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禁聞】《凶年之畔》 紀錄中國工人維權史

紐約時間: 2017-05-14 06:13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5月14日訊】中國30多年來,造就了一座龐大的「世界工廠」,然而數億底層工人的權益在這座「工廠」中並沒有得到保障。中國紀錄片導演聞海,花了六年時間,把這些故事點滴的記錄下來。這群工人有人在工傷後爭取到賠償,有人因組織罷工被判刑,有人因代表工人與僱主談判而被解僱,有人為工人提供法律諮詢而幾乎被剝奪律師執業資格。不過,這群來自不同省份、跨越兩代的工人在抗爭行動中,改變了自身的命運。
廣告

中國紀錄片導演聞海。原名黃文海,北京電影學院畢業,2000年離開央視後,開始獨立拍片。

在沒有資金保證的條件下,聞海與製片人曾金燕從2009到2015年,花費六年時間,完成了《凶年之畔》這部獨立紀錄片的製作。

《凶年之畔》片長將近三個小時,電影內容是以廣州和深圳兩家工廠的工人維權事件為核心,帶出中國農民工群體權利意識的覺醒過程,以及他們在維權努力中面對的壓力。

「大家不關注這件事情,所以公司也就矇騙過關,或者是不給你們交代也無所謂,但是這個東西是法律規定要給你們交(代)的,社保、公積金…」「法律規定的東西很多,法律規定不能打人,不能罵人,不能什麼什麼,法律規定有什麼用呢?我告訴你,中國的法律是最沒用的,這個也是沒用的,我可以說這句話。」「你這句話我非常讚同,絕對贊同。」「什麼買社保、公積金,全都是狗屁!老闆一句話,人家喝一杯酒,什麼事情都沒有。」

《凶年之畔》獲邀於第39屆法國國際真實電影節播映。據《法國國際廣播電台》描述,影片放映後,導演向觀眾表示,「拍攝的這些人物雖然都是NGO的工作者,但是他們實際上在之前都有過十幾、二十年的民工或者是工人的經歷,這些經歷以及後來各種各樣的原因促使他們加入NGO的工作,而在這樣的行動過程中,他們變成了不一樣的人。」

導演表示,紀錄片分成五個段落,從所謂的世界工廠開始,到工人的覺醒。因為受限於拍攝的不自由,事件發生的現場得仰賴工人幫忙。

中國紀錄片導演聞海:「所以我們當時有個想法,就是在影像方面培訓工人,就是這種東西一定是當事人才可能拍到的,所以我也沒敢多用,我只用了一小段,就是一接觸那個打壓,(影片)就結束。」

導演在拍攝過程中,發現不少工友們一旦開始接觸知識,接觸法律,他們對於公平和人權的自覺也慢慢開始覺醒。

「不是沒用,是你們都沒有去爭取,有誰會天生就把一塊餅塞在你們嘴裡?天上不會掉餡餅,所有的權利都要我們個人去爭取。」

CNN報導說,紀錄片中的主角張志儒,是正在萎縮的中國勞工活動人士隊伍的一員。這些人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工人爭取權利,持續的打壓已經導致幾十人被拘捕和判刑。在電影當中,勞工活動組織者彭家勇被綁架、被毆打,最後住院。

「我又沒文化,又沒基礎,而且年齡又大了,做了十多年來,我也不是無理取鬧。」「你這種不是無理取鬧,不是這個問題。」「你現在是維護自己的權益,維護自己的尊嚴。」「我都維護不到了。」「我們大家給你維護。」

2014年,紀錄片的幾位主角邀請導演參加一次維權的慶功活動,在慶功活動上,工人們笑中有淚,導演得知,這是跟拍這些維權活動之中,唯一成功的一次。於是導演決定把這一場慶功放在了紀錄片的中段。

「生命可以無奈和簡單,但不能沒有尊嚴。大地從未沉默無語,只是沒有聽到她的聲音。」

紀錄片導演聞海表示,中國有近三億農民工,如果加上他們的家人,就是一個相當於七、八億人的龐大群體,而這個群體的聲音在他看來經常是難以被聽到的。他希望這部影片能夠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他們的心聲,促成這個階級某種程度上在文化上的形成。

編輯/黃億美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7-05-15
工人、农民是共产党统治的最底层。因为没有公正公平,有冤无处诉,有理无人听。现在中共恶报已到,天灭中共在即,中国人赶快退党团队抹去兽印保命吧!,同时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瘟疫】来时命能保!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