭窀。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