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直播:離譜的見死不救 中國怎麼了?

紐約時間: 2011-10-22 08:14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1年10月22日訊】熱點互動直播(644)離譜的見死不救 中國怎麼了:中共使中國人變得無可想像的冷血。
廣告

主持人: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大家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牽動無數國人並且使整個國際社會目瞪口呆的「佛山輾童案」的受害者小悅悅還是走了,然而這個事件所暴露出來的中國社會的困境和危機,並沒有隨著她的離去而自然消失。

究竟是什麼因素造成這兩位司機的冷血和18位路人的冷漠呢?這個問題並不是簡單的譴責當事人就能夠得到回答的,所以我們今天想利用這個時間來跟大家一起討論一下,這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和深層的因素,希望觀眾能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和我們兩位嘉賓一起來討論。

那麼在這之前,我們想利用一點時間先談另一個問題,就是剛剛發生的突發事件,利比亞的獨裁者卡扎菲死在他自己的家鄉。那麼這個事件,今天是一個熱門,所以我們今天把它拿出來,花幾分鐘時間跟大家一起討論一下。首先介紹一下我們今天的兩位嘉賓,一位是哥倫比亞大學的李天笑博士,李博士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另一位是中國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陳先生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陳先生,我想請問一下關於卡扎菲。卡扎菲在整個利比亞事件當中一直是個關鍵人物,尤其是後來當現在的這個臨時政府過渡委員會占領首都以後,他的去向就變成了很重要的問題。那麼您能不能跟大家介紹一下,他的死對於利比亞的局勢和對於整個中東地區的局勢會有什麼影響?

陳破空:大家都知道卡扎菲被稱為「中東狂人」,被稱為「中東瘋狗」,這個狂人是「茉莉花革命」在中東或北非開始,在阿拉伯集團席捲的時候,他是第一個用武力對付和平請願的民眾,用軍機轟炸民眾,用槍炮對準民眾,最後民眾被迫武裝起義。

那麼在民眾起義占領首都之後,他逃亡了2個月,退到他的家鄉。在這之前,中共給他提供武器,希望他以打游擊的方式,製造未來利比亞的動亂,就像當初伊拉克反美武裝或者「基地」組織打游擊一樣。結果現在卡扎菲死了,他死得很慘,關於他的死法有很多爭議,說是被打死的,或者說是抓住之後再被殺掉的。不管他怎麼死的,最狂的狂人,最狂的獨裁者,他死得非常慘,而且最兇的獨裁者在死的時候非常的懦弱,他還哀求對方不要開槍,而且被人抓住像老鼠或者狗一樣被拖在地上。

所以這個獨裁者的結局應該說對全世界的獨裁者是個震撼,而中共覬覦打游擊的迷夢破產了。那麼一個新的利比亞,一個民主的、穩定的,和平重建的利比亞,將會出現在地平線上,我想這個是卡扎菲之死的重大意義。

主持人:李博士您能不能談一下,就是現在全國過渡委員會已經是穩定了政權,那麼卡扎菲的死這個事件本身,對他完全控制全國的政權、全國的土地有沒有什麼影響?

李天笑:當然是有影響,但是這個影響我想不是決定性的,為什麼?因為在這個之前新的過渡委員會已經被國際所承認了,聯合國已經表態通過了決議,全體都通過了。另外的話,當時在9月中旬的時候,已經有近80個國家承認這個過渡委員會在利比亞的合法政權。因此他所剩下的一個問題就是說,他沒有在全國範圍內,包括卡扎菲的家鄉拿下來,但是這個大局已定,實際上在這樣一種情況下,卡扎菲之死以及最後他家鄉被拿下來了,最後等於臨門一腳,這個過渡委員會就可以正式的改組成為一個臨時政府,在22日將宣布這麼一個結果。

因此對於利比亞人民來說,我想最主要是一種精神上和整個道義上的一個勝利。到今天為止,卡扎菲的死標誌了新的利比亞的誕生,全國範圍的一個解放,這個是一個重大的意義。

主持人:陳先生,那卡扎菲的死對國際社會會有什麼大的影響?尤其對中共會有什麼影響?陳破空:卡扎菲的死是許多獨裁者倒台的一幕,因為鐵腕統治42年的這麼一個獨裁者,在國際舞台表現得非常狂妄,曾經也搞過恐怖活動,他是最近中東革命之後第三個倒下的獨裁者,而且是死得最慘的獨裁者。那麼今年有本.拉登之死,前些年有薩達姆被絞死,這些對其他獨裁者是驚心動魄的一個事件。那麼這事件是一個標誌,獨裁勢力將土崩瓦解,而民主的版圖將繼續的擴大,我想對人類的光明未來、對獨裁者的窮途末路都是一個很明顯的寫照。

主持人:好,謝謝陳先生。我們現在接一下加拿大馬先生的電話,馬先生您好。

馬先生:陳破空先生好,主持人好,李天笑先生好。我昨天聽到消息以後非常高興,這也是全人類的大喜事,因為這些獨裁者是地球人類的癌細胞。我在一個網站上發了個帖子,我說每一個世界秩序都需要一次世界大戰,如果建立新的世界秩序就必須舉行第三次世界大戰,而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戰勝國們成立了聯合國, 建立了一個世界秩序至今。

聯合國有很多公約,聯合國的成員國簽署了這些公約,利比亞、朝鮮這些獨裁國家也簽了,但是公約簽歸簽,就是不執行,所以北約和美國出兵干涉就完全是維護美國所領導和制定的世界秩序,不是為了石油什麼的。這些獨裁統治者經常就說北約、美國是為了石油,我覺得這都是他們為了麻醉老百姓的說詞。遇到不執行聯合國公約的獨裁者,都會像齊奧塞斯庫、米洛塞維奇、薩達姆、穆巴拉克、卡扎菲一樣,都逃不出被審判和慘死的命運。所以網上也有說,獨裁者都是老鼠轉世,都是洞裡面挖出來的。好,我就說這麼多。

主持人:謝謝加拿大的馬先生。我們再接一下大陸陸先生的電話,陸先生您好。陸先生請講。他好像聽不見我們說話。那二位有什麼回應沒有?

