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關心】2017中國政治將到來的變局

紐約時間: 2017-01-10 02:09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1月10日訊】【世事關心】(410)2017中國政治將到來的變局:日曆翻到2017,中共十九大進入倒計時。從2016年11月份開始,新機構「國家監察委」上線試運行,它是否為中共十九大上要發生的權力變更,乃至體制變更打亮了信號燈呢?
廣告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原來這個權力體系是個方的,你給它擰出一個弧度出來,原來這個東西僵化程度很高,一變形就容易產生裂縫。」

從2016年社會聚焦的幾起熱點事件,能否看出悄然之間人心已經發生了某種變化?

胡平(《北京之春》雜誌主編):「這些案子都告訴大家,在中國政府製造冤假錯案是多麼容易,明明製造了冤假錯案,要糾正是多麼多麼的困難。」

2017年,改變是一件確定的事,剩下的問題是,它將以怎樣的面貌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蕭茗(Host/Simone Gao):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這一期《世事關心》,我是蕭茗。如果用一個字來總結剛剛過去的2016年的全球政治就是「變」,如果用兩個字來總結,就是「驚變」。英國脫歐、川普當選、義大利公投、歐洲右翼掘起、韓國總統被彈核,這些出人意料的「黑天鵝事件」,它們的後果肯定會延續到2017年,變化總會帶來更多的變化。再看中國,2017年政治層面的改變也必定會發生,因為秋天要召開中共的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高層權力的又一輪更疊已經板上釘釘。從2016年秋天中共的十八屆六中全會以後,一些權力架構和人事的變更已經在進行之中了;博奕與較量必定在今年秋天以前步步達到高潮。所以問題的重點是,這些政治層面的改變將怎樣發生,又會帶來什麽後果。這一集的《世事關心》我們將從幾個不同角度加以探討。

中文國際(新聞視頻):「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關於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開展國家監察體制試點方案,將由當地人民代表大會產生監察委員會,與黨的紀律委員會合署辦公,與司法機關協調銜接……」

所謂「國家監察委員會」,是2016年中國大陸政治生態裏的新事物,新開張的以「國」字開頭的委員會,它是習近平主政以來的第二個。第一個是2013年11月份成立的「國家安全委員會」。

中共的十八屆六中全會在2016年的10月27日結束,會議公告提出了設立國家級監察機關的概念。將監察機關與人大、政府並稱。不到2個星期後,11月7日就宣佈在三個地方試點所謂「監察體制改革」,節奏不可謂不快。

簡單梳理中共建政以來的歷史,政府體系內的行政監察機關和黨內的紀律檢查機構形式上幾經分合,但大多數時間都是兩塊牌子、一班人馬。1954年中共政府在國務院架構內部設立監察部,處理對各級政府機關、公務員的申訴、投訴,履行調查權、建議權和行政處分權。1959年監察部被撤銷,其職能完全由中紀委的前身、中共中央監察委員會接手。文革以後的1986年,監察部又重新被設立,而且在胡耀邦、趙紫陽主政時期,在黨政分離思想的倡導下,監察部與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分立長達6年之久。從1993年起,監察部與紀委又合署辦公,合二為一。從那時起這種狀況維繫了20幾年,直到2016年中共的監察體制才又起了新變化。

