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大陸 > 維權 > 正文

邪惡頂峰!中共專門迫害女性的19種酷刑(組圖)

—— 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種種酷刑和卑劣手段

紐約時間: 2013-06-05 10:11 AM 
【新唐人2013年6月5日訊】(明慧網報導)
廣告
目錄
前言
一、慘絕人寰約束衣
二、繩刑
三、性侵犯
四、關小號
五、精神摧殘
六、灌食
七、毒打
八、株連
九、無恥的造假欺騙
十、繁重勞役
十一、罰站、烈日下曝曬
十二、軍訓
十三、加減期
十四、搜身、搜號
十五、毒招破壞不二法門
十六、迫害學員家人
十七、吃霉變的食物
十八、其它酷刑
十九、集中迫害
典型迫害案例
惡人榜
結語

前言

勞教制度本是一個異類,是法外授權的怪胎,它存在的本身就是專制暴政的標誌,現在全世界僅剩兩、三家。而中共暴政之下的勞教制度,肆虐半個多世紀之後的今天,依然在苟延殘喘,製造了無數慘案,殘害了無數百姓,其滔天罪惡連那些體制內良知尚存的人都不能容忍。

十四年來,在迫害法輪佛法修煉者的瘋狂中,中共勞教制度的邪惡和暴戾達到了頂峰。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作為河南省專門關押迫害女性法輪功學員的黑窩,十多年來,非法關押了數千法輪功學員,酷刑折磨過無數的法輪功學員,至少虐殺了七名法輪功學員,致殘致瘋的更多,導致無數家庭解體親人離散。2003年以前,從惡毒地洗腦「轉化」到酷刑折磨,還沒有直接折磨致死的,在江澤民的第一黑手羅幹五月份以防非典之名流竄到河南之後,不到兩個月就有6名法輪功學員被活活折磨致死。2003年6月4日一天就虐殺了三個!在這裏,善良無辜的法輪功修煉者成了惡警全力打擊迫害的對像,而吸毒犯成了惡警們的助手和幫兇。為了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甚至將吸毒之類犯人提前解教,騰地方迫害法輪功學員。

十八里河勞教所積極追隨江氏集團的瘋狂指令,為了追求所謂的高「轉化率」,徹底滅殺人心底的善良,酷刑運用之普遍和殘忍,各種手段之卑劣,儼然一座活地獄,甚至比地獄更可怕,──地獄懲罰的是人的肉體,而勞教所是連人的精神都要摧殘虐殺。

酷刑和卑劣迫害手段

邪惡最怕的就是曝光,整理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的酷刑和卑劣手段,就是要將其邪惡暴戾的真實面目公之於眾,讓人們認清這到底是個甚麼東西,全民共討之,全民共棄之。

一、慘絕人寰約束衣

據稱約束衣是專門用於精神病人的,越動越緊,普通人根本受不了。此衣是從前身套進在後背結帶,衣袖長出手臂約25公分,衣袖上有帶,此衣由細帆布製作。警察將此衣給法輪功學員穿上,將學員手臂拉至後背雙臂交叉綁住,然後再將雙臂過肩拉至胸前,再綁住雙腿,騰空吊在鐵窗上,耳朵裏塞上耳機不停地播放誣蔑法輪功之詞,嘴裏再用布塞住。

一用此刑者,雙臂立即殘廢,首先是從肩、肘、腕處筋斷骨裂,用刑時間長者,背骨全斷裂,被活活痛死。這種酷刑,在河南首先用於河南第三勞教所(許昌勞教所),曾有很多堅定法輪功學員遭此酷刑迫害,但還沒有致死案例產生。惡徒曲雙才調任十八里河勞教所所長後,將此酷刑引進到該勞教所。

2003年,中共「610」首惡羅幹以視察非典為名流竄到河南督促迫害,要求「轉化率」達到98%-99%,還許諾兩個死亡名額,並在全國掀起加大力度迫害法輪功的所謂「春雷行動」。為了迎合惡黨迫害意圖,邀功請賞,河南勞教局局長劉某某親自坐鎮十八里河勞教所,所長曲雙才、警戒科科長陳蘭英、三大隊隊長賈美麗、教導員任遠芳等親自布置安排直接參與迫害。約束衣成了惡徒們最得意的酷刑。結果,十天內孫士梅、張雅麗、管戈、張保菊被約束衣活活虐殺,韋桂榮被此酷刑折磨致雙臂殘廢,另有多人被此酷刑迫害。

