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端木賜香:老畢困境與話語捐問題

紐約時間: 2015-04-15 02:54 AM 
老畢的困境,其實是所有中國人的困境。那就是兩套語言系統的切換,以及切換時如何上交話語捐的問題。
廣告

先說兩套語言系統的問題。所謂的兩套語言系統,就是在中國這樣一個說不得真話的國度,大家只能公開一套,私下一套,人人自備兩套語言系統,隨時切換。

中國人對於兩套語言系統的運用與切換,是從孩提時代就開始的,無師自通,自學成材,看人說人話,看鬼說鬼話。待進了校門,孩子會發現,教材上鬼話更多,你要真照著做,你就傻了;可是不做,在另一個系統里也是一種傻,那就假做吧。比如課餘時間,大學同學之間對於學校的評價,不外是學費太貴、飯菜像豬食、圖書館裡沒好書、老師都是笨蛋、校園髒亂差云云。可是就在這當口,來了個電視台的,找他錄幾個鏡頭,要求給新生們說幾句話。這個時候的他不待人教,小臉一變,滿面春風,跟人販子似的,對著鏡頭就忽悠開了:親愛的學弟學妹們,歡迎你們來到某某大學,某某大學是一座美麗的校園,這裡有美麗的校舍、漂亮的學姐和陽光的學哥,……某某大學還是一個溫暖的家庭,這裡有愛我們的師長,還有敬業的員工……

就是不識字的老農,也會這一套。田間地頭業餘時間,談到政府官員,上至大領導下至小村長,凡他電視看過的、知道的,必把每個人當作貪官污吏,摁到自己的褲襠里輪流謾罵一個夠。可是正罵得起勁時,電視台的來了,他馬上也換個人,同樣是無師自通,對著鏡頭扯上了:感謝黨感謝政府感謝主席!就差說,如果不是領導,他家養的母豬都懷不上豬仔的。

某年非典,一個父親在電視現場連線自己在非典前線做護士的女兒。電視直播,全國人民看著呢,黨和中央也看著呢,於是我們看到的父親跟國務院總理似的,跟女兒語重心長一字一句地說:女兒啊,我們要相信黨,相信中央,在黨和中央的努力下,我們一定會戰勝非典的……如果是父女私下通話——嘖,他閨女會認為他神經病了吧?

至於官員,出事前個個像孔繁森,一出事個個都是王寶森。這一切,不只底下的觀眾知道,就是他們演員本人也知道。問題是,大家不都在演么——中國人都是演員,只不過角色有大小,分量有輕重,位置有遠近罷了,且基本功都遠超演員,因為演員還得化妝,醞釀情緒,入戲什麼的。可是中國人切換兩套語言系統,連遙控器、電腦滑鼠都不需要的,眼睛一眨,就換片兒了!

再說話語捐的問題。中國不是光說不得真話的問題,還有一個就是假話得按規定套路來的問題,用王小波的話來講,那不叫說話,而是上著一種話語的捐稅。這捐稅,跟捐稅主體的年齡、水平有很大的關係。

比如我小時候寫作文,開首必是"在以華國鋒為首的英明的黨中央領導下,一舉粉碎了四人邦,全國上下,一片歡騰","形勢大好,不是小好"云云。然後才是自己的話,比如今天我餵豬了。當然中間也可能沒有自己的話,全是稅,比如我今天學雷鋒做好事了,攙老大娘過馬路,雖然我們村裡既沒馬路,老大娘也不用我攙,但我知道作文里必須有馬路,老大娘不過街我也得攙。等結束的時候,還要自覺的再交上幾厘重稅,比如"同學們,讓我們一起為了美好的未來——2000年而努力奮鬥吧!"

再比如現在的一些窮困孩子,得了社會的捐助,電視台要求孩子說幾句,可憐的孩子就知道,該"感謝黨感謝中央感謝主席"了。偶而出個偷稅漏稅不想如此表達的,比如早年前的劉曉慶和現時的李娜,你看組織多不適應!這兩位好歹是大姐大,能挺下去,有些小姑娘就挺不下去,改嘴了。比如冬奧會冠軍周洋就被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於再清批評:"感謝你爹你媽沒問題,首先還是要感謝國家。要把國家放在前面。"周洋母親則說"孩子不善於表達,才18歲,經歷少,很單純",希望領導不要"挑字眼"。孩子媽也不懂行情,領導哪裡是挑字眼,就是發現你沒有交話語稅,心裡不舒服嘛,於是以後,周洋乖乖地補稅了,做客某網站時重說了一遍獲獎感言,專門把國家排在了第一位,其次是支持者、教練、工作人員。爹媽則被小姑娘踢到最後了。組織上這才舒坦!同志們,這就叫話語捐。