蕭茗(Host/Simone Gao):所謂國家監察委的成立,是否意味著2017年中共的政治生態會發生大的改變呢?來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從去年年底開始試點的所謂『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和以往相比,算不算一次大的變化?以及,您覺得它是不是意味著在2017年中共十九大之前,還有更大的變化會出現呢?「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是,會有很大的變化到來。我們現在基本可以看到習近平所謂的頂層設計,自上而下的改革思路。2013年他設立了國安委,居然遲遲沒公佈來自軍方的委員名單,隨後他就軍隊高層反腐,直到對整個軍事體制做了60年沒有的大改動,把軍隊打造成他想要的樣子。現在國家監察委員會也是一個國字頭的機構,所以我想也會遵循軍改的邏輯思路展開。國家監察委員會也是沒有提到名單的問題,只是開始試點。至於機構的全面搭建、紀檢工作運行方式的切換會在十九大以後完成。那時候習、王大權鞏固,又是新的中央委員會,這個過程會比較快完成。設立監察委,實質上是給紀委擴權了,之前他們總是面對著雙規違法、紀檢是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之類的指責,現在給紀委頭上直接加上國家監察這個頭銜,從形式上擺脫了所謂依法治國的內在邏輯矛盾的問題。但是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和軍改一樣,都得在黨的領導下進行,所以總前提不變。但是畢竟是讓權力運行方式有所改變了,在共產黨體制內算是一個體制變革,一個東西如果僵化程度很高,相當於讓它變形了,原來這個權力體是方的,你給它擰出一個弧度出來,原來這個東西它僵化程度很高,它一變形容易產生裂縫,所以說有可能帶來後續的深遠影響。」

在監察體制的《試點改革方案》裏,將這次改革稱為「重大的政治體制改革」,而改革的重點是,「將紀、法分開」。有國內的所謂「反腐專家」稱讚這次改革意義深遠,是「同體監督」、邁向「異體監督」的一大步。

李永忠(中國紀檢監察學院原副院長):「所以說三個省市監察委員會的試點,就是一個貫徹六中全會,把過去的同體監督、變為異體監督的一種政治體制改革。」

也有香港媒體將這次監察體制改革稱為「第三次政治體制改革」。與此同時也有分析認為,這種「頂層設計」也是為現任中紀委書記王岐山量身定制的,由於新設的監察委是由各級人大產生的,在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之後,王岐山很可能接替張德江同時執掌人大和監察委,成為體制內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超強實力派人物。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設立這個「國家監察委」將帶來怎樣後續的變化,再來聽一下《北京之春》名譽主編胡平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去年年底突擊設立的這個「國家監察委」和今年的中共十九大之間存在怎樣的聯繫呢?

胡平先生(《北京之春》名譽主編):「我想它主要目的還是強化反腐敗,所謂整頓立制的目的。它和今年要開的十九大,大家很關心的一點是王岐山會不會繼續連任,按照黨內不成文的規矩『七上八下』,今年王岐山已經68歲了,照過去的規矩就該下來了,但就目前情況看習近平顯然還離不開王岐山,那麼王岐山很可能打破這個規矩連任。與此同時就需要有相應的部門做一些調整,中紀委和政府的監察機構,它們做的很多事是重合的,過去主要是中紀委扮演這種角色,我想他成立國家監察委大概也是想把這兩個合一合,然後為王岐山在下十九大後做一個鋪墊,多半有這個意思。」

蕭茗(Host/Simone Gao):「有人將『國家監察委』的設立稱之為政治體制改革,您認為這種所謂『頂層設計』的改變,能否帶來中共權力體系實質的變化嗎?」

胡平先生(《北京之春》名譽主編):「我認為不會帶來中共權力實質的變化。因為我們現在所談的,一般人說的政治改革,主要是含有民主、自由的改革,我們才稱之為『政治改革』,不含有這種因素的改革,我們知道共產黨多年來一直進行著,有時是處於形勢的變化,有時是處於權力鬥爭。像文革中,曾經一度國家主席都沒了。所以我覺得現在這次關於國家這方面的改革,至少到現在為止我們看不出有我們所期待的政治改革的意義。」

2016年幾起案件牽動人心、社會心理已經發生了怎樣的變化?下節繼續探討。

雷洋、聶樹斌、賈敬龍。這幾個名字都是2016年中國網際網路的熱搜詞,他們的故事也是2016年中國網民討論的熱點。這幾個年青人身上有三個共同點:第一,他們都是年紀輕輕就失去了生命。第二,他們的死亡都直接與政府、與公權力有關。第三,他們的遭遇都涉及司法公正的問題。因此這三個在生前默默無聞的年青人才吸引了如此多人的關注,作為社會廣大中下階層的鏡子,他們的故事映射出了普通大眾的處境、以及人們在政府權力威壓之下強烈的不安全感。