法輪功學員王俊英描述自己2003年4月被約束衣迫害的經歷寫到:當天夜裏又被惡警賈美麗、胡兆霞帶到樓下,叫幾個吸毒犯給我穿約束衣。所長周小紅還到場視察。這個約束衣的袖子特別長,用袖子捆住胳膊,再用繩子捆緊,讓我坐在椅子上,把腿捆在椅子上,耳朵戴上耳機。當特別疼,喊出聲音時,吸毒犯就往臉上打,用膠布貼住嘴。當時五臟六腑都在翻騰,精神幾乎崩潰,就這樣折磨了十二、三個小時。當把約束衣脫下時,兩隻手幾乎失去知覺,好多天都是麻木的,心跳加快、心慌,腰和腿一直疼,晚上睡覺只能趴著。

二、繩刑

繩刑是中共惡黨迫害無辜者最常用的酷刑之一。在十八里河勞教所,該種酷刑迫害過眾多法輪功學員。2001年底至2002年初,惡警給勞教所的全體堅定的法輪功學員「上繩」,其手段之殘忍令人難以想像,上至62歲的老人、下至18歲的少女都沒有放過,重者被折磨得不省人事,遍體鱗傷,輕者腿腳不能走路,胳膊抬不起來。法輪功學員被「上繩」折磨後還被強制「軍訓」,如做不到位就又被拉去「上繩」。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繩」


受刑時,法輪功學員被強行扒去棉襖,只穿毛衣,有的被強行扒去毛衣,只穿秋衣,彎腰低頭,腿呈半蹲姿勢,有的在膝部加有木棍和磚頭用以折磨,手臂被繩子勒緊背到後面,無限度地向上達到極限,手臂勒緊的痛苦如刀割一般,兩邊有人不時地抬動手臂,意在折磨,有的法輪功學員被用繩子將脖頸和腳踝拴在一起,頭抬不起來,手臂被勒得呈黑色。崔秋菊被這種酷刑折磨三天三夜,被打成重傷,後關入禁閉。這裏的警察對外謊稱其有病來掩蓋他們的罪行。他們還揚言,只要不死,怎麼折磨都行。王桂花因拒絕做操,被折磨四天四夜,腰部嚴重受損,半年有餘,走路仍很艱難,每天還要承負繁重的勞動。

韓福蘭因煉功被折磨兩天兩夜,秋衣被繩索勒得撕開很長的口子,兩肩被繩子勒得血肉模糊。只因她不妥協,邪惡之徒一直不放手,她一直處於昏迷狀態,不知白天和黑夜,三天後處於昏迷中的她被抬回來。更令人憤怒的是,邪惡之徒怕她喊出聲音,用繩子勒住她的嘴。她的嘴被繩子勒得腫起來很高,吃飯都很困難,全身被打得浮腫,幾個月不能洗澡,至今肩部留下兩處很深的疤痕,這就是被迫害的見證。

王愛芳因煉功被吸毒犯人將小腹踢得青紫,後被拉去上繩。後來韓雙芬因拒絕唱誣蔑大法的所謂「歌」而被「上繩」。丁香芹被折磨後回來昏倒在地。此事在網上公布後,三大隊隊長賈美麗召集叛徒為其做偽證,矢口否認此事。這種做賊心虛的伎倆欲蓋彌彰。

鄭州市40歲的法輪功學員陳麗君,就是在三大隊被上繩、毒打折磨的不成人形後才讓出外就醫,僅二十多天後,即於2004年9月29日含冤離世。

勞教所裏每天都播放攻擊誣蔑大法的錄音,二隊的法輪功學員為抵制迫害,全體不報數,不幹活,被上繩後,傷勢很重,深夜裏傳來的慘叫聲撕人心肺。四隊的法輪功學員用絕食以示抗議,被強行灌食。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折磨後,腳不能走路手抬不起來,還要被強行軍訓、超負荷勞動,每天勞動十幾個小時。

