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李天笑:中共為何破天荒向烏坎人妥協

紐約時間: 2011-12-26 07:54 AM 
【新唐人2011年12月26日訊】在中共廣東省委作出讓步後,轟轟烈烈延宕三個月的烏坎村抗爭表面上平息下來。目前武警撤退,村民拆除路障,同時工作組進了村,理事會召開村民大會目標轉向被原村委盜賣的土地問題。中共一星期前還在調兵遣將,擺出殺氣騰騰樣子,突然換成笑臉,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廣告

事情突然有了轉機的直接原因是省委副書記朱明國向烏坎村代表作出三項承諾,第一,釋放被捕村民;第二,歸還死亡村代表薛錦波的遺體;第三,承認烏坎村臨時理事會為合法組織。在上述三項承諾中,最後一項最受外界關注,因為承認一個民間自發組織,這似乎超越了中共一黨專政的底線。這被許多人認為是中共破天荒的一次妥協。

其實,中共能鎮壓就一定會鎮壓,決不會手軟,其本性就是殺人見血。這一次是各種因素促成中共無法下手,或者說中共如下手,遭到的政治利益損失會更大,才被迫罷手。所以,中共的妥協讓步是迫於形勢、或恐懼局勢進一步向更不利方​​向發展作出的不得已的緩兵之計。


烏坎人唯有認清中共邪惡本質,徹底放棄對中共的幻想,堅持村民和理事會及青年團的團結一致,同時讓國際媒體持續曝光烏坎後續事件,才能破解中共的陰謀,擴大戰果,取得勝利。(STR/AFP/Getty Images) 



首先,逼迫中共讓步最主要原因正是烏坎這個不承認共產黨統治的代表人民自治自理的臨時代表理事會的存在。中共絕對難以忍受和極端恐懼這個向共產黨奪權、否定共產黨權威的事實存在,以及以民主形式發出的沒有共產黨就會有民主新中國的信號。沒有共產黨、中國人​​民完全有能力更好地管理自己這個事實多存在一天,有更多的人多看到這一點從中悟到自己該怎麼做,中共就離解體近一步。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鼾睡。所以,中共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把烏坎重新納入自己統管之下,哪怕先形式上做到這一點也行。這是中共急於妥協的根本原因,它一天都不能等。

烏坎臨時代表理事會的產生程序及其管治能力除了明明白白將中共邊緣化外,也首次證明了中華民族古老傳統文化中自身就帶有樸素而有效的民主基因,而不需要從外邊照搬什麼。這就使中共自認宣傳十分有效的誣衊性的所謂“照搬西方民主”等謬論不攻自滅。

烏坎村無需從西方照搬任何東西,400年的歷史保存了姓氏理事會,這成了過渡到民主的天然組織形式。全村47個姓氏,每個姓氏按人口比例推舉一至五人組成117名有投票權的村民代表,再由117名村民代表間接選出13位代表組成臨時代表理事會與政府談判。這種代議制選舉程序與美國總統大選中的選舉人制在邏輯和實質驚人的相似。這就是說,農村基層古老的宗族關係可以自然無隙地演變為真正具有中國特色的民主制度。這已不是政治學家的學術課題,而是客觀事實。這怎能不使中共心驚肉跳?

中共抓不到任何把柄扼殺這個民選權利機構,只能用表面的“承認”先平息抗爭,寄希望於以下幾點,伺機反撲。一、分化瓦解理事會領導和一般村民的關係,然後各個擊破;二、製造迫害藉口,如朱明國所言,如“組織者和挑頭者”繼續“煽動村民與政府對抗”,“必當追究” ,並重點點名林祖鑾、楊色茂兩人如無重大立功表現肯定要處理。除非林、揚兩人就此金盆洗手退出民選的理事會,只要兩人堅持帶領民眾抗爭,中共就會藉機抓人。就是說,無論林、揚幹與不干都中中共下懷,都會被中共找藉口搞垮理事會,拔掉這個中共心目中的眼中釘肉中刺。中共看到了,只要理事會率領民眾與中共對峙,中共就無法下手,而越對峙理事會聲望越高。三、工作組“鬼子進村”,不是為了落實三點口頭承諾或了解民怨解決前官員腐敗及被佔土​​地問題,而是為了調查烏坎村受境外勢力蠱惑、操縱的證據而來的,為鎮壓製造理由而來。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共的退讓確確實實包藏了秋後算賬的險惡禍心。

