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關心】朱溫兩宰相 是非怎評說?

紐約時間: 2011-11-13 08:08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1年11月13日訊】【世事關心】(192)朱溫兩宰相 是非怎評說:近20年間,中共兩位總理給中國帶來了什麼?
廣告

2011年9月, 《朱鎔基講話實錄》在大陸各大書店上櫃發行。這本新書收錄了中共前領導人朱鎔基在擔任國務院副總理、總理期間的348篇講話、文章、信件等資料,其中大部分內容是首次公開發表。朱鎔基,這位被一些人稱為「經濟沙皇」、又被另一些人稱作「鐵面宰相」的中共前領導人,在2003年卸任後再度以高調的姿態出現在公眾的視野中。

在這本新書正式發行前的幾個月,4月23日,朱鎔基在清華大學建校100周年的校慶前夕到訪清華,罕見地打破了卸任8年以來的低調沉默。儘管官方對這一消息的報導十分簡單,但是通過非正式的渠道流傳,朱在清華對師生的講話中對中國的現狀頗有微辭。朱鎔基向清華經管學院圖書館贈送了當時還是試印版的《朱鎔基講話實錄》,並說「對比一下,看看我的是不是真話、實話」。還對中央電視臺表達了揶揄嘲諷之辭。而且有評論稱,朱在清華大學的講話暗指現任總理溫家寶不懂經濟。根據中共的傳統,卸任的前領導人如要出版著作、或公開表達意見,需要得到現任領導層的同意,因此朱鎔基的高調現身引起了眾多猜測。BBC的報導援引政治評論人士的話說:「此書在中共明年即將召開的18大前出版,有明顯的批評溫家寶的意味,同時也是朱鎔基對現行政策不滿的一種間接的表達」。

從上世紀90年代初朱鎔基進入中共的核心領導層到今天,過去了將近20年。在這20年間中國社會發生了深刻的變化:經濟從半計劃半市場模式轉變成了權力主導的市場經濟,中共所掌握的財富迅速膨脹,使其在國內外貫徹其意圖的能力大增,從而讓中共成為了一個備受矚目的新興強權。在GDP數字增長的同時,中國社會階層空前分化、貧富對立懸殊、社會矛盾不斷積累深化。朱鎔基和溫家寶,作為這20年間主政中南海的兩任宰相,既是歷史的親歷者,也是歷史的製造者和責任人。今天中國又走到了一個十字路口,這兩人不可避免地要被放在歷史的天平上接受世人的評價與裁量。他們在這二十年間削弱了什麼、又強化了什麼;改變了什麼、又沒能改變什麼;事實和他們的初衷是否一致?這期《世事關心》我們將關注這個話題。

朱鎔基和溫家寶,兩人在公眾印象中的最直觀的差異就是前者的風格強硬果敢,常有驚人之論;而後者則是低調溫情,常常在媒體前表現出親民、甚至有些感情化。當朱鎔基在清華大學發表暗諷時政的講話後大約半年,10月25日,溫家寶也回到了母校南開中學。朱鎔基從2001年辭去清華經濟管理學院院長之後,這是第一次重回母校;而溫家寶更是闊別51年後首度故地重遊。溫家寶聲情並茂地向師生們回憶了他童年的成長經歷,但也向中學生們講出一些似乎超出了聽眾的年齡能夠理解的高深問題。他說:「一個政府如果忽視民眾和民生,就是忽視了根本。而公平和正義是社會的頂樑柱,失去了它,社會這個大廈就會倒塌」;還說:「一個政府、一個社會應該更多地關愛窮人,窮人應該擁有平等的權利。」

無獨有偶,在朱鎔基的新書出版之際《南方週末》登出朱鎔基的一篇講話《如果不去關心人民的疾苦,我當什麼總理》,BBC的報導指不少網友認為文章在暗批胡溫。

朱溫兩任宰相都強調自己心繫民生疾苦。可是在兩位的任期內都是民生急劇變化的時期,朱溫是否真的如他們所宣稱的那樣,在關心百姓疾苦呢。我們請原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究員程曉農博士分析一下。