三、性侵犯



酷刑演示:揪頭髮撞牆(明慧網)



在十八里河勞教所,性侵犯普遍存在,手段之下流凶殘,令人髮指。50多歲的淮陽婦女赫俊英,被惡警指使幾個吸毒犯,揪住赫俊英的頭髮往牆上撞,把赫按倒在地跺她的肚子,踢陰部,兩隻手揪住赫俊英的乳房來回拽著前後左右甩,以至流出血,手段殘忍,致使內臟破損,出小號時瘦得皮包骨頭,脫了相,身子腹水腫大。勞教所怕擔死亡責任,將其「保外就醫」。



酷刑演示:鞋刷捅刷下身(明慧網)



30多歲的法輪功學員於某某,因拒絕放棄修煉法輪功,2004年4月,在惡警指使下,吸毒犯王曉華、王姍、楊梅琴把她拉到洗澡間,扒光衣服,進行流氓迫害。惡人將牙刷插入她的陰道,猛刷猛攪,之後又塞到其嘴裏刷,當她慘叫時,就用用過的衛生巾塞進她嘴裏。

四、關小號

為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真善忍」的信仰,除施用酷刑外,惡警還以減刑期為誘餌,指使犯人直接殘害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對剛被劫持來的法輪功學員先關入小號,用兩個吸毒犯日夜包夾,恐嚇打罵,同時利用惡人輪番精神迷惑。如果再不「轉化」就讓吸毒犯刁難折磨。踢打,人格侮辱等成了家常便飯。被折磨時如喊叫,就用污穢的衛生巾堵住嘴。每天從早上七點進車間勞動,除中午吃飯時間一直幹到夜裏十點多。

50多歲的淮陽婦女赫俊英,因不放棄「真善忍」的信仰被關進小號折磨兩個月。出小號時瘦得皮包骨頭,脫了相,身子腹水腫大。勞教所怕擔死亡責任,將其「保外就醫」。

周口朱愛蓮被關小號,白天坐小方凳,一坐就是近20小時,從早上5點一直到晚上12點,如坐那打瞌睡就拽頭髮,打耳光。她被迫害的腿走不成路,大小便只得兩手撐地往前挪步上廁所,被迫害的奄奄一息。

常喜榮因以前見過大法師父就被單獨關了八個月。

三大隊隊長賈美麗(真醜惡)百般刁難、折磨法輪功學員,她以封閉式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新綁架進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幾個叛徒監視,不讓和其他人接觸,其中一名法輪功學員被強制關在一間屋子裏,讓兩個吸毒犯人看著,每天夜裏兩點以後才能睡覺,早上四、五點就讓起來,百般折磨她一個月。2001年12月24日-2002年元月19日,先後分兩批有80餘名法輪功學員被押入勞教所執法隊。法輪功學員每人被單獨關在一個房間寫保證,不寫就用刑,一天24小時遭受折磨,不許打瞌睡,不許靠牆站立,不許坐。有的被電棒電、有的被上警繩,有的被迫坐老虎凳,並且還要做著各種姿勢,有馬步蹲、頭頂牆等。



酷刑演示:老虎凳(明慧網)



特別到夜深人靜時被用刑的法輪功學員一聲聲淒厲的慘叫劃破夜空,令人撕心裂肺。

五、精神摧殘

在十八里河勞教所,精神摧殘是如此之普遍和深入,從強制洗腦到利用親情折磨,從灌輸謊言到挑撥離間家庭關係,從製造春風化雨的邪惡假相到叫人強裝笑臉,勞教所裏每天都播放攻擊誣蔑大法的錄音,邪惡的魔爪無處不在。勞教所播放誹謗大法的錄像,強行洗腦,並拿誹謗大法的書籍沒完沒了的對著法輪功學員念。每當播出誹謗大法的新聞和節目,逼迫法輪功學員必須看。不看就強行拖去看,或打耳光,或拖到後院拳打腳踢。勞教所還建立廣播站,大都是迫害條文和邪悟謊言,製造恐怖氣氛。