聶樹斌,如果活到今天應該是40歲出頭,但他的生命被終結在22年前,那年他被指控犯有強姦殺人罪,被判處、並執行死刑,那年他還沒滿21歲。從那時開始,聶樹斌的家人和律師走上了漫長的申冤路。早在2005年,聶樹斌案的真凶就因為別的案子而落網,也供認了自己的罪行,聶樹彬被冤殺的真相早在距今10年前就已經大白於天下,可是由於涉及到整個司法體系的責任,法院就是遲遲不改判。甚至出現了人類司法史上的一個千古奇觀:真凶已經落網,而且不斷向法庭證明自己才是罪人,而檢查官卻想力證其無罪。直到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才撤銷對聶樹斌的原判決,改判無罪。

賈敬龍,河北省石家莊市附近的一個普通農民。他結婚的新房在2013年的舊房改造工程中被強拆,他之後上訪、申訴了近兩年時間無人理會,2015年他用改裝的射釘槍打死了指揮強拆的村幹部,被石家莊市中級法院判處死刑,儘管眾多法律界人士上書,呼籲刀下留人,認為賈敬龍罪不至死,他還是在2016年11月被執行了死刑。

在這幾個人當中,雷洋的故事最為曲折。這位人民大學環境學院的2009級研究生,生前在微信「朋友圈」裏曾聲稱不關心政治、不說「負能量」的話。2016年5月份,他被警察懷疑嫖娼,在拘捕過程中非正常死亡,開始警方拒絕承認有過失,後來在輿論的壓力下,涉案的五名警察被立案偵察。可在年底的時候北京豐臺檢察院又以「犯罪情節輕微,能夠認罪悔罪」為由,對五名警察不提起訴訟,只做黨紀和行政處分。致使輿論再度大嘩。雷洋的家屬先是表示不接受這個結果,稍後又表示放棄追究。香港《明報》批露,雷洋家屬接受了總值近4000萬人民幣的政府賠償,因此襟聲。

習近平:「我們積極推進全面依法治國,深化司法體制改革,全力促進司法公正,維護社會公平正義」。

在2017年元旦的新年獻詞中,習近平再提促進司法公正、維護社會公平正義。但是對雷洋案的討論成為一起跨年輿論事件,對司法公正的目標提出了嚴峻的挑戰。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雷洋、賈敬龍等案件的意義,先來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其實每年都會有些社會不公事件受到民間的討論,但關於聶樹斌、賈敬龍、雷洋等案件,您認為民間輿論是否有些不同以往的特點?又有什麽意義呢?」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我覺得2016年民間輿論的特點不是在於情緒是不是更激烈,也不在於編了什麽新段子。而是在於興奮點的對比。比如2016年在反腐領域,有在職的上將王建平被抓、天津代市長王興國被抓,全年36名副部級以上官員被抓,數量僅次於2014年,力度也不算小。但是網民們並沒有對這些事傾注多少興趣。2016年軍隊改革也是大刀闊斧的進行,網民也沒有太在意這件事。社會關注的消息是什麼,第一是像霧霾這種事情;第二是一些社會的八卦新聞;再有就是關於雷洋、賈敬龍、聶樹斌這些案子,這說明民眾感到反腐之類的事,那只是官場自的事情,並沒有給我們帶來什麼現實處境的改變,和老百姓無關。過去靠反腐宣傳來凝聚民眾對政權信心這種做法,進入邊際效益遞減的階段。民眾需要的是看得見摸得著的,生活品質的改善:收入的增加、空氣變乾淨、社會更公正、每個人都更有尊嚴和安全感。這種民心的轉變也輸出一個壓力,反腐已經得罪了官心,要是也不能維繫民心,從長遠來說對當政者來說就是個問題,那麽他確實需要做更多的體制性的突破。」

