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辛灝年:抗日戰略(6):1939年起中共專打國軍

國共抗日戰略對比(下集)中共的「抗日戰略」

紐約時間: 2015-08-29 11:54 AM 
点此看大图片
辛灝年(大紀元)
三、中共「抗日」視蘇聯態度而動
廣告

我現在說第三個問題:中共的對日「抗日」的「戰略」,是根據蘇聯領袖斯大林對中國抗戰的態度發生演變的。如果我要談中共「抗日戰略」在八年當中的逐漸演變的話,那我想說的是:斯大林對中國抗戰是甚麼態度,中共就會持甚麼態度。比如說,1938年1月,斯大林曾經派了蘇軍總參謀長秘密的到了延安。幹甚麼?給毛澤東送了三百萬美元,相當於今天的四千五百萬美元,囑咐他:斯大林要求你,毛澤東,要在蔣介石的領導下認真抗戰。兩個月以後,斯大林又派人寄去三十萬美元。我今天忘記了,我沒有拿包,我裡面有毛澤東在延安收到蘇聯政府三百萬美元和三十萬美元的收據圖片,毛澤東的簽字。為甚麼?要中共好好抗戰。因為蘇聯害怕日本侵略西伯利亞,拚命要中國幫它擋住日本人,中國的抗戰打得越好,蘇聯東邊的威脅越弱。蘇聯當時的狀況是東邊西邊都有威脅,東邊是日本,西邊是德國,所以蘇聯對中國是相當的支持我們的抗戰。那麼共產黨呢?蘇聯當然希望它服從政府——國民政府,也去抗戰。同時,在這個階段裡面,蘇聯對中國確實有支援。1937年8月20號,蘇聯和中國簽訂了《中蘇互不侵犯條約》。1937年9月,軍事物資就從蘇聯運到中國。1937年的11月,六千多名蘇聯的專家,包括航空人員,都已經進入了中國。此後,到39年間,蘇聯對中國的抗戰支持是真心的,當然是為它自己。他們有十五個飛行員犧牲在中國抗日戰場上。在這一段時間裏面,中共由於蘇聯讓它打,它也不能完全不打。那麼它打了那些仗呢?我剛才說了,我們講話要客觀,你沒打就是沒打,你打了就是打了。

1. 中共在抗戰初期的些微戰果

在蘇聯要它抗戰的情況下,它在第一年的抗戰階段,它打了下面這些仗:第一,是林彪的平型關。林彪參加平型關戰鬥。毛澤東派周恩來找閻錫山,說:「你千萬不要把八路軍放到正面戰場上去,你一定要把八路軍放到側面戰場、後面的戰場,閻錫山居然就同意了,就把林彪的部隊115師放到了作為對雁門關掩護的西北邊戰場。在西北邊戰場上,林彪畢竟是個軍人,一槍不放、一個敵人不打,在當時他的心裏面說不過去,所以,就在平型關戰役,在十五軍軍長劉茂恩的領導下,已經打贏的時候,他劫持了一個日本的輜重隊。這個輜重隊有四百人,他打的是四百人,打贏了,繳獲了很多很多的物質,其中軍大衣就有一萬五千件。這就是林彪打的。可是林彪打完以後就走了,就等於從戰場上逃跑了,造成整個雁門關前線和平型關西北方面的防線透空,最後這一仗打敗了。這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現在由我們大陸的學者們把它給捅出來了。這是第一仗。第二仗,是129師的獨立團團長陳錫聯,後來做過瀋陽軍區司令。他打了陽明堡一仗,燒燬敵機二十四架,殲滅日軍一百人。第三仗是1938年2月,共產黨打了一仗,在井陘打了一仗,這一仗,共產黨報告的數字是消滅敵軍一千五百人。1938年4月,共產黨又打了一仗,這一仗,是在跟日本的第108師團作戰當中消滅108師兩千五百人。這都是共產黨自己公佈的數據,我講演的這些東西都不用國民黨的資料,我用的全部是共產黨的資料。然後又在一次遭遇戰當中,楊成武打了一仗,打死日本的一個少將阿部規秀,死後被追認為是中將。這是共產黨打的。我在上一場講演中告訴大家,光是國軍的敵後游擊部隊就打死了日軍的三個大將、一個中將。打到這裡以後,基本上第一年就打得差不多了。也許我還有遺漏的啊。

