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關心】撥開迷霧 釐清通俄報導背後的意涵

紐約時間: 2017-06-20 11:21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6月20日訊】【世事關心】(432)
廣告

不滿川普的白人男子持槍襲擊國會棒球賽共和黨訓練地,五人受傷,一名議員傷勢嚴重。蕭茗為您點評事件所透露的深層社會危機。

蕭茗(Host/Simone Gao):「但這次刺殺發生的時代背景很不一樣。可以說自從南北戰爭以來,美國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分裂過。」

萬眾矚目的前聯邦調查局局長James Comey(科米)國會聽證,他究竟提供了什麼重要信息?

Mr.Burr(參院情報委員會主席):「科米局長,總統曾經要求過你停止聯邦調查局對俄國介入2016總統選舉的調查嗎?」

Comey(科米):「我認為沒有,沒有。」

司法部長Jeff Sessions在國會出席公開聽證,回應關於川普團隊通俄的質疑。他的回應對整個事件的發展有什麼影響?

Sessions(司法部長):「我對所謂『通俄事件』全然不知,我本人也沒有參與,任何相反的傳聞都是胡說八道,徹頭徹尾的謊言。」

Stephen Gregory(《大紀元》時報評論主編):「是的,我認為塞森斯澄清了關於他的疑雲。」

川普上任後施政阻力重重,上面的兩件大事又會帶來怎樣的衝擊?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這裡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過去兩週裡,發生了兩件大事,引起全美關注。首先,6月14日,一名對川普和共和黨不滿的白人男子槍擊了正在進行棒球訓練的國會議員。導致5人受傷,1人傷勢嚴重。

蕭茗(Host/Simone Gao):美國歷史上一共有14名國會議員被刺殺。但這次刺殺發生的時代背景很不一樣。可以說自從南北戰爭以來,美國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分裂過。民調顯示,40%的民主黨和共和黨民衆認爲,對方的政策會對國家造成巨大傷害。現在民意的分裂程度甚至超過大蕭條時期。

蕭茗(Host/Simone Gao):應該說,美國自民主制度出現以來,民意分裂一直就有。但是用槍解決利益和理念的分歧,還是很少見。怎麼會走到這一步,我認為原因就在於,美國社會共識的一個重要基礎,其實也是民主制度的重要支柱——道德正在受到侵蝕。它本來能在一定程度上彌合這些分歧。中國人講,君子和而不同。西方人說,在蒼天之下,你我都有自由意志,但我們又都遵守共同的行為和心理底線。如果沒有清晰的道德標準,利益紛爭、理念不和會導致人心沒有緩衝的對抗,甚至是無解的死結。

有人說,你看民主制度之下也會出這樣的暴力事件,所以民主制度也不見得好到哪裡去。實際上,民主制度是自從啓蒙時代以來,人類政治實踐中的最大成就。這種制度比人類歷史上出現的大部分制度,都更能防範人性的弱點和人性惡的一面。它減少甚至阻斷了掌權者作惡的可能性。但是,請注意一點,啟蒙時代的大師,民主制度的理論奠基人,他們在論述民主制度的時候,都不約而同的提到了另一樣東西——那就是道德對於民主制度的決定性作用。

在《論法的精神》中,孟德斯鳩說:「品德是平民治國家中最強的原動力」。美國建國之父喬治-華盛頓在1796年的告別演說中說:「我們國家國民的個人道德是維持國家繁榮的最根本保證」。那麼,道德來自哪裡呢?

西方世界普遍認知的道德,根植於自然法傳統和猶太-基督教傳統。它認爲,天地間有一種自然法則,世間的好壞善惡,有不變的準則,它來自神的意志。這個標準在神創造人的時候,就已經賦予給人的心靈。所以人做壞事,良心會不安。人也因此有利他的天性,做事不會太過份。實際上,東方文化中的「道」和「法」也是一樣的概念。如果說自然法和猶太-基督教傳統奠定了西方文化的道德基礎,那「儒釋道」信仰就奠定了東方文化的道德基礎。

可是,在今天的美國,我們遺憾地看到,作爲民主制度支柱之一的「道德」正在走下坡路,其根源實際上就是信仰的衰落。在一個完全以利益聚合的社會中,沒有什麼規則能夠解決所有的問題。當道德隕落的時候,民主制度也將不能良性運轉。現在在美國,所謂的「政治正確」和「寬容」正在侵蝕信仰的根基。學生在課前閱讀《聖經》被教授趕出教室,「聖誕快樂」也被要求改成「節日快樂」,等等這些事情層出不窮。