李天笑:我覺得這位先生他講到二次大戰以後建立了聯合國,他的意思好像是說,利比亞和朝鮮這些國家都沒有遵守聯合國的協議,雖然他們自己簽了。是這樣的。正因為他們違反國際的這種協定,自己簽的協定,同時在國內對本國人民採取殘酷的鎮壓行為,甚至違反了歷史的潮流,同時也違反了國際公約,這樣就造成他們今天自取滅亡的一個根本原因。

實際上這次利比亞的卡扎菲的垮台,一方面是北約出兵,這是一個外因,但是主要的原因是他對本國人民的鎮壓,一貫長期的專制所造成的。這個實際上對中共來說是一記警鐘,因為卡扎菲和中共的關係非常緊密,不管在意識形態上、在經濟上、在軍事上等各方面都有很強的聯繫。當初攻下利比亞首都的時候,中共還是很曖昧,雙面投注,但是後來到了9月中旬之後,突然間就改變了。這次突然之間又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變得非常……原來稱卡扎菲是個「強人」,現在變成「狂人」。整個具有一種非常強烈的機會主義的色彩。

主持人:好,謝謝二位的評論。

陳破空:我只想補充一句話。卡扎菲被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這個說法是非常不對的。很多獨裁者被稱為「中國人民的朋友」,這對中國人民是最大的污辱,因為這些獨裁者到中國去訪問,或是中共領導人到他那去訪問,根本沒有中國人民的參與。如果這些獨裁者到中國去參觀,跟哪個老百姓握了個手,那不叫人民的朋友,朋友不可能握個手就是朋友。所以說獨裁者卡扎菲等人,絕對不是中國人民的朋友,準確的講,他是中共領導人的朋友,中共獨裁者的朋友。所以卡扎菲的覆滅是對中共的重擊,而中共外交部的反應是避而不談,卡扎菲之死只說利比亞「翻開了新的一章」。從它的反應中可以看出中共領導層內心的極度不安。

主持人:好,我們剛才把卡扎菲的這個突發事件給討論了一下,下面我們回到正題,就是我們今天要討論的:「小悅悅的死,說明了什麼問題?」那麼現在請大家看一段錄像。

(影片播放)

13日晚5點25分,佛山市黃岐廣佛五金城街上,身穿黑衣、紅褲的2歲多女童小悅悅,在離家1百米附近被一輛白色麵包車撞倒;司機在停車後,繼續開車壓過女童後逃逸。緊跟著,後頭經過的路人沒有施出援手,小悅悅又被一輛小貨車輾過。前後長達6分多鐘時間,包括一名帶著小孩的母親,共十幾個路人,都繞過躺在血泊中的小悅悅。直到58歲的拾荒阿婆陳賢妹經過發現,開始呼救,孩子的母親這才知道出事了。

目前,小悅悅在廣州軍區總醫院急救。17號中午,ICU文副主任告訴本台記者,還沒有脫離險境。

ICU文副主任:「現在病人各方面的反射有所恢復。但是,主要的腦幹的功能還是沒有恢復,仍然非常危險。對病人神經系統的判斷,還有治療效果的觀察至少要7~10天。主要是看病人有沒有可能恢復有效的自主呼吸和腦幹反射,這是最主要的。」

2名肇事司機都已被刑事拘留。小悅悅的父親王持昌表示,他看了肇事過程的視頻,心情十分悲憤。

王持昌:「世態炎涼,我也不好說太多。第一個肇事的人他說的很簡單,壓死一個人不就賠1、2萬塊錢。受訪問的時候,他說我知道撞倒孩子了。看後輪他就是想把我女兒置於死地,很明確。」

(播放結束)

主持人:我想看過這段錄像大家心情都很沉重,簡直沒有辦法想像這樣的事情怎麼會發生。那麼我們現在先看一下,就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有2輛車壓過小悅悅,而且有18個路人經過,那麼這兩輛車的車主顯然可以說是冷血,而另外18個路人至少可以說是冷漠。像這樣的情況我們想請陳先生談一談,就說這個現象在中國是不是就此一件事情,還是有其它的事情要發生?

