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滲透澳洲被曝光 中共海外統戰黑幕有多深?

【熱點互動】滲透澳洲被曝光 中共海外統戰知多少?

紐約時間: 2017-06-16 11:21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6月17日訊】【熱點互動】(1623)滲透澳洲被曝光 中共海外統戰知多少?
廣告

日前,澳大利亞的兩家國家級媒體經過五個月的聯合調查,製作並播出了一部深度曝光中共澳洲進行滲透控制,影響澳洲的民主政治、威脅國家安全的這樣一部專題片。那麼這部片播出以後呢震驚了澳洲朝野和西方社會。澳大利亞國內間諜主管向議會提出警告:中共的間諜活動在澳洲是以前所未有的規模正在發生著。那麼中共對澳洲的滲透到底有多麼嚴重?這種滲透對西方的社會和當地的華人有什麼樣的影響?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

日前澳大利亞的兩家國家級媒體經過5個月的聯合調查,製作並播出了一部深度曝光中共對澳洲進行滲透控制,影響澳洲的民主政治,威脅國家安全的這樣一部專題片,這部片播出以後,震驚了澳洲朝野和西方社會。澳大利亞國內間諜主管向議會提出警告,說中共的間諜活動在澳洲是以前所未有的規模正在發生著。

那麼中共對澳洲的滲透到底有多麼的嚴重?這種滲透對西方社會和對當地的華人有什麼樣的影響?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到兩位嘉賓來做一些分析和點評,一位是美國民主大學校長唐柏橋先生,另外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兩位好!

唐柏橋、橫河:你好!

主持人: 好的,觀眾朋友,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了解一下澳洲的這部片子的相關情況。

澳洲國家廣播電視台,與澳洲媒體Fairfax,近日聯合推出調查報導,通過4個典型人物,揭開中共對澳洲的影響。

來自中共軍官家庭的嚴雪瑞,嫁給澳洲前情報官。夫妻成立了基金會,在坎培拉、紐約和北京的政商高層間遊走。

直到2015年,嚴雪瑞向聯合國高官行賄敗露,被美國聯邦調查局抓捕,澳洲反間諜機構也突擊搜查嚴雪瑞住處,發現其家中存有澳洲情報機構的機密文件。而在此之前,嚴雪瑞都是澳洲部長級辦公室的常客,並在澳洲外交政策的制定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嚴雪瑞的好友華裔地產大亨周澤榮,入籍澳洲20年,近15年成為澳洲最大的政治獻金捐款人之一。過去10年,他曾向澳洲多個政黨捐款400萬澳元,與2名澳洲前總理等眾多澳洲高官有密切交往。

但同時,身為大陸官方政協委員的他,與中共官媒合辦澳洲《新快報》、《大公報》澳洲版,將中共的宣傳輿論輸入澳洲。

華裔地產大亨黃向墨,在中共統戰部掌控的「澳洲中國和統會」擔任會長。2011年他赴澳洲申請移民,隨後4年向澳洲多個政黨捐款269萬澳元。

黃向墨沒有澳洲公民身分,卻在澳洲土地上掌控巨大話語權。2016年,他不滿澳洲工黨對南海問題的表態,公開威脅取消給工黨的40萬澳元捐款。第二天,一名曾接受黃向墨捐款的工黨參議員,就公開表達了傾向中共的言論。

第四個故事,是一名23歲的留學生,坎培拉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會長。她帶領數百人歡迎中共官員對抗其他請願團體,折射出中共對海外華人的組織和精神控制。

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會長:「中共大使館支援我們,他們提供了旗子,食物,交通,還有律師的法律幫助。」

「(記者:如果有學生參與人權活動,你會告訴大使館嗎?)是,我會,絕對的。」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在我們的節目當中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來參與我們的節目討論,我們今天的話題是「關於中共對澳洲以及對西方社會的滲透控制」,這樣的話題。

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向橫河先生請教,剛才片子裡面講到的這些對澳洲滲透的控制,其實我們都有耳聞。像周澤榮,我們的媒體在8年前就對他進行過曝光,但是他到現在還一直在澳洲向澳洲的政界、商界等等進行各種控制。我們想知道中共對澳洲以及對西方社會的滲透控制到底有多麼的嚴重?是一種什麼樣的規模?