其次,這次中共難以下手的另一原因是幾十個國際媒體的記者常駐烏坎,已經把烏坎的動向與國際輿論接軌,世界的焦距對準了烏坎村,中共悄悄圍村一舉滅口已不可能。況且,這樣的零間隔真相開放,使得數千警察的封鎖和持續的劍拔弩張局勢反倒變成了世界認識中共邪惡本質的最好教材。中共只有先想法把國際媒體趕出去,才能動手,這就是達成妥協的初衷。

再其次,這次中共非常棘手的是反抗火勢已從烏坎蔓延到了汕頭等6-7個臨近縣市,並有燎原之勢。中共慌了手腳,以為先穩住源頭能起示眾效應,控制火源後各個擊破。

另外,這次烏坎青年人建立的“烏坎熱血青年團”使中共真正感到茉莉花革命的威脅。青年團通過近千人的QQ群組發動抗爭,組織遊行集會,以及負責保安和維持秩序,成為輔助理事會的最活躍力量。這與埃及革命中的青年人極為相像。中共對此毫無辦法,只能退一步找機會剷除。

最後,與64不同的是,這次汪洋為18大搏位所持軟性立場與周永康代表的政法武警鎮壓立場僵持不下,最後汪洋得到胡錦濤首肯佔了上風,所以遲遲不能動手,使烏坎免於遭到​​屠村。但這不是汪胡的憐憫和親民,而是中共整體的統治利益認為動硬的不利。

從烏坎人方面說,可以認為維權抗爭取得了初步成果。從全體中國人方面說,也可以從烏坎成果中看到團結抗爭的力量和鼓舞信心。但中共絕對不會善罷甘休。從中共當局把釋放的三名村民代表定為“取保候審”(即有罪之身)、找藉口不歸還薛錦波遺體、尋機分化和迫害理事會領導、用工作組編造莫須有的證據等種種手段來看,中共尋機報復、秋後算賬的意圖非常明顯。

烏坎人唯有認清中共邪惡本質,徹底放棄對中共的幻想,堅持村民和理事會及青年團的團結一致,同時讓國際媒體持續曝光烏坎後續事件,才能破解中共的陰謀,擴大戰果,取得勝利。

文章來源:作者本人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京城 2011-12-27
李天笑博士分析了相当到位,以民众的观点来说: 就是大蛇要打七寸,诸多国外媒体的进入与曝光正是中共这次难以下手镇压而退而就此之处,一旦没有国外媒体和其他外援的情况下中共的反扑与秋后算账是确定无疑的因为这是中共的邪恶本质所决定的也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本人从小学三年级起在外祖母的教育下早就不`相信中共的谎言了,因为我外祖母是中共建政后;在三反五反运动中曾经遭受过中共炒家没收财产;下放农村改造等迫害过的小资本家。我从小就跟着我外祖母她经常跟我谈起中共是如何对待她们这些小资产阶级的,所以使我永世难忘。现在看来很多相关控诉中共罪行的资料后使我更家明白了我外祖母为什么当初要想我灌输这些思想理念,我想她是让我长大以后彻底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以后有机会也可以尽我所能的为祖国和人民做些什么即便做不到也不要与中共同流合污欺压人民,我想这也是一位慈祥祖母的心愿吧!因为她对我说:在她当老板使从来不是像中共所说的那样剥削工人欺压工人,这完全是共产党编造用来欺骗中国百姓的谎言,什么大地主刘文才欺压农民,半夜鸡叫周八皮等全是谎言,她让我记在长大以后你永远不要相信中共,否则我以后将死不瞑目。
乌坎村民请你们记住这是老一辈的亲身经历,永远不要相信中共对中共抱有任何幻想,如果再有那你们就大错特错了,到时候谁也帮不了你们救不了你们,你们将会被中共各个击破彻底瓦解,这也是中共所希望的却也是全国百姓不愿看到的。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