陳破空:兩輛車,每一輛車的前輪和後輪都壓過一個2歲的女孩,另一部車也是前輪和後輪壓過2歲的女孩。一個2歲的女童被4個車輪壓過去,而18個路人經過看見卻見死不救。這種用任何詞語都無法來形容我們的悲憤悲痛,用「痛心疾首」、「撕心裂肺」,還是說這是「欲哭無淚」,還是說這是「令人髮指」?所有中國的形容詞都不足以形容這種悲慘的現象。

我想這在中國五千年歷史上都不會出現過,沒有出現過,在人類歷史上任何國家都不會出現。這不是一個單純的事件。這個事件不只是一個道德的問題,它是個社會問題;也不只是個社會問題,是一個政治問題。

因為從中共建政以來,它一直就在跟人類的良心良知作戰,一直到把人類的良心良知打碎為止。所以中國社會已經沒有了正氣,被中共那種以政治手段打壓這種良心,人的惻隱之心已經消耗殆盡,他沒有什麼見義勇為!所以當這件事情曝光之後,代替人們的是什麼呢?人們不管議論再多,這個女孩子就是死了;議論再多,那個慘劇就是發生了。中國有一個演員說得很好:看完這段視頻,被強烈的民族自卑感擊倒在地。這18個路人見死不救,就是18個「天宮一號」放上天也不能挽回民族自尊心。這簡直是一個慘絕人寰的事件,無法去形容的一個事件。主持人:那麼李博士能不能談一下,就是在中國的文化和歷史當中,剛才陳先生也談到了中國的歷史,在歷史當中,中國人對於他人,或者弱小的或者需要幫助的,是什麼態度?另外,在這文化層面上又是一個什麼態度?

李天笑:我想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首先我要糾正你剛才對這個司機和18個路人的一個定義,就是你講司機可以稱為「冷血」,後面的18個路人可以稱為「冷漠」。實際上我想這2個司機當中,第一個司機其實可以做為殺人的一種定義來看待,為什麼呢?當他的前輪壓過停下來的時候,這個時候如果說他下來把這小孩拉出來送到醫院去,這時候就是一個簡單的車禍。

但是這時候他停留了一下,然後又下定決心踩了油門又壓過去,這個時候他是知道他壓了人了,而且事後他對那人講了他考量到「輾傷不如輾死」,如果他把她輾傷賠2萬塊錢,輾死的話要賠好幾倍。經過一番心裡的盤算,最後他邪惡的這種道德底線之下的動機戰勝了救人的願望,最後他壓過去了,這時候他是殺了這個小孩。如果最後他不壓過去,這小孩到今天也許是另外一個情況,很可能就救活了。這是一個。

再有一個,在中國的歷史上從來就沒有發生過這種現象,而且在中國的傳統道德體系當中歷來是講見義勇為,救死扶傷,助人為樂,要做好事,見到這樣的事情話肯定是出來的。孟子曾經舉過一個例子,光是憑惻隱之心你看到一個人要跳井了,你就要衝上去把他救出來,這是出於一個最本能的東西。因此我想在這個問題上,對於這麼一個小女孩,你路人不救的話可能還會有車壓過去,而且時間長了可能會死了。

這種如果不救的話,實際上我想就在做人資格的道德底線之下了;換句話說,中國古代孟子曾經認為,人有沒有惻隱之心是「人」與「非人」之間的一個區別。現在我想18個人這麼大一個比例,基本上18比1的話這個比例相當大,說明整個中國現在道德普遍滑落已經到了道德底線之下了,因此中國的道德沉淪是非常危險的。

主持人:從錄像來看的話,這18個路人不能說他沒有看見,因為你可以看到車啊、人啊是繞著走的,如果說他沒有看見的話他是直著走,擦邊而過,但他們顯然是繞著走的。

李天笑:這個就更加險惡了。為什麼?當時他是看見的,事後有人去採訪他們,大多數人都說他沒有看見,強調他「沒有看見」,實際上我說就是加重他犯罪的一種狀況,為什麼呢?他說謊!明明你是看到了你又不去救,你還繼續扯謊說你沒看見,這種道德我想在任何國家都不可能,像日本電視台採訪的時候他就說:冷血!不可想像!驚駭!

主持人:整個國際社會目瞪口呆了。

李天笑:為什麼他會用這種詞來表現呢?他在文化體系、在他的基督教文明中找不到恰當的定義來形容這種……

主持人:我們今天討論的是:小悅悅走了,中國怎麼了?剛才我們討論了這18個路人和2個司機,值得研究的是,既然在歷史上、在文化上沒有這個因素,也就是說中國至少這一部分人的道德他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

因為這不是1個、2個,如果1個人這樣的話,那可以說是一個特例;如果說18個人都這樣,沒有一個例外,到第19個人才把她抱起來的話,也就是說這是一個很普遍的現象,很普遍的心理或者是一種道德水準了。那麼中國有沒有幫助別人的人?就在今天我們知道在中國大陸還是有一些人在熱心幫助別人,這些人的遭遇怎麼樣,會不會對整個社會造成一個示範或是一個警示的作用?陳先生。

陳破空:這不是一個孤立事件,我們平時已經見了,見死不救在中國非常普遍,普遍到我們聽到都麻木了。比如說路上有人倒了,不管是病倒還是摔倒沒人敢去扶。倒的人沒人去扶,扶的人怕倒的人起來惡上他,就是有見義勇為的人扶了人,到後來去賠償的都有。為什麼會這樣呢?這兩方面互相的循環,造成今天這麼離譜、這麼離奇的小悅悅案。

這個事情不是中國傳統道德造成的,傳統道德中有的是見義勇為,有的是起碼的良知和惻隱之心,做人的、人性的一些東西;更不是國際上的,國際上有的是博愛思想,我們在美國、在日本或在歐洲任何社會根本看不到這樣的現象,聞所未聞。而且像你在美國,我們看到孩子的校車是最寶貴的,只要一看到校車所有別的車都停下來,一個小學放學的時候交通都封鎖,車輛都不能行通讓小孩走。一個小孩子如果失蹤的話,整個直升飛機都會出動尋找。

