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關心】中共「十八大」三大猜想

紐約時間: 2012-01-29 07:57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2年1月29日訊】【世事關心】(202)中共「十八大」三大猜想:「十八大」將形成的權力格局引發諸多猜測。
廣告

主持人:2011年結束的中共第十七屆六中全會宣佈,中國共產黨的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將於2012年的下半年在北京召開。在“十八大”上,中共將完成又一輪高層換屆,如果如它所願順利完成權力交接,中共將迎來它所謂的第五代中央領導集體,而中國也將走入一個不可知的未來。在中國的所處的經濟環境、國內社會環境、國際環境正在發生深刻變化的今天,矛盾錯綜複雜,各個領域都潛伏著危機,“十八”大的權力交接任務能否順利完成;會形成怎樣的權力格局;又將給中國帶來甚麼?圍繞這些問題存在著許多猜測,這一集《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

旁白:關於中共“十八大”的第一大猜想是,中共第五代領導集體能否順利誕生,在這個過程中是否存在著“破局”的可能。名義上,共產黨的中央委員會在當屆黨的全國代表大會上選舉產生;當屆中央委員會一經產生,它的第一次全體會議,即所謂“一中全會”就將選舉共產黨的中央領導機構,包括中央政治局委員和候補委員、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中央委員會總書記和中央軍委主席,從而由低到高完成共產黨金字塔形的權力結構。 旁白:但實際上,中共重要的人事安排,是在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召開之前就內定好的,之後的所有會議議程不過是履行一遍程序。在胡溫主政之前,中共的元老們有在北戴河以度假為名進行非正式會議的傳統,以商討重要的人事安排和大政方針,這就是熟悉中國政治的人所共知的“北戴河會議”。胡錦濤成為中共總書記之後,第二年宣佈取消了“北戴河會議”。作為所謂“新政”的一部分,顯示胡錦濤有意使共產黨內的權運作更加透明、更符合程序、從而更穩定。但時隔僅4年,2007年夏天北戴河會議又再度復生,外界普遍認為,主要是由於那年秋天要召開“十七大”,退而不休的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意圖左右“十七大”上的人事安排,然而已經退位的他沒有名分來主導黨的正式會議,於是再度借“北戴河度假會議”來發揮影響力。

旁白:2007年以後,北戴河權力角逐的風雲再一次偃旗息鼓,然而2011年又再度傳出中共大佬齊聚北戴河的消息。“北戴河會議”的每一次死而復生,都是中共高層人事安排存在重大懸疑的風向標。 旁白:2012年伊始,中共黨刊《求是》雜誌就發表署名秋石的文章,否認中國社會道德出現滑坡,矛頭直指去年“小悅悅事件”後總理溫家寶提出的“道德滑坡論”。此後不到一周,共青團中央的下屬報刊《中國青年報》就報導了清華大學的一份2011年度“中國社會進步研究報告”,直言不諱地講中國陷入了“轉型陷井”:利益集團要求把過渡時期的體制定型化,阻止更進一步的實質改革。這是“石頭摸上了癮,連河也不想過了”,文章號召“以政治體制改革再造社會活力”。矛頭針峰相對地指向黨內的利益集團和保守派。 剛剛進入2012年,中共黨內的不同派系就用自己麾下的喉舌媒體大打輿論戰,分歧體現出了表面化的態勢。 旁白: 早在2011年7月,研究中國問題的海外學者何清漣就發表文章《中國政治的兩大“破局”之舉》,指黨內各派勢力的各行其是,使黨的集體領導權威受到挑戰。

主持人:溫家寶和薄熙來一個不斷重復政治體制改革,一個鼓吹所謂“重慶模式”。這一右一左兩種主張各行其是,海外學者何清漣認為都是中央權威衰退下的產物,是中國政壇上的“破局”之舉。 隨著“十八大”的鄰近可能這樣的矛盾表現得更為激化。那這是否可能造成共產黨的新一代領導集體的難產、甚至破裂呢?我們先聽一下本台評論員文對相關問題的看法 主持人:我的第一個問題是,共產黨在開“十八大”之前,存不存在一種可能性,就是“破局”?分歧已經達到了就人事任命不能達成一致的程度,已經達到了“十八大”都無法順利召開的程度? 文昭:我覺得“破局”是存在著兩種理解的:第一種理解就是,黨內各派的鬥爭表面化、白熱化,最後導致這個“十八大”不得不被一再推遲,造成無法順利召開的局面。是不是能夠激烈到這種程度呢?那我們還要看,在今年,在“十八大”之前,可能舉行的“北戴河會議”和“十七屆七中全會”。第二種理解就是,雖然第五代領導班子產生了,但是他的權威被削弱了,中央到地方各派勢力仍然各行其是,經過一段時間的積累,最後達到了破裂的結果。當這個結果一旦出現以後,那就會使一個中國的政治環境都會面臨一個重組,會是一個非常大的變革,我認為在今年頭大半年,如果不發生一些緊急情況,比方說:出現大規模的傳染病和戰爭等,導致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或者出現全國性的群眾抗爭,使共產黨的管制能力被極大程度的癱瘓,如果不發生這種情況呢,那麼後面這種可能性比較大,不到萬不得已,中共還是會讓“十八大”在今年內召開,顯示一個全黨團結的形象,我想這方面他們還算有共識,但是能不能形成一個有權威的中央領導集體,這就非常難說了。