剛入所的法輪功學員,不讓與本隊堅定的學員接觸,直接送洗腦班,尤其是第二次進來的,更是被看得死死的。一些曾被他們認為洗腦徹底的(有的曾經被中央電視台記者採訪上過鏡頭)又重新修煉法輪功,使它們震驚。在洗腦班,由一群邪悟人員按獄警的指使,三人一組、五人一夥,死死盯著、看著被劫持來的法輪功學員,不分晝夜的散布歪理邪說,目的就是想從肉體上、精神上摧垮法輪功學員。2000年6月28日,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幫教團來到十八里河勞教所,散布謬論與謊言,欺騙法輪功學員。十八里河勞教所也組織幫教組,幾個人圍住一個人嗡嗡一天一看不起作用,就轉向另一個,你一言、他一語的起哄、恐嚇。

被約束衣迫害致死的張保菊,曾在2002年4、5月份被惡警單獨隔離在三大隊的圖書室,不許她邁出屋子半步,一天只允許睡2-3小時,然後由猶大輪番念誹謗大法的揭批材料,強行洗腦。不聽或不認真聽,就要受邪惡之徒的種種刑罰。韓雙芬因拒絕唱誣蔑大法的所謂「歌」而被「上繩」。被約束衣虐殺的南陽法輪功學員張雅麗在單位工作認真負責,勤勞善良,不管遇到甚麼工作都主動去做,在單位裏人緣非常好,卻因為不寫背叛真善忍的保證而被丈夫遺棄。

在血雨腥風的2003年「春雷行動」中,惡警們強迫被酷刑「轉化」的學員要強裝笑臉,不許與沒「轉化」的見面,不許說大法好,不許聲明,否則隨時再拉去施刑。邪惡之徒在使用酷刑的高壓迫害中,使一些學員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給它們寫下了「悔過書」之類的東西,它們就拿來大做文章,假惺惺地開聯歡會,逼她們在會上讀,由所長在會上派人送鮮花、錄像、拍照好用作報成果或作反面宣傳,還隨時叫打電話通知家人擴大影響,真是卑鄙邪惡至極。

勞教所用親情逼迫「轉化」,慫恿親屬做法輪功學員的洗腦工作。不法人員挑撥丈夫逼迫妻子離婚、年邁的老人給子女下跪、年幼的孩子哭鬧……。有一對年過半百的老夫妻,丈夫每到接見日必來勞教所看望老伴。勞教所就慫恿其協助洗腦,做了多次達不到目的,就私下對其丈夫說:「跟她離婚,可以假離,逼逼她……」。之後,她丈夫八個月沒有去看望。然後惡人們就問妻子:「你丈夫呢?怎麼不來看你了?不要你了吧,又去找年輕的了吧。」有個學員的丈夫帶9歲的兒子到勞教所看她,他們說她頑固不「轉化」,就不讓見。兒子抓著勞教所大門,哭著說:「爸爸,我要媽媽,我想見媽媽,他們上午不讓見,咱們等著下午見媽媽吧。」丈夫痛苦地搖搖頭,看見行駛的汽車,他真想迎面撞去,但他想到年幼的兒子,萬般無奈地回家了。(這是丈夫後來給我寫信說的)丈夫承受不住生活的艱辛和精神的折磨,於2002年5月(她在勞教所非法關押期間)與她離婚,就這樣一個好端端的家庭被邪惡拆散了。像這樣被拆散的家庭實在太多太多。

六、灌食

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迫害,勞教所惡人們就殘忍的灌食,用筷子、勺把、螺絲刀等在法輪功學員的嘴裏硬搗、硬撬,把不少學員的嘴撬得血肉模糊。再有就是幾個人摁著一個法輪功學員,卡住喉結,叫你窒息喘不上氣。看法輪功學員不配合,就把稀麵湯倒在法輪功學員的脖子裏、棉衣帽裏。

