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關心】官場一個月內數現驚奇 反常背後有何意

紐約時間: 2017-06-06 12:21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6月07日訊】 【世事關心】(431)
廣告

大家好,這裡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時間已經進入了2017年6月,離中共今年下半年要召開的第19次代表大會滿打滿算也剩下不到半年的時間了。按照中共歷次黨代會的經驗,這個時候早應該是各種版本的人事名單滿天飛,海外媒體上各種猜測活躍的時候,而這次的情況卻尤其反常。有爭議的富商郭文貴在海外的爆料吸引了許多的眼球,國內官場卻顯得沉悶乏味。但是這種情況到5月底看似有所改變,北京市出現了破例的人事變更,前黨魁江澤民也幾次現身,遲到的政治旺季終於要到了嗎?今年的反常折射出了怎樣的宮鬥劇情,又可能通向怎樣的結果?這期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

北京官場人事變更,出現第一個非中央委員的市委書記,蔡奇的破格提拔到底有多特殊?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這也就顯現出習近平的短板。他在當王儲的過程中不能培養自己的勢力,官場遍布都是江澤民時代留下的人,要遵循黨內既有的歷煉過程,他就很難建立起自己的班底。”

江澤民的身影時隱時現,在北京官場破例變動後,又傳聞江澤民現身上海。是在傳遞什麽信息?

胡平(《北京之春》名譽主編):“ 江澤民這次露面是不是有別的政治意圖,有沒有政治意味,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別人怎麼看。”

隨著中共“十九大”的臨近,中共的內部鬥爭正呈現出一個怎樣的圖景?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這裏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時間已經進入2017年6月,離中共今年下半年要召開的第十九次代表大會滿打滿算也剩不下半年時間了。按照中共歷次黨代會的經驗,這個時候早應該是各種版本的人事名單滿天飛、海外媒體上各種猜測活躍的時候。而這一次的情況卻尤其反常,有爭議的中國富商郭文貴在海外的爆料吸引了許多眼球,國內官場卻顯得得沈悶乏味。但這種情況到5月底看似有所改變,北京市出現了破例的人事變更,前黨魁江澤民也疑似現身。遲到的政治旺季終於要到了嗎?今年的反常折射出怎樣的宮鬥劇情,又可能通向怎樣的結果?這一期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

5月27日星期六又是媒體們加班的日子。這一天「新華社」發布了一條消息,北京市的一把手換人了。報導稱,日前中共中央決定:郭金龍任中央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副主任,不再兼任北京市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蔡奇任北京市委書記。

北京市委書記是中國大陸最具有實權的地方官員,也無一例外地是政治局委員、甚至有可能晉身成為政治局常委。因此蔡奇這個名字引起了媒體的普遍關注。僅僅在3年多之前,這個名字還被埋沒在中共上千名正部級和副部級幹部的名單裏,很少被人注意到。可是在幾年的時間裏就成了中共官場中炙手可熱的名字,上升速度之快非常罕見。2012年中共“十八大”之前,蔡奇只是中共浙江省委的組織部部長、省黨校校長;2013年出任浙江省的常務副省長。蔡奇的仕途轉折點是2014年初,這年3月,他出任剛成立的“國家安全委員會”辦公室常務副主任。所謂的“國安委”是2013年11月份剛剛成立,此時連完整的委員名單都還沒有出爐,蔡奇作為習近平在福建和浙江省任職時期的舊部,此時出任“國安委”的辦公室常務副主任,算是這個機構的起家班底。“國安委”的辦公室主任由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兼任,而在中共的官制裏,所謂“常務副主任”通常是主持日常工作的實際負責人。

從此時開始的3年時間裏,蔡奇經歷了一連串令人眼花繚亂的職務升遷,其速度之快在中共官場裏可以用坐火箭來形容。2016年10月,他出任北京市委副書記。同月底,他成為北京市的副市長、代理市長。僅僅過了不到3個月,在2017年1月份,“代理”兩字就被拿到,轉正成為北京市市長。又過了大約4個月,他升任北京市委書記。7-8個月的時間裏三遷其官,在中共官場裏即便不是絕無僅有,那也是極其罕見。

