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紅色間諜」關露的悲慘人生

紐約時間: 2017-06-19 04:13 AM 
点此看大图片
關露是與張愛玲、丁玲、蘇青齊名的民國四大才女之一。(新唐人合成)
【新唐人2017年06月18日訊】關露是與張愛玲、丁玲、蘇青齊名的民國四大才女之一。她外表柔弱、文質彬彬,被周恩來派譴去汪精衛特工總部做了一名「漢奸」,之後她又打入日本情報機關,成為「文人漢奸」,多次竊取情報,保全中共。但中共奪取政權後,為掩蓋通日醜聞,不承認關露地下黨員的身份,使她一生揹負「漢奸」罵名,還被關入監獄。1982關露被平反後,當時已年逾75歲病痛纏身的她,最終選擇以自殺的方式離開這個冷漠孤寂的人世間。
廣告

春天裡來百花香。郎裡格朗朗裡格朗。和暖的太陽在天空照,照到了我的破衣裳。朗裡格朗朗裡格朗。穿過了大街走小巷,為了吃來為了穿,晝夜都要忙。朗裡格朗朗裡格朗。沒有錢也得吃碗飯,也得住間房,哪怕老闆娘作那怪模樣。

這支叫《春天裡》的歌,曾經傳唱全國,是1937年拍攝的電影《十字街頭》的插曲。寫曲的賀綠汀很出名,而寫詞的就是關露

關露原名胡壽楣,1907年出生在山西一個書香門第,從小深受家學熏陶,又在國立中央大學學習過哲學、中文,與張愛玲、蘇青、丁玲齊名,是三十年代上海文壇「民國四大才女」之一。

關露愛寫新詩,她1936年寫的《太平洋上的歌聲》,發表後一舉成名。她參與過刊物《新詩歌》的編輯工作,參加過丁玲領導的「左聯」創作委員會的工作,參加過任鈞、蒲風等人成立的「中國詩歌會」的活動。

加入中共地下黨派做漢奸


1932年春,關露加入中共地下黨,這一選擇改變了她的命運,也造成了她一生的悲劇。

1937年上海淪陷後,關露奉中共之命留守上海孤島。1939年深秋,關露接到中共中央南方局常委叶劍英的密電,要她「速去香港找小廖接受任務」。小廖就是當時住在九龍的廖承志,藉著他父親廖仲愷的名聲,隱蔽在香港為中共地下黨搞特務工作。

關露到香港後,見到了廖承志和潘漢年,後者是中共中央社會部副部長,在廖承志的領導下工作。關露的頂頭上司是吳成方(曾任中共中央社會部上海地區負責人、八路軍駐滬辦事處情報系統負責人等職),他與關露單線聯繫,直接領導關露工作。

中共給關露的任務是打入上海汪偽「76號」特務機關,充當中共與汪偽政權特務頭子李士群之間的聯絡人。當時李士群與中共暗通款曲,提出由關露的妹妹胡繡楓與他聯絡,因胡繡楓曾對李士群有救命之恩,李信得過,但胡繡楓另有任務,潘漢年遂決定改派關露接近李士群,除獲取情報外,還要對李進行策反。

潘漢年對關露說,「今後要是有人說你是漢奸,你可不能辯護,要是辯護,就糟了!」關露無條件地接受了任務,回到上海與原來左傾文化界朋友斷絕來往,為了利用色相在上海打開局面,關露特地去整容,墊高了鼻樑。雖然已有思想準備,但真正做起漢奸來,朋友、親人對她的輕視、不屑,讓關露難堪之餘,還得強顏歡笑陪著李士群四處交際應酬。

事實上,汪偽特務機關的兩大頭目李士群和丁默村都曾經是共產黨黨員,而李士群更是曾被中共派到蘇聯接受特務訓練。李在主持汪偽特務機構時,也和當時的共產黨有私下聯繫。

關露打入76號當了李士群的秘書,李也猜到她是中共地下黨員,但他決定利用關露的地下黨關係。隨後關露促成了潘漢年與李士群會面,這直接導致潘1955年被打成「內奸」,被秘密逮捕後判刑。

1942年,中共特工系統另外派人與李士群聯絡,關露如釋重負,向中共提出到延安或去新四軍。但她想不到中共派給她的新任務卻更加不堪,要她:進入日本文化界,扮演漢奸文人的角色,為中共蒐集日本方面的情報。

為了中共的利益,關露犧牲了自己的名譽,進入日本大使館和海軍報導部合辦的《女聲》雜誌任編輯。由於她精通日文,很快成為核心,由編輯而後任主編,並為一些左翼作家提供了平臺。

1943年8月,日本在東京召開第二屆「大東亞文學者大會」,在上級領導吳成方指示下,關露赴日本參加了大會並發言,消息見諸報端。

關露雖然服從中共的安排當了漢奸,但間諜的工作使她的神經非常緊張,同時還承受著同胞難堪的眼光,她因此出現嚴重的神經衰弱,並開始出現幻覺,身體非常疲勞,情緒異常悲哀。