濮陽付紅霞先後兩次被野蠻灌食,包夾和幾個吸毒犯人按住其手、腳,由惡警和吸毒犯人強行灌食,幾把勺子把被撬彎,嘴裏被搗爛,牙齦撬出血,兩顆門牙被撬成大豁口,血與食物一齊噴出。為防止吐出,惡警將幾把勺子把插入喉嚨深處,食物既嚥不下去又吐不出來,令其窒息。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明慧網)



汝陽縣袁湘凡2001年10月23日絕食抗議,在絕食期間一人按頭,兩人按胳膊,一人坐身上,一人用兩把勺子撬嘴,一人專門灌食,嘴撬開後猛灌,灌後按緊頭不讓動,捏鼻子捂嘴,吐也吐不出,咽也咽不下。後來勞教所用金屬開口器撬嘴,把口、舌頭、咽喉到處撬得稀爛。2001年12月她被強行輸液3次,強行插胃管2次,第一次灌稀麵湯,第二次灌生鹽水,每一次2針管,用1米多長,1公分直徑粗的塑料皮管從鼻孔插入腹部,4、5個人按住不讓動,每次插管後都大口大口吐血沫,直喘粗氣,臉色發紫幾近昏死,連吐幾天幾夜血沫。周口市交通局農村公路管理處財務科副科長梁梅被拉去強制灌食,鼻子、臉頰被捏爛,牙齒被撬的鬆動,飯食嗆到氣管,致使她後來經常咳嗽不止,胸悶,呼吸急促,頭髮大量脫落,身體急劇消瘦,體重由110多斤下降到70多斤。在這種情況下,還被強逼幹活,被惡警拉去上繩,酷刑折磨,強行注射。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明慧網)



周口人朱愛蓮,因堅定修煉法輪功一直被吸毒犯包夾。她從04年8月開始曾長時間絕食,經常被惡人捏住鼻子往嘴裏野蠻灌食。鄭州學員韋桂榮等都被野蠻灌食過。

一位法輪功學員自述:獄警讓包夾給法輪功學員「喂飯」,有用飯勺把兒撬開學員嘴餵的;有捏著法輪功學員的鼻子餵的。惡警指使大組長(吸毒犯)給拒絕進食的法輪功學員從鼻孔插胃管灌食,很多法輪功學員都遭受過此酷刑折磨。我被惡警大隊隊長賈美麗指使包夾強行拉進辦公室,幾個人把我按倒在地,有的捏鼻子,有的捏著兩頰,有的按著四肢,有的拿著勺把兒撬開嘴灌食。她們不管口中食物是否咽下,就是一勺一勺接著灌,有時竟被食物嗆的出不來氣。幾天後,我又被三大隊老年女警察王某某拉進車間辦公室,由幾個人按著,用開口夾子放入我口中,強行灌食,我不往下咽,她就用勺把兒壓著舌頭強迫下咽,灌得急時,嗆得不能呼吸,我奮力掙扎,開口夾子扎破了口腔,鮮血與流食一起咽下。每次被野蠻灌食折磨後,全身冰冷僵硬。幾天下來,牙齒被撬得鬆動,鼻子、兩頰被捏爛,口腔起了血泡,經常咳嗽吐痰,胸悶氣短,心跳時快時慢,全身僵痛麻木,像針扎一樣,晚上痛得睡不成覺,身體消瘦,頭髮脫落,嚴重脫相。我的體重由一百一十多斤下降到八十多斤。在這期間被強行輸不明液體,一晚上竟被輸了五、六瓶,輸完後頭腦反應遲鈍,舌頭發硬,面部麻木。

七、毒打

在勞教所,想找到一個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沒有挨過打、受過酷刑的,根本不可能。法輪功學員李霞因不放棄修煉,被劉佔英幾個惡人多次暴打,撕拽著頭髮把她摁在地上,幾個人踢打,還站到她身上跺……,李霞被打得在地上不停的翻滾、慘叫。在惡人多次暴打下,李霞兩腿致殘、酸軟、疼痛無力、大便失禁,在車間的地上躺了一年多,食宿不能自理。獄警就叫兩個包夾人員架著拖到食堂,吃不吃無人過問,人已經皮包骨頭了,獄警還罵她裝樣。