主持人:那也就是說,你認為不管怎麼樣,共產黨在中央這一層的這種集權的能力,它肯定會削弱了。 文昭:這個是很難免了,從各方面來講,都會被削弱。有一種猜測是,胡錦濤會留任一段時間的軍委主席,我覺得這種可能性比較小,因為不管是在中央軍委還是在政治局,可能這個方案都很難得到足夠的支持,但是只要江澤民假如多活幾年繼續乾政的話,指望胡錦濤能夠退下去以後,完全偃旗息鼓,也是不太可能的。這樣一來,就會存在著有兩個,事實上還有影響力的前總書記的情況。一個國家有一個太上皇,過去有一個江澤民就已經夠添亂的了,更何況再有兩個呢?關於政治局常委的名單,現在應該說還是個謎,但是我想最後可能會形成一個各派妥協、彼此掣肘的局面,今後如果想要在中央政治局形成一個統一的意志,難度會越來越大。 主持人:你剛才說,如果是中共要出現“破局”,中國的政治就面臨著重組,那麼有沒有這種可能性,就是在嚴峻的經濟形勢和公民運動的壓力之下,在剩下的這半年多的時間裡面,使得中共黨內的政治力量的對比發生急劇的變化,以一派的意見形成主導組成領導班子。
文昭:應該說,外部的壓力會加劇黨內的分歧,因為共產黨內歷來也存在的各種不同的管理社會的主張,如果外部壓力夠強的話,它會使這個分歧尖銳化,加速破裂的進程。但是我覺得,剛才所說的這個政治環境上的重組,它應該是一種根本的變革,也就是共產黨解體,徹底退出歷史舞台,至於說,現實中的經濟形勢的嚴峻、還有經濟增速的放緩,它會給一些在經濟工作方面有經驗的人製造機會,比如這個王岐山,他入常委的可能性就增加了,李克強在黨內的影響力會上升。但是呢,現在看呢,頑固派他仍然掌握從宣傳、政法、紀檢,一直到人大、政協這些大部分的部門,他們會竭盡全力的去維護現有的這種格局,去反對任何傷害他們現存利益和特權的事情,如果想在短時間內,以溫家寶為代表的改革派能夠徹底扭轉這個局面,看不到現實的可能性,我歷來認為共產黨已經不存在所謂健康勢力生存的土壤了。


Sequence2
旁白:關於中共“十八大”的第二大猜想,也是引起最多議論的話題,就是新一屆的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名單會是甚麼樣。中共的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居於中共權力的金字塔頂端,是掌握著這部政權機器最高操作指令的人。他們在中央委員會閉幕期間行使黨的最高權力。每一屆常委的名單,基本上就是宣告了本屆領導班子的政治性格,和接下來五年這個國家大政方針的走向。 旁白:自從中共的第五次代表大會效仿蘇共設立中央政治局以來,常委的人數大多情況下是奇數,以避免在表決時出現平分秋色的狀況。經濟改革以來,中共“十二大”上產生的常委班子是6人,葉劍英辭職後為5人;“十三大”是5人;從“十四大”到“十七大”是七人或9人。 旁白:依據過往的經驗,中共一般會從現任的政治局委員或候補委員當中,產生下一屆的政治局常委,以保持晉升過程中的連續性,避免因越級晉升惹出太大的人事爭議。另外根據現行的黨政幹部退休規定,到換屆時年齡超過68歲的中央領導人必須退休。也就是說,凡是1945年1月1日之後出生的政治局委員,都具備在十八大上留任的條件。其中包括:現任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中央宣傳部長和中央書記處書記劉雲山、國務委員劉延東、中央組織部部長李源潮、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國務院副總理張德江、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共11人。 主持人:關於“十八大”後中共高層的人事安排這個熱門話題,我還採訪了前89“六四”學生運動的領袖、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共同主席王軍濤博士。