更為引人注目的是,蔡奇既不是中央委員會委員,也不是候補委員。如果一步跨過這兩道門坎進入中央政治局,從黨內資歷來講也是連升三級。中共歷史上非中央委員的直轄市的市委書記,在蔡奇之前,還有1989年-1992年擔任天津市委書記的譚紹文,和1997年6月-9月擔任重慶市委書記的張德鄰。不過這兩者都有特殊的情況:譚紹文是在1989年“六四”之後、改革派官員被大舉整肅後,出任天津市委書記的;張德鄰是在重慶升格為直轄市前後的過渡期間,短暫留任市委書記。而蔡奇確實是北京第一個非中央委員的市委書記。

蕭茗(Host/Simone Gao):北京發生的破格人事提拔透露出了什麽信號,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共過去也有火速晉升的官員,相比之下您覺得蔡奇的被破格提拔還有什麽獨特之處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蔡奇算得上是一年三遷其官,其實他的特殊之處倒不在於行政職務升得快,而是黨內資歷欠缺。文革時期躥起的新貴王洪文和陳永貴實際也是先在1969年中共的‘九大’上當選為中央委員,中共‘十大’上進入中央政治局的,仍然是經過了黨內資歷積累的過程。而蔡奇由於在‘十八大’上跟本沒有進入中央委員會,所以此後的幾次中央全會候補中央委員轉成中央委員就都沒有他的機會。從而造成他以既非中央委員、又非中央候補委員的身份成為中共官制裏的疆臣之首——北京市委書記,顯得就非常特殊。這也就顯現出習近平的短板,他在當王儲的過程中不能培養自己的勢力,官場遍布都是江澤民時代留下的人,要遵循黨內既有的歷煉過程,他就很難建立起自己的班底。”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覺得這種破格提拔傳遞出的信號是什麽?破例的事會給官場造成波動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信號是習近平很有緊迫感,所以哪怕破格晉升,哪怕有非議也要盡快安排自己的人上位。如果每一個地方實力派人物都有他高層的人脈的話,那麽可能反映出習和其他高層、政治老人之間達成一致的前景不樂觀,所以他盡快把這些重要的地方大員換掉,對高層中的反對者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這種卡位,讓自己的親信占據要津,當然能起到影響‘十九大’黨代表的作用。由這些地方和系統產生的黨代表在新上任的領導的管理下,而這些領導又是習的人,他們當然更不敢違拗習的意思。破例的事一定會造成波動,特別是高層的人覺得突然被自己挖掉了墻角當然不會高興。這些新提拔上來的官員由於升得太快,根基不深,能不能控制他們手下的官場也是個問題。但習近平在軍權在握、又抓牢政法委的情況下也就放手一搏了。對他來講時間緊迫,有波動就波動吧。”

北京剛發生破例之事,前黨魁江澤民就被聲稱現身上海,這之間有什麽聯系?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每當中共面臨權力換屆的當口,政治老人的活動就成了輿論追蹤的焦點。因為他們此時的公開活動,包含著影響未來權力安排的意圖。每到這種時候,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總是最不甘寂寞的人。在沈寂許久之後,近期在互聯網上再度出現江澤民現身的消息。此時江澤民現身所透露出的信號與以往黨代會之前有什麽不同呢?

5月28日星期天,也就是新華社在宣布蔡奇成為北京市市委書記的第二天,在微博上出現了所謂江澤民走訪上海科技大學的照片,上海科技大學的校長就是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恒。這些照片稍後被刪除,但在中國內外被廣泛轉載。從照片上難以看出拍攝的具體日期,但發布者聲稱是在場的上海科技大學研究生,巧遇拍攝的,暗示是在5月28日當天。

江澤民上一次單獨公開露面是在2015年初,一家三代登上海南的東山嶺。東山嶺微信公眾號發布這一消息後,被眾多門戶網站所轉載,但隨後相關報導都被刪除。自那以後江澤民除了偶爾在社交媒體上現身之外,基本處於被官方媒體封殺的狀態。但是在2015年9月3日舉行的慶祝抗日戰爭勝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的閱兵式上,江澤民仍然被邀請出現在天安門城樓上。在2017年中國新年之前,例行的現任中央領導人看望所謂“老同志”的報導裏,江澤民仍然名列所謂“老同志”的第一名。

2017年5月份關於江澤民的消息再度活絡起來。5月8日互聯網上出現傳聞,江澤民病危住進上海華山醫院,街道已經戒嚴。但此後遲遲沒有進一步消息,直到5月28日,互聯網上出現了他到訪上海科技大學的照片。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江澤民現身的意思,先來聽一下《北京之春》名譽主編胡平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互聯網上流傳江澤民5月底現身的照片,剛好發生在北京發生破格人事變化之後。您認為僅僅是為了破除江澤民病危的傳言,還是有別的政治意圖?”

