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關心】法律和正義的荒漠 中國社會的黑社會化

紐約時間: 2017-04-18 10:20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4月18日訊】【世事關心】(424)法律和正義的荒漠 中國社會的黑社會化:今年的3,4月,中國接連爆出了幾條社會新聞,挑戰著人的情感和良知底線,三月下旬的流浪漢死亡收容所事件,不到一個星期後的山東辱母殺人案,而後又不到一個星期,四川瀘州又傳出了一名中學生被學校惡霸凌虐而死,中國社會到底是怎麼了?造成不斷突破人倫底線的事層出不窮的癥結在哪裡?重見正義的出路又何在?這集的世事關心,我們一起來探討。
廣告

趙鑫母親遊小紅:「你看我小孩都死亡了,像在我耳邊說,媽,我死得好慘啊。媽,我死得好慘啊。沒有原因,到目前現在為止,他們都沒告我原因。給我一個明確答覆,我要我的兒、我就要我的兒。把兒子拿回來!」

當地為數眾多的民眾也不接受官方的結論,趙鑫的慘死刺痛了為人父母者的心,趙鑫的母親遊小紅得到許多人的支持,接連幾天大量民眾聚集在學校門口,在網際網路上也引爆了排山倒海式的憤怒聲浪。

民眾(視頻):「你不拿出來看,你就是包庇。」

民眾(視頻):「大家要團結起來,要不然的話,要不然就不曉得以後又是哪家的孩子被傷害。」

隨後有更多的消息流傳出來,指打死趙鑫的五名惡霸少年是太伏鎮官員的子女。而且在他們第一次向趙鑫勒索保護費時,趙鑫的爺爺奶奶已經報警,但警方無所作為,反而校霸得知了這個消息,隨後趙鑫慘死。更有消息指趙鑫並不是太伏鎮中學第一個被凌虐而死的學生。

民眾(視頻):「五年死了三個娃兒都不引起重視啊?」

民眾(視頻):「整死了這麽多個,這個學校都不引起重視?」

民眾(視頻):「沒有後臺。沒有錢,沒有後臺。」

對於民間流傳的諸多消息,官方的態度很簡單:那是謠言!4月3日瀘縣公安局發布了一份所謂《嚴厲打擊網上造謠、傳謠違法行為的通告》,聲稱關於「五名學生打死同學」、死者「全身被打得淤青死血、手腳被打斷」等傳聞都是造謠,公安機關已經逮捕了四名在網上造謠、傳謠者。對於民眾繼續聚集、質疑所謂闢謠聲明,當局的闢謠行動也繼續升級,中央一級的喉舌媒體相繼出動。4月7日新華社和《人民日報》聯合發表所謂的《「瀘縣太伏中學學生死亡事件」調查》,以屍檢結果、趙鑫的老師和同學的陳述為依據,再次論證趙鑫的墜樓並非出於他殺。隨後在網際網路上也出現大量附和官方論調的所謂網民評論。但是有相當多的當地民眾對這些說辭仍然抱有強烈懷疑態度。

當地民眾:「你們信嗎,反正我不信。」。

當地民眾:「不要侮辱我的智商,感覺它編出的那個理由不充分。」

4月4日死者的家屬同意屍檢,4月9日有消息指趙鑫的遺體已經火化。大陸民主黨派「民革」的瀘州市委員劉永貴,去勘察了現場,提出了和警方不一致的看法。但馬上受到了強大壓力,又改口不質疑警方。

