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李天明:大飢荒餓死四千萬人 中共做了什麼

紐約時間: 2017-03-16 12:41 PM 
点此看大图片
今天,生活在物質極大豐富的社會裏的人們很難想像,在短短三年時間裏餓死4,000多萬人是怎樣的一場人間慘劇。(網路圖片)
三年大飢荒離我們並不遙遠,因為經歷過的人大都還在世上;可是,又顯得那麼遙不可及而又模糊,因為中共一直在刻意掩蓋、隱瞞、淡化、歪曲真相。今天,生活在物質極大豐富的社會裏的人們很難想像,在短短三年時間裏餓死4,000多萬人是怎樣的一場人間慘劇。
廣告

這場人間地獄般的慘劇被中共從歷史上抹掉了,現在的絕大多數人好像集體失憶了一樣。就是到今天為止,中共對這場從古到今都沒有過的慘絕人寰的人間地獄慘劇沒有承擔過任何責任,沒有過任何道歉,沒有追究原因,沒有向受害者提供過任何賠償,沒有人因為這場大飢荒受到過嚴厲的懲罰和追究,甚至沒有說出過真相。中共只是欺騙老百姓說蘇聯逼債、蘇聯撕毀合同、三年自然災害,因為它害怕人們瞭解中共迫害、屠殺中國人民的真相;因為它害怕人們看到隱藏在冠冕堂皇之下那張毫無人性的魔鬼嘴臉;因為它害怕人們看到一向自吹「偉大光榮正確」的假面具下極端狂妄變態心理給中國人民帶來的深重災難;因為它害怕人們看到「共產黨好,社會主義好」的口號下居然有一雙沾滿中國人民鮮血的雙手;因為它害怕因此動搖它的執政根基;因為它害怕失去掠奪來的利益;更因為它害怕真相!

從三年大飢荒中中共的種種表現,我們可以看到中共的毫無人性。

「反瞞產私分」,用人整人、人斗人的政治運動方式從農民手裡掠奪糧食


大躍進「放衛星」吹出來的高產量帶來了高征收,可是,農民手裡沒有那麼多糧,征收自然遇到困難。中共、毛澤東在大躍進「捷報頻傳」的「大好形勢」下,認為糧食那麼多卻徵購不上來,是生產隊和農民瞞產私分造成的。于是,一場轟轟烈烈的在反右傾旗幟下的反瞞產私分運動又開始了。

這場反瞞產私分運動和中共以往發動的運動一樣,為達目的可以隨意批鬥、濫用酷刑:拳打腳踢、雪地凍、不讓吃飯、遊街、扒光婦女衣服、拔頭髮、割耳朵、竹籤子穿手心、松針刷牙、點天燈、火炭塞嘴、火烙乳頭、捆紮陰毛、活埋等。

有些地區、公社、生產隊普遍設「土警察」、「土監獄」、「土勞改隊」,任意毆打、使用酷刑、逮捕、勞教。有些地方喊出:「要糧不要人」、「誰藏一粒糧食,誰就是反革命」、「寧叫人頭落地,不叫糧食短斤少兩」這樣沒有人性的口號。有些地方用抓「小彭德懷」的反右傾政治鬥爭方式從農民手裡搶糧。有些地方成立「萬人整社團」(大多是二流子、運動痞子),到農民家裡蒐糧食(中共的政策是一兩不留),翻箱倒櫃,挖地三尺,見什麼拿什麼,連婦女的針線包都不放過。農民說,「萬人整社團」就是「萬人蒐糧團」、「萬人搶劫團」。把已經快要餓死的農民吊起來,逼他交出藏起來的糧食。交不出來,就扣上「富農」的帽子批鬥。中共各級官員為了完成徵購任務,採用的手段到了瘋狂的程度。打死、逼死、自殺的群眾不計其數。