而在中國,那個司機居然說出來:壓死一個小孩算什麼!不就賠1、2萬嗎?所以這件事情方方面面我們可以透視很多問題,所有人都冷漠、無情,就是完全走過,他的心要麼就說我不管這事,要麼就是我管了會惹麻煩。還有,對他的父母我們當然很同情,但是父母自己埋頭做生意,讓自己2歲的孩子到馬路上行走他們不管,這在中國也失去了起碼的行為規範。他們自己也意識到這一點。

另外還有很多人充當事後諸葛亮,事後的放馬後砲,表示自己是好心人,或者來捐款。如果這些人換成那18個人,他們照樣像那18個人那麼做。那18個人所犯的是後來觀察發現這個事件公布之後,有安全感也會加入譴責的行列。所以中國人的淪喪和墮落絕不是過去的,他是從共產黨統治以來開始的。

我剛才說的就是,共產黨全面擊潰了良心,任何人說真話,比如六四屠殺,為了國家好的人是用機關槍屠殺,而參與屠殺的學生被稱為「英雄」,說你有陰謀,共產黨說你是殺人犯;而法輪功要宣傳「真、善、忍」,它對他們是大規模的抓捕和酷刑伺候。

然後中國的宗教親不起來,所謂的宗教是主張善和愛,共產黨對他是打壓,而且說宗教是要幹什麼?要愛黨、愛國,搞三自教會。人家是愛神、愛上帝、愛人類,結果它扭曲成愛黨、愛政府、愛所謂的「國家」。所有這些扭曲導致今天中國社會全面的滑坡、全面的崩潰,這個崩潰早就開始了,只不過現在是總潰敗而已。

李天笑:其實在中國古代也有這種見死不救的現象,但這是極個別的現象。比如在1894年,當時美國一個傳教士他曾寫了一本書,這本書的書名是:Chinese characters,就是《中國人的性格》,他也列舉一些中國人冷漠的現象,但那不是一種普遍現象。但是今天在共產黨統治之下,它摧毀了傳統的善惡有報、敬天信神這種價值體系以後,人沒有約束了,我做了惡事,我見死不救,或者我把人壓死了,不會遭到什麼報應,心理上很安然。這樣就造成了這種現象,像閘門拉開,水「嘩」的出來,就有兩種情況:一種是變成了基本上老人倒地,只要他自己不高呼「我自己倒地的」,人家就不會去管他;再有,也出現過很多事情,像2006年的南京彭宇案出現以後,就是有一些老人倒地以後,就抱住救他的人,或者抱著汽車的後視鏡就賴上了。這種現象也很普遍。

還有一種就是法院在判的時候,比方說2006年的南京彭宇案,他判的結果是助長了見死不救的行為準則。那個法官是怎麼來判斷死刑的,他說如果你彭宇沒有撞他,你怎麼會陪他到醫院去呢?你一定心裡有虧,一定是你幹的,他實際上是把社會整個心理狀態就定義為:人心是惡的。

現在社會道德已經到了一個程度,就是:你一定是一個壞人;換句話說,「有罪推定」本身這個現象就是共產黨49年以後執政的一個結果,現在「有罪推定」又變成它判決的一個根據,然後又進一步推動「見死不救」現象的氾濫。所以說今天這個社會,我想在共產黨統治之下,道德這種程度是很難返回去了,積重難返。

主持人:謝謝二位。現在我們接一下幾位觀眾的電話,第一位是紐約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們大家好。剛剛陳破空先生講得非常對,這一切問題都是共產制度所造成的。為什麼今天大陸上很大一部分人非常的冷漠,非常的不關心別人?你看毛澤東時期,在天安門廣場有一個學生,叫李彬彬還是崔彬彬的,毛澤東說:怎麼取這個名字?妳應該叫崔政武,我們的革命就是流血流汗,趕快回去改一改名字,鬥爭!結果她回去就鬥爭她的校長,就把校長殺了。

主持人:謝謝王先生,剛剛那位王先生講的是宋彬彬,後來她改了名字叫宋耀武,現在在美國。那我們再接一下休士頓陸女士的電話。

陸女士:你好。今天看到消息,看到小悅悅已經死了,心裡確實是非常悲痛,我真的沒有辦法想像。我覺得中國人的這種道德淪喪尤其是在大陸,最醜陋的這些東西好像都體現在處罰這麼一個無辜的小女孩,18個路人的冷漠冷血,真是讓人非常氣憤。

尤其是她的母親,我們都是母親,有過小孩,2歲的孩子正是充滿著好奇心的,到處亂跑、什麼都摸的。那你說她跑了這麼久,都在路上發生這樣的事,他母親竟然會說都不知道她什麼時候跑出去的,就說她去找她哥哥就跑出去了。我覺得她的母親是一個完全沒有責任心的一個母親,我對此也非常氣憤。今天所有人的沒有責任心,所有人的冷漠,全都體現在這樣一個小女孩的身上,卻讓她遭到這麼大的一個……我不知道該怎麼講,真的是太不公平了!