蕭茗(Host/Simone Gao):四川瀘州太伏鎮中學生死亡事件,從一起眾怒的事件,演變成為一場網路留言和政府聲明哪個可信的大討論,誰的更可信呢?先來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趙鑫的死亡原因,網際網路上流傳出一些視頻和照片,表明他死前被校霸毆打過。而官方又給出一些細節指這些視頻是偽造的,又拿屍檢結果證明死者確實死於墜樓,你認為誰的說法更可信?」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誰的說法更可信,你可以說網路流言沒有嚴密的證據支持。可是誰又有條件接觸到證據呢,包括現場、當事人都在被當局控制之中,也沒人能接觸得上,當局也不允許任何獨立的調查介入。法醫提供的什麽證明,法醫也是政府的人,讓他說什麽就得說什麽。所以這事情上沒有什麽證明,只有官方的宣布。不過有過往的經驗可循。2008年貴州甕安事件、2009年的湖北石首事件,都是完全同樣的操作套路,有人不明不白死了,官方宣布非他殺,是自殺,網路爆料、群眾憤怒。然後當局鎮壓、刪貼、抓所謂造謠者、維穩家屬,大批小粉紅和五毛大舉反攻。今天瀘州太伏鎮就完全是同樣套路的重演,只不過這次維穩級別更高,連新華社和人民日報都加入了。就目前的情況我只能說,比起掌握一切資源和權力、又慣於掩蓋真相的黨和政府來說,它有這樣的歷史,有充分這樣的信用記錄。弱勢群體爆料相對來講可信度更大,而人們之所以願意相信這種爆料,也是因為這種爆料與人們在現實中的經驗覺得更接近。」

蕭茗(Host/Simone Gao):類似的問題再來聽下時政評論家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在當局的所謂闢謠聲明出來後,網際網路上也出現了大批附和政府觀點的所謂網友言論,您認為當局給出的證據經得起推敲嗎?」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當局所出示的證據當然經不起推敲。原因就在於證據是政府包辦的,從政府到媒體、到學校、到公安警察全都是一體,是受黨和政府領導的,沒有一個是獨立部門。學校的霸凌、背後的黑社會,以及校方跟警察的勾結跟政府的勾結,黑社會在背後所起的作用,這是由來已久。如果說這個中學從來不存在黑社會活動的現象,那麼民眾也不至於那麼憤怒,幾萬民眾上街。而政府的做法是維穩的做法『封口』,有個封口費,說如果民眾簽字承認這是一個墜樓,每人獎勵20元,民眾不簽字,又把價錢提高到50元,最後形成一個所謂的維穩機制不是在辦案。而最新的事態發展是什麼?這個中學生的奶奶被活活的氣死,她的家屬和民眾抬著奶奶的屍體到鎮政府太伏政府討說法,事情正在演變之中,人們還可以刮目相看這種官民衝突、警民衝突能發展到什麼程度。」

蕭茗(Host/Simone Gao):「2008年在貴州甕安、2009年在湖北石首,也發生了政府疑似袒護殺人凶手的事件,引起了強烈的警民衝突,您認為這次瀘洲太伏鎮事件和剛剛說的這兩件事有相似之處嗎?」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我想類似的事件在民間幾乎年年都有發生,有的事成為一個大新聞,有的沒有成為大新聞。為什麼那麼大的民憤?政府的信譽完全丟失了。政府,首先人民不相信你,認為你在說假話、說錯話,已經給人們一個固定的形象,然後你包庇真相,再有一個即便這個政府或某些方面說了一點真話,說了一點事實的東西,民眾也不相信了,因為你沒有信譽,當你失去信譽的時候,人民對你來說就是怒火,民眾和前幾年不一樣的,就是絕對不相信政府,即便政府得出最後的決定,哪怕鋪天蓋地用媒體、用網路水軍、用五毛黨來保駕護航,民眾還是不相信,真正謎底留在了民眾之間,這種恨,這種對立情緒留下來了。這種對立情緒、這種恨,你即便一時壓下去,但它是一個火種,遲早會燃成沖天大火,也就是說埋下了這一類的星星之火,終有一天會燃成沖天大火,到時燒燬的不只是一個基層政府,恐怕是整個制度和體制。」

瀘州太伏鎮事件,揭露出黑社會與維穩,這兩大現實。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不怕黑社會、就怕社會黑!」這句繞口令式的流行語,恰恰是對瀘州太伏鎮中學事件最精煉的總結。廣泛流傳的,五個學生惡霸向死者趙鑫勒索保護費的行為,是典型的黑社會滲透校園的表現。而這個說法不需要經過太多的解釋和驗證,就能被廣泛接受的本身,就說明瞭它與中國民眾的基本經驗相符合,這種情況已經廣泛存在了。與黑社會同時存在的是「社會黑」,就是不透明,人們無法通過公權力獲悉真相,甚至公權力和黑社會就存在著直接聯繫。從當局對瀘州太伏鎮事件上的維穩舉動本身,我們能解讀出什麽呢?

