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大陸 > 社會 > 正文

貴陽病人手術後死亡 醫生端出一盤子器官

紐約時間: 2015-06-18 07:24 PM 
点此看大图片
(網絡圖片)
【新唐人2015年06月19日訊】(新唐人記者唐明綜合報導)貴州省貴陽市65歲的謝友容,因偶發間斷性無痛性肉眼血尿而住進貴陽醫學院附屬醫院。據其家人稱,病人被推進動手術後,醫生端著血淋淋的膀胱、子宮和闌尾等內臟器官出來,而謝友容卻離開了人世。家屬認為,醫院違規手術、活取器官、謀財害命。
廣告

謝友容的女兒對新唐人記者爆料稱,2013年1月23日上午9時他們陪同母親謝友容到貴陽醫學院附屬醫院看病,接受了例行門診膀胱鏡檢查,進行了照片、肺功能、心電圖等4項常規檢查,結果全部正常、良好。後來醫生說母親的膀胱裡面長了幾個小小的瘤子,叫立即住院醫治。

謝友容的家人認為檢查結果都還沒有出來,怎麼就安排動手術了呢?醫生唐開發解釋說:「這屬於診斷性手術,所以也可以做,那就先做一個膀胱鏡病理切片手術吧!」。手術很順利,謝友容自己走回了病房。病理切片分析結果還沒有出來,1月25日晨又有醫生跑來病房通知謝友容去做手術。

這次手術前全天禁食,連續喝下醫生安排的一溫瓶洗腸水,晚10點後即滴水不進。醫生要求謝友容家屬必須獻血1600毫升、家人實際組織獻血2000毫升。

2013年2月1日晨07:30謝友容進了手術室。手術進行到下午14:30,主治醫生孫發的助手雷鳴驚慌失色跑出來,驚恐告知門口的家屬「手術發生了意外,你母親的血管被割破了大出血了,現正在搶救」。

謝友容的女兒說,17:05,孫發又告知家屬:「經專家會診、決定採用增加切除子宮和闌尾的辦法進行搶救」,要家屬趕緊簽字。18:30,大出血四個小時後,醫生端著裝著血淋淋內臟器官的盤子出來給家屬看,說盤子裡裝的是從謝友容身上切割下來的膀胱、子宮和闌尾。

家人對孫發話中「子宮和闌尾沒用了可以切除」和「在肚子裡填塞紗布止血」的說法和做法感到疑惑,20:40,又過了兩個小時,醫生們才把謝友容從手術室裡推出來,徑直推進了重症監護室隔離起來,此後沒有露面也再沒有任何交代。

2日晨7點,重症監護室的醫生開門出來,通知家屬「你們的母親情況危急、心跳驟停」,直至08:00時許,才得允許家屬靠近謝友容身邊,只見謝友容躺在床上,下身蓋著被子、上身赤裸,腹部綁滿紗布和繃帶,紗布和繃帶上血跡斑斑,手術前扁平凹陷的肚子被撐得圓圓鼓鼓,腹部有深深的勒痕,身上及口鼻插滿儀器和管子;頭歪向左邊,鼻腔裡積滿血水,原本紅潤緊緻的臉頰變得浮腫蠟黃毫無血色,白色的枕布上血跡斑斑,

死者家屬稱,奇怪的是:拆除儀器後,醫生仍用紗布緊緊遮住謝友容的嘴部。後當醫院通知的喪葬服務人員給謝友容擦洗裝殮時,才看見死者謝友容左大腿內下側還遺留有一約2厘米長的、早已乾透的褐色血跡;其舌頭伸得老長、上下牙緊緊地咬住自己的舌頭,喪葬人員用自帶的大鐵剪刀使勁反覆撬,才撬松緊咬的牙齒,把外伸的舌頭硬塞回嘴裡。

謝友容的女兒說,家屬索要病歷,醫生卻回答:「病歷搞丟了不知放哪裡了」,家屬再三堅決要求醫院出具死亡鑒定報告和進行屍體檢驗,院方代表一再推諉、拖延,拒不出具。2014年家屬通過法院查看到病歷,裡面卻沒有術後和ICU心電圖,院方也拒不提供電子版病歷手術影像等資料。

家屬質疑:謝友容死亡到底是意外還是故意人為?是正常違規還是隱秘犯罪?是故意傷害過失殺人還是客觀謀殺?貴醫附院如此喪盡天良、草菅人命、違規手術、活切器官、殘害人命、編造謊言、隱瞞真相、拖延時間、有恃無恐、胡作非為,他們的動機、目的何在?底氣何來?人性、人道、人倫何存!

目前,家屬已將所有材料寄送中紀委、最高檢、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2013年起,家屬反覆報送貴州省委、省政府、省檢察院、省公安廳(回答對貴醫附院沒有管轄權、不予立案)、省衛生廳-衛計委(回答不予受理)-衛監局(梁處長回答不歸他們管,並擅自將行政舉報材料移交一民間組織「醫療糾紛調解委員會」,同時反覆推諉拒不給予書面正式回復)、法院訴訟步步艱難!

家屬在《血淚控告書》中稱,慘絕人寰、罪惡滔天、貴醫附院喪盡天良、故意傷害、欺騙住院、違規手術、活取器官、謀財害命。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