主持人:好,謝謝陸女士。我們再接一下紐約錢先生的電話,紐約錢先生。

錢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這個完全是跟中共政黨的關係。你看從文革開始,學生鬥老師,孩子鬥父親,劃清界線,像張志新;後來鄧小平改革開放以後,就是向錢看,都是偽劣產品毒產品什麼的;一個人掉在河裡面,他不去救人,等人死以後他撈起屍體來還要撈屍費1萬塊錢。所有大陸這些東西都是這個政權搞出來的,也不能怪老百姓,都是跟中共有關係。他們是為了生活沒辦法,所以他買通政府是為了賺錢;政府也是這樣,搜括老百姓的錢啊什麼的,所以大陸的東西帶過來我們也不敢吃,所以就扔掉,我們也害怕回去,回去吃的東西都是有毒。所以我想這是中共一手造成的,60年以來,越來越壞,越來越壞,所以把這個中共倒台了,人民才會好起來。我就說這些,謝謝你。

主持人:好,謝謝紐約的錢先生。加拿大的馬先生現在還在線上嗎?請加拿大的馬先生,馬先生您好。

馬先生:大家好。是這樣的,就是獨裁者為了自己的獨裁,實際上它就是把所有的老百姓都教育成沒有是非、沒有真假和邪正的觀念,只有敵我觀念和愛爭功名,這是為了它的統治的。這是我說的第一點。

第二點,這個事實際上是藥家鑫的翻版,你們要注意一下這個是有視頻的,那沒有視頻的就不知道,無計其數了,這是有視頻的一件事情,所以我說這種現象在中國是很普遍的。那麼中國後來到了改革開放,一切都是為了錢,整個社會是逆淘汰,吃喝嫖賭都不管,誰都不知道哪個東西是正確的;然後經濟不是市場經濟,那麼也不是優勝劣汰,基本上大家去競爭什麼,去競爭心狠手辣的,為什麼?它的規則是越心狠手辣,越狼心狗肺,越沒有道德越能贏,是這麼一個遊戲規則的社會,所以大家好人就會變成壞人。

就像卡扎菲這樣的一個心狠手辣的東西,在中國現在有很多卡扎菲一樣的人,我認為像卡扎菲這樣的獨裁和心狠手辣的是地球人的癌細胞,所以中共把中國大陸正常人的正常細胞都變成了癌細胞。另外我說一下,我覺得實際上中國人大部分都是好人,就像我們之前沒有受過共產黨洗腦,它沒有洗腦成功的人,我們都是好人啊,像你、我,陳先生,大家都是好人。為什麼呢?它就是在這個經濟發展過程當中,逐漸的把好人變成了壞人了。我最後說一句:中華民族到了打倒中共的時候了!

主持人:謝謝馬先生。我們再一下康州黃先生的電話。

黃先生:我看了這個事情,我覺得所有發生的一切事情,都是六十幾年來共產黨的「豐功偉績」造成的。因為它是黨文化,中國人的良心都改變了,其實他們18個路人,開車的人,他們本身就是受害者,因為他們如果沒有黨文化的教育,他們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呢?所以所有的這一切,只有我們自己從黨文化解脫出來,如果中國人還在黨文化之下的話,這種事不會是最後一個,也不會是第一個,以後還是會發生。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黃先生。我們再接一下新澤西劉先生的電話,然後我們就開始請嘉賓做回應。新澤西的劉先生請講。

劉先生:主持人您好。看了這個節目,我覺得很震驚,因為這麼小的小孩,18個人看了居然沒有人管,而且車子開兩遍過去,這個數字太大。我剛看了以後給國內打了個電話,國內的親戚朋友也說,他們如果看到了這個也沒有辦法,好像也是很冷漠一樣,所以我也很吃驚。我們中國人現在已經到了這個地步,覺得這個是實在太令人震驚了!

主持人:謝謝新澤西的劉先生。現在還有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再接一位瑞典李先生的電話。

李先生:您好,我想就這件事情講一些我的看法。我覺得就像辛灝年先生之前所說的「驅除韃虜,恢復中華」,我們現在中華民族也是到了「驅除馬列,恢復中華」的時候了,我們中華文化只有真正的驅除馬列,才能夠還我中華美德。我覺得是這樣的。

主持人:好,謝謝瑞典的李先生。剛才幾位觀眾講了不少的問題,我現在只是提一個,可能你們在回答的時候能不能提到這個,就是剛才有一個觀眾提到「發展」的過程,這是不是一個現代化發展過程當中的產物?

李天笑:絕對不是,為什麼呢?因為資本主義發展它有個過程,有早發的資本主義,像歐美,日本都是早發的。但是我們在日本和歐美都沒有看到這種現象。美國人在中國大陸現在只有洋「雷鋒」,這些美國人在救落水的或倒地的這些人。後發的也沒有看到,比方南朝鮮還有台灣,也沒有看到這種現象。所以這跟引進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沒有相關性。

主持人:和經濟發展沒有關係?

李天笑:沒有什麼關係,這個已經證明了這點。那為什麼會發生這種現象呢?我想主要有3點。

第一個,就是中共在建政以後用黨文化,剛才有幾位觀眾提的非常好,為什麼中國人普遍出現「冷漠」的現象?出現「冷血」的現象?它用黨文化代替了中國優良的傳統美德,把一個禮儀之邦變成了一個冷血的國度。這是一個。第二個,雖然市場經濟本身不會引發這種道德的滑落,但是中共在引進市場經濟過程當中,它倡導的這種「向錢看」,以及它用實際行動上行下效的這種腐敗現象,導致民眾普遍的道德滑落。這是第二個。第三,在制度上,在政策上,在機構上等等,中共實際上都在助長著「見死不救」這種冷血的行為」。

