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橫河:七不講之下還有中國夢嗎

紐約時間: 2013-05-15 08:41 PM 
【新唐人2013年5月16日訊】我是橫河,大家好。
廣告

主持人:最近在微博上有一個消息,說是中共在大學校園裡下達了「七不講」的通知,這個「七不講」具體的內容就包括不講普世價值、不講新聞自由、不講公民社會、不講歷史錯誤、不講權貴資產階級、不講司法獨立。

目前「七不講」的說法還沒有得到中共官方的正面回應,但是這個消息在網絡上已經引起了沸騰,很多人紛紛表態說物極必反,還有學者稱「七不講」這個講話抽空了「中國夢」的全部內涵。我們今天就來討論一下「七不講」之下還有中國夢嗎?

橫河先生,您看這「七不講」的內容它最早是在微博上,被上海華東政法大學的一個教師張雪忠透露的,其他的老師也在微博上證實了這個消息,但是中共官方並沒有回應,您覺得這個消息可靠嗎?

橫河:我覺得這個消息是很可靠的,因為它這個是對大學校園傳達的,也就是說要求教師在上課的時候,在學校裡面不能夠講這七個東西,要貫徹、要執行下去的話就必須通知到所有的老師,所以從大學教師這裡傳出來的話可信度相當高。

另外一個,即使是官方沒有去正式承認這「七不講」的內容,但是在其他方面卻是有跡象表明這「七不講」這個內容是存在的,舉個例子,中國的媒體人高瑜,她說4月下旬中共中央辦公廳有個9號文件下達到縣團級,它的內容是2013年全國宣傳部長會議紀要。

這個文件一共分三個部分,就是情況介紹,第二個就是現有的問題,第三個是對策。在問題這部份,就這個紀要講了七點,它和「七不講」的用詞不完全一樣,但是基本上是有一條對一條的,比如說普世價值它是講得一個字不差;關於新聞自由紀要裡面講的是西方新聞觀念;在講黨的歷史錯誤上,在這個紀要裡面講的是不能用歷史虛無主義,也就是說不能否定毛澤東思想;在講到權貴資產階級的時候,它講到的是不能歪曲改革開放的成果。

基本上這個內容是一樣的,從這個全國宣傳部長會議紀要,以及最近在網路上對網路民意領袖進行的封殺,包括甚至取消微博的帳號。從這個角度來看,整個「七不講」所代表的官方政策是明顯的。

主持人:這個「七不講」的內容在一個普通人看來是非常可笑的,因為比如說它說不講普世價值,那普世價值是什麼?它其實是一個大多數人公認的一個價值。像這樣子基本的概念如果不教給大學生,那麼年輕人在大學裡他又能真正學到什麼呢?所以我想現在我們要不要一條一條來分析,說它為什麼要訂這個「七不講」這個政策?

橫河:好的。

主持人:我們先從第一條開始就是它不講普世價值,它為什麼要這麼規定呢?

橫河:我想它的最關鍵的要害,是它自己講的,就是在紀要裡面講到,說普世價值的核心是什麼呢?是排除黨的領導,讓黨讓步。這就有個問題了,就是每個社會其實都有一個價值觀,所謂普世價值就是現在被人類絕大部分國家、絕大部分地區和絕大部分民族所認可的一個價值,被認為是普世價值,像自由啊、民主啊。

現在問題是共產黨它的價值觀,首先它跟全世界的價值觀都不一樣,跟人類歷史上,人類正常的價值觀是抵制的。普世價值現在在世界上越來被越多的人接受,而中共它在價值觀方面它沒有辦法跟普世價值競爭,嚴格的說中共的價值觀已經徹底崩潰了。就是說從中共這麼多年來,從毛澤東開始說是創造性的發展了馬克思主義,以後又到了鄧小平,一代一代下來以後,它的價值體系實際上已經不存在了,已經徹底崩潰了,也就是中共自己的理論武器已經沒有了。它沒有辦法跟別人再去競爭也好,或者是去跟別人辯論也好,都不存在這樣的問題了,所以它只能說禁止講,因為它只要一講的話大家會思考,馬上就會比較出誰是誰非、誰對誰錯來,所以它不能夠讓別人講,這就是這個原因。

主持人:但是它如果連普世價值都不讓中國人知道的話,其實中國人的思想是很難跟世界接軌的。

橫河:對它來說它並不希望中國人的思想去和世界接軌,只要中國人的思想能夠容納它的存在,這它就滿意了,它並不是說它需要讓中國人能夠去順應整個世界潮流。

主持人:是不是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它說不讓講新聞自由,因為只要一有了新聞自由,它所有這些所謂的共產黨的價值觀和普世價值,肯定是會放在媒體上進行討論的。