那麼多少年沒有打日本呢?從1938年一直到1944年,幾乎就沒有打過日本,除掉敵人來掃蕩,它躲到山裡去,不得不打以外,那麼,它在1944年在蘇北打了車橋一仗,它用十三個團,包圍了只有五百多人的日本軍隊,為了目的是甚麼?是要把它蘇北和蘇中的「抗日根據地」和淮南與淮北的「抗日根據地」連成一片,建立他們的一個廣闊的共產黨政府。這一次打得很厲害,消滅了日軍四百六十五人。那麼前面的所有戰鬥,就是第一年的所有戰鬥,加起來消滅敵人是三千兩百六十五人。那麼車橋這一仗,消滅敵人是四百六十五人,當車橋勝利的消息傳到延安的時候,毛澤東在他的窯洞裡興奮的說了一句話,說:「這一次車橋之戰,是1944年以前我們和日軍作戰當中消滅日軍數字最高的一次。」所以弗拉基米洛夫說了一句話:共產黨謊報軍情、謊報抗日戰果。

你想想看,第一年,它居然有消滅一千五的,有消滅兩千五的,你如果今天在大陸的網站上、在共產黨的歷史學家寫的書裡面,那可不是一千五百人,也不是兩千五百人,那是甚麼二十萬、兩萬多、五萬多,那很多啦,隨它編啦。但是毛澤東在44年講的那句話,1944年以前跟日軍打仗,沒有一次消滅日軍超過四百六十五人。打沒打?打了。打給誰看的?打給斯大林看的。第二,打給蔣介石看的。第三,打給全國人民看的,「我共產黨是抗戰的」,打影響。這就是它在蘇聯政策影響下的第一次影響,它的抗日戰果。

2. 1939年起中共專打國軍

那麼到了1939年8月23號德國和蘇聯簽訂了《蘇德互不侵犯條約》以後,蘇聯對華的援助開始變化,開始減緩,開始不積極了,因為它在西邊戰場上的威脅,它認為它解除了。而日本又發動了一次張鼓峰戰役,又被蘇聯軍隊打垮了,所以,它認為日本也不是那麼可怕了。就在這種情況下,毛澤東的對敵抗日戰爭發生了變化。發生甚麼變化?它在1939年開始,就已經公開的打國軍了。如果說在39年之前共產黨僅僅是在山西鬧過一次背叛、打過國軍的話,那麼以後所有打國軍的都是在39年以後。我後面要講打了哪些國軍。

那麼在39年以後的這一段,斯大林做了甚麼呢?斯大林對於毛澤東的一些抗戰的想法和他的所謂的「戰略」沒有太大的興趣了,也不要強迫他一定要服從國民政府抗戰了。所以,在1939年以後,中共的軍隊,八路軍、新四軍,基本不打日軍了。

重要的轉變,是1940年的春天。1940年的春天,毛澤東寫了一封信給斯大林和共產國際的領導人季米特洛夫,在這封信上,他說:「我們正在考慮一個計劃,這個計劃就是動用我軍精兵十五萬,從背後抄到重慶,對重慶進行一次大戰。如果蘇聯願意支持的話,那麼蘇聯就可以支持我們佔領中國的西部,日本支持汪偽政府佔領了中國的東部,將來我們再從西部往東打,消滅汪偽政權。這樣,我們共產黨就奪取政權了。」他這個念頭從哪裏來的?那是1939年他的美國朋友斯諾對他說,我們能不能夠學習德國和蘇聯的瓜分波蘭的方式,也就是說,你奪取中國的一半土地,讓蘇聯支持你,也就是說做蘇聯統治下的兒皇帝,讓日本人支持汪精衛這個兒皇帝。如果這個計謀能成的話,革命的勝利將提早很多年。但毛澤東接受了他的想法、發給了斯大林和季米特洛夫以後,在長達八個多月的時間裏面,蘇聯沒有答覆。但是,斯大林卻派人到了延安,給延安說:從現在開始,蘇聯政府每個月都支持延安政府三十萬美元。這是一。到了八個月以後,蘇聯政府經過反覆的考慮,在毛澤東的一再催促下,斯大林表態,說:「暫且不宜採此戰略方針」。原因是甚麼?原因是:畢竟,我如果支持你們奪取了西部、推翻了重慶政府,就等於在蘇聯來說又開闢了一個敵後戰場,這樣的話對當時的蘇聯不利。但是,就在講完這個話以後,斯大林讓蘇聯政府又給中共送來一百萬美元安撫他們。這些資料都是中國大陸的青年學者們挖掘出來的,我們的老人們把它們說出來的,找到了資料進行核對的。