時至如今,話語捐方面,偷稅漏稅的太多了,有些人還動不動自己給自己返稅。這讓組織越來越不舒服。比如老畢。老畢在大褲釵里工作,大褲釵里的人嘛,平時都是納稅大戶,天天上電視,天天感謝黨感謝中央感謝主席的,現在突然唱個完全相反版本的《智取威武山》,等於自己給自己全部返稅了。氣死組織了要。

老畢那個京劇段子,其實是二十年前就流行的,只不過由於黨的政策好(瞧,我也交稅了),現在失傳了而已——我一位哥們二十年前就學過,教他的人,是目前小品舞台上很紅的一個演員。這演員叫嘛,我還真不能告訴你們,打死也不說。我只說實話,老畢唱那個段子,如果僅私下唱,組織也不會著急的。組織著急的是,你怎麼能公開呢?現在組織更著急的,根本不是老畢本人,而是把老畢視頻傳播出來的那個人——組織上現在比老畢更恨那個傳播視頻的人,何其毒也,沉寂二十年的段子,又要在社面上流行了——有些網友說,本來不喜歡京劇,更不喜歡樣板戲的,可是這幾天在廚房做飯的當口,會自覺不自覺地照著老畢的版本唱上兩嗓子,給自己助個興!站在這個角度,我覺得那個傳播視頻的人,小人是一定的,但是不是五毛,則不一定的。說不定是個大公知,飯局上點的就是老畢這盤小菜!

我本來就喜歡老畢——《非誠勿擾》《非你莫屬》《星光大道》都是我喜歡看的節目,看了老畢的京劇段子,更喜歡他了。一直以為大褲釵里凈太監呢,沒想到還有老畢這樣一條漢子。這是給老畢捧場。其實老畢唱那個,也可能是一種純娛樂,跟價值評判沒關係;就跟我在廚房炒菜,有時候嘴裡哼的居然是解放區的天,一者是條件反射,一者,可能是它的節奏跟我爆炒土豆絲的鐵鏟比較般配而已,它不代表我的任何價值評判。記得中國好聲音,還是什麼來著,最關鍵的競賽時刻,劉歡最得意的那個女學生,居然唱個盼紅軍還是送紅軍什麼的。當時我就說了,選歌不慎,這姑娘會虧的。結果當然虧,惹得劉歡老師還很不高興。劉歡給學生選歌,可能是站在純審美——也就是音樂本身之上,但是你不得不承認,有些人是聽歌詞的。總之,唱者可能無心,但聽者可以有意。

現在,大家都等著看大戲——老畢的段子僅是序幕,各色人等什麼反應,包括老畢與老畢的組織怎麼反應,都是令人感興趣的重頭大戲。

組織方面,網上有兩個版本的央視公告,一個說老畢私下言論與台里無關——恩,看起來挺美;一個說要嚴肅處理——看起來有文革的味道。

個人方面,今天下午看見一個老畢致全國民眾的道歉信。一看就假,小學生作文水平。

各色無關人等。目前可以分這麼幾種:一種是深深地被老畢傷害了,一種是深深地被老畢逗樂了,一種是深深地對出賣老畢的人憤怒了……後兩種可以有,唯有第一種,衍生出來兩個品種:一種是找老畢單位告狀的——你說中國人沒長大的時候,他做了什麼事,你找他爹娘告狀還可以理解,現在他成人了,你們不好意思找他爹娘告狀,卻找人家單位。是你們沒長大,還是他沒長大哪?一種是代表全國人民,要求老畢給全國人民道歉的。在這裡我鄭重聲明,老畢不用給我道歉,老畢不欠我任何東西!

劇情繼續熱鬧中。亂中取靜,最後說說我最關心的:

第一,中國人如何理解言論自由與價值中立這些既宏大得不行,又具體入微影響每個國人生活自由與生命質量的課題?

第二,中國人什麼時候能切割清楚私域與公域、個人隱私與公民權利等邊界?

第三,中國人什麼時候才不需要兩套語言系統,不需要上交話語捐?目前的社會,有人是真孫子,有人是裝孫子,什麼時候才能既不真孫子,又不假孫子呢?

第四,一旦有些人語言系統沒有切換好,漏交了話語捐,或者自己給自己返稅了,那麼你是群起攻擊乘亂咬他幾口呢,還是給他點個贊?

第五,樣板戲《智取威武山》之類,能不能被改編,被調侃甚至被惡搞?同理,對於歷史人物,中國人有沒有自由置評的權利?

第六,中國當下是個戲劇大國,三五天就有大戲上演……為什麼我們的戲劇資源如此豐富?為什麼我們的戲劇都難脫荒誕與荒謬?某種程度上,我們每個國人都是戲劇的一部分,能不能利用我們的戲份,讓它少些荒誕與荒謬,多些清醒與清正?

歐了。繼續觀看後續大戲!

文章來源:端木賜香三糊塗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