橫河:共產黨這個價值它因為和人類的價值是相對立的,所以它不能夠獨立存在,它必須是一個封閉的系統,就是說讓在這個系統裡面的人,是看不到真正的社會的價值觀應該是怎麼樣的,因為一比較它就垮掉了,所以這裡它就講到了不講新聞自由,指的就是這個。

你看它在紀要裡面講的什麼叫西方的新聞觀念?它就是反對黨的一貫堅持的喉舌論,擺脫黨對媒體的領導。新聞、新聞,它本身就不應該受誰領導,這是一個事實,對不對?在中共這個地方,新聞它不是新聞,它是宣傳。

它這裡提到為什麼不能有新聞自由,說一搞公開化這輿論就搞亂了,就搞亂黨、搞亂社會。所以它這個很清楚,如果說有了新聞自由共產黨就亂了,這個是個事實,但是它又說搞亂社會,這個不是事實。就是說社會是不會亂的,你看全世界這麼多實行新聞自由的國家,哪個國家是亂的?

其實就是你講喉舌論這個說法,聽得人家都覺得這都拿不上檯面的,偷偷摸摸說的話,現在拿到檯面上公開這麼說,實際上中共它自己也知道它這些話題是拿不上檯面的。你知道中共宣傳部,一講宣傳部,大家在中國大陸聽慣了,一到國際社會大家一到海外才知道原來宣傳是一個非常壞的名詞,只有納粹才用宣傳。中共後來也知道,因此它對外的宣傳部原來叫Propaganda Department,後來它就把它改掉了,改成什麼呢?改成Publicity Department,也就是說變成了公關部,公關和宣傳在詞意上、在性質上差多遠啊?也就是說它也知道這個詞不好,它也要去掩蓋。所以中共它並不是不知道喉舌這種荒唐的論調,只是說在中共的統治下它必須這麼做。

那麼它反映的是什麼?反映的是中共對輿論控制的失敗。為什麼它要強調呢?因為以前喉舌論講的是單向的、填鴨式的灌輸,這種灌輸的形式,這種一面倒,對方沒辦法說話的形式,現在網絡時代已經不靈了。

中共實際上在互聯網上跟別人講已經講不過了,儘管在互聯網上它還有檢查、它還有刪帖、還有取消人家的帳號,它自已還有很多用納稅人的錢養在那個地方的五毛黨在為它說話的。但是就在這種情況下,就是別人捆著手腳,它放開大幹還是講不過人家。

所以它就把網絡輿論也歸到新聞自由裡面去,然後用封殺的辦法。不用這個辦法的話,中共對輿論的控制實際上已經是完全失控的,而且是完全失敗的。關鍵問題就是它的整個這套東西是很荒唐的,一旦能夠公開辯論,哪怕是不平等的辯論,它也贏不了。

主持人:但其實它一說不能講新聞自由,它就等於已經承認自己有好多東西是不合法的,拿不上檯面的。

橫河:對,是這樣的。

主持人:下面一個就是它說不能講公民社會和公民權利,這又是為什麼呢?

橫河:它自己講的,它說公民社會、公民權利的要害是在基層黨組織之外建立新的政治勢力。也就是說大家你看,在最近這些年裏面,中共實際上在社會上已經喪失了話語權,喪失了甚至行動的權利,整個草根運動、公民社會的這些運動,中共一點都沒有參與,一點都沒有加入進去,因為它要鎮壓這個東西。別人自動發展起來的公民社會,中共是控制不了的,所以它講了一個實質,就是黨在黨組織之外已經完全對社會失去了控制權。

我們知道維穩是中共過去這七、八年來一個最主要的社會穩定的手段,但是你要知道,維穩是一種被動防禦,就是它並不知道在什麼地方要發生什麼事情,也就是它對社會的現狀完全是失控的,只有當苗頭出來的時候,它快速反應把人家壓下去,這是它能做的事情。

當社會不平等發生的時候,公民的權利就是要求參與,這是最主要的一個特徵,一旦參與以後,這個權貴集團的利益就會受到打擊、受到損失,比如說現在公民舉牌要求公布官員的財產,就把他抓起來了,為什麼呢?這就是公民權利意識的增加,就是說我有權利知道做為一個政府官員,它的財產應該是透明的。

主持人:所以就等於說公民如果知道了自己的權利,共產黨就覺得對自己是一個威脅?