人們總說,美國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但是她的強大到底來自哪裡?我認為里根總統的這段演講說到了實質。一起來聽一下。

里根(美國前總統):「最後,當探索美國何以如此偉大和富有創造力的秘密時,Alexis de Tocqueville(托克維爾,《論美國民主》的作者),這位對於美國民主最為敏銳的觀察家,雄辯的指出:當到我走進美國的教堂,聽到那閃耀著公義之火的佈道時,我才真正明白了美國何以如此偉大和天賦非凡。美國人講道義,而一旦美國不再講道義,她也將不再偉大。」

今天,美國也許比任何時候都需要這兩句話:「In God we trust,God bless America」——「我們相信上帝,願上帝保佑美國」。好,這是今天的開場白。現在我們帶您關注另一件美國政壇的大事,關於川普團隊通俄調查的最新進展。

從上任起,川普就陷入「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的輿論漩渦。5月9日,James Comey被川普從聯邦調查局局長的位置解職。Comey被解職後,通過朋友向媒體洩露了一份備忘錄,是他在2月與川普的一次私人談話。根據備忘錄,川普在會面中表示希望Comey放棄對前國家安全顧問Michael Flynn是否與俄國串通的調查。一石激起千層浪,主流媒體對此事大加渲染。一時間,美國的政治空氣裡瀰漫著川普團隊和俄國真有秘密勾當的氣氛。這種氣氛不斷瀰漫,直到6月8日Comey在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聽證會,公眾的懷疑和好奇心達到高潮。

Comey的證詞,有5個核心。

1.川普在會面中確實「希望」Comey放過Michael Flynn。

2.川普和川普的團隊沒有讓他停止對俄國和川普政府關係的調查。川普不僅沒讓他停止調查,還鼓勵他調查,並找出川普周圍不忠於國家的人。

3.截止他作證時,川普本人並未成為聯邦調查局的調查對像。

4.在調查希拉里郵件問題時,歐巴馬政府的司法部長Lynch要求他不稱其為「調查」(investigation),而稱「此事務」(matter)。

5.Comey自己洩露了他和川普會面的備忘錄給媒體。

6月15日,《華盛頓郵報》報導,因為Comey的證詞,特別檢察官Robert Mueller的調查擴展到了川普是否阻礙了司法公正。對此川普用推特回應,說希拉里-柯林頓以及民主黨與俄國的往來沒有被調查,而有關我「通俄」這一子虛烏有的傳聞,他們卻要調查。一個小時後,他又發推特說:騙子柯林頓用錘子砸碎了電話,漂白了電子郵件,他丈夫在她被宣布不被調查很多天之前就與司法部長會過面。而他們在這裡說(我)「妨礙司法公正」?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Comey的聽證會,來聽一下我稍早對《大紀元》時報評論主編Stephen Gregory先生的採訪。

蕭茗(Host/Simone Gao):「在科米的聽證會之前,媒體的焦點在於,川普要求科米停止調查邁克爾-弗林這件事,是否能成為找到川普『通俄』證據的突破口。科米的聽證會提供了任何相關證據嗎?

Stephen Gregory(《大紀元》時報評論主編):「沒有。科米的聽證並沒有提供任何川普『通俄』的證據。實際上,科米在證詞中第一次公開說明,通俄調查並沒有針對川普。而通俄調查正是讓科米與川普關係緊張的原因所在。就在今年3月,在一份公開證詞中,科米暗示川普是通俄調查的對像,在那之後,他一直拒絕公開為川普正名,而川普要求他為自己正名。因此,沒有發現任何有關川普『通俄』的證據,然而當科米的聽證會一結束,民主黨和媒體的焦點立即轉向了妨礙司法。科米已經在他的證詞中為此埋下了伏筆,他稱川普要自己停止調查弗林。」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科米聽證後,川普總統在『通俄』調查這件事上的處境是惡化了,還是改善了?」

Stephen Gregory(《大紀元》時報評論主編):「兩種情況都有。有改善的地方,也有惡化的地方。我的意思是,改善的地方在於,科米證實了川普本人並不是『通俄』調查的對像。惡化的地方在於,前任官員竟指控美國總統是個說謊的人,並因此而不同尋常的留下了備忘錄。遇到這樣的攻擊當然不是什麼好事。就像我剛才提到的,聽證會一結束,公眾的焦點馬上轉向妨礙司法。川普直接被牽扯到妨礙司法公正的指控裡。所以,對他而言這是個讓他憂心的問題,我相信。」

