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石濤:吳小暉涉及金融政變 習近平向權貴資本勢力動手

紐約時間: 2017-06-15 10:22 PM 
点此看大图片
中國問題專家石濤(NTDTV)
倫敦大火今天有更新的消息出來,著火的大樓是政府的福利房,裡面的住戶很多都是難民,其中一個女人帶著六七個孩子,從樓上往下跑,到了樓下發現自己的兩個孩子沒了。還有一個女人自己跑下來了,問她的孩子在哪裡,她說3個孩子還都在樓裡面。還有一個女人把自己的孩子從十樓扔下來,下面一個人竟然接住了。到現在,說是有17人在大火中喪生,但隨著一層一層的查,死亡人數還會增加。這個樓的住戶說是400人到600人,因為是政府福利房,所以都是一個大概的數字,現在政府呼籲住在這樓裡的人向警察報告。還說這個樓是去年新裝修的,但火勢蔓延的非常快,據報是因為大樓外包裝的鋁皮。
廣告

我覺得非常無奈和悲哀,人生所擁有的瞬間就成為了泡影,在現實環境中奮鬥的人面對這樣的場面應該有所醒悟。

法廣報導《官媒字裡行間隱指吳小暉涉及金融政變逼「宮」》中說:

「中國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被帶走事件獲證實後,關注聚焦身為鄧小平外孫女婿的吳小暉落馬真正原因。中國媒體報導字裡行間隱指吳小暉涉2015年發動大股災案。」



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網絡圖片)


2015年出的事情是在2014年香港風波的基礎上,2014年香港出了那麼大的事情,習近平默不作聲,用了一個「劍道在劍外」,2014年12月份,香港事件塵埃落定之後,2015年初,王岐山找曾慶紅談話,沒過多久就把馬健抓了,同年1月底,《南方週末》率先揭秘吳小暉,2月2日胡舒立的《財新網》加碼。很奇怪的是,在揭密的過程中,《南方週末》突然出現向吳小暉道歉的字眼,但《財新網》沒有道歉。可想而知他們之間的關係,吳小暉和曾慶紅之間有關係,跟紅二代有關係。在這個背景下,三月份,《財新網》又衝著郭文貴去了,郭文貴在2014年,曾慶紅在香港製造風浪的時候,他跑了。2014年底,郭文貴的盤古把借農行的32億還了。郭文貴同樣是曾慶紅的棋子,他知道如果他不還農行以後會很麻煩,他還錢就是為了躲這個事情。我們知道當時的農行行長項俊波同樣是曾慶紅家的勢力。

而吳小暉確實和鄧小平的外孫女離婚了,但他們有一個孩子,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是鄧小平家第四代的爹。吳小暉告《財新網》是因為有關他婚姻情況的報導,說財新網報導他有過三次婚姻和已經離婚的消息。吳小暉這麼做其實就是衝著鄧家,鄧家出不出來澄清?鄧小平家裡一出頭,這個事情就更大了。吳小暉咬住了鄧家,這裡牽扯到了紅二代的關係,主要是陳毅的兒子陳小魯和鄧小平的外孫女。吳小暉以生意人的角度掐住了這一點,就變成了與習近平之間的對壘。習近平是主政的,紅二代往外掏錢,那就是掏習近平的錢,習近平想不打都難。


「報導指早前就有香港輿論認為,股災是最跟習近平過不去的就是紅二代所發動,也只有紅二代有實力發動大規模股災。」


確實這這樣,吳小暉如果沒有和鄧家的關係,他的身份和郭文貴和肖建華是一樣的。你也可以把他稱之為金融大鱷,你也可以稱其為草根,他的特點就是空殼公司。空殼公司就是套了銀行的錢,然後藉口說公司不行了,用銀行的錢買自己的公司,然後自己賺錢。所以你看到所有的空殼公司都是賠錢的,但它們又有錢,因為從銀行貸款。把老百姓的錢從銀行弄出去了,然後上外面買東西,顯得很有錢,但公司沒錢。公司沒錢才能不還銀行的錢,自己才能有錢。


「通過金融危機,掃蕩股民的財富,製造實體企業的困難,形成大規模的失業,然後將民怨禍水引向第五代核心。不過報導沒有對吳小暉與其他紅二代串謀的具體指控。」


這個分析非常對,這就是習近平和王岐山為什麼打他們的原因。

「據設址在美國的阿波羅網報導,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疑參與向習近平「逼宮」陰謀,策劃以股災民怨迫使習近平下臺。6月13日,吳小暉傳出被帶走的消息。據報,保監會已經進駐安邦展開調查。同日,一名人大教授在大陸反腐雜誌《廉政嘹望》上發表文章「金融反腐剛剛起步,遠未到高潮」,顯得意味深長。」



抓吳小暉確實只是一個開始,這是動手的標誌。在宣布抓吳小暉之前,中國央行大規模的向中國市場投錢,起碼1.5萬億印出的現金進去了,但嚴管這些錢不許離開中國大陸,就是要把錢扔進去,讓今天的企業能夠運作,企業能夠運作,實體經濟才能發工資,老百姓才能有飯吃。當老百姓有飯吃的時候,社會才能穩定,社會安穩了就拿吳小暉開刀。