蕭茗(Host/Simone Gao):「那些發生過的事,會毫無結果地煙消雲散嗎,聽一下胡平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雷洋、聶樹斌、賈敬龍等案,您認為它是發生了就完了,還是真的會帶來一些潛在的改變?」

胡平先生(《北京之春》名譽主編):「我想它當然不會結束,它會帶來一些潛在的變化。這些案子都告訴大家,在中國政府製造冤假錯案是多麼容易,明明製造了冤假錯案,要加以糾正是多麼多麼的困難。

而且這幾個案子有涉及到不同的方面、不同的層次,像雷洋案子引人注目的原因是為涉及到中產階級,很多來時體制內擔任工作的人,過去他們認為他們是比較安全的,雷洋案告訴大家其實他們也是不安全的。另外我還想強調一點,平時在中國的冤假錯案比比皆是,像我們提到的這三個案子並不是惡劣的,正因為他們不是最惡劣,不屬於敏感詞,在國內的網路就可以廣泛的流傳,政府不可能把這些案子一開始就把它過濾掉,所以網民利用網路造出一定的聲勢,反比政府做一些那怕是很有限的改進。我們知道中國有更多的比這個可惡、惡劣百倍的一些案子,包括對異議人士的審判、對維權律師的審判,像前階段彭明在獄中離奇的死亡,據說器官都被摘除、另外還有對法輪功的這種打壓,這些案子都比剛才談到的幾個案子更惡劣、更普遍。」

2017年在中國的政治舞台上,變化還會從別的維度上發生嗎。

蕭茗(Host/Simone Gao):在中國這樣的國家,政局改變的端倪,最先會從某些政策和人事的變化上體現出來。那麽從去年年底到今年頭幾天這段時間內,這方面的變化有哪些呢?它又是哪方面壓力的體現呢?先請雪莉介紹一下這方面的情況。

雪莉:謝謝蕭茗。2017年還真是一開門就有新政策,新年的第一個變化就出在外匯管理政策上。之前有很多傳聞,說中國居民每年5萬美元的購匯額度會縮減,新年伊始,這個情況暫時沒有發生,但是卻迎來了更複雜的購匯流程。每個人在購買外匯時,必須填寫一份《個人購匯申請書》,其中有兩條規定值得注意,一是不得出借本人的額度幫別人購匯;二是不得用於境外買房、和證券、人壽保險等投資。這個舉措顯然和近兩年中國資本大舉外流,以及和美聯儲加息、資本外流壓力增大有關。

雪莉:官場方面,去年11月份國務院有四個部的部長換人,比較值得注意的有財政部部長,由樓繼偉換成原國務院副秘書長肖捷。當時樓繼偉正在國外訪問,他突然被免職令很多人意外。另一個敏感部門是國安部,原部長耿惠昌被罷免,換上了中紀委常委、副書記陳文清。紀檢系統的人正式接了國安系統的班。

雪莉:此外還有兩個人身價看漲,一個是黃奇帆,他在2016年12月30日辭去重慶市長職務,傳聞他將進京擔任國務院秘書長。這位和薄熙來當年搭檔,成了當今中共官場罕見的不倒翁。另一個是現任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從去年開始就有海外媒體不斷猜測,他在中共十九大上有可能晉升政治局常委。這兩個人都是當前執政集團裏,被認為有一定經濟才幹的人,他們的仕途看漲了反映了當前中國經濟增長的壓力。

蕭茗(Host/Simone Gao):謝謝雪莉。關於當前的人事任免所預示的政局前景,先來聽胡平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從去年11月份開始,國務院一些部委陸續換人,您認為這輪調整的原因、和要達到的目的是什麽?」