橫河:我們先撇開宣傳不說,大外宣這部分不說,就光是對社區的控制,以前我們比較關注的是兩個部分,一個是華人社區,華人社區有各種華人社團,其中很多大陸社團的領導人,不說這個社團本身,或者是普通的中國移民,就說這些社團的領導人很多是跟大使館有直接聯繫的,大使館對這些華人社團的控制,通過這個再間接的去影響到美國社會,這是一個。

另外一個,就是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我們知道比較多,現在中國的留學生在世界各地都有,主要民主國家幾乎是沒有一個地方沒有的,只要有中國大陸來的學生人數到了一定程度以後,一定會成立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所有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主席都是直接向領館負責,所以全世界規模有多大你就可以想像一下。

中共把它叫做「統戰」,所謂統戰它是有一個機構的,就是政協是統戰的機構,那麼中共中央統戰部是一個實際操作機構,它的對外窗口是和平統一促進會,就我們剛才看到的,黃向墨是澳洲和平統一促進會的主席。和平統一促進會是直接受政治局常委領導的對外統戰機構,全世界現在有130多個和平統一促進會,紐約就有3個。

那麼澳洲就有一個很特殊的情況了,和平統一促進會是關係中國主權的問題,我們先不管它怎麼樣,它是關係中國主權的,所以外國人應該是不參與的,因為這個道理講不過去,但澳洲三位前總理都是澳洲和平統一促進會的贊護人,三任前總理,澳洲的情況就比較特殊一些。

這次澳洲的電視媒體的調查,實際上是把另外一個部分,我們平常注意不多的一個部分,就是對本地本國政府的政治影響力,以前我們光講華人社區,雖然這個政治影響力不僅是在澳洲,在美國也有,但是沒有像澳洲電台、電視台這樣子大規模的曝光的。

之所以幾年前都曝光沒有對它造成很大影響,是因為沒有在主流媒體引起當地民眾的高度關注,這次是澳洲自己的主流媒體經過調查以後,而且它有一個後面的支持,就是澳洲的情報機構在支持這次主要的曝光內容,這個內容很多是來自情報機構的。這樣一來就引起了不僅是澳洲主流社會的關注,其實也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美國很多主流報紙也報導了。

主持人:對這樣的一個深度曝光的媒體,唐先生我想了解,就是說它曝光以後,中共的反應很奇怪,比如說外交部,中共的外交部它說這是不值一駁的,是毫無根據的,駐澳大利亞的大使也指責,說這種是在煽動恐華症,那怎麼看待中共的這樣一種反應?

唐柏橋:首先,中共外交部有一個外號叫「看一步」,任何對中共政策的指控和指責,他們都說「毫無根據」,這四個字是它們招牌;如果說再嚴重一點,它就加個「不值一駁」,這第一。所以它這句話沒有特別新意,所以我們只要把這點戳穿,其實大家心裡就都清楚了。

第二點它這個時候反駁,它混淆視聽,它說這個毫無根據,說的是特務系統毫無根據,但實際上它們現在做的統戰工作是嚴重的干涉了其他國家的內政。比方說它用捐款的性質來影響其他國家的政策。

剛才我們已經看到了,一個澳工黨的參議員,他就是因為和平統一促進會的人打電話給他,或是公開宣誓,我不給你捐錢了,這絕不是巧合,這是鐵證,第二天他就發表了一個比較滿足他們要求的一個聲明。