「2015年1月旅美經濟學家何清漣在《美國之音》發文分析,數百個紅色家族經營或者參股的公司是鄧江胡幾代留給習近平的政治遺產。如何對待紅二代經商,實際上屢屢成為習近平與政治對手較勁的焦點。文章說,安邦既然已被拋出,如何處理安邦集團,關係到今後如何處理類似公司。按照習近平處理自家兩位姐姐家財富的方式,自然是希望紅色家族退出經商。但真要實行,卻寸步難行,因為治理少數幾家容易,大面積治理有個可行性問題,徹底治理更是幾乎不可能。」


希望紅色家族退出經商,人家都是有實力的人,誰會退出呢?他正掙著錢呢,會退嗎?銀行是自己家的,老百姓往裡面存,他拿著花就行,多順手。現在有人告訴他,你別拿了,那他吃什麼?


「何清漣今年5月在《美國之音》的另一篇文章中說:「中國的金融亂象遍佈在房地產、債務、保險、股市、銀行等領域,牽一髮而動全局,一旦在某個環節上發生金融風波,就可能危及所有家庭的金融資產和房產價值。現階段,中國政府被迫將維持金融安全當作頭等大事,局做得特別大的安邦不可能不在整頓名單之上。」何清漣認為北京當局目前對付吳小暉的目的不在於抓人,而在於逼安邦集團的海外資金回流。」


習近平一定得逼那些錢回來。但能回來嗎?郭文貴、肖建華還有吳小暉都是代理人,把中共權貴的錢拚命往外弄,這些權貴家族在中國都是老領導來對付今天主政的人,手段是把錢弄走了,然後把習近平打下去,國家亂了是誰的責任?所以,在中國想幹點事不容易,



肖建華和曾慶紅(大紀元資料)




「文章還說,是誰有如此大的能耐,能夠利用金融之手,將民怨禍水引向第五代呢?在今天的中國,惟有紅二代有此本事。」



習近平反腐,有人說他只打草根不打紅二代,這是非常愚蠢的說法。聰明的人為了利益往往會被人當成傻瓜一樣的涮了。


「港媒有消息說,據稱,吳小暉被抓所涉案的1000億人民幣來自民生銀行,和其他太子黨,分別通過非法貸款,參與股市買空賣空,獲取重大利益。消息人士還說,從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到吳小暉等,都是參與了所謂的「經濟政變」,即2015年中國股災。那次史上罕見的嚴重股災,被認為是江派針對習近平發動的經濟政變,目的是造成中國經濟動盪,從而促使習近平下臺。」


確實是這麼回事,

「文章從安邦2015年海外投資1000億的謎團開始,剖析安邦「股東結構迷陣」背後的「吳小暉的家族控制」,再到條分縷析安邦相關股權安排、增資安排的手法,從「幼蛇吞巨像式的控股」方式、「左手倒右手」虛增資本,到實現「自我循環注資」,一步步揭開安邦增資的真相。」


就是以這個虛數資本從銀行拿錢,從民間募資,把泡吹大,顯示自己多麼有錢。老百姓就往裡存錢,就是把老百姓當成傻瓜耍。這篇文章揭示了吳小暉的來去處,他會怎麼樣還不好說,因為這是中國最具實力的紅二代和今天主政者之間的對壘。到底會怎麼樣,時間會告訴你。

與此同時,國務院免除了銀監會助理楊家才的職位,說是他涉及貸款醜聞接受調查,這是配對來的。宣布免除他的職位就是一個烘托,烘托抓吳小暉這件事。這種烘托形成金融反腐的勢頭,這都是習近平金融反腐的手法,所以你看到的是肖建華、吳小暉、郭文貴、項俊波被查處,這些人都是和保險和金融體系有關的。而楊家才被拿掉,牽扯到銀行系統,所有的內容都是在金融體系出現的,動吳小暉其實就是一種宣戰,這場戰爭涉及紅二代權貴資本家族,金融體系的管理部門那些草根富豪,這些人實際是人家的木偶。

這些人在過去這些年中都是人們眼中的成功人士,他們的錢也來得容易。就像「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我們現在理解的含義和書中描繪的完全是兩回事,現實中的願者上鉤裡麵包含著利益,當時有人問姜太公為什麼用直鉤,他說寧願「直中取,不在曲中求」。按道理,直鉤是釣不上來魚,而取的概念就是那個東西在那裡,那是命中注定的就是你的。不去苛求,只是去順應,相信在時間背景下,人的命運該是什麼就是什麼,只是順應命運中的一分子。用直鉤去釣魚,有人說他傻,而明白的人知道這叫做順應。順天意而為之,就不會有更多的麻煩。

「曲中求」,把魚鉤弄彎了,就像更多的人所謂的努力,用聰明、智慧和詭計達到自己的目的。「求」這個字的意思是這個東西不是我的,自己又想要才叫求。把鉤弄彎了,就是要求那些不屬於我的東西。這就叫利益至上。


(網絡圖片)



我能看到這點是因為我按照師父講的去體會生命的含義,一個人內在的天地人整體的生命含義,現實中發生的就是姜太公講的,不是在「直中取」,就是在「曲中求」。直中取是命運,今天現實發生的一切都是曲中求,都是在追求。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