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孫江義(怡)在宿舍被幾個包夾人員打了一頓,到值班室找獄警反映。惡警王玉琳不問情況先問:「你說法輪功好不好?」孫江義答:「好!」惡警啪一個耳光打在孫江義的臉上。就這樣一邊問一邊左右打,直打得孫江義臉青紫變形,鼻子、嘴鮮血直流。據某法輪功學員自述,2001年10月,吸毒犯把法輪功學員拉到監室,惡警把門反鎖上,吸毒犯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其中有一吸毒犯對她行兇。

法輪功學員張雅麗(被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用酷刑約束衣迫害致死)被吸毒犯李x喪心病狂的用皮鞋跺她的胸部、背部,邊踢邊走,嘴裏還在罵著。趙喜蓮是鄭州人,被吸毒犯范麗燕從上鋪揪到地上,用腳朝著身上、頭上亂跺,並揪著她的頭髮在地上拖來拖去。她從此耳朵聽不清,眼睛視力下降。

許昌學員白娥被劫持到該勞教所的第一天,因抵制穿囚服,被一群惡徒連人帶衣服使勁地撕扯,結果牙齒被打掉好幾顆。

八、株連

株連是中共的慣用伎倆,對於法輪功學員,不只是株連她們的單位、家人、親戚、朋友,在監獄它們株連互監組,在勞教所株連的更廣泛。這些人本來心裏就充滿仇恨、憤怒、貪慾、妒嫉、惡毒等負面因素,而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學員,更是刻意引誘激發一些人的魔性,把他們教唆成人性全無的魔鬼。他們慣用的一招就是把其他人員與法輪功學員株連,即法輪功學員有甚麼事,就扣包夾人員、監室長、大組長的分,並制定系列的獎懲措施。所以一些其它類型人員為討好獄警,對法輪功學員出手兇狠。一天早晨,法輪功學員張海豐在上鋪煉功,監室長蘇寶霞等幾個人看見,跑過去把張海豐從上鋪拽下來,重重的摔在地上。然後幾人把張海豐的衣服扒光,在冰冷的地上拳打腳踢,打得遍體鱗傷。打過之後還不讓他穿衣服,赤身在寒風裏凍。

九、無恥的造假欺騙

造假欺騙、愚弄民眾是中共最拿手的伎倆,十八里河勞教所秉承惡黨的邪惡基因把這一套玩的得心應手。在殘酷的迫害中,有的學員一旦妥協,馬上被逼寫四書,不會寫的代寫。還得給610辦公室,並再三交待讓家人準備兩面錦旗,送給所裏一面,送給隊裏一面,還告訴內容怎麼寫。若家人不送的,獄警就統計數字統一購買,賣給學員再交給他們。再召開揭批會,把鄭州新聞媒體的一些記者找來拍照,進行渲染。「七一」前強逼法輪功學員唱歌功邪黨的歌曲,誰不唱不讓誰睡覺。為了應付上邊的「七一」檢查,給其他性質的犯人放誣蔑大法的錄像,還搞甚麼男女雙修的片子給他們看,企圖誣蔑法輪功毒害世人。犯人都明白地說這是誣蔑法輪功的。對內殘酷迫害,對外大搞謊言欺騙。

勞教所裏常常有一些外來參觀和電視台製作一些謠言節目。接待和採訪中通常由他們指定認為洗腦徹底的人員按照他們編好的話去說,而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根本就到不了場。學員通常看到的是,上邊有重要人物來參觀或採訪時,勞教所提前找藉口把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隱藏起來,或叫包夾人員拖走,然後由一些被洗腦「轉化」的人穿著整齊的所服,列隊相迎,食堂人員也穿著整齊,宿舍裏綠被白床單整齊劃一,窗明几淨。從外表上給人造成一種錯覺,以為這些學員在勞教所很好,有著現代的文明管理。其實它的背後掩蓋著多少見不得人的骯髒和罪惡勾當。