主持人:我們注意到有這樣一種現象,就是從中共的十二大開始,政治局常委的人數是不斷增加的,十二大和十三大是五個人,十四大和十五大是七個人,十六大和十七大是九個人,那眼下符合晉升條件的政治局委員中正好是十一個人,那麼各派對於未來的人事安排爭執不下,那麼有沒有這樣一種可能性,這十一個人全部晉升為十八大的政治局常委,來一個皆大歡喜的局面? 王軍濤:我覺得這個可能性非常非常的小。據我所知,實際上在十四大到十五大,之所以增加兩個人,就是原來鄧小平從他上台之後就想精簡機構,要求政治局常委首先精簡,要弄出一個效率高的辦事機構,但是在十四大和十五大因為發生了一九八九年的民主運動和鎮壓之後呢,在政治上,他需要一個重新的安排接班序列。他需要接班的這些人,同時接班人多一點,如果政治上不可靠,他要往下拿,所以我們一看到呢,他差一點把江澤民這個班子拿掉。當時呢,他增加到了七個人,那麼到後來,到十六大和十七大增加到了九個人,主要是江澤民下來之後,他又不想全退,還想操縱政治局常委,所以他當時要求增加兩個人,增加他的派系,但是共產黨裡一直有個說法,說到了十七大、十八大之後,它可能要回到七個人,甚至回到五個人這種說法,但是現在看來,這也很難做到,就是你所說的平衡派系。剛才你講到就有十一個人,其實也不止是十一人,實際上,還有像令計劃、王滬寧,只是說,別人都沒有認為他們可能有進入常委的希望。但是我覺得只有在一個情況下,可能出現十一個人,他們需要兩個更年輕的,比如60後的,或者需要更多的代表,比如軍界也有人進常委,那麼這個時候,他們肯定要適當的增加常委的人數,但是為了平衡現有的政治局委員的話,我認為不太容易。
旁白:在中共高層的政治勢力中,按出身和晉升道路劃分,有所謂的“太子黨”、“團派”和“上海幫”三足鼎立的格局。“太子黨”是指和前任的中共元老有親緣關係,憑此謀取了重要職位的人。代表人物有國家副主席習近平、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等。“團派”又稱“共青幫”,是指出身共青團幹部的中共領導人。代表人物有現任中共總書記胡錦濤、中組部部長李源潮等人,到2010年,團派人物擔任省委書記和省級政府首長的共有23人。 旁白:而所謂“上海幫”則是與前黨魁江澤民有直接關係,由他一手提拔起來的人,這些人當中多數曾在上海市任職。在當前的中央政治局中,上海幫佔據多個常委職位,對現任總書記胡錦濤形成強大壓力。外界比較一致的看法是,“上海幫”在當前政治局常委中包括:吳邦國、賈慶林、周永康、李長春和賀國強。在政治局委員中有:張德江、劉雲山等人。 主持人:在派系林立、鬥爭激烈的中共內部,每當最高權力換屆的時候,往往也是各派力量攤牌之時。意外反而成了權力交接過程中的常態,事前被各界看好的人事佈局往往到了最後時刻橫生變數,在共產黨越來越缺少能孚眾望的領袖的今天,“十八大”會形成怎樣的權力格局就更加疑雲重重。

旁白:中共近幾屆的人事更迭,意外成為常態。在1997年的“十五大”上,之前呼聲很高的人大委員長喬石,竟然連中央委員會也沒有入選,完全被擠出局,讓許多中國事務分析家跌破眼鏡。2002年的“十六大”上,有良好口碑的開明派人物李瑞環再次由於年齡問題被擠出局。在2007年的“十七大”上,由胡錦濤所指定的,也是被各界看好的總書記接班人李克強,意外敗走麥城;而在十五大上僅是作為中央委員會候補委員、敬陪末座的習近平,反而一躍成為了一國的儲君。在中國的經濟和社會均面臨著嚴重問題的今天,而且在黨內意見分歧日益表面化的情況下,中共“十八大”會形成怎樣的高層人事佈局呢?引起了各方的廣泛猜測。 主持人:現在外界流傳的有各種對下一屆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名單的猜測,那麼我們可不可以反過來看一下,如果在剛才講的那些候選人當中,有人要出局,那您認為誰是最有可能最先出局的? 王軍濤:我覺得最先可能出局的,首先就是,去年一個普遍的說法,去年北戴河會議的時候有人說,薄熙來是不能入局的,因為薄熙來入局後,他會極大的衝擊共產黨現在的這個體制。那麼假如這是一個真實的說法,儘管有很多政治局委員到他(薄熙來)那裡去了,一個說法是說他本人在造勢,還有一個說法就是胡、溫對薄熙來都沒有表態。這就說他入局的可能性不太大。還要考慮到共產黨政治局常委要能夠做兩屆等等這樣的因素,所以我覺得像俞正聲這樣的可能都可能出局,所以從現在這個人數上看呢,共產黨要平衡像,張高麗等等,也都有可能出局,因為他們本來的根底也不是很深。