橫河:對,特別是共產黨的權力集團,就是那些統治集團裡面已經獲取了最大利益的這些集團,當公民意識升高的時候,它們的利益就會受到打擊、它們的利益就會受到損失,至少會受到監督,別人就要求監督,就光這一點就足以使共產黨權力集團當中的每一個人感到害怕。

主持人:而且其實很多公民在組織他的公民社會最草根組織的時候,他並不想參與到管理這個國家去,他很多只是為了自己自身的一個生存的要求,但是在共產黨裡面,它好像喜歡往往把這些所謂的組織都扣上一個政治勢力的帽子。

橫河:實際上公民權利就是草根的,一般來說只關心他周圍的事情,或者跟他比較近的一些事情,但是這種要求必然會影響到中共的統治。事實上中共是明白的,當草根組織興起的時候,它的獨裁就不能夠延續下去了,因為公民社會和獨裁社會本身是天然對立的。

主持人:再下面一個它提出的不能講的就是「中共的歷史錯誤不可以講」。其實這個在我們看來就更不可思議了,因為前幾年,文革之後有一段時期是思想上比較開放的,連包括鄧小平他也同意說中共的歷史要三七開或者什麼,就是他也同意中共的歷史上是有錯誤、有過失的。

橫河:我先不講中共的歷史這部分的錯誤,或者嚴格的說是罪行,它們定的基調要比過去文革結束以後這30多年都要更回到毛澤東時代去,為甚麼呢?這裡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紀要裡面是這樣說的,說它的要害是重提黨的歷史錯誤,特別是提毛澤東的錯誤,要害是針對黨的領導下的歷史的問題,它說是否認人們已經普遍接受的事實,特別它談到否定毛澤東領導時期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作用。目的是什麼呢?就是歷史虛無主義,目的是削弱甚至推翻黨的領導的合法性。我覺得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現在來重提毛澤東思想和毛澤東時期的歷史作用的話,顯然表明中共它的統治的合法性全面喪失,就是它的合法性必須到毛澤東那裡去找了。

因為在文革結束以後,鄧小平他事實上並沒有徹底否定毛澤東,他甚至沒有否定毛澤東思想。他實際上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把歷史問題擱置起來,不爭論了,大家一門心思去賺錢去。

但是不爭論不表明這個問題不存在。鄧小平的方法是用發展經濟,也就是發展硬道理,用這種方式想替代中共的合法性,因為中共在歷史上沒有合法性,統治沒有合法性。人類社會無非就是兩個,你要信神的話,統治合法性是天給你的;如果你不信神的話,你的合法性是選民投票給你的。共產黨兩個都不信,它不信神給它的權力,它也不給人民投票權,怎麼辦呢?最早的時候毛澤東想的辦法就是繼續革命,就是革命是它的合法性,也就是說在中國的歷史上、在中國的文化傳統上,打江山有一個合法性的,就是你打這個江山你是有合法性的,就是勝王敗寇;你打下來了那說明就是說是天給你的,你自己承不承認都沒關係,老百姓承認了。但是打下來以後怎麼辦呢?你沒有別的合法性的,統治需要合法性,打江山的合法性和統治合法性不一樣,所以毛澤東就來個繼續革命。我還在打江山,就這個意思,我繼續打江山。

主持人:所以就繼續內鬥。

橫河:對,就繼續鬥。它用這個來取代合法性;鄧小平就用經濟發展,江澤民、胡錦濤時期也是一樣的,這都是它們統治合法性的來源,就是經濟發展。但是顯然經濟發展現在遇到了很大的問題,所以最終的合法性是要重新被提出來的。那怎麼辦呢?現在中共實際上它是不想把這個合法性的基礎交給選民、交給民眾讓他們來選舉,怎麼辦呢?它必須要找...。而且經濟眼看著肯定沒有哪一個國家、哪一個社會能夠保持這麼高的增長率一直維持下去的,它總要緩慢下來,怎麼辦呢?所以中共在現在是沒有任何新的合法性來源的情況下,它必須往回找,找到什麼地方去呢?找到毛澤東去。

既然毛澤東在歷史上從來沒有被徹底否定過,那麼現在它們回歸到毛澤東那裡去找合法性,實際上反映了中共統治的一個最大的危機,就是它沒有合法性的來源,它必須回到毛澤東那個地方去找打江山的合法性,這也是最近這些年爭議最大的一點。證明什麼呢?證明中共這60多年的統治徹底失敗了,它只能回到60多年前毛澤東奪取江山的那個合法性上面去。