這個我們在海外看得非常明顯,包括前不久我們得到個信息,《紐約時報》經常發表類似的,就是說不僅是政客、媒體,包括一些很著名的商人,國內那些像馬雲啊很多,他是根據中共的需要來發表這些言論。在國內,馬雲他們聽中共的指使,那我們只說從人格上去嘲笑他。

但是海外的政治人物,尤其是國會議員,他是民意代表,他不代表中共,他是代表他選區的選民,如果說他本身本於他的良知、認知,因為這個外國人的勢力來干預,然後用威脅不給他捐款的方式來干預,他第二天改變他的言論的話,這是屬於干涉了他國人的言論自由權,這是很嚴重的。

就像他們對我們,比如說中共的特務機構派人來收集我們的情報,收集法輪功學員的情報,收集這些自由異議人士的情報,然後用各種方式威脅恐嚇他,讓他們不發聲,在美國是嚴重的侵犯美國人的言論自由權的行為,甚至可以構成違法,或者是構成間諜。

這是FBI各種執法機構曾經跟我講的,只要有人用那種不正當的方式讓你說出違心的話,讓你消聲,你就應該向政府報告,這個政府有這個責任去保護你的言論自由權,所以這個是一個很嚴重的事情,對於西方來說。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線上有一位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主播你好!兩位博士晚上好!久違了。至少,最早從西元1971年,中華民國60年開始,中共向全球各國滲透、顛覆、統戰,就已經全面展開。澳洲和紐西蘭只不過是冰山的兩個角落,既然澳洲已經曝光了,現在全球都會曝光。當年的文革期間,毛澤東、江青這一流,他們當初推動的世界革命終於要全盤瓦解。中華民國跟新唐人獲得全面勝利,謝謝!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剛才丁先生講到的這個,這也是我想提到的一個問題,這是西方社會對中共滲透全面的曝光。我想問橫河先生,這部專輯片在播出的時候,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正好在澳洲訪問,然後他在訪問的過程當中就講了這樣一句話,應該說是對中共的一種非常罕見的恐嚇,就是說「不允許中共用經濟實力來擺平一切」。您怎麼來解讀美國和澳洲的這樣一種合作?

橫河:因為美國和澳洲是一個盟國的關係,澳洲在整個西方世界當中,因為歐洲它有一個歐盟在,歐洲雖然很多國家,單獨的比較弱小,抵擋不住中共,但它作為一個歐盟的存在的話,它就是一個整體。相對來說的話,整個西方世界比較薄弱的環節就是澳洲。

澳洲有幾個問題,一個問題就是他在亞太地區,就是說他的經濟、地緣政治受中共的影響比較嚴重;另外,他主要的經濟來源,相當一部分是來自於它的原料出口到中國去,所以中國經濟上就對他有很大的牽制。

另外一個,他有一個立法的問題,這是西方國家少有的不禁止外國政治捐款的,所以它能夠肆無忌憚的捐。在美國,它就會通過各種方式去捐給一些所謂的慈善機構,或者是轉手用各種方式。澳洲它不需要,直接了當。

主持人:我插問一句,這些錢它是從哪兒來呢?

橫河:對,這部片子和後續的很多調查報告就揭示了這些錢的來源,實際上澳洲最擔心的就是這件事情。這部片子裡面講到了,就是說其它也有外國捐款,但是外國捐款基本上是透明的,就是你能追到這些錢的來源。唯獨來自中國人的捐款你不知道它是從哪裡來的,是因為它是不透明的,你沒有辦法追到它的錢的來源。

事實上我相信,它也不見得就一定要能夠追到它是從中共給的錢讓他轉手,因為這些人的生意在中國大陸,它只要給你商業上的利益,只要給你一點好處,你就賺很多很多錢。賺了很多錢以後,最後這筆錢你從當中拿出一小部分來作為行賄或者怎麼樣,他不需要中共直接出錢的。

所以即使它是透明的,也不見得你就能追到它的真正的來源,實際上他是中共的代言人,就是從他的捐款的附加政治條件,你就可以知道他是代表誰說話,這一點才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線上又有一位加拿大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