殘酷的反瞞產私分運動蒐刮來了農民的糧食,卻加劇了農村的飢荒,因此餓死的人越來越多。

毛澤東說,徵購糧食,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讓農民恢復糠菜半年糧


飢荒從1958年冬天就開始了,到1959年春天農村已經大批餓死人。可是,中共各地官員都在緊跟毛澤東大躍進,刻意隱瞞死亡真相和死亡數字。在這種情況下召開的廬山會議,中共本來還有機會扭轉大躍進出現的問題,避免更大的災難發生。然而,中共、毛澤東容不得任何對至高無上神壇地位的「挑釁」,更容不得任何人對「三面紅旗」的不同意見。結果,僅僅是提出溫和甚至于謙卑意見的彭德懷被打倒,繼續大躍進,使得飢荒進一步惡化。

廬山會議後,中共要求各地提高糧食徵購指標,強行徵購。毛澤東說,徵購糧食,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至1959年底,中共通過殘酷的政治鬥爭手段提前超額完成徵購任務。農民的口糧、種子都被中共搶走了。隨後的一年,是餓死人最多的一年。

實際上,毛澤東並不是不知道農民缺糧。廬山會議期間毛澤東指示說:「告訴農民,恢復糠菜半年糧」。「忙時多吃,閑時少吃,有稀有干,糧菜混吃」。但是,毛澤東就是不承認他的大躍進有問題、就是不承認他的人民公社有問題、就是不承認糧食不足。

信陽事件中,100多萬人是守著糧倉餓死的,因為「上面」不准開倉放糧


歷史上無論哪一個朝代,發生大面積的飢荒,從朝廷到地方官員總要想辦法開倉放糧救濟災民。可是,中共明知有人餓死也不開倉放糧。信陽事件中,100多萬人是守著糧倉餓死的。

信陽是河南的魚米之鄉、豫南糧倉。當大批餓死人時,當地的糧庫都是滿的。專員張樹藩到西平縣反瞞產,發現老百姓早已斷炊,遂決定開倉發糧,卻被地委批鬥、停職檢查,因為「上面」不准開倉放糧。不僅信陽,全國都是如此。1960年春荒最嚴重的時候,全國糧食庫存403.51億斤,這些糧食只要拿出一點來都不會餓死人。

其實,中共早就掌握各地大量死人和農民缺糧的情況。早在1959年初,就有大量群眾來信向中央反映各地的浮腫病和餓死人情況。4月,國務院秘書處匯總15省、區春荒情況,有2,500多萬人無飯吃。7月,廬山會議有人反映飢荒問題,毛澤東卻說:「他們提出的批評,據我看,提出的儘是些雞毛蒜皮的問題。我說他們看錯了。」在毛澤東眼裡「成績是九個指頭,缺點只能是一個指頭」,「三面紅旗」絕不能倒。哪怕已經餓死了人。而各地中共官員緊跟毛澤東,誰對「三面紅旗」有意見誰就是「小彭德懷」,大躍進形勢繼續「一片大好」,同時拚命隱瞞、掩蓋餓死人的真相。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怎麼可能開倉放糧呢?

毛澤東在1959年上海秘密會議上「大家吃不飽,大家死,不如死一半,讓另一半人能吃飽。」的言論,也充分表明瞭毛澤東寧可餓死一半人也絕不開倉放糧的心態。

中共不但不開倉放糧,還要增加糧食庫存,大量出口糧食、農產品、副食產品


既然大躍進「形勢一片大好」,理所當然的,就要繼續大力征收糧食,增加糧食庫存。1961年初,中共在轉批糧食部門關於提前超額完成糧食收購任務時說,在糧食繼續躍進的基礎上,繼續加大糧食收購力度,不但是可行的,而且是必要的。

中共增加糧食庫存的同時還在大量出口糧食、油、蛋、肉、水果各種農副產品。餓死人最多的1959到1960年,中共出口了137億斤糧食。1959年,出口糧食創歷史最高水準。1960年,還出口了54億多斤。54億多斤糧食可以讓800萬信陽人吃一年多,恐怕信陽就不會餓死100多萬人了;137億斤糧食可以讓餓死的4,000多萬人吃上一年,恐怕三年大飢荒就不會存在。