胡平先生(《北京之春》名譽主編):「我想換人主要還是習近平要強化他的權力,換上他比較信任的人,因為我們在中國這種體制之下,習近平在上臺之前不可能有自己的班底,那麼等他上臺之後,當然希望各個方面用他自己的人,這種一般有兩種手段,一種是對現有的機構做某種變化,把這個變成那個,或者設立一些所謂小組,把原有的機構架空。另外就是直接換人,通過這個辦法加強個人權力。我們知道現在共產黨這種體制,他和民主制度相差相當遠,不能相比,就古代的帝制都不能相比,古代的帝制畢竟有這麼多的經驗,包括對官員的腐敗問題、濫權問題也設立很多監督的機制。只是過去帝制最大的毛病就是它的監督隻限於對各級官員,而對皇帝本身是沒有監督的。而現在中共的體制就連對官員的監督都不能做的很好,現在總書記的位置和過去皇帝的位置不一樣,所以就造成中國現在出現很多情況,比起過去帝制時代還更糟糕,所以告訴我們除非中國進行真正的政治改革,建立起民主的制度,否則我們在中國社會上瀰漫的各種惡劣現象根本不可能得到任何的糾正。」

蕭茗(Host/Simone Gao):最後來聽一下文昭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共官場近期的人事變更,您認為是為瞭解決什麽問題?」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當然首先是鞏固權力的需要,之前沒顧得過來國務院這個體系,現在騰出手來了。過去的國安部架構是在江澤民時代形成的,被周永康把持。之前兩年也對國安部進行了相當程度的清洗清洗,抓了馬建、梁克等人。現在是紀委的人直接接管了國安部。民政部也是了,現任部長黃樹賢,2013年是監察部部長,中紀委和監察部就是同一班人,現在也是中紀委出來的人直接接管了政府部門。從一個角度看這是在為王岐山十九大留任政治局常委以後做人事鋪墊,到時候王岐山的影響力就跨人大、監察委、國務院,他本人也是金融幹部出身,搞經濟也有一套,到時候在經濟決策方面也會發揮一定的影響。黃奇帆和汪洋的仕途也比較看好,都是要用其才幹,解決經濟上的困境。」

蕭茗(Host/Simone Gao):「能否總結一下,有哪些因素可能會推動中國政局發生變化?」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中共第十九屆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委的人選會是推動內部鬥爭進一步展的關鍵因素。這一屆不僅是誰上誰下的問題,而是還有一些內部規則的變化,像打破七上八下的潛規則和監察體制改革,這樣涉及到體制內權力重新分配和運行方式的改變。這些變化長遠的來說作用於習近平未來能不能打破兩屆任期制的限制問題,習近平現在是核心當然他有更強的砝碼,但對於江澤民一派來說現在不爭未來更沒機會。現在各派處於蓄勢待發的階段,博弈的高潮會出現在今年的北戴河會議以後和秋天的十九大之間的這段時間。還有一個可能導致變化的因素來源於外部,就是川普的就任,川普上任以後肯定在中美貿易上有所動作。可中共這邊是供給側改革還沒有完成,去產能、去庫存的負擔還很重,向歐美傾銷過剩產品的做法也難以剎車,所以貿易摩擦很難避免。現在中共是等著美國怎麽做,再考慮對策,不會主動改變什麽,是等著矛盾先起來,再想辦法解決。外部環境的改變,也會作用於國內的政治環境。」

蕭茗(Host/Simone Gao):2016年的世界政壇的那些「黑天鵝」事件,給人的一個直觀印象是,當世界開始轉向,變化到來的時候,它往往是突然而至的,比人們預想的要快。那麽對於已經深度參與全球化的中國,會不會也發生同樣的情況呢?答案將在接下來的一年時間裏呈現。謝謝收看這一期的《世事關心》,我們下個星期再見。

