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關心】高薩奇被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

紐約時間: 2017-02-14 12:20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2月15日訊】【世事關心】(415)高薩奇被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這週我們關注兩個話題,一個是川普移民禁令風波,另外一個是川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高薩奇。川普真的出移民限制令了,這是他在競選時就一再強調自己要做的事情,也是很多美國人選他的原因。但是現在人們又驚訝於他真這麼幹了。這是為什麼?這個總統令有沒有象媒體爭論的那樣違反憲法呢?一月底,川普提名了高薩奇為最高法院大法官,高薩奇的提名讓一個法律專詞「憲法原文主義」進入了人們的視野,它是什麼意思?未來幾十年美國為什麼會受這個詞的影響?從國會參眾兩院到總統,再到最高法院,美國是否在全面向保守主義回歸呢?這期的世事關心我們來探討。
廣告

川普(美國總統):「我們有很多選擇,比如發一道新的行政命令。」

川普總統的移民限制令受到阻擋,最大障礙是什麼?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川普總統的移民禁令符合憲法嗎?」

Shawn Steel律師(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首先,總統是否有權力控制邊境,阻止非美國公民進入美國,幾乎所有的學者都會說——是的。」

雖然移民禁令受阻,但是川普總統有更重要的機會來影響美國的司法系統。

Shawn Steel律師(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所以川普總統有一個無價的二十年一遇的機遇來改善美國的聯邦法庭,引入新一代的年輕、聰明和保守的法官。」

1月31日,川普提名「憲法原文主義者」高薩奇爲最高法院大法官。

川普(美國總統):「我誓言要選擇一個尊重法律、維護憲法、熱愛憲法,並照章解釋憲法的人。」

蕭茗(Host/Simone Gao):「為什麽最高法院大法官應該是一位原旨主義者,也就是從憲法的原意去釋法,而不是要求憲法去適應不斷變化的社會和政治環境?」

Michael Rappaport JD DCL(聖地牙哥大學「憲法原文主義」研究中心主任法學院教授):「與時俱進派認為法官可以對憲法條文進行引申,我認為這很成問題,這樣的話九位大法官就成為國家的主宰。」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歡迎收看《世事關心》,我是蕭茗。這週我們關注兩個話題。一個是川普的移民禁令風波。另外一個是川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高薩奇。川普真的出移民限制令了!雖然這是他在競選時就一再強調自己要做的事情,也是很多美國人選他的原因,但現在人們又驚訝於他真這麼幹了。這是為什麼?這個總統令有沒有像媒體爭論的那樣違反憲法?。1月底,川普提名了高薩奇為最高法院大法官,高薩奇的提名讓一個法律專詞「憲法原文主義」進入了人們的視野。它是什麼意思?未來幾十年美國為什麼會受這個詞的影響?從國會參眾兩院、到總統、再到最高法院,美國是否在全面向保守主義回歸?這期的《世事關心》我們來探討。

美國總統川普在1月27日發佈禁令,暫停伊朗、伊拉克、利比亞、索馬裏、蘇丹、敘利亞和葉門七個國家的公民前往美國旅行,為期90天,同時暫停120天接受來自各國的難民,和無限期停止接收來自敘利亞的難民。該禁令自1月28日開始在全球及全美各大機場和海關開始執行。但抗議聲浪也如影隨行,華盛頓州與明尼蘇達州的檢察長針對這項川普移民禁令提起上訴,2月3日西雅圖聯邦地區法官邏巴特(James Robart)裁決,暫緩執行川普的移民限制令,此判決對全美有效。代表總統的司法部旋即提出上訴,經過一番波折後,2月7日,司法部和華盛頓州與明尼蘇達州的代表律師們在位於舊金山的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對薄公堂。2月9日,該法院作出裁決,繼續暫停川普的移民限制令。川普在10日表示,他正在考慮一項新的、範圍較窄的入境限制令,可能最早在本週實施一項「全新的命令」。白宮幕僚長普裏巴斯也表示川普將很快頒布新的移民令。

蕭茗(Host/Simone Gao):這個移民限制令之所以引起了這麼大的風波,主要的爭論在於川普總統是否有權力下這個總統令。對此我採訪了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律師Shawn Steel先生,一起來聽一下。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川普總統的移民禁令符合憲法嗎?這個命令是為了歧視穆斯林,還是為了打擊特定國家移民所帶來的潛在恐怖襲擊威脅,就像川普所誓言的那樣?」

