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林輝:造假的江姐受刑與《紅岩》作者自殺

紐約時間: 2017-04-01 11:47 AM 
点此看大图片
炮製《紅岩》的作者之一羅廣斌的下場很悲慘。(網路圖片)
在中共治下的中國,一本叫《紅岩》的小說曾經廣為流行,其作者羅廣斌把主人翁江姐塑造成「光輝形象」。電影、歌劇《江姐》的出現,以及薄熙來重慶「唱紅打黑」時大頌江姐,都在說明,江姐已成為中共不可或缺的「紅色英雄」。然而,真實的歷史是:江姐是個不折不扣的「第三者」,並沒有受過《紅岩》中所說的酷刑,至於炮製者羅廣斌則走上了自殺之路。
廣告

靈魂肉體均獻給中共


江姐,原名江竹君,後改名江竹筠,1920年8月生於四川。1939年,受中共宣揚的共產思想蠱惑,江竹筠加入中共,其後進入四川大學學習,並擔任負責人。網上有消息稱,根據江平民教育基金會主席、四川大學蘇州研究院執行院長聶聖哲教授的回憶,江姐在大學讀書時就「思想活躍、不安分,很風流」,她每和一個男同學上床,就要求對方入黨,鬧得滿城風雨。因此被學校訓誡。

當時川大的校長說:「江竹筠你風流一點是你自己的事情,但你用這種方式強迫信仰是不對的。」顯然,在中共共產共妻思想指引下,她早已不知什麼是禮儀廉恥,而將自己從靈魂到肉體全部獻給了中共。這也就可以解釋為何她在後來充當「第三者」時,當的心安理得。

江姐充當第三者


「皖南事變」後,江竹筠提出前往延安,中共考慮其身份尚未暴露,因此沒有批准。1943年5月,在成都從事群眾工作的江竹筠,接到了中共的特殊新任務:擔任重慶市委第一委員彭詠梧的助手,並與他假扮夫妻,掩護地下黨開展工作。

彭詠梧,小說《紅岩》中彭松濤的原型,1915年生於四川雲陽縣。1938年加入中共,擔任當地負責人。1941年秋,彭詠梧奉命到達重慶,任重慶市委委員,其公開身份是國民黨中央信託局的職員。

早在老家雲陽時,彭詠梧就與譚正倫結了婚。15歲就出嫁的譚正倫沒有讀過多少書,但對丈夫的愛使她接受了貧困、動盪的生活。他們育有一個兒子,叫彭炳忠。

在彭詠梧受命到重慶後,他給妻子譚正倫寫信,要其帶兒子前往重慶與他會合。當她收到這封信時,年幼的兒子正在出麻疹,因此無法成行,所以便回了一封信,表示過一段時間再去。沒想到,這一拖就是6年。6年中,她沒了丈夫的音訊,寫信、寄錢,全部石沉大海。她只好帶著兒子,憂心如焚地等著丈夫的歸來。

原來,譚正倫的回信讓中共地下黨十分緊張,因為彭詠梧被公開介紹說是中央大學的畢業生,在北平銀行當過職員。如果譚正倫的信落入國民黨手中,中共地下黨的處境就會十分危險。是以,中共建議彭詠梧立即斷絕與妻子的一切聯繫,並為其配備了一個假妻子:江竹筠。

彭詠梧和江竹筠日久生情,一年之後,中共承認了他們的關係,後批准二人正式結婚。二人也育有一個兒子:彭雲。對此,遠在老家的譚正倫是一無所知。

在與丈夫分別6年後,譚正倫終於等來了丈夫的消息,但卻無異於晴天霹靂。她的弟弟告訴她,彭詠梧已再婚,並且有了一個兒子。因為彭要離開重慶,不方便把年幼的孩子帶在身邊,所以希望譚正倫顧全大局,去重慶幫助照看孩子。

據說,當時的譚正倫非常傷心,根本無法接受,夜裡只能躲在被子中哭泣,怨恨丈夫的無情。最終,在眾人的解勸下,她接受了現實,前往重慶照看彭雲。

來到重慶後的譚正倫,並沒有見到彭詠梧和江竹筠,因為他們已前往其它地方開展武裝暴動。1948年,彭詠梧因暴動失敗被國民黨處決;之後,江竹筠被捕,並於1949年國民黨撤離重慶前被殺。