比方說對法輪功的鎮壓就是這樣子的。法輪功提倡的是「真、善、忍」,法輪功學員,凡是你跟他接觸過的你會感到他的善意,和修煉人表現出來的助人為樂,在社會上普遍都是得到讚揚的,在99年鎮壓之前,你到大陸去看的話。但是中共在鎮壓法輪功以後,實際上就是把「真、善、忍」的這種原則和美德給打壓下去,造成了中國社會本來道德滑落當中有一種扭轉的機會,那麼這扭轉的機會因為鎮壓法輪功而失去了。

主持人:所以說它不僅僅鎮壓法輪功,實際上通過鎮壓法輪功,它起到了社會的一個示範作用。

李天笑:對,同時它在鎮壓過程中,它造謠污衊使得很多人……甚至用物質利誘這些人造成一種對法輪功的誤解和仇恨。那麼對法輪功學員的這種誤解和仇恨,這種冷淡的做法,實際上到後來就延續下來,在整個社會上就助長了這麼一個風氣。社會上普遍的是:你打壓也好,我不管你,你基督教受打壓也好,你法輪功受打壓也好,你現在是陳光誠受打壓也好,你高智晟被抓進去怎麼了,我不管,這不關我的事。這樣的一種心理狀態,延伸到日常生活中比方說(面對)這個小女孩,小悅悅,他也必然是這樣。所以說這整個的因素就導致了現在這麼一個狀況。

主持人:我們今天討論的是:「小悅悅走了,中國怎麼了?」現在我們先接一下大陸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張先生:中國它是一個自稱「道德」的國家,歷史上有那麼多的道德聖人,還有那麼多道德標竿,就是在當今的話,它也有很多什麼紅色的「道德菁英」們,但是他們一旦掌權了以後,他們都幹了些什麼呢?他們口口聲聲說的那些東西,和現在這些現實當中反差太大了,所以大家都不會去真正的相信這個所謂道德,也不會去真正遵守,所以大家寧可去做「偽道德家」,所以偽道德橫行,滿口的仁義道德,一肚子的男盜女娼。
另外,從一個文化的角度來說,中國共產黨提倡的這個「大公無私」,它本身就是一個比較荒謬的東西。兩千年前其實孔子就已經很清楚這個道理了,他有一個學生叫作子貢,他有一次,按照當時魯國的規定,你在國外花錢贖回來了一個人來為奴,你就可以得到國家的補償。而他不要,因為子貢很有錢。孔子後來就批評他:「你這樣做,你讓沒錢的人怎麼辦?」

兩千年前孔子就懂得這個道理,為什麼共產黨還要拿來用呢?它實際上就是為了它統治的需要,所以它很荒謬,它誤導了大眾,讓大眾不知道道德應該是一個什麼樣的標準,應該怎麼樣去做。我想這個問題請二位嘉賓回答一下吧。

主持人:謝謝大陸的張先生。線上還有一位新澤西的彭先生,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這個社會的道德、倫理現在完全是亂了套,我和大陸的朋友才打過電話不久,就是關於維權這些事情,有的朋友比較差不多,還會有些回應,有的朋友、有的親戚甚至你打電話,他會說:「唉呀!為什麼你們美國專門注意這個反面的東西?」我就告訴他:「這個東西是反面的,但是因為我們聽的東西都講中共好的,所以要講些真實的東西來確實一下。」

而且比如說維權的人吧,他說那個維權的人都是沒有事情幹的,或者是故意嫌這個錢少,故意要多爭取些拆遷的費用之類的事情。可能有1%的人是有這樣子的,就是說也不是很正派的人,他就講成全部維權的人都是這樣子。我覺得他們好像是非都不分了。這是今天我要講的,謝謝。

主持人:謝謝新澤西的彭先生。我們再接一下拉斯維加斯的田先生。

田先生:我剛才看完那段錄像,心裡非常難受,居然18個人再加上2個司機,20個人把那小孩……中國傳統觀念就是尊老愛幼,人命關天啊!但是剛才看到那段錄像,我真是不太相信。但是在這之前有一個先生已經講到了,就是說這段錄像已經照出來了,咱們能看到了,但是在中國發生了很多的事情都傳說,比如最明顯的一個,從99年中國大陸鎮壓法輪功到現在十幾年了,已經被迫害死了上千的人了,而且已經發現有的竟然是被醫院活摘人體器官,這樣的事情在人類社會,人對人怎麼能會出現這種事情?除非是異類。

這樣我又想到了一個,因為咱們在美國,我想起當年「911」的時候,當時那恐怖份子把世貿給炸了,死了很多人,當時引起全世界的震驚。可是在中國大陸,那些被共產黨洗了腦的中國人,有很多人高興的簡直就要上街去慶祝去。也就是說同樣對待人的生命觀念,在他們來說好像完全是一種,不是一種適用的價值觀念和政治理念。但是生命的話,你不管是哪樣,這是一個至關重要的。

還有「六四」的時候,當年在天安門廣場那麼鎮壓學生,殺死了到底多少個學生,到現在也不知道,家長連提都不能提。這在這麼一個社會裡,出現這種事情,我想這原因真是不可理解的,真是應該把這個根子造成的原因給暴露出來,謝謝。