加拿大張先生:你們好!我認為中共對整個西方的滲透確實到了一種慘不忍睹的情況,並不只是在澳大利亞這麼嚴重,在北美、在美國、加拿大一樣的嚴重。中國滲透到整個西方世界方方面面,不管經濟、軍事、文化各個方面,所有華人的社區都能夠控制為它們所用。它們以前找代理人,現在它們自己的人就可以競選成為你的市議員、你的省議員、你的國會議員。

現在這種情況就是這樣慘不忍睹,這個情況就是綏靖主義,綏靖主義是非常嚴重的政治病毒,這整個西方從政界到民間都犯了嚴重的綏靖主義的文明病。表現特點就是什麼呢?就是頭腦麻痺、頭昏眼花,表現出親共、媚共、恐共、投共、通共,這幾方面都體現出來了。這個綏靖主義隨著西方的道德的下滑,整個世界變得更加嚴重。

主持人:好的,了解您的意思。唐先生,我想有一個問題也請教您,就是說中共的這種表現已經讓人們都看到了它特別邪惡的那一面,在西方社會人們把它比喻成洪水猛獸,我想知道中共為什麼會給西方社會這樣的印象?

唐柏橋:首先它做的事情,它就是洪水猛獸。它就像洪水一樣,衝過來的時候一家都不留,每一家每戶都會受災,這就是洪水猛獸一樣的。因為中共從1989年以後採取的策略是以攻為守,1992年以後,所謂鄧小平南巡以後,然後江澤民掌握了政權以後,他們提出來就是以攻為守,這是它的大的外交政策。

什麼意思呢?就是說我通過把西方慢慢打垮,來達到西方不能打垮我們,不能譴責我們的人權。所以它就不是一直防守,比方經濟制裁,然後我就想辦法反經濟制裁,所以它們一步步緊逼,包括搞大外宣,人民戰爭式的特務系統,包括送留學生,剛才說的社團、商人。

還有包括進入美國的軍事系統、情報系統,各種各樣的方式,駭客進攻,向美國進攻,然後在商業上進行收買,跟西方人做生意的方式來進行收買。所有都朝著一個目標,維護這個政權的穩定、維護這個政權。這個是它現在守的,但是它是以攻的方式來守住。所以到了最後它很成功,這20多年,到最後連美國的一些政客,甚至於可能到總統,他都不敢再發聲了。

澳洲這個看起來是議員,美國是直至總統,以前的總統都不敢發聲,所以最後美國的總統到中國去的時候還要從後門出來。有一次奧巴馬從飛機後門,他們都沒有辦法抗議,因為民主黨跟基金會收了很多很多的捐款,所以這是它打了一場人民的戰爭。

在這個戰爭的過程中,西方國家是措手不及,因為西方國家是按規則來的,以前跟蘇聯比方說打間諜戰,你派一個間諜、我派一個間諜;你派10個、我派10個;現在你派100個、它派出1萬個,而且他不是間諜,他不是國防部的,他是在這裡的華人,你有幾個美國人在中國呀?它有幾千萬中國人在美國。

所以它把這些人就地收編,去拉攏、去統戰,然後就變成了間諜行為,所以這一場戰爭是不對稱的。所以中共過去20幾年是贏得很那個的。現在西方警覺到了,所以西方一旦警覺到的時候,找出對策的時候,其實是可以對付的,因為以前沒有意識到,沒有警覺。

主持人:橫河先生,您怎麼看這個問題?因為我們觀察到一個現象,就是有很多的華人經常發出這樣一個感慨,就是說在西方的社會,他有受歧視的這樣的一個現象。而且越是中共表現強大的時候,當地的華人受歧視的感覺越強烈,這是怎麼回事呢?