政府人員(視頻):「我是社區的,我來就是說,政府開了會,然後我就跟你說這兩天吵得沸沸揚揚的那個中學生的事,公安機關已經宣布了,這個娃兒是墜樓掉下來的,網上有很多視頻害怕聽信了謠言,如果傳得太厲害,被公安機關逮住了會依法處理……」

這一段視頻顯示時間是4月2日,是太伏鎮中學附近一家服裝店的監控攝像頭拍下的,顯示政府人員在挨家挨戶走訪,勸戒加警告市民不要傳播所謂「謠言」。

除了地毯式地、無微不至的所謂說服、勸導工作,還有鐵腕維穩。

在太伏鎮中學外,連日有大批特警戒備,並且逮捕了多名參與抗議的民眾。

當地網友:「官方和太伏鎮的政府它們出動軍隊,把瀘州特警,還有瀘州特警學校的學生也拉過去了,說是兩三千人。」

如果再算上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的所謂闢謠文章、全國範圍內的刪貼、和親政府言論的網路大反攻,為了維穩一個小小的太伏鎮,已經動用了整個體制之力。

蕭茗(Host/Simone Gao):太伏鎮事件為什麽讓當局如此大動干戈,來聽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現在有一種疑問,就是如果太伏鎮事件只涉及黑社會勒索,以及涉及幾個基層官員,當局有什麽必要動員整個體制之力去袒護他們呢?你怎麽看?」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在2008-2009年全國的縣委書記有一次集中的進京輪訓,培訓什麽內容呢,主要是維穩。所以瀘縣基層政府這次對事件的前期反應,抓發貼的人、驅散集會群眾、控制家屬,其實是屬於標準的維穩作業流程。那就帶來一個問題,假如上級派人來調查,發現基層的官員確實涉黑,就要把他們之前做的都否認了,要推翻,那麽會對全國所有的縣、鎮、村的基層官員造成迷惑了,以後碰到同樣的事還要不要按標準維穩流程操作了?顯然,中共的上級不能給基層官員傳遞錯誤信號,不能動搖他們維穩鎮壓民眾的所謂果敢精神。這是動員全體制之力去維護一個縣級維穩行動。同時既然縣級政府已經宣布是謠言了,整個體制也不能有裂痕,上級不能說基層政府在撒謊吧,這樣就把整個體制給破了,所以不管它說了什麽,上級也得給它兜著。」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黑社會與社會黑之間的關聯,來聽聽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近年來中國基層社會黑社會橫行的問題越演越烈,也正是中共加強力度基層維穩的這段時間。為什麽越維穩、民眾抱怨的黑社會問題越嚴重?」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中國的黑社會問題早在鄧小平時代就死灰復燃。為什麼黑社會這麼猖獗,因為黑社會這個事情地方政府需要它,地方政府顯然不受監督、不受監控,這個制度是不受監控的,它有權力,但它有的事情不方便,做一些作姦犯科的事情、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它不方便,它由黑社會出面去做。反過來黑社會也需要政府和公安武警,因為黑社會殺人從火也好、獨霸一方也好,那都是違法犯法的事情,它需要政府給他遮掩,中國的黑社會化到了什麼程度呢?我們知道幾千年的歷史上有黑社會,但是當今中國的黑社會達到了整個社會的流氓當道、流氓橫行、流氓成性。官中有黑、黑中有官,已經分不清,包括一些人大代表、一些政協委員、一些企業家、一些直接當縣官的、甚至市級官員的本身就是黑社會成員,一個人身兼數職,黑白兩道,在官場上是官員、在民間他是黑社會頭目。所以這樣的社會環境整體的墮落,在中國歷史上這是一個最墮落的社會。」

一個黑社會當道、正義和法律荒廢的社會,出路何在?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除了太伏鎮事件,近期有另外幾件影響很大的社會新聞也反映出了中國基層社會的黑社會化現象,請雪莉來介紹一下。