主持人:「《南方週末》9月刊發了朱鎔基的文章,朱說他是關心人民疾苦的總理。可是在朱的主政期間恰恰是中國的國有企業改制、大批城鎮職工下崗的時期;而且是醫療和教育產業化推行的時期,直接加重了民生負擔,催生了中國的城市貧民階層。而溫家寶也不斷說他關心窮人,可是他主政期間正是中國歷史上貧富懸殊最嚴重時期。我的第一個問題是:朱溫的實際行政,是否真的是把民生放在首位的?」

程曉農:「恐怕正好相反,中國政府的高層官員有一個特點,就是他們做不到什麼或者沒有做什麼的時候經常他們會把這做不到的這件事情反復的說成是自己的政績。關於朱鎔基很多人都只看到他作風似乎比較強勢,沒有看到朱鎔基的政策當中最重要的這一項,就是所謂的國企改制。朱鎔基的所謂國企改制從來沒有講清楚過他要把企業的制度改造成什麼東西?往哪個方向改?但是他的潛台詞和他的實際做法是私有化,也就是說把大部分中小型企業,中小型國有企業全部私有化。而且最惡劣的是他不允許工人成為企業的主人,相反,他把這些企業最後都轉移成了國有企業經理、廠長們的私人財產。這個私有化過程導致了大批國有企業職工失去工作,所以工人是從兩個方面受到了很大的損失。一方面是他們的生活狀況受到了嚴重的衝擊,另外一方面他們原來是被稱作是社會主義國家的主人翁,而現在這個主人翁被剝奪得一乾二淨,而剝奪他們的正好是過去他們的同事,所謂的領導。朱鎔基在推行國企改制的過程中,同時還推行的了國企職工的住宅私有化、醫療改革、養老金等等改革。所有這些改革的目標都是一個,都是盡量減輕政府負擔。換句話講,就是把國企經營失敗的這種制度性後果盡量地卸到工人頭上去。由於這個結果,全中國的城市特別是國企集中的城市出現了大批的貧困家庭,導致整個中國出現了一個城市的貧民階層。

主持人:「那麼溫家寶呢?」

程曉農:「溫家寶執政期間,中國政府一個主要的推動經濟的方針,就是推動房地產和公共建設。那麼這個過程當中,產生了兩個方面的老百姓的權利受到侵害。一個是為了發展房地產和開發公共設施大批地徵用農村的土地和城市居民的私宅,其結果造成了上千萬的失地農民和失去了住宅的城市居民,而政府之所以這樣做,唯一的目的就是低價把地從農民和城市居民手中奪過來,然後高價賣給房地產商,政府從中取得大量的收入。另一方面就是為了壓低建築工程的成本,僱傭了幾千萬農民工,而在這個過程中,大批的農民工進城,他們長期地被包工頭以及被房地產公司、政府層層盤剝,生活極為艱辛。他們的子女也沒有辦法在城市裡定居或者享受城市居民所應有的,比方講入學、醫療等等方面的權利,所以等於造就了新的一代的流動到城市裡的貧民。」

主持人:「有分析認為朱鎔基在清華大學的講話和出版的新書都暗含批評胡溫的意味,您認為現在如果是朱鎔基在任的話,是不是朱鎔基會比現任的朱溫做的好呢?」

程曉農:「不會。因為從方針上來講,他們倆是一脈相承的,並沒有太大的不同,只是工作重點不同而已。所以如果朱鎔基再做兩任總理,那麼今天溫家寶所有的政策措施的嚴重後果就都是朱鎔基必須承擔的歷史責任了。朱鎔基之所以會出書以及發表一些言論,暗含著對現在溫家寶的抨擊,那就是現在國內已經有很多人開始對朱鎔基時代的政策提出了種種批評,朱鎔基把大家的眼光轉移到溫家寶施政的問題上去,從而能夠希望大家避免觸及他施政期間造成的一些問題。」

1992年秋,朱鎔基成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正式步入權力核心;1993年開始擔任國務院第一副總理。1994年他一口氣推出財稅制度、金融體制、投資體制、企業制度、住房制度、物價制度六個方面的改革,急風驟雨式地使中國經濟向市場化轉型。由於強力推行經濟改革措施,為他贏得了「經濟沙皇」的綽號。