====================================================

策劃:宋元晦
撰稿:宋元晦
剪輯:柏妮郭敬宏力Lynn Lin
攝影:Simpson Liu
特效:Harrison Sun
特效:Harrison Sun
文稿整理:Merry Jiang
合成:Sherry Chang
反饋請寄:ssgx@ntdtv.com
主持人飾品由雲坊手工飾品Yun Boutique提供
新唐人電視臺世事關心
https://www.youtbe.com/c/世事關心
2017年1月

==============================

《網門》https://git.io/ogate

現在大陸觀眾不需要翻牆突破網路封鎖,直接登陸《網門》網站(https://git.io/ogate),就可以看到我們和其它精彩節目。

請使用Chrome、火狐等瀏覽器,國產瀏覽器內置屏蔽。

Https://git.io/ogate

有感於中共實行網路過濾與封鎖,民眾迫切需要瞭解真相。一些志願者懷著對中國社會和中華民族的責任感與使命感,創辦了一家分享全球精萃資源、擁有優秀網路技術的網站——《網門》。

《網門》揭開網路時代的新視角,引領網路時代的新風尚。《網門》適合手機、平板、電腦等所有網路終端用戶。

《網門》無須翻牆,是穩定長效的安全網址。只要把網址保存在手機瀏覽器的書籤中,或保存在電腦瀏覽器的收藏夾中,就可以隨時打開《網門》,獲取全球精萃資源。

===================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週二:21:30 週六:9:30 am

美西:週二:21:30 週六:12:30pm

==================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7-01-15
神人能人谁能算出皇上何时架崩啊!
新唐人網友 2017-01-14
习近平也是个独裁者, 只要共产党灭亡没用,习猪头也要下台才中国有希望。
新唐人網友 2017-01-12
我心中最大的愿望是臭名昭著、恶惯满盈的中共彻底溃败!!!
新唐人網友 2017-01-12
全世界华人团结起来打倒法西斯中国共产党,彻底清算以蛤蟆江泽民,曾庆红,刘云山,张德江,张高丽为首的共产魔鬼流氓强盗卖国犯罪集团,彻底埋葬臭名昭著的独栽恶魔苏共杂种中国共产党!以毛贼东、邓小平、江贼民为首的中国共产党是人类社会的毒瘤、魔鬼,它是一个邪恶无比的反人类!、反人性、反自然的流氓强盗与卖国杀人、复辟专制的寄生吸血集团,它是人类社会的万毒万恶之源,它是世上唯一的反华集团, 它勾结苏共、日寇在中国大陆颠覆中华民国复辟共产专制,;吃里扒外、绝灭人性的毛贼东、邓小平、江贼民等流氓强盗卖国犯罪黑帮,;对外大肆输出共产势力,倾销共产文化、危害世人,不择手段地抗拒世界民主潮流、抵制普世价值,贩卖国土;对国内百姓横征暴敛,烧杀虐抢,不但剥夺了中国民众最基本的人权,而且,霸占和破坏了中国人民赖以生存与发展的土地和自然资源,并垄断和利用教育、医疗、房地产、金融、税费、自然资源、能源交通、通讯、血汗(国企)工厂、监狱等行业和一切手段对国内老百姓进行全方位疯狂地抢劫压榨与剥削掠夺;利用教育、媒体对老百姓进行无耻荒谬地洗脑欺骗与愚弄奴化,毁灭了中国几千年传承和沉淀下来优秀的传统道德文化;利用共产流氓法制和计划生育,对国内老百姓进行野蛮残酷地迫害杀戮,并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牟取暴利-----。共产党对中国和世界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为了使我们的子孙后代不再受共魔的欺凌奴役;为了使我们的家园不再遭受共魔的贩卖践踏,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应用自己的智慧和所能加入到抵制与剿灭共产党的潮流中来,彻底埋葬这个祸国殃民60多年、建政后残暴杀戮8千万中国人民的流氓强盗卖国犯罪黑帮中国共产党,结束共产专制,实现民主宪政!
新唐人網友 2017-01-11
都是组织部的下属,换汤不换药。谁信啊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