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文昭:否定「打黑」是薄熙來案發展的關鍵

紐約時間: 2012-03-19 04:56 PM 
【新唐人2012年3月20日訊】簡單地說,薄熙來案的發展方向不外乎有三個。第一:追查薄熙來的經濟問題;第二:追究薄熙來在王立軍出走美領館事件中的領導責任問題;第三:追究其在「打黑」過程中的違法問題,曝光一部分冤案,並且至少從一定程度上否定「打黑」運動。
廣告

現在坊間廣為傳聞的薄熙來的妻子谷開來正在接受調查,就是從貪腐的角度入手。在薄熙來被免職後,在中國的互聯網上出現了一份《中共中央辦公廳關於王立軍事件的處理通告》的文件,但現在國內的各網站上已經刪除。3月16日晚上,大陸互聯網上突現一段錄音資料,據說是向重慶某主城區的全區幹部傳達「中共中央關於對王立軍私自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滯留事件調查處理的情況通報」的現場錄音。對這份來路不明的《通報》的真偽,各方看法莫衷一是,也有瞭解中共體制的人士認為真實度很高。該《通報》裡把王立軍出走的原因解釋為,王在查案中涉及到了薄熙來的家人,於是引起薄熙來非常「不滿」,將王立軍調職,導致王、薄矛盾激化。

這個說辭的細節有許多牽強、不合理之處本文暫不贅述,但它的用意十分值得玩味。如果說薄熙來的家人涉案,那很有可能就是薄熙為:引發問題的是薄熙來的家人,而不是薄熙來本人,而薄熙來無非是對涉及其家人的案件想掩蓋、護短。薄熙來家人的「問題」大概不外乎是在高層官員家屬中司空見慣的以權謀私問題,薄熙來是因為替家人護短與王立軍釀成衝突,逼迫王立軍憤然出走,在此過程中薄熙來所承擔的不過只是領導責任和沒有「大義滅親」,這是一個「錯誤」,但說不上是一個嚴重的錯誤,與王立軍出逃的「叛黨叛國」罪行不是一個性質、不可同日而語。如果作這樣的解讀,那麼《通報》的意圖仍是將王立軍和薄熙來做一定程度的分割,為薄熙來的迅速墜落緩衝。

以上所說的進展即是從查經濟問題和領導責任兩個方向追究薄熙來,不排除這些消息是那些與薄熙來有密切聯繫、不希望薄熙來案擴大的人士有意釋放出來的——通過弱化薄熙來的責任以實現自保。但是筆者認為,薄熙來案接下來能否深入發展的關鍵在於第三點,即:是否要在一定程度上否定「打黑」。主要原因如下:

第一,「打黑」是薄熙來與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之間最主要的政治紐帶,是把兩人捆綁在一起的繩索。如果胡溫有意通過薄熙來案整肅中央的江澤民派系勢力,就不得不拿「打黑」做文章。如果不能否定打黑,則不能動搖周永康所把持的政法委這個龐大勢力,也就不能在「十八」大上奠定一個胡錦濤所理想的權力格局。那麼,如果不能達到這個權爭的最終目的,即使把薄熙來致於死地又有何意義?畢竟薄熙來已經出局,他個人的生死榮辱已無關大局。

薄熙來在3月9日「兩會」的重慶團記者會上特別強調,「打黑」不是王立軍一人做的,而是在政法委的協調下各部門協同作戰的成果。他的原話是說:「實際上絕不是公安一家,是公(安)、檢(察)、法(院)、司(法)、(國家)安全,再加上紀委,是多家共同努力的結果,是由政法委協調的,並不是王立軍一個人的事情」。然而一天後,新華社發出的消息卻是「薄熙來昨天表示,打黑是在政法委領導下,公檢法司協同作戰」。與薄熙來原話所說的「政法委協調」不同,報導中特別強調了政法委的「領導」地位。如果說這個稿件是由重慶的隨團媒體提供的,那麼極可能是薄熙來自己的授意,特別烘託了「政法委」的領導地位,有意將「政法委」與自己捆綁。那麼這個能領導重慶,協調多部門的「政法委」是誰呢?顯然不是重慶市政法委,只能是指中央政法委。也就是說,薄熙來用「打黑」死死地綁住中央政法委,在他心中這是保住他自己的最後一道防線。只要能成功地把王立軍和「打黑」運動分割開,不否定「打黑」運動,他就不至於跟著王立軍摔得粉身碎骨。