1998年擔任總理後,朱鎔基延續了他一貫大刀闊斧的措施,力圖大幅削減政府的規模、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在確保經濟增長的同時控制通貨膨脹率;教育和醫療的產業化也著手實施。隨著時間的推移,對朱鎔基政策的反思也漸漸浮現。由於分稅制實施,大部分稅收歸中央財政,地方只分得小部分,使得出售土地的收入成為地方財政的支柱,政府利益的涉入為房價不斷攀升埋下禍根。醫療和教育產業化製造了嚴重、深遠的社會問題,直接波及人民的健康福祉和社會就業。缺少監督的國有企業改制則造成了嚴重的國有資產流失和大批職工失業。

溫家寶2003年繼任國務院總理後,在主要領域延續了前任的路線,力圖在具體問題上做出修補,緩和改革過程中產生的社會矛盾。2006年在全國範圍免除了農業稅;從2003年開始若干次對房地產市場進行宏觀調控。在2008年的雪災、汶川地震期間,溫家寶也積極展示親民形象,為他個人贏得了一定的聲譽。在溫家寶主政期間,北京當局的經濟和政治影響力上升,但也出現了明顯的「國進民退」現象。政府收入的增長速度超過GDP增速的2倍以上、更遠遠高於居民收入增長速度,黨和政府成了經濟發展的最大受益人。能源、電信等七大壟斷行業占全國8%的從業者佔有了全國工資福利的50%以上,不公平的分配體制受到廣泛詬病。經過溫家寶的第一個任期,全國大中城市的房價普遍暴漲了5到10倍;司法和政治腐敗繼續蔓延,巨額貪污案件不斷暴光,激起了廣泛的民怨。

我們接下來繼續請程曉農博士分析朱、溫兩屆政府的施政與當今中國的現狀。

主持人:「經濟改革中出現的問題,比如國企改制帶來的失業潮、高房價、國進民退、貧富分化。你覺得哪些是這兩位宰相事先就能預料得到,但也要去做的;哪些是事與願違,動機未必如此卻出現了這樣的後果?」

程曉農:「我認為在國企下崗問題上朱鎔基是一清二楚地知道後果是什麼,但是他是執意推行。比方講下崗這個政策是在國企改制之前推動的,是先下崗再改制。換句話講,朱鎔基很清楚地知道,必須要讓幾千萬工人失業下崗,他才可能把國企私有化。另外,朱鎔基在推行國企私有化過程中,讓大部分的廠長、經理把國企塞到了自己的腰包裡,這個過程也是應該講有所預謀的。一個證據就是朱鎔基在1998年以改革中央機關行政編制為由,把國有資產管理部門取消。等到把大部分中小企業私有化完成了,2003年朱鎔基又恢復了國有資產委員會,目的是用這個新設立的國資委來控制大型國,企避免大型國企的資產流失。所以從這點來看,他心裡很清楚地知道,什麼時候要撤銷政府對國企經理的監控,讓他們任意地私有化;什麼時候要加強對國企經理的監控,讓私有化有所約束。至於溫家寶的拆遷土地政策,還有允許地方政府把土地收入納入財政預算,允許地方政府利用徵地來大量增加收入,這些做法也都是明面上的事情,並不是事先不能預料的。所以我不認為朱鎔基和溫家寶這兩個人施政當中有多少是屬於他事先無法預料的。比方講目前中國經濟過熱、通貨膨脹,然後房地產泡沫,應該是溫家寶在2008年以後推動刺激經濟政策的後果,這樣的後果其實當初在他自己刺激經濟的時候就完全可以預料得到,用經濟的常識就能判斷的。我不相信溫家寶沒有這個判斷力,如果沒有的話那他作為一個總理其實是不合格的。」