橫河:其實華人的權益,不管是華人的權益,就是移民的權益,移民的權益實際上是取決於他移民的這個國家的政治制度本身是不是開明、是不是寬容,和你母國,你自己原來的國家實力強大不強大其實關係並不是很大。

像美國其實他是一個大熔爐,很多移民感覺到所謂歧視,實際上是一種文化衝突,很多是一種文化衝突,並不是真正的歧視。從中國大陸來的人,只要自己認真想一想的話,你可以覺得很多人在美國都可以說,這幾十年了也算碰到過不舒服的時候,但是所受到的歧視任何一次都完全沒有跟在中國大陸的時候,受政治歧視那麼嚴重的,從來沒有過,這是兩回事情。

那麼中共的問題是什麼呢?中共的問題是,第一,它跟西方的主要國家的意識形態是對立的,就是說它不承認普世價值,所以它是成衝突作用的。第二,它是世界上唯一的一個國家肆無忌憚的要用自己的原來來自本國的這些移民作為它的工具的。以前俄羅斯跟美國冷戰的時候,俄國從來沒有用過在美國的蘇聯移民,從來沒有過。

只有中共這樣子大量使用,而確實有一些人心甘情願的為它做事。比如這一次採訪的澳洲中國學生會的主席,她就公然的說她監視其他的留學生。就是說實際上他們並不是真正的有這麼多的人在幫中共,而是絕大部分的人是害怕,或者是沉默。

所以問題是,你像留學生當中,真正死心塌地跟著中共走的有多少?但是大部分的人是知道自己被監控的,而且自己的家人在那裡。而這個學生會的作用就是不斷的提醒這些留學生群體,就是中共的組織無處不在,你們說話要小心。所以這個情況就等於是綁架了整個華人社區。

所以當華人社區,如果這個華人社區真的跟著中共走,有很多人啊,比如歡迎中共的時候啊,或者像UCSD的學生去抗議達賴喇嘛演講,以前法拉盛事件的時候,組織華人社區去圍攻啊,圍攻法輪功學員啊,像這種事情你如果做多了的話,那就會使人產生一種印象就是說,你們難道真的是中共的先鋒隊?

因為一般人他不是真正看媒體來做自己判斷的,實際上他是目擊的,大家看到的這種現象。幾千人揮舞著中共的紅旗在自由世界,隨便的去攻擊那些自由世界的人,去打,誰不會擔心?當然會擔心。

所以這有幾方面的因素,一個是中共方面的因素;還有一個就是,確實在華人社區有這麼一些特別是屬於僑領,或者跟領館關係很足的,他有個人的利益在,這樣的話就等於綁架了很大一部分華人。是這麼一個問題。

主持人:好的,我們再來接聽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多倫多的陳先生,陳先生您好。

多倫多陳先生:你好,主持人你好,二位嘉賓好。我就是留學生啊。其實我們這些留學生都知道,我們好多當地這些所謂聯誼會啊,其實好多都是當地領館給出錢的,給多倫多領館拿錢的,這個其實我們都知道。

還有其實我們也都知道中共在海外放了很多特務學生在這些留學生裡面,不過我覺得這件事情也不是共產黨的專利,也不是共產黨發明的。當時台灣在兩蔣國民黨的時候,也曾經在海外放過很多這種特務學生,他們當時就監控那些比方主張台獨的,或者主張兩岸之間應該交流不應該、反攻大陸的,好多學生都被放入黑名單,幾十年都不能回台灣。後來馬英九其實也做過特務學生,當時國民黨提供的中山獎學金就是專門給這些特務學生讓他們留學去的。

主持人:好的,了解您的意思。這也是我想要向唐先生提出的一個問題,像剛才片中提到學生會的學生,他就自己承認,他說要監控其他學生有什麼不符合中共利益的人,他絕對會去匯報。在他們看來,這就是一種愛國的行為。可是在西方人的眼中,他們卻是在搞間諜這樣的一個活動,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一個差別?