中共出口糧食、農副產品是為了換取外匯、進口機器設備、武器、各種物資,學蘇聯壓榨農民搞工業化、搞軍事國防。

農民飢餓中悲慘地死去,中共卻在大量外援


除了出口糧食,中共還要大量外援,目的是推動「世界革命」。和蘇聯鬧翻後,還要拉攏一幫小兄弟,爭當「世界革命」的老大。1958年到1962年,中共對外援助總計23.6億元。周恩來在大飢荒剛結束不久的《政府工作報告》上說:「我們還拿出了比這個時期償還的外債數額要大得多的資金和物資,支援社會主義國家和民族主義國家。」

在這幫小兄弟中,中國援助最多的是朝鮮、越南和阿爾巴尼亞。

從1950年的朝鮮戰爭(中共自稱的抗美援朝)開始,中共就掉入了援助朝鮮的無底洞。戰爭開支、無償提供朝鮮戰爭、生活必需品共計14萬多億(舊幣),按期本息償還「蘇聯老大哥」62億盧布。就是在無數老百姓餓死、逃荒的最困難時期,中共仍以無息貸款方式為朝鮮承擔了29個工業項目;4.2億盧布的貸款能還就還,不還也行。

中共對我們最熟悉的「同志加兄弟」越南援助時間最長、數額最大。越南無所不要,中共無所不給。截至1978年,援越物資總值超過200億美元。仍處於大飢荒的1962年,中共又無償提供越南可裝備230個步兵營的武器裝備。當然,最後的結果我們也看到了:1979年中越戰爭,越南用的武器是中國製造的,軍糧袋上印的都是「中糧」。

1954年至1976年,中共向阿爾巴尼亞提供經濟、軍事援助折合人民幣100多億元,大飢荒年代也照給不誤。其原因只不過是阿爾巴尼亞是中共「反蘇反修」的功臣。

如果,僅僅是如果,這些出口的糧食、農副產品、巨額外援資金物資,能用在中國的老百姓身上,還會有餓死4,000多萬人的三年大飢荒嗎?可是,中共寧可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國民在飢餓中悲慘地死去,也要大搞「世界革命」,爭當「世界革命」的老大。而它所謂的工業化、國防建設、外援,每一分錢都浸透著中國人民的血淚和生命。

提前償還蘇聯債務,搜刮盡了農民僅剩的口糧、種子,餓死了更多人


其實,所謂的蘇聯逼債只不過是又一個謊言。

1960年7月,中共和蘇聯「老大哥」鬧翻,蘇聯撕毀中蘇全面經濟技術合作協定、撤走蘇聯專家,這時大飢荒已經發生一年半了。而蘇聯撕毀的只是技術協議,和農業沒有任何關係。是毛澤東自己要提前還債,毛澤東嚥不下這口氣:「餓死事小,失節事大。中國有幾億人口,餓死幾千萬人算啥大不了的事呀!讓婦女敞開生孩子,死的幾千萬人,過幾年又不回來啦!我們憑啥吃赫魯曉夫的磋來之食?」

實際上,蘇聯不但沒有逼債,反而向中國提供糧食、食糖援助。而毛澤東的提前還債,卻蒐刮盡了農民僅剩的救命糧,用來抵債、出口換取外匯還債。因此,餓死了更多的人。在毛澤東眼裡,他的面子比中國幾千萬人的性命更重要。中國老百姓大批餓死的時候,卻是中共還債最多的時候。

對毛澤東來說,餓死幾千萬人算啥大不了的事,一個指頭問題,九個指頭成績


從毛澤東對大飢荒餓死幾千萬人漫不經心的言論、態度中,可以看出他對生命的無視和冷酷,這正是中共所特有的毫無人性和魔鬼嘴臉。

「大家吃不飽,大家死,不如死一半,讓另一半人能吃飽。」「中國有幾億人口,餓死幾千萬人算啥大不了的事呀!」餓死的4,000多萬人就成了毛澤東嘴裡的那一半,算不了啥大事。

劉少奇對毛澤東說過:「人相食,是要上書的,是要負責任的。」毛澤東不以為然。七千人大會時,毛澤東只是被迫空洞地承認了一下,但實際上他從來沒有承認過錯誤。一個指頭問題,九個指頭成績,是毛澤東一貫的論調。毛澤東後來還對他的侄子毛遠新說:「任何時候我都不下罪己詔。」

