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大陸 > 社會 > 正文

1949年後中國的人吃人事件(五)

紐約時間: 2014-04-24 08:10 PM 
点此看大图片
作家鄭義所著《紅色紀念碑》一書中記載的文革期間發生人吃人事件的廣西武宣縣。(網路資料)
【新唐人2014年4月21日訊】(自由亞洲電臺報導)1949年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大陸建立政權之後,曾經發生過兩次駭人聽聞的大規模人吃人的事情。本台記者石山製作了與此相關的五集特別報道。今天請聽第五集。
廣告

在上一集節目中,我們介紹了1968年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發生在廣西壯族自治區的大規模殺人吃人事件。中國作家鄭義在他的《紅色紀念碑》一書中,把廣西的吃人狂潮分為三個階段,分別是偷偷摸摸、恐怖陰森的開始階段,大張旗鼓、轟轟烈烈的高潮階段,和完全失去了理性的瘋狂階段,最後在縣政府和縣革委會的食堂也開始了烹煮人肉。

1985年和1986年兩次前往廣西實地調查的鄭義,在28年之後談及此事仍然心有餘悸。

「我印象非常強烈的是武宣中學老師和校長被吃掉了。武宣中學還不是當地的普通中學,而是地區的重點中學,是一個非常好的學校。在學校裏面批鬥老師,毆打老師,然後把老師弄到河邊去剖腹,還不自己動手,而是用槍逼著其他的批鬥對象去做。有一個老師,被拿槍逼著去挖心肝,這個老師一拿起刀就昏了。這種超級殘忍有多嚴重。

然後這些學生把老師的心肝用槍捅著,拿到校園裡,用兩塊磚去烤著吃。我當年去的時候,他們還帶著我去看了那些烤人肉的現場。這樣使你對人類心靈中的黑暗有一個非常震驚的認識,就是說是什麼樣的東西可以把人類心靈中已經封存了很長時間的殘忍又調動出來,要知道這些人不是土匪慣犯,而是普通的學生。」

在鄭義的書中有大量對親歷吃人現場者的採訪,他們對殺人吃人情況的描述具體而細膩,其血腥殘忍和瘋狂,甚至已經不太適合直接置入新聞報道的文字當中。

事實上,廣西文革吃人之風遍及全境。廣西官方的一份文件表示,官方根據「一些典型材料寫到的,僅靈山縣檀墟、新墟兩個公社就有二十二例,合浦縣石康公社有十八例,浦北縣北通公社定更大隊有十九例,欽州縣小董茶場三例。」有些地區的情況,比武宣縣有過之而無不及。

根據曾經參加過中組部組織的「處理廣西文革遺留問題工作組」的公安部官員晏樂斌的回憶文章,廣西發生吃人肉,挖心肝暴行的,除了武宣縣之外,武鳴、上思、貴縣、欽州、桂平、凌雲、上思等縣都有發生。他2012年發表在共識網的文章透露,文革期間廣西究竟有多少人被殺死最終並不清楚,從20萬到50萬的說法都有。最後經過大幅度的縮水,官方認定的數字為十四萬,包括兩萬人失蹤。

吃人最嚴重的武宣縣,在文革期間就曾經引起了北京的震驚。《紅色紀念碑》一書介紹說,由於王祖鑒的上告信震動了北京高層,68年7月,廣西軍區司令歐致富帶著軍隊前往武宣,指著武宣縣革委會主任文龍俊的鼻子說,再吃一個人,我就打爆你的腦袋。而一場轟轟烈烈的吃人運動立即嘎然而止。

曾在50年代早期任中共廣西來賓縣委書記的王祖鑒,同樣因為右傾被打成右派撤職勞改。他後來給《人民日報》寄去關於武宣縣吃人運動的文章,被刊登在《人民日報》內參上發到省軍級官員。鄭義認為,武宣縣之所以因吃人而出名,正是因為有人做出詳細的調查。

「後來他們重新執政之後,對當時吃人的事情進行了大規模調查,所以有很詳細的記錄。

其他地方,也許沒有這樣一批人,所以武宣縣發生吃人事件多,可能只是他記錄得更詳細而已。其他的地方,可能沒有這樣一批人,第一有幾個核心人物,是老共產黨,曾經當過權,手中有過權力,周圍有一批他的幹部,有人願意幫助他們,自己心裏抱有人類良知,還要很勇敢,才有這樣的結果。如果這幾個有一項缺失,可能就不能揭出這樣的黑幕。」

事實上,廣西文革期間發生的大規模吃人事件,官方後來一直迴避掩蓋,也並沒有做出認真的全面調查,因為這是在中共執政下,由當權者刻意掀起的仇恨所造成的。鄭義在《紅色紀念碑》書中如此總結:這種瘋狂並非由於人性所固有的某些弱點失控而致,它直接就是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理論所武裝,國家權力機構默許甚至直接策劃的有組織的暴行。

各位聽眾,你剛才聽到的是自由亞洲電台的五集特別報導,1949年後中國的人吃人事件。今天是第五集,也是最後一集,感謝各位的收聽。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