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裘真:大飢荒

——斯大林罪惡的一生之:十六

紐約時間: 2017-01-01 12:19 PM 
点此看大图片
斯大林的喜怒無常是出了名的,從其掌控蘇聯權柄之日起,就有無數的受害者莫名其妙地遭到他的殘酷迫害。(資料圖片)
1931—1932年之交,蘇聯外交官費奧多爾‧拉斯科利尼科夫回國休假。他的妻子寫下了觀感:「所有的食品店都空空如也。只有幾小桶酸白菜。從1929年起實行了麵包憑證供應制。居民在工廠食堂裡吃飯。」但是,最可怕的情景還不是這些,而是她在街頭看到的:「有一天,在尼基塔大門旁,我看到一個農民突然像從地下冒出來似的,旁邊還有一個女人,手裡抱著個嬰兒。兩個稍大點兒的孩子牽著母親的裙子。這些人臉上那種絕望的表情令我吃驚。那個農民摘下棉帽,氣喘吁吁地哀求:『看在上帝的份上,給點吧,快點,給人發現了就會把我們抓起來⋯⋯』」外交官的妻子奇怪地問:「你們怕什麼呀?誰會把你們抓起來?」她把皮夾裡的錢全倒出來了。農民邊走邊說:「您在這兒啥都不知道。村裡都要餓死了。」
廣告

確實,「村裡都要餓死了」。而造成這場慘禍的原因不是別的,正是斯大林強制推行的大規模農業集體化運動

這場運動不僅使蘇聯農民淪為了新式農奴,而且嚴重地破壞了農村的生產力,不可避免地造成了農業生產的急劇下降。30年代初期,蘇聯的農業產量降低了30%以上,1928年-1934年間谷物的總產量下降了7.8%,而同期的國家收購量卻增加了150%,這直接導致了一場波及烏克蘭、北高加索、伏爾加地區、哈薩克、西伯利亞等地的嚴重飢荒,其中以烏克蘭大飢荒最為慘重。

1932年12月6日,斯大林授意蘇共政治局頒布了一項秘密命令,將全烏克蘭的所有生產資料(農具、牲畜、種子)全部收歸公有,禁止將任何糧食和製成品運入烏克蘭農村,並在全烏克蘭禁止商品和農產品的異地買賣。此外還向烏克蘭農村派出了搜糧隊,沒收農民的餘糧、口糧和種子糧。結果,無數支搜糧隊在這裡橫衝直撞。他們闖進每一戶人家,牆角、床底、屋頂,所有可能藏匿糧食的地方都被搜遍;土豆、甜菜、捲心菜,所有能吃的東西都被搶走。于是,飢餓很快來臨。餓得要死的烏克蘭人試圖逃往外地,但決無可能。因為烏克蘭所有通向外面的道路都被封鎖。一些餓得發瘋的孩子不顧一切地想衝出去,但秘密警察卻像打野兔一般將他們都打死了。飢餓的人們大量聚集在鐵路兩側。道路雖然被封鎖,但這畢竟是道路,畢竟是有可能成為生路的道路啊!然而,最終他們還是成堆成堆地死在了鐵路兩側。許多人死了,兩眼還順著鐵軌望著遠方。

2000年11月24日至29日,烏克蘭在首都基輔的「烏克蘭之家」展示了保存完好的秘密警察檔案。檔案顯示:1932年至1933年,烏克蘭共餓死了700萬至1,000萬人,相當於每天餓死2.5萬人,每分鐘餓死17人,比法西斯納粹在集中營殺害的猶太人還多!。有學者指出,當年的官方檔案並不完善,實際上每天餓死的是3.2至3.3萬人,總共餓死人數佔烏克蘭當時人口的三分之一!2003年初,時任烏克蘭總統的庫奇馬簽署法令,將每年11月的第四個週六定為「飢荒紀念日」。

那麼在這場發生於上世紀三十年代初的大飢荒中蘇聯一共餓死了多少人呢?有文章認為,烏克蘭的人口歷來佔蘇聯人口的五分之一至六分之一,也就是三十年代大約3,000多萬人。1989年統計為4,100萬;同期蘇聯人口2.2億;蘇聯解體前人口2.8億,烏克蘭為5,100萬人。如果像普京當局所說的,大飢荒不僅發生在烏克蘭,全國都一樣的話,蘇聯當時至少餓死,5000萬至6,000萬人!即使把蘇聯其他地區罹難的人數減少1,000萬,另外14個加盟共和國(包括俄羅斯)最少死亡人口在2,000萬,加上烏克蘭的一千萬人,最保守計算,蘇聯死於大飢荒的人數在3,000萬以上。

一位前蘇聯官員後來對飢荒的慘景進行了繪聲繪色的描述:「1933年的春天,我目睹了人們在飢餓中死去。我看到婦女和孩子們肚子浮腫,皮膚發青,儘管目光已失神無彩,但他們還沒有嚥氣。到處是屍體、屍體,裹著破羊皮的死屍,腳上是骯臟的毯子,農舍裡的死屍,在正在融化的雪中的死屍……」。

儘管發生了飢荒,但斯大林為了籌措資金不斷建造新工廠,卻置人民的死活於不顧,仍下令將糧食源源不斷地出口歐洲。1930年出口了4,800萬普特,1931年出口了5,100萬普特,1932年1,800萬,連大飢荒的1933年,還出口了1,000萬普特。

更令人瞠目結舌的是,飢荒發生後,斯大林不僅想方設法封鎖資訊隱瞞真相,還把一切罪行都推到「階級敵人」和「反蘇勢力」頭上。在每天都有大批人餓死的日子裡,秘密警察竟夜以繼日地揭露「階級敵人」和「反革命陰謀分子」的破壞事件。被他們揭露出來的「階級敵人」有似乎毒死了牲畜的獸醫,有被指控集體謊報氣象預報的工作人員,有被懷疑破壞了拖拉機並往種子裡摻草籽的人員,還有沒完成任務的集體農莊主席。

作家肖洛霍夫曾向斯大林抱怨,頓河地區「集體農莊經濟遭受了巨大損失。」誰知斯大林竟如此回答他:「親愛的肖洛霍夫先生,貴區那些尊敬的農民企圖破壞對城市和紅軍的糧食供應。這種破壞行動是暗中的,表面上並不顯著,但它並不能改變如下事實:尊敬的農民們實際上在進行一場反蘇維埃政權的飢餓戰爭……」在斯大林的嘴巴裡,農民的飢餓居然成了反蘇維埃的戰爭,還有比這更荒唐的嗎?!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