而緊隨毛澤東大躍進的那幫官員同樣沒有受到什麼嚴厲處置。

四川餓死人最多,大約為1,000萬人。省委第一書記李井泉,1960年出任中共西南局第一書記,1965年擔任中國全國人大副委員長。

安徽餓死500-600萬人。1960年,安徽省委書記曾希聖還兼任了中共山東省委第一書記。1962年,調任中共華東局第二書記。1965年,調任中共西南局書記處書記。

河南餓死大約300萬人。省委書記吳芝圃1961年7月轉任中共河南省委第二書記,一年後調任中共中南局書記處書記,並沒有因為震驚全國的信陽事件降級。……

除了省委書記,地委書記以下官員很多也沒有被追究責任。檢討做了官照當,這些人的主子都沒有因此下臺,搞完大躍進搞文化大革命,中國人民的災難一次比一次更深重。

中華大地餓殍遍野,毛澤東卻過著奢侈糜爛的生活,中共在全國各地大興土木,享受也在大躍進


中共曾大力宣傳在三年大飢荒時期,毛澤東七個月沒吃一口肉,周恩來懇求毛澤東:主席,吃口豬肉吧,為全黨全國人民吃一口吧。這樣的宣傳欺騙了無數老百姓。

新華網江蘇頻道的《毛澤東三年困難時期不吃肉?》提到:由韶山紀念館編撰、1996年紅旗出版社出版的《毛澤東遺物事典》記載了60年代初毛澤東的工作人員和廚師製作的西餐菜譜。其中,一份包括七大西餐系列,有魚蝦類、雞類、鴨類、豬肉類、羊肉類、湯類;一份有17種魚蝦;一份有14種雞類。這樣的伙食還說什麼吃肉不吃肉!更不用說毛澤東早為天下所知的糜爛的男女關係了。

中南海舞會開始每週一次,後來增加到兩次。1960年初,人民大會堂開始組織女服務員練習跳舞,每逢週三、週六去中南海執行「任務」,其他還有來自各個部隊文工團的女孩子。眾所周知,這些女孩子還肩負著其他「特殊任務」。

現在北京的人民大會堂、革命博物館、歷史博物館、軍事博物館、民族文化宮、農業展覽館都是中共為迎接十週年國慶,在1959年突擊建造的,氣派豪華,被《人民日報》盛讚為「大躍進的產兒」。

毛澤東家鄉投資巨大的「滴水洞」,別墅區風景秀麗,1960年由湖南省委書記張平化興建。參照毛澤東在中南海的住房式樣,修建了以三座大樓為主體的別墅建筑群,在當年絕對稱得上豪華氣派。同時還修通了韶山衝到滴水洞的公路。(滴水洞圖片可以在網上隨意查到)

由耗資巨大的滴水洞不難看出,1960年前後,各省市為毛澤東、政治局常委以各種名義大造別墅、行宮、賓館就不足為奇了。在此僅舉簡單幾例:河南鄭州招待所,修建於60年,給中共7位領導人每人建了一幢別墅,規格按級別遞增。毛澤東的臥室專門修了一條秘密地道;廬林一號,1960年開始修建,建筑面積是蔣介石美廬別墅的5倍;上海西郊賓館建於1960年9月,是上海最大的花園別墅式國賓館;濟南南郊賓館建於60年代初,素有山東釣魚臺之稱……中共的享受也在大躍進。

然而,在矗立著這些奢華宏偉建筑的中華大地上,餓殍遍野,白骨纍纍,無數餓死的冤魂在飄蕩著,哭訴著中共的無良、無德和無道。無數慘死的老百姓的鮮血染紅了毛澤東的「三面紅旗」。

老百姓在吃樹皮、野菜,在人吃人,中共卻搞起了「特供」


大飢荒時期,人們為了活命,抓到什麼吃什麼,不少東西甚至連豬狗都不吃。中共將這些亂七八遭的東西美其名曰「代食品」。一種是用人不吃的農作物的秸稈、根、葉及殼類製成澱粉,摻在麵粉裡;一種是樹葉、樹皮、野菜、野果、甚至是「觀音土」。1959年秋,國務院號召開展「小秋收」運動,上山採集野生植物。由於人們飢不擇食,對一些東西毒性不太瞭解,因而中毒現象此起彼伏。