Shawn Steel律師(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這裏有三個問題,首先,總統是否有權力控制邊境,阻止非美國公民進入美國,幾乎所有的學者都會說是的。美國公民和綠卡以外的人不受憲法保護,憲法權力是賦予那些在美國的美國公民以及綠卡所有者的,所以除了那些極左之外,沒有人會對這些有法律上的疑問。第二,這是不是對穆斯林的禁令?完全不是。實事上在川普總統的行政命令中為那些迫害的少數族裔提供了優先級的大門,這些人包括在那些國家被極端穆斯林種族滅絕的基督徒,包括雅茲迪和其他的非穆斯林、非基督徒,這些人都在系統性的面臨種族滅絕,尤其是雅茲迪人。事實上,歐巴馬從未關心過基督徒,也事實上從未關心過雅茲迪人。其它還包括穆斯林的少數族裔,比如在那些地區遭受苦難的什葉派。所以有三大類人會得到優先照顧的特例。然而,對於一個我們不知道任何背景的普通穆斯林,他是個年輕男性、在當兵的年齡,我們需要知道關於他的更多的背景,因為我們有非常多的年輕的、在當兵年齡的穆斯林在美國從事恐怖活動,所有人都知道這點,民主黨卻假裝這不是問題,這就是他們為什麼失敗的原因,他們現在是一個很小的反對黨,他們在美國的中部沒有任何的力量,他們在華盛頓沒有權力,美國人也再也不相信他們了。」

蕭茗(Host/Simone Gao):「對川普總統移民禁令的一種批評是這個命令的推出方式不合理。現在傑夫-賽辛斯正式就任了司法部長,這會有和影響?」

Shawn Steel律師(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在龐大的司法部裡有大約一半的律師是被歐巴馬塞進去的,律師們通常都很聰明能在司法部裡工作你必須很聰明,他們都有自己的目標,每個律師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共產主義者還是自由主義者,他們都有自己的目標,所以我們不能信任其中的一半人。我要告訴你的是他們應該被開除,雖然你不能一夜之間把他們都趕走,清理司法部需要很長時間,所以我們知道司法部的不完善,埃里克-霍爾德前司法部長就非常的臭名昭著,他反警察,做為司法部長非常有種族傾向性,所以他僱用了很多很壞的律師,當川普總統頒布行政令時,那是一個合法的命令,兩週前掌管司法部的那個人說不要遵從那個命令。那是歐巴馬的留毒,我們有很多這樣的人,賽辛斯部長需要把他們都開除,那不會一夜之間就完成。」

蕭茗(Host/Simone Gao):「除了司法部,在地區和上訴法院還有很多空缺,川普總統會在任期內把這些空缺都任命成保守派法官嗎?

Shawn Steel律師(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不會,我們需要那些遵從憲法的法官。他們首要的價值是正直,他們必須是誠實的人,他們必須要很聰明,必須要很堅韌,他們必須要愛美國,他們會是中間偏右,他們不會全是保守的,他們不會全是右派,但是他們必須有法律的準繩,知道如何解釋法律。歐巴馬是極左,所以他給法庭任命了一些很奇怪的人。幸運的是從兩年前這種趨勢結束了,因為共和黨參議院那時候開始就不在批准他們中的任何一個,所以川普總統有一個無價的二十年一遇的機遇來改善美國的聯邦法庭,引入新一代的年輕、聰明和保守的法官。這很快就會發生,很可能在接下來的一年,在所有空缺的150個席位中,我猜測會有70-80人被參議院正式確認。這些改變會來的很快。」

川普提名高薩奇為最高法院法官,「憲法原文主義」是否會成為最高法院的的主流思想?下節繼續探討。

1月31日,美國總統川普正式提名49歲的聯邦上訴法庭法官尼爾-高薩奇為最高法院法官。高薩奇是保守派法官,接替去年去世的保守派「憲法原文主義」(originalism and textualism)代表人物斯卡利亞。高薩奇能獲得提名,除了無懈可擊的履歷和資質,更重要的是他是斯卡利亞的法律觀的忠實擁護者。川普在競選中就曾經承諾,要尋找一個斯卡利亞的完美繼承人。

川普(美國總統):「當斯卡利亞大法官突然去世,我對美國人民作了一個承諾,如果我當選,我會找到全國最好的法官。當然我答應選擇的這個人是尊重我們的法律和他代表的我國憲法。」

蕭茗(Host/Simone Gao):最高法院在美國人的政治生活中舉足輕重,因為它做出的判決很多都會深刻影響美國民眾的生活。大法官是終身製,其人選將會影響美國長達數十年。高薩奇被提名,讓「憲法原文主義」再次進入了人們的視野。那麼,「憲法原文主義」是什麼,它又將如何影響最高法院?聽一下我稍早對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大學法學院教授Michael Rappaport的採訪。

蕭茗(Host/Simone Gao):「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高薩奇法官是一個『原旨主義者』這一點上他和已故斯卡利亞大法官是一致的。我知道您是一位研究『原旨主義』的學者,我想向您請教什麼是『原旨主義』,以及在您看來為什麼最高法院大法官應該是一位『原旨主義者』,也就是從憲法的原意去釋法,而不是要求憲法去適應不斷變化的社會和政治環境?」