主持人:如果那個時候我們再討論那個時候你還有很多錯誤,你這個打江山的合法性都存在問題的話,它就徹底沒有什麼合法性了。

橫河:這個叫什麼呢?叫「病急亂投醫」,它是沒有辦法了,你看,已經有過的一大推指導思想,實際上是它合法性基礎的,就像我剛才講的毛澤東繼續革命、鄧小平是發展硬道理、江澤民的三代表、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現在又是「中國夢」,這個一個系列下來的話,這個不能作為合法性基礎的,從任何一個的政權結構來說的話都不行的,所以我認為它們實際上是已經是黔驢技窮了。

主持人:在下面一個它是說「不講權貴資產階級」,「權貴資產階級」這個名詞,就是這個階級其實是在早期中國是不存在這個階級的,這個階級事實上是最近二、三十年才出現的,但它現在它規定說你不可以講、不可以討論,您覺得這是它背後的什麼原因?

橫河:它講的就是說講了權貴資產階級就歪曲了改革開放,就是說改革開放出現了官僚資產階級、出現了國家資本主義,認為中國的改革不徹底,只有政治體制改革才能夠繼續經濟改革。實際上它所說的出現了官僚資產階級、國家資本主義這是個事實,就是不管是國內民眾還是國際社會,還是研究經濟的、研究政治的沒有人否定這一點。它實際上說的什麼呢?就是說不講權貴資產階級就確認了政治體制改革沒有必要,實際上它講的非常清楚就這一點。實際上從三個代表開始,這個權貴資產階級在中國就是說合法化了,就是已經登堂入室了,資本家入黨嘛。

主持人:資本家入黨可以做人民代表。

橫河:但是問題是三個代表的出現,權貴資產階級就合法了,它事實上是對中共毛澤東的革命的否定。而且現在的權貴資產階級要比共產黨當時打江山的時候所喊口號的那些三座大山的敵人要嚴重千倍、萬倍都不止,現在任何一個貪官,所貪的錢要比當年共產黨所宣傳的國民黨的四大家族加在一起,任何一個縣官都比他們的資產要多不知道多少倍。所以它們權貴資產階級是非常非常嚴重的。

主持人:這個權貴資產階級的出現,不是又跟它共產黨它想找當時它就是革命的對象那個不是又矛盾了嗎?

橫河:對呀,所以說這個不講權貴資產階級,就和不講黨的歷史錯誤重新去塑造毛澤東思想就矛盾了,也就是說它是兩個完全對立的,而且可以說是在中共理論體系裡面是誓不兩立的兩個系統,一個是要造反要均貧富,另外一個是權貴資產階級的利益不能動,連說都不能說。實際上這兩者是矛盾的。在人類歷史上我覺得除了中共以外,還沒有任何哪一個人,能把這兩個完全對立的東西放在同一系統裡面,而且大張旗鼓的講的。

主持人:所以它就要求你不要去討論,你也不要有新聞自由,你什麼也不要說,我告訴你你就聽什麼,我說什麼你就聽什麼。

橫河:因為它一引起討論人家馬上看出太大的破綻了,而大學就是思考的地方,一到大學裡面去大學課堂一講的話,任何一個學生,除非是拿了錢的五毛以外,其他的人任何人都能提出這樣的問題來。

主持人:對,一個大學生他畢竟應該是同齡人裡面的精英。

橫河:所以大概最先就是在大學裡面不能教,一教的話就都露餡了。

主持人:最後一個它應該是說不講司法獨立,其實中國一直在講司法制度的改革,那麼它現在又說不講司法獨立,它這個改革會是個什麼類型的改革呢?

橫河:這個講司法獨立,首先就是一個問題,一個國家為什麼要有法律,就說人類歷史的發展過程當中,實際上是經過了道德治國,像在最早的中國傳統歷史傳統社會。

主持人:他是沒有法律的。

橫河:對,法律很少的幾乎是沒有的,他完全是靠德治,特別是在中國三皇五帝歷史上講的是德治。到後來道德不行了,才開始用法律來規範人的行為。所以法律是在人類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以後規範人的行為,就那些行為你不能做,做了以後你要受懲罰,因為害怕法律的懲罰而不是害怕神的懲罰,所以才不去做壞事,這是法律所起的作用。法律它最大的一個特徵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就是說是一視同仁的。

主持人:對,哪怕是皇上也要被這法律管的。

橫河:對,所以這就體現了一個社會公正的問題,就是社會公正最後一道防線就是法律,如果到法律都不能解決的時候,那麼這個社會就喪失了一切公正,最終這個社會就不能維持了。

