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關心】美國僅憑制度優勢而強大嗎?

專訪里根高級蘇聯顧問John Lenczowski (二)

紐約時間: 2017-03-28 12:01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3月29日訊】 【世事關心】(421)大家好,歡迎收看《世事關心》,我是蕭茗。從1947年到1991年,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兩大陣營的冷戰持續了半個多世紀。現在蘇聯已經解體,但是共產主義作為一種意識形態和西方的自由民主理念的對立卻依然存在。這種對立的實質是什麼?這兩種意識形態所導致的國家制度是否只是在統治者和被統治者的權力和責任的區分上有所不同?換句話說,美國的強大是否僅僅憑藉其制度優勢?這期節目我們繼續請里根總統的前首席蘇聯顧問John Lenczowski先生為我們分析。
廣告

近代世界兩大陣營的對立,實際上是兩大理念的對立。

世界政治研究所主席、前里根總統首席蘇聯顧問John Lenczowski:「它知道人民如果被給予自由選擇的機會是不會選擇共產黨執政的。民主黨觀點也好,共和黨觀點也好,代議制政府,換句話說,這些對於每個共產政權來說都是根本的內在威脅,即使這個政權的意識形態上的忠誠正在消亡中。」

這兩大理念的對立,實質上又是在一個問題上的分歧。

世界政治研究所主席、前里根總統首席蘇聯顧問John Lenczowski:「這並不僅是東方人和西方人的戰爭,或者美國和蘇聯的戰爭,而是那些相信與不相信存在客觀道德秩序的人之間的戰爭。」

而這個問題和民主制度的根基又有什麼關係?

蕭茗(Host/Simone Gao):很多人說美國憲法是人類歷史上最佳憲法。您認為一個穩定的政治系統、法制、權力的制衡是一切問題的答案嗎?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歡迎收看《世事關心》。我是蕭茗。從1947年到1991年,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兩大陣營的冷戰持續了半個多世紀。現在蘇聯已經解體,但是共產主義作爲一種意識形態和西方的自由民主理念的對立卻依然存在。這種對立的實質是什麼?這兩種意識形態所導致的國家制度是否只是在統治者和被統治者的權利和責任的區分上有所不同?換句話說,美國的強大是否僅僅憑藉其制度優勢?這期節目我們繼續請里根總統的前蘇聯首席顧問John Lenczowski先生爲我們分析。

美國前總統里根:「因此,我敦促你們大聲反對那些將美國置於軍事和道德劣等地位的人士。我一直相信你們這些教會人士才是魯益師書中那個老魔鬼的眼中釘。因此,在你們討論核凍結提議時,我要提醒你們謹防傲慢的誘惑,那是一種洋洋自得地宣稱自己凌駕於一切之上、並對雙方各打五十大板的誘惑。它無視一個邪惡帝國的歷史和勃勃野心,逕自宣佈軍備競賽不過是一場巨大的誤會,由此而使自己游離於對與錯、善與惡之外。」

蕭茗(Host/Simone Gao):34年前,里根總統首次把蘇聯稱爲邪惡帝國。他這段演講的一個重要觀點是,不要讓虛假的高尚左右了我們,使我們無視歷史,無視邪惡帝國的邪惡動機,而把美蘇同時擁有核武器說成是同樣的錯誤。那麼這種虛假的高尚再向前進一步是什麼呢?聽一下當年在里根總統身邊的Lenczowski先生對那段歷史的回憶。

蕭茗(Host/Simone Gao):當里根總統稱呼蘇聯為『邪惡帝國』的時候,您在場嗎?

世界政治研究所主席/前里根總統首席蘇聯顧問John Lenczowski:「是的。並且事實上我非常支持總統就蘇維埃帝國和共產主義問題實話實說。我相信太多他的前任,在錯誤的假設下進行自我審查,即只要我們不說關於共產主義的真實情況,緊張關係自然就減弱了。問題是,當你自我審查的時候,你就落到蘇共手掌心裏了。他們冷戰期間經常做的,我相信中國今天也這麼做,就是根據我們是否講真話來操控緊張氣氛的程度。如果我們說出了人權侵害、軍備競賽、間諜活動、暗箱操作和陰謀顛覆等真實情況。那麼冷戰期間,克林姆林宮就會提升緊張關係,並且讓它看起來好像我們已經到了爆發核戰爭的邊緣了。和平和寧靜的代價,緩解緊張關係的代價就是美國總統和美國政府自我審查。」

