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禁聞】清華教授孫立平:窮人也要有尊嚴

紐約時間: 2017-05-18 10:24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5月18日訊】窮人要不要有尊嚴?清華大學社會學教授孫立平認為,再窮的人也要有保底的尊嚴,然而現在的中國社會,「窮人的尊嚴」已經大面積貶值,甚至根本沒有價值。那麼,這一切的根源何在?
廣告

清華教授孫立平近期所寫的文章,故事從一個洗腳城的失明小妹開始。他一位做企業的朋友,有次去南方出差,當地老闆請他到洗腳城洗腳,令他目瞪口呆的是,服務的盲妹竟然用舌頭舔腳。

「張老闆把另一隻腳抬起,在那個小姑娘的臉上隨意的蹭來蹭去!一看就知道小姑娘很不舒服,但還是用力的吮吸著他的腳趾。把腳趾全部舔完以後,從胸前掏出一個水袋喝了幾口,然後用牙齒輕輕地在腳後跟上輕咬按摩」。

這樣的羞辱,讓孫教授感到已經到了「變態」的程度,但他認為,背後是冷酷的邏輯:沒有這樣的服務形式,這些雙目失明的女孩就可能連生活都維持不了。

大陸人權活動家胡佳:「這種服務在南方是相當長久普遍的啦,我們一般人看就幾乎變態。她被生活所迫,這種東西跟逼良為娼沒有本質上的不同。這種剝奪窮人尊嚴,剝奪女性尊嚴,剝奪殘障人士尊嚴的是不可接受的!這是一個天良未泯的人不能夠接受的。你怎麼可以這樣子?你難道不是媽生的嗎?而且還在盲妹臉上蹭來蹭去,說起來我都渾身起雞皮疙瘩呀!」

大陸人權活動家胡佳表示,這個盲妹只是中國幾百萬盲人中不幸的一員,她的故事讓人痛心。目前中國不少有權有勢者把類似的服務當成正當享受,而且有些已經成癮,全然不顧把別人的尊嚴一貶到底。

胡佳:「你想想,如果她在經濟上有好的發展途徑,有自我保護的能力,她會選擇這個嗎?這種享樂,只能是說這個社會的等級,社會的不公,是多麼的高高在上多麼的壁壘森嚴,你打不破這種壁壘,所以才能被他們壓制在那裏,匍匐在他們的腳前呢?」

孫教授說,洗腳城的例子也許是極端、變態的。但日常性的羞辱,已經演變成一種社會儀式,而且往往與嫌貧愛富、歧視,與社會不公,甚至與公權力聯繫在一起。

2003年,上海市公安局網站一則漫畫式公告中,兩個時髦青年開車經過城郊,看到路邊的無家可歸者,女的說:外地人蠻可憐!男的卻說:你不能同情他們,他們露宿街頭,影響我們城市的文明形象。

孫教授認為,公權力的嫌貧愛富在此表露得淋漓盡致。政府所要提供的是公共服務,這是以每個公民都是平等的為基礎的。對強者和富人的特殊照顧,必然意味著對其他人的歧視與羞辱。

目前中國貧富差距日趨嚴重。北京大學去年1月發佈報告說,1%的家庭擁有全國約1/3的財產,而處於底端的25%的家庭,擁有財產總量僅在1%左右。

孫教授說,當窮人與富人的分野無法否認時,窮人的尊嚴問題就不可避免地提出來了。

中國傳統文化研究者劉漢卿:「有一個網友說,很多上層人都沒有了人性,根本就沒人需要尊嚴。孔子有一句話,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為什麼1%的家庭擁有全國1/3的財產,這些財產可以說絕大多數都不是通過正當手段獲得的,大多數都是中共的高官包括家屬,和他們親近的人攫取的,所以這反過來也就促成了對(窮人)人格侮辱的現象。所以說不從根本上解決,不把中共這個罪惡的根源清除掉,這些問題是解決不了的。」

胡佳表示,在中國,不僅窮人沒有尊嚴,中產階級也一樣沒有尊嚴。

胡佳:「就是說只要你手裏沒有那張選票,真正普選的選票,你肯定沒有尊嚴。你的人身自由,你的財產權利,任何時候可以就是在下一秒就把你剝奪殆盡。這種例子實在是太多了嘛,所以你說怎麼改變這個東西,那肯定是要推翻共產黨統治!」

胡佳認為,要改變這種局面,大家應該先把自己當成公民,堅持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包括言論、結社、遊行和信仰自由權。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陳建銘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