主持人:「一個常見的觀點認為,中國人畢竟擺脫了毛時代絕對匱乏的狀態,就是說有一定的進步,所以以上說的諸多問題應當可以被容忍,你怎麼看?」

程曉農:「首先,這個問題有兩個角度。第一個角度就是和歷史比,是不是只要比歷史上的經濟狀況稍好一點,人們就應該心滿意足?事實上在整個人類社會,任何一個國家和幾十年前比經濟狀況都是改善的。那麼下一個問題就是一個國家改善得夠不夠,應該是用國際的橫向標準去比。就是說你和同類型的國家或者同等經濟基礎條件的國家相比,你的經濟狀況改善得夠不夠。當然還有一個標準就是和經濟增長的速度比,是不是隨著經濟增長的同時人民的收入和生活水平也同步提高,或者是相反,政府越來越富,少數權貴越來越富,老百姓的生活狀況始終停步不前。世界銀行公佈的2007年全世界範圍內的貧困線標準是每人每天1.15美元,在中國以外的國家,這種現象,就是處於全球範圍內貧困線以下的人口大部分集中在非洲和南亞少數的貧困國家;但是在自稱經濟高速增長的中國2007年的時候,中國全國農村人均消費水平仍然低於世界當時的貧困線。這個恰恰證明瞭一點,就是中國的改革和經濟增長並沒有讓中國的農村的老百姓真正享受到多大的好處,他們的生活水平提高得非常地慢,遠遠落後於經濟增長的速度。」

朱鎔基上任總理伊始,給公眾帶來的第一印象並不是他經濟改革的鐵腕手段;而是在反腐敗問題上的果敢言論。他強調反腐敗要先打虎、後打狼,從大案要案抓起,並且誓言「我這裡準備了100口棺材,99口留給貪官,一口留給我自己」。可是放出如此狠話僅僅兩年之後,朱鎔基在答記者問時就無奈地說:「我只希望在我卸任以後,全國人民能說一句,他是一個清官,不是貪官,我就很滿意了。 」2003年朱鎔基離任,並沒有留下他所承諾的99口棺材,卻留下一個未曾了結的廈門遠華案……

溫家寶的「出位」言論主要不在反腐敗上,而是在政治體制改革上。從2010年8月溫家寶在深圳特區30周年前夕發表政改言論開始,到2011年4月出訪馬來西亞,溫家寶在各種會議、論壇、外交場合公開主張政治體制改革就有11次之多。然而實際情況卻是,這位總理的言論在國內就受到封殺,新華社、人民日報等喉舌媒體予以消音,大陸民眾多數只能過海外媒體和互聯網瞭解這位總理的改革觀點。

而在衡量政治文明程度的人權方面,根據美國國務院發表的《年度國別人權報告》,中國的人權狀況近年來不斷惡化,在宗教信仰自由方面更是來重倒退。1999年4月25日,發生了萬名法輪功學員中南海上訪事件,抗議地方公安部門對煉功群眾的騷擾和打壓。據現場多位證人表示,朱鎔基接見了請願民眾代表。隨後上訪的煉功群眾和平散去。正當人們為中共領導人表現出的開明感到欣喜的時候。7月全國性的鎮壓法輪功的行動開始,並且延續至今。這期間為外界所確知的有三千多名法輪功修煉者被虐殺、六千多人被判刑、超過10萬人被勞教。並且從2006年開始傳出有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摘取,在市場上出售牟利的消息。而在這十幾年期間並無跡象表示,被稱為「親民」的總理溫家寶和「心繫百姓疾苦」的朱鎔基採取了積極行動制止這場進行中的人權災難。

在經濟領域改革之外,關於朱溫兩位宰相在政治領域的作為和建樹,我們請本臺資深評論員文昭分析一下。

主持人:「這個朱鎔基他是誓言剷除腐敗,但是後來卻不了了之,溫家寶呢他是不斷地高喊政治改革,但是現在的情況是中國共產黨它離政治改革應該是越來越沒有希望。有人說朱、溫是有心無力,另外一部分人認為他們是作秀多於實際,你的觀點呢?」

文昭:「我認為這兩種看法都不是很準確。無力肯定是無力了,有心也要看他存的是什麼心,朱(鎔基)和溫(家寶)作為共產黨內的所謂開明派和改革派,他們是在進行體制內的改良,不管是反腐敗還是政治改革,目的是為了延續黨的政治生命。朱鎔基和溫家寶作為共產黨內所謂的開明派,他是天生的在黨內就居於弱勢的地位,因為你不管改良還是反腐敗都是為了保共產黨的,衹要這個頑固派和保守派,他們的政敵祭出「亡黨亡國」這面金牌,他們有再好的措施也要放棄,他們就必須妥協。因為你看這個反腐敗他只要進入到基本制度層面就一定會涉及到分權監督和媒體開放,那麼就會使黨喪失對社會的絕對控制。你說政治改革,現在中國也不存在什麼政治改革的問題,你要政治改革的結果肯定是共產黨下臺或解體,那只要是黨喪失了對社會的絕對控制,人們就會要求共產黨對他歷史上的所作所為負責,就會要求他把財富還之於民,這都是他不可能做到的,所以只要是你在體制內改良,朱(鎔基)溫(家寶)就不可能有什麼實質性的改革。」