當然對周永康來說情況是一樣的,「打黑」與中央政法委緊密相連,「打黑」又是「重慶模式」的鐵招牌,徹底否定「重慶模式」也就意味著引火燒身,所以必定會以「維護大局穩定」為名死保「重慶模式」中的「打黑」成績和經驗。從現實出發分析,「維穩」會是周永康要脅胡溫,阻止深辦薄熙來的主要理由。然而大勢如此,王立軍出逃的影響之巨,不可能不對薄熙來作出處置,但筆者估計周永康仍將主張將王立軍與薄熙來分割處理。所以我們看到前文所說的《通報》裡,將王、薄衝突的原因解釋為兩人在涉及薄熙來家人的案件上起爭執,就令人懷疑有高層背景、有特殊意圖,來引導輿論,並希冀左右胡溫的決定。

第二,對於附著於「重慶經驗」之上而喧囂一時的毛左勢力來講,守住「打黑」成績也成了他們最後的底線。重慶的領導變更他們可以「擁護中央」、唱紅歌活動也可以暫時不搞,但要否定「打黑」則是斷了他們的根。國內毛左代表人物孔慶東在「第1視頻」的訪談節目中說:「重慶的『唱紅打黑』就是最大意義上的打假,甚麼是打黑啊?打的就是假共產黨、假政府官員、假公僕」。顯然在這些人眼中「打黑」決不僅僅是所謂淨化社會風氣,而是有意識形態意義,反映了他們當前社會的態度。

毛左的社會情緒基礎就是一部分下層民眾對當前的腐敗不滿,但受國內長期專制教育和宣傳的影響,拒絕民主化的潮流,希望以回歸毛時代的方式,清除腐敗和社會不公。因此他們將「打黑」解讀為「打假共產黨、假政府官中、假公僕」就成了他們對「社會主義祖國」有能力自我淨化的最後希望,如果中央最終否定「打黑」,就等於斷絕了他們對現實的全部希望。 孔慶東最後說:「我相信我們黨中央大多數領導人心裡是清楚的,是明鏡的,他們已經多次肯定『重慶道路』、肯定重慶所取得的成就,這個不會把說出去的話又收回來的」。孔慶東一介P民,居然斗膽代表黨中央表態,也足見「打黑」這件事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至高無上,寧肯冒犯上殺頭的危險,也要誓死捍衛。也就是說,黨中央只要不否定「打黑」,就還是明鏡高懸;否定了「打黑」就是昏聵、糊塗,就是自食其言。對待「打黑」的態度成了毛左「群眾」們判斷現任黨中央的試金之石。這比薄熙來在「兩會」上代表胡錦濤宣佈今後會去重慶還要嚴重。這也相當於給溫家寶提了一個醒,只要不否定「打黑」,毛左勢力就會陰魂不散,他在記者會上憂心忡忡所說的文革重來的危險就一直存在。

第三.薄熙來案成了胡溫最後一搏的機會。胡錦濤在2006年通過辦理陳良宇案掌握了一批上海出身的中央高層的根底,但最終也是為山九仞,功虧一簣。並沒有能扳動當時的中央政治局常委黃菊。如果說當時胡錦濤覺得攤牌時機未到,尚有五年的時間,不急於一役分出高下,那麼現在顯然時間已經到了最後關頭。如果不能籍薄熙來案深入下去,不僅這最後一年的任期胡溫二人仍將碌碌無為,胡錦濤恐怕想蟬連軍委主席,在「十八大」後繼續發揮影響力也是南柯一夢了。

對溫家寶來說,他在記者會上公開否定重慶模式,又力主罷免了薄熙來的地方職務,已經走到了前台吸引了火力,他和周永康一樣無路可退。如果不能搬掉政法委這塊攔路石,不僅他年年講、月月講的政治體制改革將無果而終,他的碌碌無為將被寫入歷史,恐怕風評還不如他的前任朱鎔基;更嚴重的是,下台之後他和他的家人很可能遭到掌握有政法委系統的政敵的報復和整肅。只有否定「打黑」,在這塊堅冰敲開口子,才能把薄熙來連同中央政法委一起拔出根來,他所主張的「改革」才能有出路,他本人未來的安全也才有保障。當然周永康本人必定要在「十八大」上卸職,但關鍵是以他為代表的江澤民一系勢力不能繼續左右今後的人事安排。

因此對於各方來講,對「打黑」的態度決定著薄熙來案接下來的走向。如果一役成功,胡錦濤就可以隨心所願、獨秉朝綱,在「十八大」後也將代替原來江澤民的位置繼續發揮影響力。溫家寶作為現任中共高層中相對有「理念」的人,多少也能擺脫「影帝」和碌碌無為的惡評。但是與薄熙來下台同時發生的是,《刑訴法》修改案被通過,強制失蹤合法化,中國正式進入警察治國的時代;微博實名制正式實施,黨和政府明白無誤地宣佈了決不給中國民眾任何自由言論平台的遐想。薄熙來案的深入發展和不可控的趨勢也許顯示著中共體制的分裂,但並不顯示它將改弦更章。

文章來源:作者本人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