為了推動代食品運動的發展,中共成立了「瓜菜代」領導小組,並設立專門的辦公室,各地也成立了相應的領導小組和辦公室。可笑的是,在1958年「大躍進」高潮中,曾經承擔「糧食多了怎麼辦」研究課題的中科院科學家們,到了1960年,則開始研究糧食少了怎麼辦,承擔「代食品」的研究任務。

在廣大農村,還發生了大量人吃人的慘劇,吃屍體、殺人吃、人肉當豬肉賣。有的人餓紅了眼連自己的親人、父母、孩子都殺了吃。當時中共為了掩蓋真相,將吃人案件稱為「特種案件」。在各地官方、民間的調查報告、原始記錄、文學作品中都有當時全國各地人吃人的記載。(相關資料可以在網上搜到:中共安徽亳縣政府辦公室前副主任梁志遠《關於「特種案件」的匯報——安徽亳縣人吃人見聞錄》或《大躍進裡人吃人》——搜狐社區、中共安徽省公安廳原常務副廳長尹曙生《安徽特殊案件的原始記錄》(《炎黃春秋》2009年第10期)、《七分人禍:大飢荒中的人吃人事件》——水煮百年、《吃人肉、煉人油:1959信陽事件中的家鄉》——騰訊網、《大躍進運動中青州的人吃人事件》——曹東亞的博客……)

老百姓在吃豬狗都不吃的東西、在餓死、在人吃人,中共卻搞起了「特供」。「特供」按官員行政級別分為三類:級別最高的,每戶每天肉1斤,每月雞蛋6斤,白糖2斤,甲級煙兩條。次等,每人每月肉4斤,白糖2斤,甲級煙兩條,雞蛋3斤。再低一級,每人每月肉2斤,白糖1斤,甲級煙兩條,雞蛋2斤。

中共的特權在什麼時候都不能沒有,哪怕老百姓正在啃樹皮、嚼秸稈、正在餓死、人吃人。儘管它喊了一輩子「為人民服務」,做了一輩子「人民公僕」,一輩子「為人民謀福利」,其實質卻是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的大老爺。

中共考慮的是政治影響而非人的生命


當飢荒蔓延到北京、上海這樣的大城市時,中共開始從各地調入糧食。在農村大面積餓死人時,中共更關心的是城市糧食供應,考慮的是政治影響而非人的生命。農村死人,消息可以封鎖,但如果北京、上海餓死了人,就會造成嚴重的國際影響。

可是,全國各地到處都缺糧,把糧食調入北京、上海的結果是各地餓死了更多的人。四川省委書記李井泉是跟毛澤東大躍進最緊的一個,「放衛星」最多,飢荒也最嚴重,從四川調走支援北京的糧食也最多。當時有一種說法,寧可四川餓死人,不可北京餓死人。結果,四川是大飢荒中餓死人最多的一個省份。

而1959年初,中共要求各地制止農民外出逃荒、不准流入城市,同樣是出於政治影響的考慮,至於這樣做是不是掐斷了農民逃生的希望,那不是中共考慮的問題。

為了封鎖消息,不讓農民逃荒到大城市影響國際形象,中共對社會實行無孔不入的嚴密控制

很多人可能會奇怪,餓死那麼多人,怎麼不見老百姓有什麼反抗啊?是,歷朝歷代,很多農民起義是在飢荒之時。可是,中共對社會的無孔不入的嚴密控制,把這種可能性消滅在萌芽狀態中了。各地因飢餓引起的小規模哄搶糧食、暴動,都被中共無情鎮壓。

1958年,為了總路線、大躍進和人民公社「三面紅旗」的發展不受干擾,毛澤東指示公安機關「把應該逮捕的人逮捕起來,把應該拘留的人拘留起來」。層層下達抓人指標,把那些反抗抵制、暫時沒有而將來有可能反抗抵制的人、有可能犯罪的人,統統關進看守所、拘留所、勞教隊、集訓隊。黨委、人民公社甚至大隊都有權抓人,公社也可以組織勞改隊。這種無法無天隨意抓人的行為,成了大躍進時期社會控制的主要手段。