雖然被丈夫和江姐傷的很重,但譚正倫還是將全部的愛給予了彭雲,並將其撫養成人。彭雲長大後,在譚正倫的弟弟的幫助下,前往美國。如今彭雲業已定居美國,並成為美國馬里蘭大學的終身教授。1976年,譚正倫去世。

釘竹籤等酷刑不存在


從一些史料和其他人的證言看,《紅岩》中有許多情節是杜撰的,包括「渣滓洞裡有『中美合作所』48套刑罰,凡是關押在渣滓洞的中共「革命者」,全都要經受酷刑折磨……」,還有稱「江姐就受過釘竹籤等酷刑」的說法。

大陸《炎黃春秋》雜誌2014年第2期曾刊登一篇題為《渣滓洞刑訊室考》的文章,內稱根據對負責接管國民黨在西南的特務機構保密局、中統局的中共軍管會公安部偵察員孫曙的採訪,確定渣滓洞「沒有任何刑具」,他所說的「刑具」是指皮鞭、烙鐵、電刑、老虎凳、竹籤子之類逼供用的刑具。

孫曙回憶說,1949年12月20日左右,他來到了渣滓洞,瞭解到在「大屠殺」後,男牢、看守用房等處經過了兩次焚燒,第一次是國民黨特務看守用辦公桌椅引火,第二次是由保密局西南特區行動縱隊澆上酒精,焚燒後都已化為灰燼。他沒有看見有焚余的刑具殘骸。

1950年初,他從離白公館不遠的五靈觀原軍統「公產管理組」接管少量槍支和手銬等物品,還經手登記過繳獲來的美式手槍、黃金等,但沒有任何刑具。同年在重慶大同路渝女師(現大同路小學)舉辦的「磁器口大屠殺烈士遺物展覽」中,也沒有國民黨特務用刑的刑具展出。當76歲的孫曙2007年去渣滓洞時,忍不住問了這樣的問題:現有這些展出用的「刑具」從何而來?當年誰見過「刑具」?

既然沒有刑具,自然也沒有人目睹過「竹籤子釘進江姐指尖」。《渣滓洞刑訊室考》文章稱,1963年,重慶市博物館陳列部一位姓張的職工參加復原陳列工作,具體任務是複製「刑具」,渣滓洞刑訊室第一批「夾手指的竹筷子」,就是他做的。

數十年後,他告訴一位同事:當年復原刑訊室,很為難,沒有準確的第一手資料,也沒有人見過刑訊室及其刑具。上級只是籠統地說:根據部分老同志的回憶,以及小說《紅岩》的描寫內容,「竹籤子釘進江姐指尖」,但又並無一個人親眼看見該過程。他很納悶,不知道應該怎麼做,全憑想像。他想這竹籤子只能是極細的一片竹篾,但極細的竹篾又不能用「釘」的方法。最後他拿了幾根竹筷子,削細了,心裏說:「就這樣吧!」問題是,這些被削細的竹筷子該如何釘進指尖呢?沒有人知道。

據披露,現在渣滓洞、白公館舊址展出的「刑具」,主要是自1960年以來,從各地徵集來的,以及工作人員仿製的。而這都是為了配合中共的宣傳。

除了刑具造假外,被中共猛批的中美合作所也被污名化,沒有證據顯示它和軍統的白公館、渣滓洞等監獄有組織上的關係,但是卻有證據顯示他們沒有關係。事實上,它乃是美國幫助國民黨抗日的情報機構。筆者已經另外講述。

主創者羅廣斌文革自殺


一部《紅岩》經過中共的大力推薦後,成為大陸人認清國民黨「殘暴、無恥」的重要途徑。另據曾被打成右派的重慶作家楊本泉先生回憶,《紅岩》的前身是1956年創作的回憶錄《錮禁的世界》。當時,羅廣斌、劉德彬、楊益言三位作者都沒有寫作經驗,楊本泉就擔任他們的輔導老師,並成為創作的主編,誰寫什麼,怎麼寫都由他負責安排。在楊本泉被打成右派後,羅廣斌等三人就用《錮禁的世界》虛構成了《紅岩》,並且還把他寫的一首詩《我的自白書》,也胡亂地編進了《紅岩》中成為陳然的遺作。