主持人:我們現在如果是預測全部常委的名單,可能風險過大了一點,但是在習近平和李克強意外,另外在預測三、四個人的人選,您認為誰的希望比較大? 王軍濤:再預測,我認為像李源潮應該是能夠進來的,像王岐山應該是可以進來的,都是比較有把握,王岐山他在抓經濟上。還有像劉雲山和劉延東,劉延東她很早就被共產黨作為統戰部門的一個接班人在加以培養,所以我覺得這幾個人都比較希望大一點。人家說張德江實際上也是一個備胎,他可能也可以進來。但是張德江、汪洋,也應該是可以進去,但是呢,廣東出些事以後…這裡面還有幾個因素。如果江澤民在這一年中要是死掉的話,在十八大之前死的話,那十八大的人事要重新洗牌的,這是可能的。還有像胡錦濤,如果他身體突然出現重大的問題,比如人家傳說胡錦濤會有中風的這種習慣,如果發了病,那麼也要重新洗牌,這就很難說了。但是我覺得也有這種可能,共產黨要保持前瞻性的需要,在十四大安排胡錦濤進了常委,直到十六大讓他接班,也可能安排一、兩個更年輕的60後的進來,以便在新的領導班子之後能夠在第六代、第七代能夠保證接班.共產黨下一次可能搞雙接班,不再搞一個人,為了平衡各個派系,雙接班,一個派系出一個。 Sequence3 旁白:關於中共“十八大”的第三大猜想是,假如中共第五代領導集體順利產生,又將如何應對江澤民和胡溫時代留下的各種社會問題和體制弊病呢?一個形象的比喻是:中共的高層換屆是抱著定時炸彈擊鼓傳花,而這個炸彈傳到了共產黨的第五代手上,怕是很難再傳下去了。 旁白:關於未來的“路線之爭”眼下就顯示出了端倪,引起最多人注意的是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和廣東省委書記汪洋。薄熙來在經濟上打民生牌,在意識形態和文化向左轉、向毛時代靠攏,推出所謂的“唱紅打黑”,樹立了一個所謂“重慶模式”。而汪洋則反其道行之,有意體現出開明形象,一方面宣傳“加快經濟轉型、建設幸福廣東”,另一方面對大規模的群眾抗爭表現出軟化的態度,比如2011年末的烏坎村事件。在黨內又樹立了一個所謂“廣東模式”。

旁白:在中央層面,與溫家寶不厭其煩地談無法付諸行動的政治體制改革不同,作為儲君的習近平和李克強一直保持低調,對於未來的改革路線問題沈默是金。據維基解密的消息說,對黨內的元老來講,他們更容易接受習近平。美國《國家利益》雜誌電子版在2011年9月發表文章《見識新毛澤東》,指在意識形態上習近平接近毛澤東,這些分析認為習近平將延續過去共產黨的保守作風。
主持人:關於“十八大”以後的中共施政方向,現在再回到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共同主席王軍濤先生 主持人:一些西方的分析人士認為,習近平將在意識形態和政治體制上延續保守的作風,那您是否贊成呢? 王軍濤:我認為這個判斷實際上是錯的。實際上從習近平開始在政壇上作為王儲亮相後,他在這麼多年裡寫了很多文章,不提毛澤東思想,只是他在最近的一些講話中開始提到毛澤東。特別是在看到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的時候,他主要是在從維護共產黨江山的角度,他開始提毛澤東,也開始說了一些毛澤東的講話,但是這些講話都不是實質性的,但是講到國家的一些大的國政方針上,他並不認同毛澤東。習近平他們這些共產黨太子黨,他們覺得這個江山是父輩打下來的,他們有責任要把江山守下去。我知道劉亞洲曾經在底下,他是李先念的女婿,國防大學政委,他曾經講過一句話,如果我們不搞政治改革的話,我們兩代人都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他說我們只有搞政治改革,才能夠證明上一代打江山,為人民做了一些事;那麼我們這一代完成一個政治上的改革,讓權力回到人民中間,這樣我們兩代人才能獲得一種解脫。他很擔心會在歷史上留下這樣一個千古罵名,但是像他這樣的太子黨到底能有多少。這些人我就想說,他們對於共產黨的江山為己任,就是因為這是他們的根本利益所在。另一方面他們也知道,要保住這個根本利益,他們必須要解決中國的一些問題,老百姓對中國政府這種極端仇視的這樣一種,他們必須要想辦法解決,從這個角度上來看,他們要有些動作。但這些動作到底是政治改革呢,還是搞更大的、更有強勢的、更有壓迫性的威權政體,那麼這個還要再看。