十、繁重勞役

勞教所勞役之重,凡是有過服刑經歷的人都感同身受。勞教所被惡警們當成了自家的私家工廠和提款機,而勞教人員的待遇連古代的奴隸也遠遠不如。在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學員們每天早上6點起床,除吃3頓飯之外,其餘都是幹活,直到夜裏10點半或11點以後下班。如果任務完不成,把活帶回宿舍繼續加班。帶不走的活就留在車間加班至後半夜。每天幹活平均都在16-8小時左右。由於長時間超負荷運轉,搞疲勞戰,一些其它類型的人員病倒的很多,如肺結核、闌尾炎等……。

當法輪功學員向他們提出這樣做,違犯了國家的勞教條例時,他們卻說:「這樣的目的是叫你們沒有時間考慮法。」一些不良公司唯利是圖,謀求利益最大化,甘當勞教所的幫兇。曲雙才調任十八里河勞教所所長後,一方面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另一方面馬上與國內最大的許昌瑞貝卡髮製品集團有限公司簽約,要勞教人員給公司製假髮,榨取勞教人員的血汗,主要是法輪功學員的血汗。偃師法輪功學員李妙能在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被強制超時勞作,被迫害得渾身抽搐、血壓升高,兩次失去知覺。

奴工是紮假髮、編髮辮、修剪衣服上的線頭、釘扣子、珠繡、糊紙盒、折月餅盒、織圍巾等,據說其中很多都是出口產品。有時為了給勞教所創收,要趕任務,晚飯後還要加班加點,至很晚才能休息。而這樣超負荷的奴工勞動,勞教所每月每人只發六元的勞教費,惡警們還恬不知恥的宣揚勞教所怎樣關心勞教人員,給她們發工資。

十一、罰站、烈日下曝曬

一日三餐到餐廳等候時,惡警逼法輪功學員唱美化惡黨的歌,法輪功學員不配合。三大隊惡警在二零零二年過大年的晚飯後,單獨把法輪功學員叫到辦公室,一個一個地逼唱,直唱到她們滿意為止。法輪功學員因拒唱美化惡黨的歌曲,在走廊裏被罰站,晚上近十二點才讓進監室。被調到四大隊非法關押時,夏日的一天午飯前,因不唱歌,幾位法輪功學員(其中有李妍慧)被大組吳豔華阻止不許進餐廳吃飯,讓在烈日下曝曬。

十二、軍訓

勞教所的「軍訓」表面上說是為了甚麼「強健身體」,實質上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就連五、六十歲的老人也都得參加。當法輪功學員由於身體的原因不能參加或無法達到惡警的要求時,她們就單獨把法輪功學員叫到一邊,加班加點強制訓練。據某法輪功學員自述,她在四大隊非法關押時,有一次被惡警趙某加班加點「軍訓「。若不服從,則被拉走交給吸毒犯折磨,甚至遭受上繩迫害。

法輪功學員李妍慧因不配合軍訓,被牢頭吳豔華單獨叫到一邊強迫訓練,李妍慧拒絕,吳豔華拽著她的一隻手強迫她動,李妍慧的另一隻手正抓住窗戶旁的鐵柵欄,手被鐵欄杆扎得鮮血直流。後來因她和李妍慧不配合軍訓,被惡警大隊長張茵拉到勞教所二門再次遭受上繩迫害。被非法關押在三大隊時,因不配合軍訓、報號,遭到惡警馬蘭和吸毒犯沙偉霞的威脅。每天早上六點鐘跑步。她因身體疼痛經常跟不上隊,常被包夾人或其他吸毒犯打罵著,推著往前跑。沙偉霞叫囂:「打死法輪功,還不如打死一條狗!」

十三、加減期

十八里河勞教所為了迫害法輪功學員,任意運用加減期。對那些甘當惡警幫兇的惡人兇手,公開減期獎勵,像直接用約束衣虐殺孫士梅的兩個兇手吸毒犯馮燕萍、付金玉不光受到省勞教局長親自表揚,還直接把人釋放回家。在瘋狂的「春雷行動」中,勞教所給包夾人員開會,明確表示「誰能轉化一個人就給她減刑期三個月」。而對於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則是任意加期。鄭州學員韋桂榮多次被加期。新鄉一三四廠的王開英被非法勞教三年,到期後因拒不妥協又被加期。濮陽王紅霞兩次被加了十個月。2002年10月賈美麗、任遠芳、胡兆霞為了迫害法輪功學員,讓法輪功學員答政治試卷,不答者加期,不配合,惡警就給加期3-6個月。2002年末,很多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期限陸續到期了,賈美麗伙同勞教所邪惡之徒利用私自印刷的誣蔑大法的所謂「考卷」來要挾法輪功學員,三隊的絕大多數的法輪功學員拒絕答卷,都被無理加期。這次被陸續非法加期的就有20多個人。