Michael Rappaport JD DCL(聖地牙哥大學「憲法原文主義」研究中心主任法學院教授):「歷來人們都在爭論如何解釋憲法,『原旨主義者』認為應按制憲者的初衷去解釋。另一派認為應該與時俱進、不需拘泥於具體文字,在他們看來法官可以用自己的理解去釋憲,如何釋憲要看變化了的社會環境。斯卡利亞和高薩奇都是『原旨主義者』。這裡邊的原因是什麼呢?在如何釋憲這一點上難道不該與時俱進嗎?難道不應該考慮變化了的客觀環境嗎?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其實這兩派都認為應該對憲法進行補充和修改,區別在於『原旨主義者』認為必須通過正式的修憲程序,以修正案的形式來達到這一目地,也就是說,如果客觀環境發生了變化,或者某些憲法條文已經過時了,或者不再被大眾所接受,那就正式修憲。相反,與時俱進派認為,法官可以對憲法條文進行引申。我認為這很成問題,這樣的話九位大法官就成為國家的主宰。」

蕭茗(Host/Simone Gao):「在我看來,民主黨好像是傾向於與時俱進派,而共和黨傾向於原旨主義派,對嗎?」

Michael Rappaport JD DCL(聖地牙哥大學「憲法原文主義」研究中心主任法學院教授):「基本正確,當然不是沒有例外,但大體如此。有多種解釋,如果我們縮小研究範圍的話,共和黨籍原旨主義者會說,民主黨人是想通過對憲法進行擴大解釋,把他們的價值觀強加給整個社會。他們知道無法通過立法程序,無法通過憲法修正案的形式來達到他們的目的,于是想用『靈活』釋憲這一方式通過最高法院來強姦民意,這是民主黨人的慣用伎倆。這就是被共和黨籍原旨主義者批評的地方。不過事情並不總是這樣,舉個例子,哪個黨贏得白宮,哪個黨就要力爭擴大總統權力,雙方都把抓權看的高於一切,在如何釋憲這一問題上雙方也是『因事制宜』,民主黨在歷史上有過不同立場,也許50年後他們的立場又會改變,就像50年、75年,他們有過不同立場一樣,沒人知道講了會怎樣,但現在是這樣,共和黨更頃向於原旨主義,民主黨就有所區別,但眼下原旨主義蔚為風潮,越來越多的民主黨人、自由派開始轉向原旨主義,儘管他們還不佔多數,所以情況是在變化,只是沒人知道將來會怎樣。」

未來幾十年,美國最高法院如果保守派法官佔多數,會對美國社會產生何種影響?這種局面又是如何形成的?下節繼續探討。

高薩奇法官的提名受到了共和黨佔據優勢的參議院的熱烈歡迎。面對民主黨的阻擊,共和黨參議員們甚至打算動用核武選項,這是一個非常規的投票辦法,只要51票贊成就能通過提名。

最高法院即將迎來的4名保守派法官,4名自由派和1名中間派的局面,背後有一個重要促成因素,就是斯卡利亞去年去世後,共和黨佔多數的參議院拒絕同意歐巴馬提名新的大法官,為大法官的提名機會留給了新總統川普。進一步說,年事已高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Ginsburg)和中間派大法官肯尼迪在川普任內的四年有很大可能離開最高法院。這將使得川普有機會提名最多兩名保守派大法官。如果這真的發生,保守派將在最高法院形成支配力量。

先於保守派在最高法院回潮的趨勢發生的,是以保守主義為意識形態的共和黨,自2014年起佔據參議院的多數席位,自2010年起佔據眾議院的多數席位。隨著2016年共和黨的川普贏得總統大選,共和黨在白宮、參議院、眾議院、大多數州長席位和州議會佔據支配地位。上一次類似的情形發生,是在1929年。這種局面的出現,意味著保守主義在美國的聯邦級最高權力機構到州一級的最高權力機構成為主流意識形態。

蕭茗(Host/Simone Gao):保守主義(American conservatism)強調尊重美國傳統、支持猶太教、基督教價值觀、提倡限制政府規模和倡導自由經濟等等。從2010年共和黨贏得眾議院選舉開始,保守主義開始回潮,並在2016年末達到頂峰。這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如果美國未來幾十年將有一個保守派的最高法院,美國社會將發生怎樣的變化?再聽一下Rappaport教授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如果川普有機會再把一兩位保守派法官送入最高法院,那將在今後幾十年裡形成保守派控制高院的格局。這會給社會帶來怎樣的長遠影響,最高法院在諸如墮胎、平權法案、擁槍權等議題上是否會做出與過去不同判決?」