主持人:謝謝田先生。還有幾位觀眾在線上,但是太多人了,我們想先請兩位嘉賓先回應一下。陳先生。

陳破空:我先講一下,這個小悅悅是被謀殺的,他不僅是被2個司機這麼毫無人性的,殘無人道的司機謀殺的,他也是被那18個毫無人性的路人謀殺的,實際上小悅悅是被整個社會謀殺的;而整個社會、整個民族是被共產黨綁架的。剛才講了經濟發展,經濟發展不會帶來這些東西,我們套用一句馬克斯的話來說,把它稍微修整一下:共產黨來到世間,從頭到腳都滴出骯髒的血。我們就看毛澤東他以前的故事,他的女秘書的回憶。他有一次考他女秘書一個關於人的人倫的問題。他說有2個男生追求1個女孩,比如說一個男生甲、男生乙。這個女孩喜歡男生甲,男生甲比較老實,而男生乙比較滑頭,她就不喜歡。這個男生乙因為看到這個男生甲跟那個女孩互相好,就非常的眼紅嫉妒,想把這個女孩搞到手。

他就採取什麼辦法呢?這個毛澤東說,他就把這個男生甲,有一天騙到一個井底,井裡面去,說是撈取個東西,就等這個男生甲下到井底之後,這個男生乙就把這個石頭扔下去,把井底封掉,把這個人整死在裡邊。

毛澤東就問這些女秘書:「你們認為這兩個男的誰是好人?誰是壞人?」這女秘書馬上異口同聲的:「當然,那個男生乙太壞了,當然是壞人啊! 前面那個是好人嘛,沒有做傷天害理的事嘛。」毛澤東就說:「錯了!就說明你們政治覺悟不高。」那女秘書吃驚說為什麼呢?毛澤東就說:「前面那個男生老實,但是太笨了,他連自己都不會保護,被人騙了,所以他談不上是好人;後面這個男生有辦法,有手段,他為了追求一個女的,達到自己目的,他把那個人騙到井底,他這才是好人。」當時女秘書驚訝得睜不開眼睛來。

中國傳統文化講棄惡揚善,懲惡揚善;共產黨就是懲善揚惡,或者說棄善揚惡,它把整個社會顛倒了,它用了62年的時間全盤摧毀中國人道德、良心、良知。說真話的人投入大牢,或者是被屠殺,或者是見義勇為的人被屠殺。而且整個社會它反對批評,反對批評這個社會就停止了進步,就沒有辦法進步了。所以中共是綁架了整個社會。

剛才有一個聽眾講到,說家長不管小孩的事情,在美國社會12歲的孩子必須有成人陪同,否則就要以忽視罪或者怎麼樣去判決;中國社會連這個制度都沒有。

另外還有在任何國家,包括小國阿爾巴尼亞都有一個立法說見死不救是要判刑的;在中國也沒有這條法律。共產黨從來沒有把人作為一件事情來考慮,它永遠是把它的政權,把它的利益,把它貪官污吏的利益作為首選,所以這是整個中國社會的悲劇,而根子在中南海裡面。

主持人:所以它的價值觀推廣到全社會,就造成全社會現在這種狀況。李博士,我想請問一下,剛才有一個觀眾提到一個問題,它表面上也宣傳好的,但是實際上這兩者,它用什麼方法在宣傳表面上看上去應該是做好的,同時用什麼方式讓大家覺得不能做好事?

李天笑:實際上這裡面有幾個層次的問題,首先,共產黨它現在也講道德,從這一次省委副書記也去看望了小悅悅,也看望了拾荒太太,提倡說要重建道德,好像是講了一些這個話。實際上他講的這個東西是有兩個目的,一個就是借「道德」這個事情把責任推到老百姓身上:「你看,你們道德滑落造成這個事情,跟我無關」;第二個,它反過來動用一些「五毛」勢力來責備小悅悅的母親,說這是小悅悅母親的責任。實際上是模糊焦點,轉移視線。這個問題,我們的焦點就是要看「誰謀殺了」?剛才陳先生說得很好,追根究底是共產黨謀殺了小悅悅。因為共產黨是所有冷血、冷漠現象的一個總根源,而冷漠、冷血造成了小悅悅的死,所以這個邏輯關係一層層推下去是這樣。

還有一個,就是共產黨它所講的道德,以德治國也好,它講的不是真正我們中國古代所講的道德,救死扶傷、見義勇為;它講的是什麼?實際上講的是對黨的忠誠,講的是政治立場的可靠,跟黨走,為黨獻身。比方說,我們小學的時候講的要學習好、要政治好、還要身體好,實際上就是德、智、體,「德」就是政治好。這樣就造成一個問題,換過來說,我只要求你這個幹部忠誠於黨,你政治好,我不管你怎麼腐敗。

主持人:所以這是它的道德標準,它的道德標準並不是我們所講的人類的基本道德。

李天笑:是兩回事情,所以在這問題上我們要看清楚。這次在這裡面中共的媒體也參加了整個的譴責,對道德墮落現象的討伐它也參加了。但是它參加的目的就像我剛剛講的,是解脫自己,要把這場小悅悅悲慘的事情變成對黨的歌功頌德的這麼一個過程,它是要達到這個目的。

但是我們講到的是它把這個事情強調了道德,把它轉換概念成為一個政治,造成了另外一種現象,是什麼呢?就是我考察你幹部,我只考察你對我忠誠不忠誠,至於你包幾個二奶,至於貪污了多少錢,你做了多大的壞事?我不管你。那這樣就造成了整個社會道德的滑波,老百姓一看你共產黨10個裡面有9個貪污盜竊的貪官,甚至100%是貪官,那麼你貪,不允許我貪嗎?這等於造成了整個社會道德向腐敗的方面下滑。所以說歸根結柢,實際上共產黨要負最大的責任。