十四、搜身、搜號

每一季度末或下一季度初,勞教所除了讓法輪功學員出題答卷外(為每一季度減期提供依據),還要進行所謂安檢,就是對法輪功學員檢查經文,說白了就是搜身,晚上收工時挨個搜,還檢查大鋪(放被子的櫃子)物品櫃(放學習用品、日用品櫃子)。2004年4月5日晚上,一被非法關押在這裏的法輪功學員從車間回到牢房,只見大鋪裏被子、衣服翻了個亂七八糟,被子,衣服扔得滿地都是,物品櫃裏更是翻了底朝天,放洗衣粉的瓶子被倒空,衛生紙被抖得個亂七八糟,碎紙片等扔了一地。每個法輪功學員都由1─4名吸毒犯「包夾」。動不動就搜查,連一片紙都不放過。惡警多次利用法輪功學員幹活時間,在監室裏翻個底朝天,搜法輪功學員的經文,還叫吸毒犯偷法輪功學員的經文,偷一篇經文交給惡警可減刑幾天。

十五、毒招破壞不二法門

修煉界講不二法門,不允許弟子學煉其它功法的東西,對於修煉人來說,這是極其嚴肅的問題。可十八里河勞教所的惡警們竟想出毒招,不允許法輪功學員煉法輪功,卻強逼法輪功學員練「五禽戲」,還無恥地說這是為她們好。哪個法輪功學員不練不准吃飯,並在超過35℃的太陽下曝曬,並因此惡毒的給五個學員分別加期五天。

十六、迫害法輪功學員家人

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不只是迫害法輪功學員,還迫害他們的家人,讓他們無知中對法輪佛法犯罪。接見時獄警拿出一種表格,發給每個親屬一份,強迫親屬簽字,上面滿是誣蔑大法、謾罵師父的惡毒語言,不堪入目。不在上面簽字就不讓會見。這樣邪惡的勾當唯有中共能幹的出來!

十七、吃發霉變質的食物

勞教所學員吃的饅頭是用發霉的麵粉做的饅頭,饅頭不僅有股霉味,和夾雜六六六殺蟲藥粉味,為此全隊吸毒犯曾絕食抗議;早飯基本上是饅頭夾鹹蘿蔔絲,稀麵湯;中午是一碗稀麵條一個饅頭;晚上有饅頭、稀麵湯,炒菜也大多是老的嚼不動的。每個星期天「改善伙食」,有肉菜與米飯,知情者講,這肉大多是霉爛變質、生了蛆蟲的,勞教所採購買回後由伙房的人用鹼水洗淨,再下鍋燉煮。幹的牛馬活吃的豬狗食,這話叫惡黨的勞教所實現了。

十八、其它酷刑

據某法輪功學員自述,惡警把她雙臂反捆,像擰麻花一樣塞進一個專制的刑具中,一塊大木板上釘著許多釘子,一頭固定著,壓在她的身上,釘子扎在她的背上,另一頭由犯人和獄警一點一點往下壓,當時只感到渾身鑽心地疼痛。他們把紙和筆擺在她的面前,往下壓一下木板,問一聲寫不寫保證。當時她心裏就有一念,絕不向邪惡妥協。事後他們說,像這種刑具一般人只要一二十分鐘就受不了了,他們卻給她用了近一個小時。中間他們還故意拉我的手臂,加劇痛苦。後來手臂完全麻木了。

十九、集中迫害

2001年底至2002年底,十八里河勞教所雇用近40名保安配合警察,對幾百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施以酷刑迫害,使用的手段有:警繩、電警棍、警棒、老虎凳、煙頭燙、烈日下曝曬等。

(待續)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