主持人:「朱溫兩位都表示中國應當走向文明和進步。可是對法輪功的鎮壓,以及其後對各種信仰、維權團體的鎮壓,現在已經有大量殘酷的案例曝光,這些案例都表明中國離政治文明的準則其實越走越遠。你認為作為這一時期的主政者,歷史會怎麼評價他們在這段時間內的表現。」

文昭:「我們要看到朱(鎔基)和溫(家寶)的開明是相對於其他的黨內當權者,這並不表示他們有完整的公民權利意識、有法律至上不可逾越的意識、甚至是善惡有報和敬天禮神的生命意識。所以他們的開明是相對的,他們首先還是共產黨人,我們要看到這一點,這就使得他們和別的社會的領導者有區別。也許他們對法輪功群眾、維權團體呢都有一定的同情心,但是到最後可能還是很難避免受到在共產黨內養成的、用敵我立場看問題的習慣的影響;最終可能還是會屈從於黨性,也就是黨的生存和利益是高於一切的,甚至高於普世的是非和善惡的原則。也許這兩位當初加入共產黨的動機認為這是一條報國的途徑。問題是他們現在是否已經意識到黨已經和群眾的利益、黨和民族的前途已經到了不可調和的程度,他們是否能夠接受這個現實,還很難說。因為這相當於要否定他們過去幾十年來的人生選擇,當然這個很難。我們看以前共產黨領導人趙紫陽他最後是超越了自己,他是相當於否定了自己效忠了大半生的共產黨。那戈爾巴喬夫也是做到了這一點, 這確實很難,所以最後歷史怎麼評價是在於這個人最後的抉擇。」

文昭:「一個官員要經過層層提拔最終走到最高層,在過程中要得到各層官僚利益集團的認可,一個特立獨行、和體制格格不入的人很早就會被淘汰,也很難升上去。現在整個體制已經腐敗至此,指望這塊土壤上能長出不屬於這塊土壤的果實實在是不切實際的。但是政治人物確實有選擇,就是不再維護這塊土壤和它上面所結出的惡果,就是否定、脫離這個體制,當然這很難,但唯有如此才能真正有所作為。」

歷史上有很多君主勤政節儉、宵衣旰食,最終卻難逃亡國之禍。例如崇禎皇帝在位十七年,剷除閹黨、遠離聲色、廢寢忘食地治理國家,最後卻自縊在煤山。自殺前他留下一封信給李自成說「我的屍體,你們可以宰割,但是不要傷害一個百姓」,愛民之心似乎溢於言表。 《明史》總結他的一生,說他「惜乎大勢已傾,積習難挽」。 言下之意大明吏治腐敗、積重難返,即使他身為皇帝也無能為力了。當歷史的車輪駛進了不可逆轉的車轍,作為當事人要順應時勢很難,要能跳出自己的利益和觀念立場做出判斷更難。崇禎皇帝的悲劇給每一位歷史的當事人敲響了警鐘。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123 2011-11-28
能不能多几种格式选择下载呀!
新唐人网友 2011-11-28
在党机器里 党性高于人性 温朱不可能有作为 解体中共恶党 才有出路
rantong 2011-11-28
朱的改革是没有任何问题,只是上面只蛤蟆看着他。
不改革,中国早就完蛋了。
那时候的国企员工,天天混日子。
企业不管亏多少,反正有国家。
hahakuu 2011-11-15
当一个国有企业失去市场竞争力的时候,那私有化就是唯一的出路了,也就是象欧美那样去发展中小企业,来提高国际市场竞争力。
ZHOU 2011-11-14
毛、邓的本质不变,朱、温二人也是同工异曲而已,壮大独裁的执政能力,苦了百姓!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