蕭茗(Host/Simone Gao):不僅不自我審查,里根總統還更進了一步。

世界政治研究所主席、前里根總統首席蘇聯顧問John Lenczowski:「通過說真話,(里根)總統做了幾件事情。他不僅在美國建立了獲得普遍支持的防禦系統,還帶來了共產主義罪行審判的道德見證人。而且他支持那些在蘇維埃帝國裡遭受人權侵害的人們,並給他們以信心,告訴他們在自由世界還有人真正關心他們,關心他們的福祉、他們的權利、他們的自由,而且他們並不孤單。因為極權主義政府的一個重要手段就是讓生活在共產主義國家的人們感到孤立無援。這是一個分化社會的過程,就是你把一個人與社會的其他人分開,通過製造在社會裏互不信任的氛圍來實現。然而,如果人們覺得他們並非孤立無援,並且如果又辦法能夠讓人們基於共同價值觀和原則相互交流,那麼他們就會建立起內部抵抗的社會細胞,從而最終帶來政治變革。這就恰好是在蘇維埃帝國內部發生過的事情。」

爲什麼西方保守主義一直視共產主義爲天生的敵人,下節繼續聽Lenczowski先生分析。

美國的保守主義起源於18世紀和19世紀的古典自由主義,它倡導公民自由和政治自由與法治下的代議制民主,並且強調經濟自由。然而只有在20世紀50年代後,有組織的保守主義運動才在政治生活中產生了重大影響。也是在那個時候,阻止共產主義在全世界的蔓延成爲保守主義運動的主要目標。80年代,里根總統把共和黨和保守主義推到了新高。而他的核心理念之一也是消除共產主義。

蕭茗(Host/Simone Gao):為什麼反共一直是保守主義運動在歷史上的主要目標之一?

世界政治研究所主席、前里根總統首席蘇聯顧問John Lenczowski:「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共產主義就是在世界歷史上使人類遭受痛苦磨難和大屠殺的單一最大源頭。共產主義造成超過一億人被他們自己的政府所殺害,這還不是在戰爭時期。共產政府屠殺自己人民的數量超過了20世紀所有戰爭死亡人數的總和。這是駭人聽聞的人類痛苦和謀殺犯罪的記錄。共產主義發明瞭古拉格群島。我們的主流媒體甚至不想深究。讓他們想想中國人權的這些問題都會讓他們覺得難受。這個國家的保守派相信自由,並且相信所有人都應享有不可剝奪的人權。而且,他們不相信奴役。他們不相信奴工營,也不相信大規模的對反抗政權的人的謀殺。答案很間單。」

蕭茗(Host/Simone Gao):您是說即使共產主義不攻擊保守主義,保守主義仍然會視其為一個威脅?

世界政治研究所主席、前里根總統首席蘇聯顧問John Lenczowski:「是的,完全正確。因為共產黨恨西方民主。正如橋治-肯恩所言,他是冷戰初期的圍堵政策的發起人,共產黨恨西方民主,也恨美國,不是因為我們做什麼,而是因為我們是什麼。我們是一個被統治者授權的政治體制。蘇維埃政權,我想大膽說中國政權,二者都知道——以蘇維埃政權來說,它知道人民如果被給予自由選擇的機會是不會選擇共產黨執政的。民主黨觀點也好,共和黨觀點也好,代議制政府,換句話說,這些對於共產政權來說都是根本的內在威脅,即使這個政權的意識形態上的忠誠正在消亡中。因為民主理念調動起對政權內在安全的威脅。每當臺灣一選舉,北京就坐不住。北京如此焦慮不安,以至於馬上要開始對臺灣海峽發射導彈。因為在那裏你有真正的、誠實善良的中國人展現出他們有能力和平地選出他們自己的代表,並且和平地轉移權利而不是產生混亂,而北京恰恰就是讓你相信如果中國搞民主就一定會亂。」

共產主義和自由民主的理念分歧的核心是什麼?美國的強大又是否完全來自它的體制優勢?下節繼續探討。

1787年9月17日,在費城召開的制憲會議上,代表們通過了人類歷史上第一部成文憲法-美國憲法。美國憲法是美國的根本大法,奠定了美國政治制度的法律基礎。根據憲法,美國國家權力分為三部分:立法權、行政權和司法權。三權互相之間保持獨立、平等,三權又彼此制衡,每種權力都有限制另外兩種權力濫用的職能。這就是現代民主社會著名的三權分立原則。憲法還規定了美國採用聯邦制的國體。聯邦政府隻擁有在憲法中列舉的有限權力,而其餘未列明的權利都屬於各州或者人民。美國憲法是國家的最高法律。當國會或者州的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與憲法有所衝突的話,這些法律將被宣佈無效。美國憲法明確了由選舉產生的政府具有唯一的合法性。人民通過選舉或者指定產生的政府官員和議員來行使權力。議員們也可以修改美國憲法和其它基本法律,甚至還可以重新起草新的憲法。但是必須經過特定的法律程序。

蕭茗(Host/Simone Gao):很多人說美國憲法是人類歷史上最佳憲法。您認為一個穩定的政治系統、法制、權力的均衡和制約是一切問題的答案嗎?