胡平先生(《北京之春》名譽主編):“江澤民這次露面是不是有什麼別的政治意圖、有沒有政治意味,這個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別人怎麼看。我們記得,在89年民運期間,趙紫陽會見戈爾巴喬夫就談到:現在我們黨的重要決定還是要由鄧小平來掌舵。就這麼一句話,鄧小平聽起來覺得是在出賣他,而當時一些民運人士聽起來呢是趙紫陽決定和鄧小平攤牌,趙紫陽後來自己解釋他沒有這個意思。當然對江澤民這次露面呢,有些人解讀就是露個面。另外有些人解讀就是有他的政治含義,那麼這種人解讀多了呢,自然賦予它政治含義了。當然也一直有說法,說習近平是不是要打倒江澤民,我覺得這種可能性很小,因為他當時也是被鄧小平認可的第三代核心,另外樹大根深後面跟著的人很多,所以不管習近平對他喜歡不喜歡,要真正打倒他會非常非常困難,有相當的風險。另一方面從習近平角度他也未必想要打倒他,因為他們年齡畢竟相差二十幾歲,換句話說習近平完全等得起他(江澤民)自然死亡,那你(江澤民)的影響力自然消失。”

蕭茗(Host/Simone Gao):江澤民今年的現身有什麽不同之處呢?聽下文昭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江澤民近期的現身,比起以往歷次黨代會之前類似的情況您認為有什麽不同的地方?”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江澤民這次的現身我覺得有不同以往的特點,第一是被動性比較強。一方面之前流傳他又病危的消息,那屬於他陣營的人難免人心浮動,為了避免在‘十九大’之前的關鍵階段自己手下人心渙散、導向對方陣營的情況,他挺著也要出來。另一種被動是頭一天宣布蔡奇為北京市委書記,消息是27日宣布的,實際決定應該是更早做出來的。那接下來上海就懸了,因為上海市市長應勇也是習的親信,而且是中央候補委員,看起來他離上海市委書記的位子比蔡奇離北京市委書記要近,有沒可能在‘十九大’前應勇接替韓正當上海市委書記,韓正也像郭金龍一樣去打醬油呢?江澤民的現身是有想穩定自己大本營的意圖。再有這次他去的上海科技大學是他兒子的單位,別的單位要接納他、幫他曝光可能有顧忌,江澤民能指使得動的人可能也不多了。”

海外的爆料顯示“十九大”前中共的權力博弈進展到了何種程度?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除了重要地區的人事變更、前任黨魁的若隱若現,我們還能從哪些角度一窺黑幕後面權力鬥爭的進程呢?聽一下雪莉的介紹。”

雪莉:謝謝蕭茗。與以往歷次黨代會不同的是,中國國內有意給媒體的放風明顯減少,海外的爆料卻特別熱鬧。有爭議的中國富商郭文貴在5月份以每天視頻直播的方式向公眾推送猛料,雖然一直缺少直接、客觀的物證,但是仍然吸引了越來越多人的圍觀。郭文貴5月份爆料活動的明顯特點:第一是牽扯出更多的官員和商人,披露他們之間的利益輸送和桃色醜聞;第二是將矛頭直接對向了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到5月底的時候更是針對王岐山火力全開,指責王岐山也存在嚴重腐敗問題和私生活問題。在5月25日郭文貴還提出了最後通牒,如果他的要求得不到回應,將在6月份的爆料裏做出重大轉向。

中共官方在5月份沒有針對郭文貴做出直接回應。但是有兩個回應值得注意,一是知名地產商人潘石屹和《財新》總編胡舒立都在6月初,在美國對郭文貴提起訴訟。二是《財新》雜導在5月25日再度拋出一篇針對郭文貴的長篇調查類報導《郭文貴海外資金何來,英前首相布萊爾涉身其間》,報導的重點是由阿聯酋出資、郭文貴管理的“阿中基金”,以及郭文貴利用這筆基金的一部分收購“海通證券”配售股份的過程。報導指郭文貴經過英國前首相布萊爾的引薦,和阿聯酋王室建立起了聯系。從5月31日到6月1日的兩天時間內,中共當局以前所未有的頻率宣判了9名副省部級高官,是否王岐山在顯示力量,應對海外對他的不利傳聞,引起了不少猜測。

蕭茗(Host/Simone Gao):謝謝雪莉。關於海外爆料對於中共政治進程的影響,先來聽胡平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商人郭文貴在海外爆料針對王岐山的意圖已經完全明朗,您認為這會給王岐山的連任制造多大的困擾?習近平有可能放棄王岐山嗎?”