主持人:那麼從民間的反應來看,如果他們真能邁出政治改革這一步,中國人到時候是否能接受這一點呢? 王軍濤:這個就很難說了,因為這是一個說法,就是共產黨真的搞改革,也有的人說,只要你拋棄共產黨這個制度,你站到人民這一邊,那麼人民還是會歡迎你的。甚至你就像戈爾巴喬夫、像葉利欽他們也都不是沒有問題,但是後來人民也都是說,只要你支持了改革,站到人民這邊,結束共產黨一黨專制制度,還是可以接受你,這是一個說法。但是還一個說法,因為中國共產黨太腐敗了,他現在不光是一個政治上押了多少人的問題,他在經濟上還在佔有著很多的利益,至少從經濟清算上會追溯到政治清算,人民不會原諒他們。我覺得這兩種說法都有它的道理,但是最後可能要看一個,就是說怎麼做,如果是共產黨還像現在這樣地鎮壓老百姓,他已經不完全是傳統上的那種警察國家,他用黑社會的那種流氓的方式,那種非常野蠻甚至殘暴的、滅絕人性的方式來鎮壓異議人士。要是繼續這種方式,共產黨會死的很難看。共產黨將來是要取消的,但是共產黨裡面的這批人,如果要得到人民的諒解,那必須在他們執政期間,有力量去鎮壓的時候,他們能夠放棄鎮壓的方式,能夠真正的向人民道歉,糾正他們的錯誤。第二點是不可能的,我覺得它和國民黨不一樣,國民黨到了馬英九這一代還是有理念的。不僅孫中山這代有理念、蔣介石這代有理念,馬英九這一代還是有理念、有道德的。但是共產黨是下一代比上一代更爛。你看他們出來的這些人,他們那種狂妄、那樣的一種野蠻、粗俗,像這樣的自私、粗暴、霸氣,這些都是和現代文明相對立的,是人民不能接受的,所以我說從這個角度來說,共產黨很難得到人民的寬恕。 主持人:最後我們再來聽一下本台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主持人:現在仍然有很多中國人期待著下一代中共的領導層能夠啓動政治體制改革,那你認為,習近平和李克強這一代,是否還有這個機會?

文昭:我覺得機會非常渺茫了。習近平和李克強有沒有這個主觀願望我們先不說,首先我認為他們並沒有能力推動這種從上而下的改革。剛才講了,存在著兩個有影響力的前總書記,黨內的這些既得利益集團,它已經是根深蒂固,已經尾大不掉了。我判斷中共中央一層的心態是,以溫家寶代表的改革主張,從來都是弱勢,從來就沒有得過勢。另外從“十七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於文化建設的決議來看,也沒有強調毛澤東思想,也就是說,薄熙來所鼓吹的“唱紅打黑”的那一套,在共產黨的中央委員會也不受歡迎。在現實中,更有可能去推行一套更加中間的機會主義路線,就是對於民眾的經濟訴求給以更多的安撫;對於民眾所提出的政治權利的訴求,則採取差異化的打壓措施,有的地方松一點,有的地方緊一點。也就是說,相對來講,更接近汪洋的廣東模式。我想這種態度呢,一直會延續下去,到共產黨最後解體,退出歷史的舞台。 主持人:以歷史的眼光看,社會發展有它不可抗拒的潮流,當權者所能做的,是順應、漠視還是抗拒這股潮流;是加速、還是盡力延緩這一潮流的進程。當然統治者的態度不同,最終結果也會有不同。不管共產黨的“十八大”能否順利召開,中國最終要走的道路,恐怕並不是共產黨所能決定的。謝謝收看這一期的《世事關心》,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网友 2012-02-09
强烈建议本节目制作希望之声语音版
李兵 2012-01-30
中共及其政权的存在对于国家和民众已经毫无价值,它的不存在才是中国人民的坚强意志。民意不可违,因此无论十八大能否召开,中共下台并退出历史舞台都是定数。
新唐人网友 2012-01-30
倒韩挺韩,作品真伪等个人认为都无所谓,韩已经体现了他的时代意义和价值。作为进步的文艺青年总是比不要脸的五毛和司马南、孔庆东之流有价值。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