是年秋,關露給在重慶的妹妹胡繡楓寫信,暗示想去根據地。胡繡楓向八路軍重慶辦事處負責人鄧穎超匯報。鄧穎超派人轉告,中共上海地下黨仍要關露留在上海為黨工作。

1945年日本投降後,軍統在上海大規模抓捕漢奸,關露被送至新四軍控制下的蘇皖共區,至此關露紅色間諜的生涯宣告結束,但她的噩運也從此開始。

中共掩蓋通日醜聞犧牲關露


來到蘇皖共區的關露,迎接她的卻是一連串的誤解和羞辱,關露被人視為「漢奸」,這使她精神大受刺激。關露與日本人打交道是中共的指示,中共卻不願為她洗脫罪名,因為這不光彩。

抗日戰爭結束後,作家樓適夷在淮陰共區遇到關露,親眼見到「她身體不大好,神情不安,一日上街去新華書店被滬來青年發現,大呼『捉女漢奸』,驚惶失措,經公安警保護回來,神經失常。」

關露還多次要求發表詩作,卻被《新華日報》社長範長江要求她換一個署名,說如果共產黨報紙上出現關露的名字,就會在群眾中造成不好的影響,有人會以此為口實攻擊共產黨。

關露的朋友這樣勸她:「你為什麼不能讓人們把關露這個名字忘掉呢?你應該考慮黨報的榮譽,不要去考慮你個人的榮譽。」關露當場失聲大哭。

隨之而來,關露失去的不僅僅是榮譽,還有愛情和終身的幸福。

關露曾戀愛過兩次,都不成功,後來因為做間諜又單身了十幾年。她第三個戀人是中共建國後的外交高干王炳南。兩人相識於抗戰前夕,1946年兩人再度相逢後,王炳南已與其德籍妻子王安娜離異。39歲的關露與王炳南感情發展迅速,很快就到談婚論嫁的程度。

當時王炳南為國共談判中共代表團成員(周恩來為團長),可常乘軍調處飛機來往南京與蘇北中共根據地。一次王炳南欲乘飛機去看關露之前,按中共的黨組織原則向周恩來夫婦匯報了與關露的戀情。周氏夫婦認為兩人結合會對黨不利而表示反對,鄧穎超還趕到機場將王炳南留了下來。

鄧說,「恩來和我反覆研究,認為關露是個好同志,但由於她的這段特殊經歷,在社會上已經造成不好的名聲,群眾以為關露是文化漢奸,而你又是長期搞外事工作的,群眾都知道你是共產黨。如果你們兩個人結合,將會在社會上產生不好的影響。」

為了中共的利益,王炳南服從了黨的需要,向關露寫了絕交信,並說明了原因,這對關露是致命的一擊,關露只有自己吞下苦果。從此這位曾經相當浪漫的女詩人封閉了她的感情世界,再不談感情事,心如死灰,形單影隻地苦度下半生。

數次運動被當作漢奸迫害


此後,因為這段漢奸經歷,關露不斷地受到政治審查、拘押和監禁。從蘇皖共區的整風運動、反胡風運動、潘漢年案、57年反右直到文革,每次她都是「運動員」,一共關押被捕4次,前後坐牢十餘年,多次精神陷於崩潰的境地。

1949年,關露回到北京,她先後被安排在華北大學三部、鐵道部總工會創作組工作。1951年,她寫的小說《蘋果園》被陳波兒(文化部電影局負責人)看中,將其調入電影劇本創作所從事寫作。

1955年初反胡風,關露受牽連,再次被審查。4月,毛澤東親自下令秘密逮捕潘漢年,潘左右申辯,結果是「不殺,但要判無期徒刑」。為什麼?為了封住潘漢年的口,不讓他洩漏當年被毛派遣與汪精衛打交道的事。同樣,關露也因此被捕,關入功德林監獄,再次誘發精神分裂症。

1977年漢年死在湖南一個勞改茶場時,還沒坐完牢。正應了潘漢年在1955年說的那句「搞情報工作的都沒有好下場」,當年被他統戰過,領導過的文化界人士也紛紛遭殃。僅上海一地,受潘漢年株連而被逮捕的就有800多人,受處理的100多人。

平反後自殺身亡


1957年3月末,關露獲得釋放,回到電影劇本創作所工作。不久「反右」,關露又受丁玲牽連,要交待問題。58年初,電影局領導要求關露退職,她失去了工作。

1960年代初,情況有所好轉,關露向中宣部寫報告要求工作,中宣部轉文化部處理,文化部將她安排到商務印書館。文革爆發後,67年,她又被「中央三辦」抓走,隨即關入秦城監獄,75年方才得到釋放。

出獄後,關露未返回原工作單位,而是一度被送入養老院。後來她又回到位於香山農村的小屋居住。

1980年5月,關露患腦血栓,經搶救脫離危險,但記憶力受到嚴重損害,手不聽控制,拿筆寫字也成問題。此後,為便於治療,關露離開香山,回到北京城內的機關宿舍,居住在一間僅有十平方米的小屋。

1982年3月,中共中央組織部作出《關於關露同志的平反決定》,為其平反。同年12月5日,關露寫完了回憶錄和有關回憶潘漢年的文章,在北京家中服安眠藥離開了人世。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