胡平先生(《北京之春》名譽主編):“這個問題其實是兩個問題。第一個是王岐山是不是連任的問題,沒有郭文貴爆料王岐山能不能連任依然也是問題。因為按照黨內不成文的規矩‘七上八下’,按照這個規矩王岐山這次‘十九大’就該下來,最關鍵一條就是習近平的態度,如果習近平不願意王岐山留下來,那王岐山就肯定留不下來。因為我們知道王岐山反腐至少在官場上引起諸多不滿,那些高級官員不會喜歡他,不會要求、鼓動王岐山連任,所以如果習近平力挺那可能不一樣,如果習近平不支持,王岐山絕對沒有連任的可能性。而從習近平的角度他也會考慮,如果他願意、希望王岐山連任,他也冒一定的風險,這麼做畢竟打破了‘七上八下’的規矩。上層對習近平不滿的也大有人在,他們會以習挺王岐山連任這件事給別人提供了一個口實,讓所有對習不滿的人在這件事上向習發難,因為在別的方面向習近平發難很難,在這件事上可以引經據典,引用過去的規矩顯得名正言順,如果引起很多不滿,大家都在這件事上做文章,那習近平相當被動,不但王岐山連任不成,連習自己的威信都受很大的影響。”

蕭茗(Host/Simone Gao):“您預計所謂的郭文貴的爆料,最終將以怎樣的結果收場?”

胡平先生(《北京之春》名譽主編):“當然現在還很難說,因為現在郭文貴爆料虛虛實實,也不敢說他爆料的都是真的,也不敢說他爆料的沒有真的。而且按照中共的規矩他爆料的哪怕有一部分、有一小部分是真的,所造成的後果都非常非常的強烈。但有一點我覺得,不管你爆多少料,由於當局的封鎖國內的民眾知道的並不多,即便他們知道了也未必在持續這麼多年的高壓下民眾有哪種勇氣走上街頭來表達抗議,從側面形成對郭文貴爆料的呼應,這種情況出現的機率很小。所以這件事要起作用關鍵在黨內要人接著這個話來說,把郭文貴爆料的問題攤在桌面上,比如說像王岐山或象某某某攤牌,向他們叫板。我一開始就講過,這個對於反對王岐山的一派人來說是最後的機會,他們這次如果不鬧騰一下子,他們就死定了嗎!

蕭茗(Host/Simone Gao):類似問題最後聽一下文昭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郭文貴曾說‘十九大’有可能順利召開不了,您認為這種情況一旦出現是什麽什麽局面?”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所謂‘十九大’不能順利召開,就是習王聯盟不瓦解,習近平堅持要王岐山留任,執掌‘十九大’後的國家監察委。而某些現任高層和政治老人堅持要王歧山退下來。按照以往的慣例,會前劇本無法達成。因為重要的人事安排,按以往的做法有政治老人和現在高層的共同參與,各方勢力最有能妥協、點頭,這個會才能開,才能讓會議的結果與事先的安排完全一樣。而現在王岐山一旦去職,反腐運動就會前功盡棄,他們用設立監察委的方式,就是習近平和王岐山想把反腐制度化的想法也無法實現。王岐山本人安危是個問題,習近平遭此挫敗,他以後能不能打破任期制內,實現兩個任期後繼續連任的希望也變小了。所以基本上對習、王來講可退空間不大 。而反腐當前進入到金融領域,更直接地觸及到了高層家族,他們也沒什麽可退讓的空間。所以在這種不可調和的沖突下,郭文貴在海外爆料已經家醜外揚,給體制砸開了缺口,那接下來更激烈的手段、甚至政變的手段都是可能的了。”

蕭茗(Host/Simone Gao):從今年到明年,對許多人來講是至關重要的一年。王岐山是否留任是“十九大”的最重要議題之一 ,它關系到許多人的身家性命、關系到王岐山本人未來的安危、也關系到習近平的政治生命。各方都很少有可以妥協的空間,在角力過程中各方所使用的手段,又可能關系到中共本身能否延續。可以肯定的是,在“十九大”召開之前,不會平靜,還會有更多事發生。謝謝收看這期《世事關心》,我們下個星期再見。

(完)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