不過,炮製出《紅岩》的作者之一羅廣斌的下場也很悲慘。

1924年出生在重慶一個地主家庭的羅廣斌,自小生活在非常優裕的環境中,被家人溺愛。其大哥羅廣文早年入日本士官學校學習軍事,回國後參加國民黨軍隊,被晉升為國民黨第七編隊司令,統率17萬大軍,負有國民黨西南防務重責。而不經世事、因愛情受挫後背叛家庭的羅廣斌,聽信了中共地下黨員的蠱惑,於1948年加入中共,同年被捕,關押在重慶的渣滓洞、白公館集中營。

羅廣斌的父母曾到監獄中勸他不要再堅持,因為共產黨是沒有出路的,並希望他回歸家庭,但遭到了他的拒絕。不過,由於羅廣文的關係,羅廣斌還是多少受到了一些照顧。

1949年11月27日,國民黨撤離前槍殺集中營內的中共黨人,並沒有包括羅廣斌等人。《紅岩》書中稱,羅廣斌成了「中美合作所」集中營的倖存者。12月25日,也就是重慶被中共佔領的第25天,羅廣斌向黨組織交上了長達幾萬字的《重慶黨組織破壞經過和獄中情形的報告》。

1950年後,羅廣斌先後任青年團重慶市委統戰部部長、重慶市民主青年聯盟副主席等。1962年,小說《紅岩》發表。

據《重慶晚報》載文介紹,1966年文革爆發後,羅廣斌等作家就向全市發表公開信成立戰鬥小組,並參與造反奪取了市文聯領導權,在市級機關團體幹部中最早造反。而文革中上海造反派「一月奪權」被中央肯定後,各地紛紛聞風而動,重慶也不例外。

1967年1月31日,支持奪權的北航紅旗駐渝紅衛兵率先拋出了批判羅廣斌的文章《羅廣斌很像革命造反派內部的定時炸彈》、《我們為什麼要揪羅廣斌》,攻擊他的帽子一頂接一頂:「周揚黑線上的人物」、「與黑幫分子沙汀、馬識途等關係十分密切」,「重慶文藝界最大的鐵桿保皇分子」,「山城頭號政治大扒手」……2月2日,重慶紅衛兵革命造反司令部發令抓捕羅的命令。2月5日,紅衛兵將羅從家中綁架並抄家;2月8日,奪權方的重慶市革聯會宣告成立;2月11日,宣佈市文聯等反奪權組織為「反革命組織」、「保羅(廣斌)組織」,勒令解散。

據當年看守羅廣斌的人回憶,羅廣斌被抓後,連續幾十個小時被不間斷輪番逼供,要求他交代「1949年『11•27』如何被特務放出監獄的」。而對他打壓最大的是一篇廣播稿。

據說,在羅廣斌被關押期間,242部隊廣播了《羅廣斌該抓》的廣播稿,這個廣播稿繪聲繪色披露了羅廣斌是「叛徒」的細節:「羅廣斌這個大叛徒,是重慶黑市委組織部長肖澤寬包庇下來的……羅廣斌打著『造反』旗號跳出來,完全是鋌而走險,孤注一擲,妄圖伺機為四川和重慶的『走資派』翻案!……」

2月9日深夜,羅廣斌一支接一支地吸煙,還將清涼油塗在臉上,神態異常疲憊、痛苦不安。這樣徹夜不眠到了10日早上,羅廣斌端著洗臉盆被押到3樓廁所打水洗臉。趁人不備他爬上窗臺,高呼「共產黨萬歲」後跳下,墜地後撞在台階石梯上,當場死亡。在文革資料中,有張羅廣斌死後所攝照片。羅右側半邊腦袋摔得稀爛,面部有一矢狀裂口,大約27.5cm(由頸部後緣至面部鼻尖),殘剩一隻左眼,瞪得很大,其狀十分慘烈。

其後,關於羅廣斌的死因眾說紛紜:是自殺還是他殺?是畏罪自殺還是以死抗爭?是謀殺還是逃走時不慎墜樓?最終江青一錘定音:羅廣斌是「叛徒」、是「反革命」。她表示:「羅廣斌是羅廣文的弟弟,有人替他翻案,我們根本不理他。華鎣山游擊隊,根本糟得很,叛徒太多了。」一時間「華鎣山游擊隊叛徒很多」、「川東地下黨叛徒很多」的傳言廣泛傳播。

結語


從中共建政至今,江姐的故事矇騙了很多中國人,而像她這樣以「革命」之名破壞人倫綱常的中共黨員數不勝數。而幫助中共散播謊言的羅廣斌最終走上了自殺之路,內心應該是悔不當初吧。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