蕭茗(Host/Simone Gao):「據《華爾街郵報》報導,科米聽證會後,米勒的調查擴大到川普是否妨礙司法公正。川普在推文中稱,為何希拉里-克林頓家族和民主黨人跟俄國打交道不被調查,而有關我『通俄』這一子虛烏有的傳聞卻被調查?他還在推文中稱,騙子的希拉里用錘子破壞電話,『漂白』電郵,派其夫在其被宣布免於起訴前與司法部長會面,他們還談什麼妨礙司法公正?川普說的有道理吧?這是雙重標準吧?」

Stephen Gregory(《大紀元》時報評論主編):「我認為就是雙重標準。在對待希拉里-克林頓妨礙司法公正或是對待詹姆斯-科米妨礙司法公正,不承認這一點就是雙重標準,整個這個調查就是實行雙重標準的產物。調查已經進行了7個月了,沒有任何確鑿的證據表明川普或者其競選團隊的任何人,為在大選中戰勝希拉里-克林頓而與俄國共謀。這是民主黨政客為干擾川普政府施政而一直在鼓吹的事。他們的算盤是,通過持續對川普進行干擾,來阻止總統取得任何立法上的勝利,從而不斷削弱川普的地位,以便在2018國會選舉中取勝。這是非常損人利己的策略。現在,就雙重標準而言,希拉里-克林頓,是的,銷毀證據就意味著妨礙司法公正,就像你剛才提到的。她還有其它一些行為也沒有被指控。她並未因觸犯間諜法幾項重罪而受到指控,詹姆斯-科米越權放了她一馬。其他一些美國官員,那些比希拉里-克林頓犯罪事實輕得多的都因為違反間諜法而被指控和定罪。所以,確實存在對希拉里-克林頓和對唐納德-川普採用不同標準的問題。」

司法部長Jeff Sessions在參議院聽證會上是否扭轉了乾坤?下節關注。

6月13日,司法部長Jeff Sessions在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聽證會上進行了2小時23分鐘的聽證。在一開始的獨白中,Sessions回應了對他通俄的主要指控。

Jeff Sessions(美國司法部長):「同仁們,我鄭重聲明:我從來沒有和任何俄國、或任何外國官員,進行過任何干預美國選舉的任何會面或對話。我也不知道川普競選團隊裡的任何人有任何此類對話。有關我參與了我所知曉的任何於俄羅斯政府的密謀,來損害我已榮幸的服務了35年的美國的利益,或者削弱美國民主制度完整的指控,完全是駭人聽聞和令人厭惡的無恥謊言。」

他特別說明瞭去年4月在五月花酒店川普的外交政策演講活動上,他沒有像媒體報導Comey所說的那樣,有可能和俄國大使有過私人會面,他甚至不記得那天和俄國大使在公眾場合交談過。

Jeff Sessions(美國司法部長):「我沒有在五月花酒店私會俄國大使,也記不起那天在五月花酒店與任何俄國官員交談過。」

另外,今年三月,媒體報導Sessions在擔任川普的競選顧問期間和俄國大使會見過兩次,但是在參議院對他做司法部長的確認聽證會上,他卻說沒有會見過俄國大使。Sessions對此做了說明。表明那兩次見面是他作為參議員和俄國大使的普通會見,他們沒有談及和競選有關的事務。媒體爆出他和俄國大使的見面後,Sessions從司法部的通俄調查中退出。Sessions說,他退出不是因為媒體所說的因為他做錯了什麼,而是因為司法部的規定,如果調查和自己所參與的政治活動有關,本人應該迴避。他上任司法部長的第二天就和相關部門討論了此問題,並從那時就沒有介入過此調查。

Jeff Sessions(美國司法部長):「重要的是,我的迴避不是因為像外界傳言的那樣做錯了什麼,或者在競選活動中可能捲入到什麼錯事裡,而是因為司法部的有關規定要求我迴避。規定寫道,司法部僱員不應參加對自己參與的競選活動的調查。」

主流媒體對此次Sessions聽證詬病最多的是他多次拒絕討論和川普的私人談話。雖然川普並沒有啟動總統特權來阻止他公布這些談話。

Jeff Sessions(美國司法部長):「我在保護憲法所賦予總統的權力,通過不偏離此原則,以保證總統有機會進行評估。」

Sessions說他爲總統將來使用這一特權保留了機會。並且,不公布和總統的私人的談話也是司法部長期以來的政策。

上星期在參議院舉行的聽證會上,情報部門的官員對於類似情況也做出了同樣的反應。但是,民主黨和主流媒體依然認為Sessions此舉沒有充分的法律依據。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Sessions的聽證會,繼續聽Stephen Gregory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Sessions(塞森斯)能否驅散關於在2016年總統大選時,他串通俄羅斯的疑雲?他能幫助川普團隊澄清嗎?」