雪莉:好的,蕭茗。瀘州的太伏鎮事件反映出的是校園黑社會問題,網路流言說打死人的五名學生,當中有校長、鎮長、和派出所所長的子女。由於這件事已經在中國的網際網路上被禁止討論,所以難以驗證,但是從網民的討論看,普遍認可這一條規律:凡是在中國敢於肆無忌憚欺凌他人的,多少都有些權力背景、或大或小的有些保護傘。

雪莉:被吵得沸沸揚揚的山東聊城「辱母殺人案」,也牽扯出了黑社會與高利貸、與權力的勾結關係。凌辱當事人於歡的母親、被於歡一怒殺死的杜志浩,有爆料指他的哥哥就是山東冠縣檢察院起訴科的科長;而這一起事件中涉及的高利貸債主吳學佔是山東冠縣的黑社會頭目,吳學佔的保護人又是冠縣人大主任盛耀光。爆料進一步指高利貸的資金來源之一就是當地政府官員。由於當局沒有啟動這方面的調查,也禁止民間自發的調查。以上爆料只限于是網路流言,但得到了廣泛的流傳和認可。

雪莉:另外3月底,大陸多家媒體報導,湖南出現了專業「醫鬧」隊伍,他們在多家醫院鬧事,揚言如果醫院不滿足他們提出的賠償要求,就帶300人踏平醫院。可見中國社會的黑社會化問題並是一個地方的個別現象。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國當今為何會有如此嚴重的黑社會橫行的現象?來聽文昭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導致中國社會的嚴重黑社會化,其病因癥結何在?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有歷史的一個原因,和現實的兩個原因。歷史原因是,中國傳統社會鄉村是以鄉紳、宗族為紐帶的自治社會。但共產黨來了完全破壞這種自治力量,而他們所依賴的是在傳統社會中沒有出路了流氓無產者,這夥人想分得別人的財產,革命積極性最高,所以他們成了第一批鄉村幹部的骨幹,這是鄉村黑社會化的開始。現實的兩個原因是基層政府維穩需要黑社會人充當打手、截訪、強拆等等,這些人能下狠手,同時出了問題政府便於撇清,責任低,就造成了基層政權與黑社會有體制性的相互勾結的需要。另外有黑色利益的連結,黑社會從事高利貸、黃、賭、毒等產業一本萬利,需要官員充當保護傘,他們又舍得出錢收買官員,而基層官員通常難有高級官員從大項目中撈取好處的機會,樂於有黑社會去充當自己的印鈔機和白手套。而黑社會人員也藉機攫取了一些基層政府的職位,使得二者更緊密勾結在一起,今天中國鄉村、縣以下的基層社會,其官匪勾結到了糜爛的地步。」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黑社會化的後果是什麽,重建法律和正義的出路何在?」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出路只能是在於剝離基層官僚體系和黑社會的利益共生關係。但是根本入手之處不在基層而在上層,不在一時一地而在於整體。必須首先從整體上解決這個政權和民眾的對立關係,這樣基層政府就沒有現在這種維穩的需要,也就不需要黑社會來充當打手。然後扶植民間的健康力量,讓他們逐漸進入基層政府,對基層的公共事務有主導作用,把那些流氓勢力逐斬從基層政權中淘汰出去,建立一個正向的淘汰機制。過程中相應也需要壹些嚴厲的手段對流氓勢力加以鎮壓。總之社會糜爛至此,要恢復過來需要一個很艱難的過程,也充滿風險。但是不管事態發展得多嚴重,也只能從回到正確的基點開始,哪怕一種病癥發展到再晚期,也只能這樣做。」

蕭茗(Host/Simone Gao):在重建基層正義這個問題上,其它國家有什麽經驗可借鑒,來聽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阻止黑社會控制社會,您認為其它國家能提供的最重要經驗是什麽?這些經驗又是否可以被中國所用呢?」