唐柏橋:首先是兩個國家,西方跟中國的這樣價值觀不同,很多的事情在中國人認為不是犯罪的事情,不是違法的事情,甚至不是不講道德的事情;在西方人認為是很不講道德,很違法的事情。

比方說在中國,他認為我到哪個國家,我收集什麼信息是我的自由。但是在美國有個法律,就是如果你是要幫中國政府拍張照,哪怕你做任何事情、收集一個名單,比方到哥倫比亞大學你收集學生名單,或者收集學生的學習成績單,因為這些都是隱私,然後你交給中國政府,如果你不是在美國登記為中國政府的一個社團,然後你要做這些事情,要事先報備,不然你違反了美國的法律。

澳大利亞沒有這方面的法律,美國管這方面是最厲害的,高科技,很多國家沒有反間諜法,高科技因為大多數都在美國,那如果你在美國收集高科技的情報,你是嚴重犯罪。當然你如果到新加坡、馬來西亞,他可能科技比中國還落後呢。那美國是高科技。所以他有很多這樣的法律的界限的認知不同。

第二個就是這位觀眾打電話來,我覺得這個話題我想稍微再延伸一下,第二個就是對中國人來說,就算他認為是錯的,他也不敢不做,因為中共這個政府可以用來迫使他做的手段遠遠超過西方政府。比方一個西方人到北大去留學,他不可能說如果你不幫我美國政府做事,我就不讓你回來了,我就取消你這個美國國籍,不可能的事情;回來以後,找工作不讓你找了。

但中國的留學生如果你不按它的幹,下次不讓你回去了,就像很多法輪功學員就流亡了,像我們一樣的,護照五年過期了不給你了,甚至包括一些西方人,已經加入美國國籍的一些華人,它不讓你再回中國,落葉歸根,不讓你回去,它名正言順不讓你回去,你是美國人嘛,我們不承認雙重國籍。這一下就讓2千萬中國人就不得不就範。

但是你看越南、古巴,大量的人到……,像剛才橫河先生提到的前蘇聯,他們到美國來以後,99%的人都是反當地獨裁的,他們就沒準備回去了。這個獨裁政權不垮台的時候,他們就都公開表達了對這個政權的反感。但是中國是一個特例,因為很多人很早就來到美國了。

主持人:好的。

橫河:我想回答一下剛才加拿大那位先生的電話。我想這兩者是不能比較的。我記得「六四」的時候,陳雲曾經說過一句話,說國民黨是民主多和少的問題,共產黨實際上是有和無的問題。當時說對「六四」學生不能退讓,絕對不能退讓。以前就是利用國民黨有的那一點點自由把它給推翻了,所以共產黨寸步不讓。因此我個人認為,這兩個在性質上是不能進行比較的。

另外一個就是,國民黨對學生的控制僅限於對學生的控制;而共產黨對學生會的控制是把學生會作為一個工具在使用,作為一個對美國主流社會滲透和控制其他華人的一個工具在使用,它的範圍和嚴重的程度完全不在一個數量級。

而且現在台灣已經走向民主了,已經是個民主國家了,所以對於以前的歷史,有人去研究歷史的可以吸取教訓,但是對於當前我們來說的話,我們最需要警惕的是中共對華人社區的控制。

主持人:如果這些被中共利用的人被像這樣的媒體曝光以後,他們會有一個什麼樣的後果呢?

橫河:其實這次已經有後果了,澳洲的周碩是工黨在某一個洲的新星,但是這一次揭出來他跟政治獻金有關係,最後他就辭職了。這是外國的政客當他被曝光出來以後,如果嚴重的捲入中國的政治獻金,那可能政治前途就完了。

主持人:好的。我相信聽了兩位的分析以後,很多人真的會遠離中共。好的,觀眾朋友,我們今天的節目到這裡就結束了,感謝各位的收看,也感謝兩位嘉賓的精采分析點評,再會!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