在這樣一個狀況下,那麼毛澤東怎麼幹呢?毛澤東雖然沒有得到蘇聯支持他打重慶的慾望,可是他獲得了蘇聯支持他打國軍的力量,有錢了。每個月有三十萬,又臨時送來一百萬,他就開始練他的兵,打誰?打國軍。怎麼打?很簡單。大家想一想,這是陝西,這是山西,這是河北,這是山東,這是江蘇,蘇北,這邊是安徽的淮北、皖南。如果說中共的陝甘寧邊區只能夠局限在這麼一小塊地方的話,他出不去啊,而且它是服從第二戰區閻錫山的領導的,它沒有辦法。它如果想打天下,如果想利用抗戰時期建立自己廣闊的根據地,以為後來的「解放戰爭」做準備,那麼它就必須要通過山西,走向河北,走向山東,走向江蘇,走向蘇南和皖南。共產黨、毛澤東的一個基本願望,就是走出陝西,跨越山西,在整個中國東部人最繁密、物資最豐富的地方建立它的共產帝國,以準備在抗戰打不贏日本人的時候它能夠從東邊往西邊解決重慶政府。正是基於這樣一個戰略出發,所以從1938年下半年開始,毛澤東就開始蠢蠢欲動。他打的第一個是哪一個?他打的第一個就是山西的閻錫山。然後再打河北的張蔭梧,然後再打山東的秦啟榮,然後再打蘇北的韓德勤,我後面會詳細談。

3. 毛澤東之所謂「打頑」

這樣一個戰略佈置下來以後,從1938年下半年到1945年的3月,中共基本上完成了它的願望,這樣戰略的確定,造成了一個在奪取政權的目標的前提下,它面對的敵人是誰?它面對的敵人是國軍,不再是日軍。那麼毛澤東在這個時候提出了一個作戰的戰略。我想在座的很多朋友應該知道,毛澤東在1939年10月《共產黨人》發刊詞上就已經自誇說「我們今天在敵後已經擁有五十萬軍隊,我們還有將近五十萬的民兵,我們已經能夠打出山西了。這時候毛澤東就提出了一個「打頑」的概念。我不知道朋友們在這裡知道不知道,共產黨在抗戰裡「打頑」。毛澤東為甚麼要提出「打頑」?他要打國軍,他得有理由啊,國軍正在抗戰啊,底前也是它在抗,敵後也是它在抗,那麼你說,你怎麼打它呢?他找個理由打啊。他就找了「打頑」。甚麼叫「打」,甚麼叫「頑」?「頑」就是頑固派,「打頑」就是打國民黨的頑固派。那甚麼人才是國民黨的頑固派呢?第一種人就是反共的,凡是反共的人都是國民黨頑固派。第二種人是既反共又抗日的,也是國民黨頑固派。還有一種人,就是蔣介石所代表的「大地主大資產階級」們,他們今天還在抗日,明天就會投降的,那就是最大的頑固派。他認為,國民黨今天抗戰,明天一定會投降。歷史的結果當然不是這樣。所以,他要打這些凡是反共的一個名義,把他變成「頑固派」,他就可以打了。

既然製造了這樣一個「打頑」的概念、一個戰略,那可是還有一些具體的戰略呢?毛澤東很聰明啊,這個人正事不幹,邪事有餘,他怎麼想的?他忽然又拿起他們的馬克思主義的「法寶」來了,階級鬥爭。他在1939年年底寫過一篇文章,叫做《抗戰統一戰線中的中國共產黨》,他說:「我們講統一戰線,並不是不講階級鬥爭,階級鬥爭是客觀存在的,你講也罷,不講也罷,階級鬥爭都在那裏。所以,我們在抗戰時期,仍然要講階級鬥爭。」這是第一條。第二條,階級鬥爭是可以調節的。就是你甚麼時候把階級鬥爭搞得大一點,甚麼時候把階級鬥爭搞得小一點,完全是靠我們中國共產黨來調節的。在座的臺灣朋友不理解,我們凡是大陸出來的人,都懂得共產黨、毛澤東是怎麼「調節」階級鬥爭,發動那麼多次政治運動,整無辜的人民和知識份子的。因此它要階級鬥爭大,階級鬥爭就大,要階級鬥爭小,階級鬥爭就小。它認為「國民黨頑固派」必須大打,那麼就說階級鬥爭讓我們必須打他。如果不需要大打,那麼階級鬥爭可以緩和一些。第三個,階級鬥爭和民族鬥爭的關係。他提出這麼一個關係:他說,階級鬥爭就是民族鬥爭,只不過民族鬥爭是階級鬥爭的形式。我們在抗戰期間,就是民族鬥爭期間,抓住了階級鬥爭,就等於抓住了民族鬥爭。抓住了階級鬥爭,就要打那些在我們的抗戰時期對我們共產黨不友好的甚至反共的「階級敵人」,這個「階級敵人」的頭目就是蔣介石和重慶國民政府。他有他的一套階級鬥爭理論和邏輯。他把這一套東西拿出來以後,一下子得到了他黨內的許許多多的擁護。所以,他就開始「打頑」了。