陳破空先生(資深評論家):「真正治理黑社會這個跟民主化有關係。因為一個專制的國家必然是不受監督、不受制衡、官商勾結、權錢交易,黑社會一定會滲進來,黑社會只會擴大。我們舉臺灣為列,臺灣在民主化之前,黑社會非常強大,『竹聯幫』也好、這個幫、那個幫,但是臺灣民主化之後,黑社會勢力立即衰落,很多黑社會轉正,因為這個社會他透明瞭,有監督、有制衡的機制,官員很難去進行官商勾結、權錢交易的貪腐,就是說官場不需要黑社會,黑社會也找不到官場的庇護,所以黑社會就土崩瓦解,雖然還有,但是它的程度大部分降低。我們今天看到在中國黑社會不是越來越絲微,而是越來越壯大,跟今天中共當局拒絕政治改革、拒絕民主化、拒絕依法治國、拒絕司法獨立、拒絕新聞自由、拒絕網際網路開放有絕大的關係。只要當今的政治制度沒有改變、一黨專政的制度不改變,我想黑社會在中國還會繼續的發展壯大,而且成為某種程度的支配力量,不僅會支配基層、甚至中層,甚至有可能支配到中共高層。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國曾經是個文明古國,可是在本來應該是民風純樸的小鎮、鄉村和縣城,令人震驚的、突破人倫底線的事卻不斷髮生。這難道就是古人所說的:人心澆薄、仁義充塞、人與人相食的「亡天下」的狀態嗎?在很多人高喊愛國的同時,國家的靈魂、社會的文明卻處於這樣一個狀態,中華民族不是到了危險的時候了嗎?謝謝收看這一集的《世事關心》,下個星期再見。

策劃:宋元晦
撰稿:宋元晦
剪輯:郭靖柏妮王知行宏力
旁白聲音剪輯:張晶
翻譯:張曉峰
攝影:吳瑋
特效:Harrison Sun
合成:Sherry Chang
反饋請寄:ssgx@ntdtv.com
主持人飾品由雲坊手工飾品Yun Boutique提供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7-04-24
江泽民就是中国黑社会的顶天老大。迫害善良,纵容贪腐邪恶。
小王 2017-04-19
我在谈谈学校校霸的问题。中国所有的黑社会都是共产党养出来的,这是肯定的,包括校霸。一方面官匪勾结横行乡里,敛财,什么歌厅妓院,吸毒贩毒,高利贷都是公安系统的子弟和七大姑八大姨。上面的扫黄文件还没传下来呢,内鬼早通了气了,小姐都藏好了,去哪查。被逮住的都是势力不够的,或钱没送够得。我敢这样说,是因为我认识的一家歌舞厅兼妓院老板,他家哥几个是县里一霸,典型的黑社会家族,基本都吸毒,放高利贷。他们的孩子在学校里也是一霸,打坏人也开除不了,把一个低年级学生耳朵都揪掉了,也私了了。这帮小痞子,对低年级女生也是软磨硬泡,追着搞对象。弄得学校乌烟瘴气。我听我弟弟说他们初中毕业体检时,有十几个女生都怀孕了,这是听说。我当时念初中时,就有这样的传闻,有些学生是他们自己学坏的,一些男男女女,家里大人就不怎么样,不一定都是官商家的孩子,有些家里很穷,有的还是单亲,但他们认为自己学习又不好,只有这样才能混出个人样来,才能出人头地在当地,这是他们部分观念。更可笑的是有部分所谓的老师,居然让这样的小痞子,校霸当班长,学生干部,助长他们的淫威,老师的理由是,班干部不厉害点管不了现在的学生,所以那些班长之类的在我那个年代就敢对同学连踢带踹,我个人认为老师有巴结迎合那些学生家长的心里,当然这是部分,但可能并不少见。那个黑势力家族的一个后代长大后,居然当了武警,回来复原后,去给市长还是市委书记开车当司机,怎么去的可想而知,还有一个后代在当地开旅馆和担保公司。他们家在市公安系统有亲戚,亲口对别人说的,”不怕查“,这是原话。而那些歌厅里的女孩子有相当一部分是外地人,东北的好像多些,我个人猜测他们是否和拐卖妇女有关,因为他们不让那些女的随便上街,说是怕惹事。全国不太清楚,整个省的地下黑恶势力组织可能都有连挂,集团犯罪。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