主持人:我想本來一般的人很難抵擋得住這種道德的下滑,他隨波逐流的可能性很大,所以很多人他想做好事也做不了。但是唯一能夠抵擋住的應該是宗教信仰,但偏偏中共又把宗教信仰一定要消滅掉,而且妖魔化,讓大家去嘲笑有宗教信仰的人,結果就造成了唯一能夠抵擋中共這種強制性讓人道德下滑的因素把它先消滅掉了,我覺得這可能是在中國社會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陳破空:杜甫原來講過一句話:「國破山河在」;現在中國是「國在精神垮」。這個就跟共產黨它動用了整個國家機器,它不僅僅是反人權、反人性、反人類,它最重要的是在反精神道德。它整個國家機器不僅是硬性的鬥爭,通過監獄警察來跟中國人鬥爭、戰鬥,它是開動監獄警察或者是一邊倒的法院對人性、對精神進行戰鬥。所以說把整個中國的精神或道德水平完全摧毀了,而摧毀了之後對中共的統治是有利的。

這次小悅悅事件使國際震驚,然後國際社會就向中共的外交部發言人提問,怎麼評價這個事件?結果外交部發言的回答更冷血、更冷漠,他居然怎麼講?他說:「你的提問很長,我的回答很簡單,這是一個法治國家,我們會依照法律來保障公民的權利」。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及,毫無反思精神、毫無反省精神。他們完全不知道它們這套制度,它們這套所謂的獨裁思想、這些觀念整個摧毀了這個國家,謀殺了整個民族。所以這個國家它們在號稱強大的時候,號稱什麼航空母艦、隱形戰機、天宮一號的時候,這個國家整個是垮了,就是精神垮了,已經國將不國,人將不人,到了這麼一個程度。所以共產黨真要負的責任,我想在中國歷史上恐怕不知要花多長的時間,百年也好、多少百年也好,都不知道能不能挽回這樣巨大的損失。

主持人:我想問一個問題,我們現在還有幾位觀眾在線上,我先問一個問題,看看回答完了以後能不能接這幾位觀眾的電話。就是最後這個小悅悅是被一個拾荒的婦女抱起來的,那麼這個婦女她和別人有什麼不一樣,為什麼她能夠做到這一點?

李天笑:我想首先人都有善和惡這兩方面,這位婦女,這個拾荒老太太,我覺得她這種善的心,就是本能的、自然的、淳樸的東西沒有受到中共的污染;因為她沒受教育、沒受中共黨文化的教育,幾乎不看書、不讀報,也不上現在中國的大學,也沒受過黨史教育等等,政治學習也沒有參加過,所以她本能的具有一種非常淳樸的,就是我看到這個人我就去救了,我想當時她也不會想很多。

另外,她地位低下,就是一個靠拾荒來度日的這麼一個社會很低層的老百姓,因此她不會算計,就是她也沒有什麼官場上算計別人的這種心機,或是怕我會沾禍,會因為這個東西人家來誣告我,她根本沒有這種概念,想到就去救了。

當然我們也看到一點,錄像裡面露出來的,就是她也沒有什麼醫學方面的知識,很明顯她就很快把那個人扶上來。當然一般來說,這樣可能不是特別恰當。但是這也說明另外一點,就是她確實沒有考慮到任何對自己的安危,自己受到誣告這些現象,她就是把這個人……我想到就把她救出來,怎麼來救?這一點來說,我覺得中國也是很缺乏的,缺乏一種叫做什麼呢,叫做Good Samaritan Law(好撒馬利亞人法)。

主持人:免責法案。

李天笑:就是好人免責,救人免責。因此,如果中國現在有這個「救人免責法」,這個拾荒老太太她把這個小孩救起來的話,她也不用負任何責任的,她就是出了一些麻煩或者怎麼樣也不負責任的,因為她有這個好心。因此在美國有這個「救人免責法」,有的州不一樣,都有這種。你不是出於各種利益的心,你去救他了,如果中間出現什麼麻煩,或者以後出現什麼事故,你不負任何責任。

陳破空:我就一句話補充一下李博士的話,因為毛澤東有一句話叫「讀書越多越反動,知識越多越反動」,現在不幸在反面驗證了:讀共產黨的書越多越反動,吸收共產黨那種毒素知識越多越反動。就像李博士講的那樣,這位老太太大概不識字、或者識很少的字,不看共產黨的書、不看共產黨的報、不聽共產黨的廣播,所以她還有天真的、純樸的、原始的一些良心存在,這是中華民族絕無僅有的、剩下的那麼屈指可數的一點良心了。

主持人:我想說一下這位陳賢妹,英文報導有一個說法,說她不是撿破爛的,應該是一個女實業家(Businesswoman),就是一個經商者,因為她從事的是一個很有自尊的回收工作(recycle),就是再循環的商業。人們說這是一種在中國社會非常有自尊的生活。

陳破空:相對於環境保護有貢獻的這麼一個超薄利的商業行業。

主持人:很多人說她是英雄還不是英雄?我覺得在一個正常社會,這是普通人該做的,但是在中國那樣社會的體制、壓力底下,她就是一個英雄。

我想今天我們的時間已經到了,謝謝各位觀眾打電話進來,還有三位觀眾在線上沒有能夠接進來,我們很抱歉,下一次節目我們再見,希望大家以後再積極參加我們的節目,然後打電話進來和我們一起討論。謝謝大家,謝謝兩位嘉賓的精彩評論。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网友 2011-10-31
每一个老百姓都在认为自身难保,还能保护谁?!
新唐人网友 2011-10-22
老百姓的良心被强拆拆掉了,被城管管没了!!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