怎麼打的?打得太多了,我只能舉幾個大的例子。第一個例子,1938年的3月,閻錫山在山西秋林這個鎮上召開了一個會議,閻錫山在會上解決的是甚麼?就是解決有十二個晉軍的團被共產黨滲透,滲透到了完全不聽命令、到處宣傳共產主義、到處提出要打晉軍的「舊軍」。因為閻錫山做了一件錯事,他在抗戰開始以後,認為共產黨的青年們還是有前途的,還是愛國的、會抗日的,所以他採取了一個「容共抗日」的政策。然後他就把共產黨的一些青年請過來建立了「犧盟會」,就是「犧牲大同盟」。「犧牲大同盟」以後,建立了「決死隊」,就是在抗戰上要決死,建立決死隊。決死隊有四個縱隊,每一關縱隊有三個總隊,就是團,因此這個決死隊一共有兵力多少呢?十二個團。這十二個團裡面,幾乎都被請來的共產黨員所把持,希望他們能夠上前線抗戰。可是這十二個團的被共產黨領導的戰士們呢?他們的目的不是打日寇,他們的目的是打掉晉軍。我剛才講了,不打掉山西的閻錫山,他們如何能打到河北,打到山東,打到蘇北去?所以,這十二個團就在整個晉軍內部發動了甚麼?發動了消滅晉軍「舊軍」的這樣一個運動,叫「打閻錫山的老底子」,就是晉軍的老底子。打誰?打陳長捷,打趙承綬,這些晉軍的著名的將領。所以閻錫山才在3月份在秋林開會,企圖解決這個問題。可是沒想到,秋林會議以後共產黨面目公開了,一直到當年的12月,終於爆發了大的背叛,這個背叛就是整個十二個團完全起來要殺晉軍,殺晉軍「舊軍」的軍官,中級軍官、下級軍官的妻子和孩子他們都殺。我在研究的時候發現,這一批軍隊一定是從江西逃到「長征」去的,因為他們心狠手辣。這樣一殺的話,那麼閻錫山當然就要鎮壓它了,那麼「新軍」和「舊軍」就打起來了。「新軍」打不過「舊軍」,你們猜誰收容了它?林彪的115師,一邊支援他們叛變,一邊將十二個團中的十個團,全部收編到八路軍的115師麾下。這就是共產黨在山西發動背叛的第一次,也是打國軍的第一次。

那第二次呢?第二次就是賀龍的120師,在山西已經被他們打通了以後,他們深入河北,在1939年夏天,賀龍的120師在河北打散了張蔭梧的十萬民軍。張蔭梧上將是個很了不起的人,他自己在河北建立了民軍,作為對國軍的配合,抵抗日本。他緊緊的抓住了平漢、津浦幾條線,在這幾條線上讓日軍不能超越。1938年,他居然靠他手中的民軍,就是民兵,完全打垮了日軍的一個連隊,被白崇禧將軍稱為「這是一個奇蹟」。就這樣一個軍人,死死的守住平漢線、讓日軍通不過的這樣一個中國的抗日將軍、國軍上將,居然被八路軍賀龍部打跑了,整個民軍幾乎被消滅,殘部流落四方。國民革命軍在河北的根據地,就被中共所佔領了。所以共產黨有所謂「晉察冀邊區」,這個「冀」字就是河北,就是賀龍打下來的。