Stephen Gregory(《大紀元》時報評論主編):「我重申一下,針對塞森斯的指控,從表面上來看都很荒謬。在那場漫長的同意權聽證會快結束時,參議員Franken問了塞森斯一個冗長、含糊不清的問題,質問他作為川普競選團隊的代表,是否曾聯繫過俄羅斯方面。塞森斯予以否認。那次聽證會之後不久,民主黨政客開始指責塞森斯說謊,因為他曾經與俄羅斯官員有過兩次接觸,但並不是以川普競選團隊代表為名義,而是以阿拉巴馬州參議員的名義。上星期聽證會上他對此做過解釋,我認為足以證明他沒有機會私下與俄羅斯勾結。這是所有人在聽證會前都知道的事實。他在參議院的前同事對他進行了誹謗,損害了他的名譽。那些人就是不擇手段的試圖干擾川普政府的施政,並對其成員進行攻擊。這件事是對塞森斯的攻擊。是的,我認為塞森斯澄清了關於他的疑雲,他證實,他沒聽說川普競選團隊串通俄羅斯。他能做的也就是這個了。既然近七個月以來的調查沒有發現任何證據,塞森斯的證詞就進一步的證明了這種串通是不存在的。川普團隊的難處在於,證實一件事情不存在很難。」

蕭茗(Host/Simone Gao):「在塞森斯的聽證會之後,媒體最大的聚焦點是塞森斯提到,他不能公開與總統私下會談的內容。回答這類問題必須經過總統授權,總統要對有關問題先進行審視。這引起廣泛討論以及媒體的批評。您能對此作出評析嗎?塞森斯的這番話是否能站住腳呢?為什麼這件事會成為媒體的聚焦點呢?」

Stephen Gregory(《大紀元》時報評論主編):「這又是一個民主黨政客以及媒體尋找機會來攻擊川普競選團隊的例子。這是一項長期的政策,基於普遍接受的憲法審查標準,行政部門的官員不能在沒有總統允許的情況下,證實總統的談話或指示,這項行政特權保證了只有總統才有權公開他自己的言論,他的官員不具備這項特權,他不能代表總統,這是長期以來的慣例。民主黨的參議員,那些攻擊塞森斯的參議員都深知這點,批評塞森斯的媒體也瞭解這一點。他們不過是在虛偽的裝腔作勢。塞森斯的解釋是無誤的,他們都知道這一點,但他們仍假裝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蕭茗(Host/Simone Gao):6月16日,據《華盛頓郵報》報導,特別檢查官的調查已經延伸到了對川普的女婿Jared Kushner和俄國的生意往來。似乎這個調查的範圍越來越廣。那麼,什麼時候它才能有一個被普遍接受的終結呢?再聽一下Stephen Gregory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基於我們現在瞭解到的,並沒有證據可以證明川普或其團隊串通俄羅斯,但是如果對他的調查無休止的從一個話題跳到另一個,要想證明其清白也同樣很難。穆勒的調查是否能作出權威性的結論,為這次對川普團隊的調查畫上句號呢?」

Stephen Gregory(《大紀元》時報評論主編):「穆勒的特別調查有一點值得關注,就是美國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對特別檢察官職責的描述十分寬泛,給了穆勒從全方位進行調查的權力,因此我認為司法部副部長應該重新定義特別檢察官的職責,指明其調查的重點並限制調查時間,避免無休止的進行下去。過去人們批評特別檢察官變成了一種常設職務,年復一年尋找罪證。這不是特別檢察官應做的事情。」

蕭茗(Host/Simone Gao):川普的行事作風和語言風格,和職業政治家有很大不同,這也為他帶來了一些不必要的困擾。但是不管媒體渲染的氣氛有多麼緊張,到目前為止,川普本人和他的團隊仍然是清白的。在諸多媒體的報導中,哪些是真正關乎人民和國家長遠利益的重要事實,哪些是帶有偏見的捕風捉影,需要您用智慧去分辨。關於美國政治的最新動態,我們將為您持續關注、持續報導。謝謝收看這期《世事關心》,我們下週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