主持人:如果這個法律不能保證社會公正的話,這個法律事實上它也就是一個紙面上的東西了。

橫河:那就沒有用了,法律本身如果不能保證社會公正的話,而且是全面不能保證社會公正的話,這法律就沒有用了。中國不是一個法治國家,儘管中共想把自己打扮成一個法治國家。為什麼呢?就是因為中國的司法不獨立,司法要能夠做到一視同仁的話,它最主要的一個特徵就是不能受統治集團或者統治者的干預。

因為只要統治者一干預的話,那麼司法朝這個地方傾斜了,司法就喪失作用了。中國是誰在干預司法,是誰讓司法不獨立呢?就是因為中共,所以司法不獨立是不獨立於中共,這就是中國司法一個最主要的問題。它不講司法獨立,實際上就不能講中共在干預司法,也就說它要明確中共對司法的干預。

在這之前,我們大家知道中共干預司法的一個最主要工具就是政法委,但是回過頭來怎麼說呢?就是政法委的所作所為,他們這種非法行為實際上是代表中共的非法行為,只是說在過去幾年當中,政法委的權力發展得太大,結果變得中共自己控制不住了,因此中共需要去收拾一下政法委,所以把它的權力就要下降,把它級別下降。但是政法委權力的約束並不是對中共干涉司法的約束,只是說中共黨內自己擺不平了,說你這一支力量太大了要把你壓下去一點。

主持人:所以根本不是真正的司法改革。

橫河:並不是司法改革,只是說中共裡面換一個人,或者換一批人來管這個,它的機制沒有變,就說還是中共在管,至於是不是政法委在管,或者是政法委的權限,就是說在多大程度上它可代表中共來管,這是現在中國的一個實質。它跟老百姓是沒有關係的,黨內誰來管這件事情,而不是說這個事情黨就不管了交給老百姓管了,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所以只要中共的統治不變,中共去控制司法這個事實就不會變,最多就說變變形式而已,實際上到現在為止連形式都沒有變,我們並沒有看它的形式有改變了。中共從來不需要社會公正和社會正義,因此司法的社會公正、正義這一條對中共來說是沒有意義的,中共要的是怎麼樣鞏固它的統治,這才是中共所需要的,司法對它來說只是一個工具。

主持人:那你看中共現在它定了這七條規定,但它自己不想去公開,它只是用內部傳達的方式,在我的理解,就說它自己也知道這七條規定是拿不到檯面上來的。我們再回到我們最開始的題目,它有了這個「七不講」,現在中共它提了一個新的口號叫「中國夢」,您覺得在這個「七不講」規定的限制下我們還有夢可做嗎?

橫河:我覺得實際上是沒有夢的,本來中國夢這個東西提出來的時候就很抽象,非常抽象,到現在為止大部份都是一些文人在解釋什麼是「中國夢」。我們來看一下,「七不講」它只是用內部傳達的方式,它不能用公開的方式,其實這就是網路謠言的一個根源。

當大家說網路謠言、網路謠言,現在《環球時報》還居然出了一篇文章說是懲罰網絡謠言的製造者。但是問題在於中共作為統治集團來說的話,它的政策都不敢拿出來,你讓網絡怎麼樣不能有謠言?現在網絡上傳的都是真話,所謂網絡謠言只是中共不想讓人聽到真話而已。

另外說明一個問題,就是這「七不講」是黨的政策,不是法律也不是國家的制度。所以中共還是用政治鬥爭的方式,用政治運動的方式在治理這個國家,偷偷摸摸的。

所以在這裡我認為沒有中國夢,倒是這個「七不講」比較反應了中共所規劃的,也就說它想看到中國社會應該是一個什麼樣子。實際上「七不講」反應出來的是三個不自信:理論不自信、制度不自信、道路不自信。講不過別人,不自信怎麼辦,就封別人的嘴,不讓別人講。

主持人:那應該說這個「七不講」,給那些正在做中國夢的人是一個可以讓他們清醒過來的一個東西。

橫河:我覺得是比較明確的是你們要做中國夢的話,這就是我給你的中國夢,你做還是不做。



──轉自《希望之聲》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3-05-26
我梦见我杀了毛贼子-------真的吗?哈哈,只是个梦而已.我不明白口号怎么会这样骗人,梦???不就是胡扯吗,或者就是幻想而已,哪里有什么真格的!!!大家为什么就相信了呢?不就是个梦吗!现实哪?什么都没有,就是做个梦而已.为什么要拿这么个虚幻的东西骗人民?真的蠢到极点了,但13亿人怎么就相信了呢?不是太可笑了吗?拿个破烂梦来骗13亿人民,真是蠢到家了.从某大人说中国梦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蠢人连骗人都不会,真的绝望了.你倒说个中国理想也好,偏偏说梦,真是扯淡!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