世界政治研究所主席、前里根總統首席蘇聯顧問John Lenczowski:「這是個好問題。我們嘗試過向其它國家輸出美國憲政的變體。然而常常不太成功,因為這種政治體制的成功最終取決於文化,而文化植根於信仰和道德標準。橋治-華盛頓曾說過為了讓憲政起作用,我們必須擁有道德善良的人。作為開國先驅的約翰-亞當斯,曾經說過美國憲政由道德善良的人所建立,而對於其他人來說根本就不夠。為了能獲得成功的憲政系統,以使人們自由地生活並實現自治,人們必須有自我控制能力,自控力是實現自治的第一步。如果人們做不到誠實善良、不能控制他們的獸性激情,那麼所有社會都必需要有秩序,秩序甚至比自由更重要。為了能約束那些難以自我控制人,建立秩序,必須有一個大政府,配備著許多法律法規,一個可以控制那些不能自控的人的大國。所以個人道德和價值觀對於自治的社會來說非常重要。」

蕭茗(Host/Simone Gao):喬治-華盛頓曾經說過,沒有宗教信條,國民道德不會成功。為什麼這兩者聯繫在一起?

世界政治研究所主席、前里根總統首席蘇聯顧問John Lenczowski:「這牽扯到一個道德是從何而來的問題。在我們的社會,有一個嚴重的分歧,是這個社會的核心分歧,也是文化戰爭的基點。這個分歧是相信卓越、客觀、普世道德秩序的人和不相信這些事情人之間的矛盾。反對客觀道德標準觀念的人總在爭論,所有的道德規範都是個人選擇,關乎整個社會的規範是所有這些個人選擇的集合。但是從現實角度來講,那就意味著,可以讓大多數人投票,選出社會道德標準應該是什麼,但這實際上意味著,社會道德標準是一個權利鬥爭。如果把這一原則運用到它本身的邏輯結論中,權力的教條就成對的了。擁有最多權利的人,要麼是隨大流投票的,要麼擁有槍桿子,並且這樣的大多數會用它們來決定社會道德規範。所以,如果是另一種情況,當然了,誰是教條主義的典型,而且把它還說成是對的呢?他們是法西斯、納粹、共產黨和那些獨裁犯罪者。與之形成對比的是,一些相信客觀道德標準的人,而且當你問,那他們從哪來的呢?只有兩個答案:他們的道德標準要麼就是與生俱來,順應自然而生;要麼來源於神,不管你對神是如何理解的。我個人來講,實在不能理解道德準則怎麼會從物質世界而生。對於我來講更說的通的是,從理性上來講,道德來源於更高的智慧,並由其在人類心中書寫對與錯的標準。這就是哲學家們所說的自然法。所以,如果它來源於神,那麼你就進入了神學領域,你就走入了宗教,而這就是道德與宗教的內在聯繫。」

蕭茗(Host/Simone Gao):最後,我問Lenczowski先生是否還有補充的,他用一段話總結了他的核心思想。

世界政治研究所主席、前里根總統首席蘇聯顧問John Lenczowski:「我相信我所描述的道德戰爭也是冷戰的核心。這並不僅是東方人和西方人的戰爭,或者美國和蘇聯的戰爭,而是那些相信與不相信存在客觀道德秩序的人之間的戰爭。而這場戰爭過去在蘇聯體制持續進行。這場戰爭在西方社會也在持續,在東西方之間也在延續。而且我相信這是美國與西方國家為一方,與中國和北朝鮮為另一方,兩方在政治分歧上的核心所在。而且我認為對此問題有清晰的思考認識將會使我們更接近於達到真正和平,真正自由,並把那些千千萬萬生活在人權狀況低於客觀真相和客觀道德標準的地區解救出來的目的。」

蕭茗(Host/Simone Gao):美國的制度優勢不是它強大的所有原因,也不是最根本原因。西方民主制度的根基是道德,而道德來自信仰。里根總統在34年前關於邪惡帝國的演說中有這樣一段描述,我覺得生動的詮釋了這一論點。就讓它作爲我們這期節目的結束吧。

美國前總統里根:「最後,當探索美國何以如此偉大和富有創造力的秘密時,Alexis de Tocqueville(托克維爾),這位對於美國民主最為敏銳的觀察家,雄辯的指出:當到我走進美國的教堂,聽到那閃耀著公義之火的佈道時,我才真正明白了美國何以如此偉大和天賦非凡。美國人講道義,而一旦美國不再講道義,她也將不再偉大。」

謝謝收看這集節目,下個星期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