Michael Rappaport JD DCL(聖地牙哥大學「憲法原文主義」研究中心主任法學院教授):「這是個比較廣泛的問題,假如我們隻討論保守派控制下的最高法院如何釋憲的問題,那麼我可以說他們會慎重從事。舉個例子,高院曾裁決墮胎並不違憲,幾十年來保守派和原旨主義者一直對此不以為然,但是保守派控制下的高院是不是真能推翻這一裁決,那就不一定了。他們也許會覺得積重難返,不得不承認既成事實。不過,高院會在多大程度上尊重先前的裁決,現在還很難說。」

蕭茗(Host/Simone Gao):「好,下一個問題,川普總統在競選過程中曾發表過大法官候選人名單,他說過數以萬計的選民之所以投票支持他是希望他把保守派大法官送入最高法院。請問這是否是主流民意?為什麼誰當大法官如此重要?」

Michael Rappaport JD DCL(聖地牙哥大學「憲法原文主義」研究中心主任法學院教授):「在我們的體制內最高法院的權力大的不得了。因為高院有權釋憲,它可以通過釋憲制衡議會的立法權,高院一旦裁定國會制定的某項法律違憲,該法律就不能生效,高院一旦裁定總統的某項行政命令違憲,該行政命令就不得施行。所以最高法院是極其重要的政府部門。這一次與以往的不同之處在於在過去幾代人的時間裏,高院釋憲時都過於強調法官發揮主觀能動性,因此它不僅對具體案例具有終審權,還把司法能動主義引入釋憲活動當中,對憲法作出超越文本原意的引申。這個權力實在是太大了,所以那些對高院的司法實踐心懷不滿的選民,那些不希望權力過度向高院集中的選民,可能就在大選中支持了川普,因為他承諾會提名一位秉承司法克制主義的法官,不會任意的干涉立法、行政部門的決定。」

蕭茗(Host/Simone Gao):「你的意思是說一個保守派控制下的高院其權力會縮小嗎?」

Michael Rappaport JD DCL(聖地牙哥大學「憲法原文主義」研究中心主任法學院教授):「是的,我認為在保守派和原旨主義者看來,最高法院的司法實踐不能超出憲法文本所明確的授權範圍之內,是高院服從憲法,而不是憲法服從高院。當然不都是這樣絕對,一般的來說秉承司法能動主義的最高法院,可能就會在司法實踐中偏離憲法的文本意義。」

蕭茗(Host/Simone Gao):按照已故的斯卡利亞大法官的說法,美國的建國先賢們,是人類歷史上傑出的思想家。這些偉大的思想家所設計的制度,即使在今天的紛亂世界中,仍然是國家制度的典範。這種制度設計的初衷,在這次大選中得到了體現:美國的選民用投票的方式,選擇了共和黨來限制政府。一份最新的民調顯示,46%的美國人認為國家正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是近10年所罕見。然而在可預見的未來,來自美國外部的挑戰和內部的壓力,讓美國未來的道路並不好走。帶領3億2千萬美國人民前行的人們,會不會繼續推進美國的繁榮?我們將為您跟蹤報導。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世事關心》,我們下週再見。

(完)

===================================================

策劃:蕭茗張曉峰

撰稿:張曉峰蕭茗

顧問:孫燦

剪輯:柏妮郭敬凌帆王知行

攝影:張勇張軼淵

聽打:Jessica Beatty

翻譯:Greg Yang王知行蕭茗

校對:張曉峰

特效:Harrison Sun

文稿整理:Merry Jiang

合成:Sherry Chang

反饋請寄:ssgx@ntdtv.com

主持人飾品由雲坊手工飾品Yun Boutique提供

https://www.youtube.com/c/世事關心

新唐人電視臺世事關心

2017年2月

====================================================

《網門》https://git.io/ogate

現在大陸觀眾不需要翻牆突破網路封鎖,直接登陸《網門》網站(https://git.io/ogate),就可以看到我們和其它精彩節目。

請使用Chrome、火狐等瀏覽器,國產瀏覽器內置屏蔽。

Https://git.io/ogate

有感於中共實行網路過濾與封鎖,民眾迫切需要瞭解真相。一些志願者懷著對中國社會和中華民族的責任感與使命感,創辦了一家分享全球精萃資源、擁有優秀網路技術的網站——《網門》。


《網門》揭開網路時代的新視角,引領網路時代的新風尚。《網門》適合手機、平板、電腦等所有網路終端用戶。


《網門》無須翻牆,是穩定長效的安全網址。只要把網址保存在手機瀏覽器的書籤中,或保存在電腦瀏覽器的收藏夾中,就可以隨時打開《網門》,獲取全球精萃資源。

===================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

週二:21:30

週六:9:30 am

美西:

週二:21:30

週六:12:30pm

==================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