同樣在1939年的7月,中共的徐向前縱隊隊長徐向前,總司令,打到山東。在山東打誰呢?打秦啟榮。秦啟榮原來是山東省建設廳的廳長,這位廳長在抗戰以後投筆從戎,組織了山東的民軍,和日寇進行游擊戰。不僅打他,還打原青島市長、在抗戰時期擔任山東省政府主席的沈鴻烈。不僅打沈鴻烈,還要打東北軍的抗日名將於學忠,魯蘇戰區的司令長官。他居然把這三個人都打光。在1940年的3月,他佔領了山東省政府所在地,山東的魯村。可是,他佔領魯村、打跑了國軍以後,日軍再進攻魯村,徐向前馬上帶著部隊躲開了,讓日軍佔領了魯村。當日軍佔領以後,不數日,撤退以後,徐向前又轉回來把魯村繼續佔領。在1943年的6月18日,共產黨進攻山東省政府所在地,秦啟榮先生這位在山東組織了數萬民軍抵抗日寇達五年之久的抗日英雄被八路軍殺害了。他在山東打大戰有四仗,小戰不以計數,打的全是國軍,佔領了山東,建立了山東的根據地。
打完了秦啟榮,八路軍和新四軍一個向北,一個向南,會合在蘇北。下一個目的就是打臺兒莊的主力部隊,江蘇省省主席韓德勤部。因為不打韓德勤蘇北拿不下來,蘇北拿不下來,山西、河北、山東、江蘇就不能連成一片。所以它集中力量四打韓德勤。它第一次打韓德勤,是打的韓德勤的陳泰運部,拿下了泰興縣。第二次打韓德勤,是所謂新四軍著名的「黃橋戰役」,利用大的兵團作戰,打死兩位將軍。一位將軍就是八十九軍軍長李守維,在撤退的時候被逼到河中淹死,李守維中將。打的第二個就是國軍的獨立第六旅旅長中將翁達,被打敗以後自己吞槍自殺。在整個抗戰期間,軍以上的軍官,中將以上的軍人,一共戰死在戰場上的只有十位,其他的是中將以下的,或者後來追為上將的。在十位當中,就有兩位被打死在新四軍的槍管之下。四打韓德勤,等到第四次打韓德勤的時候終於消滅了韓德勤所部整整兩個旅,兩個旅的旅長被新四軍殺害,韓德勤本人被新四軍抓住,後來經過國民政府交涉才放還了回來。正是這樣打江蘇,才把整個的蘇北和蘇中地區都變成了八路軍和新四軍的根據地。

中共並沒有滿足於此。劉少奇擔任新四軍政委以後,華東局的書記,他原來要繼續在江蘇打,其中有一個著名的共產黨將軍,現在居然被畫在一幅抗日的長卷當中、稱為「戰死在對日戰爭的戰場上的共產黨將軍」,他的名字叫彭雪楓。彭雪楓是抗日的將軍嗎?我今天告訴大家,我全從共產黨的資料裡面來的,告訴大家,彭雪楓整整八年抗戰,沒打過一次日本人!他打的全是國軍。他怎麼打死的?1944年的11月,日軍決策了「一號作戰」,在一段時間裏面打破了我們的平漢線,引起了湘桂戰爭。就在這個時候,毛澤東突然發現,既然打破了平漢線,他的根據地就必須向西發展,就馬上命令八路軍和新四軍從津浦線向平漢線西進。彭雪楓就是這次西進打國軍的「英雄」、「先鋒」,在河南夏邑縣東八里莊,彭雪楓親自領導了一次「打頑」的戰鬥,在這次「打頑」的戰鬥當中,他消滅了本地的地方上的抗日軍隊和它的首領李光明。可是,打贏了正在他興奮的時候,清理戰場的時候,一顆子彈從背後打中了他的心臟,他被打死了。這樣一個「打頑」的、打國軍的人,也成了抗日的將軍嗎?也成了戰死在抗日戰場上的將軍嗎?這是對國軍的侮辱!今天,在共產黨的任何一個對抗戰的所謂的研究當中,許多人、許多朋友,有的是有意的,有的是無心的,不知道,都把彭雪楓當作中共軍隊在抗戰中戰死在抗日戰場上的第二名將軍。我以為,歷史到了該徹底澄清事實的時候了。

這就是所謂的「打頑」。那麼我現在說一句話:一位新四軍的子弟,他為他父母的「抗戰」想增添一點光榮,他寫了一篇文章,用他的話來說,用了多年的研究,終於寫出這一篇文章來歌頌新四軍抗戰,在這篇文章當中他下了一個結論,他說新四軍打死了日軍多少萬,打死了偽軍多少萬,同時新四軍「打頑」打死了國軍十四萬三千人。他說僅僅一個新四軍就在抗戰八年當中打國軍打了三千二百次。我不相信他的話,我就繼續查,他只不過是為了父母嘛,我就繼續查,查了以後我才發現他的話有來處。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副校長侯樹棟先生寫了一篇歌頌中共抗戰的文章,在這篇文章當中他有一個總結:抗戰八年中,我軍「打頑」打國軍共三千二百次,打死、打傷、俘虜國軍十四萬三千人。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副校長的結論,我想我們總該相信了吧?他縮小了,打國軍何止打死、俘虜、打傷十四萬三千人。

整個中國共產黨在毛澤東的指揮下進行了「打頑戰爭」的「抗日戰爭」,就是這樣的讓他們奪取了陝西、山西、河北、山東、蘇北、蘇中、蘇南和淮北、淮南、皖南整個的地界。我們如果明白了這一點,就知道他的仗是怎麼打的,他的「抗日」是怎麼「抗」的。

(未完待續)


文章來源:《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二期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