第二個手段,就是給那些抵制人民公社、大躍進、共產風的農民,戴上「新生的反革命」和「壞分子」帽子。到1958年底,地富反壞分子擴大到71萬多人。這些人在農村任人宰割,僅安徽一省就被整死、餓死42萬「四類分子」。

第三個也是最沒有人性的做法。1959年2、3月間,中共指示各地制止農民外出逃荒,尤其是到城市尋找活路。一些地區民兵在路口設卡、攔截。農民沒吃沒喝,又不能外出逃荒,只能坐在家裡等死。就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地方官員還在喝叱:「不是沒有糧食,而是糧食很多,百分之九十的人是因為思想問題。」

另一個重要手段就是廣設收容審查站,把逃荒的群眾抓回去,把農民的逃生機會全部剝奪了。尤其是不能讓農民流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造成中共所謂的嚴重國際影響。很多人被收容後,強迫勞動、做苦力,吃不飽飯,還要被打罵、受虐待,不少人死在收容遣送站。

除了收容審查,有些地區還有一個「死招」,就是動用大量人力物力不斷蒐山,把逃到山裡找吃的農民抓回來改造,把農民活命的最後一線生機也給掐斷了。

中共對社會天羅地網般的嚴密控制把農民牢牢束縛在一方土地上,斬斷了災民所有逃難、求生的機會和希望,加劇了飢荒的嚴重,使更多人因為飢餓、政治運動、中共毫無人性的做法而死亡。

中共自始至終在欺騙


1960年至1961年,中共領導人都對來訪外賓保證中國有足夠吃的。在此後長達20餘年時間裏,中共將大飢荒死亡人數的統計資料列為絕密,同時不斷對外宣傳中國沒有餓死人。就如同「六四沒有死一個人」、中共沒有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一樣。

就在大飢荒最嚴重、餓死人最多的1960年,10月1日的《人民日報》發表社論:「兩年來,全國大部分地區連續遭受嚴重自然災害。……人民公社已使我國農民永遠擺脫了那種每遭自然災害必然有成百萬、成千萬飢餓、逃荒和死亡的歷史命運。」整個1960年,《人民日報》都在大力鼓吹「大躍進的高速度」、「在較短的時間內,實現我們的偉大的理想」、「我國各地農村的公共食堂,自從今年春季整頓以來,越辦越好」。

20世紀80年代,原糧食部辦公廳主任周伯萍在社科院人口所作報告時講到:1961年底,時任糧食部長陳國棟、統計部長賈啟允、周伯萍受命對三年大飢荒餓死人數進行調查,調查結果是餓死幾千萬。周恩來看了統計報告後下令趕緊銷毀。過了一個禮拜,周恩來還是不放心,再次致電詢問銷毀了沒有,他們說銷毀了,甚至連腦子裡的記憶都銷毀了。

從一開始,中共就將大飢荒歸咎於三年自然災害、蘇聯逼債,隱瞞餓死人的真相。直到80年代後,隨著有關資料逐步解密,大飢荒情況才為外界所知。現在中共雖然已經抵擋不住網際網路資訊的廣泛傳播,將「三年自然災害」改稱「三年困難時期」,但依然還在聲稱是「對國情認識不足,誇大主觀能動性,急於求成」的主要原因加上「三年自然災害」、「蘇聯政府背信棄義地撕毀兩國經濟技術合作協定」造成的,從而推卸責任、掩蓋真相。

結語


一代明君唐太宗李世民曾經說過:「以銅為鑒,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鑒,可以明得失。」我們探究歷史的真相、瞭解過去,才能更好地看到現在和未來。看清中共的真實面目,瞭解中共百年歷史中對中國人民的迫害、屠殺、對中華民族犯下的滔天罪行,才能不再被它欺騙、蠱惑,才能不再被它用物質、金錢、利益誘惑收買,才能不再與它同流合污,才能走正自己的路,才能不被它拖入毀滅的邊緣。

註:對於參考、引用過的文章的作者,在此一併表示感謝!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