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橫河:從緬甸到贊比亞看中國模式輸出

紐約時間: 2011-10-19 11:43 PM 
点此看大图片
密松電站叫停是緬甸欲擺脫中共控制的信號。(網絡圖片)
【新唐人2011年10月20日訊】各位聽眾大家好,我是橫河。今天我們來看一下中國模式的輸出現在遇到了一些什麼問題。最近中國的近鄰緬甸出現了一些重大的變化,去年11月緬甸舉行了20年來的首次選舉,選出了新的政府和議會,雖然當時的國際社會和緬甸的民主人士、異議人士,都把那次選舉看成是一場鬧劇,但是緬甸的新政府確實開始在一些比較重大的問題上採取行動,表現出了改革的決心。實際上變化在大選期間就已經開始了,著名的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姬,就是在大選的那個月11月份獲得了自由。在今年8月19日的時候,緬甸當選總統吳登盛會見了昂山素姬,第一次和反對派領袖進行了對話。
廣告

9月30日,緬甸下議院議員吳瑞曼(Thura Shwe Mann)在聯邦議會上宣佈總統吳登盛的決定,停止緬甸北部克欽邦伊洛瓦底江上游和中國合作、並且由中方承建的密松電站,停止這個密松電站的建設,理由是這個工程建設違背了民眾的意願。10月12日,緬甸釋放了100多名政治犯,這個還僅僅是緬甸大規模釋放囚犯的一部分。這一連串的動作引起了國際上的高度關注,而首當其衝的就是和緬甸有特殊關係的中共。

緬甸叫停密松電站

中共和緬甸原來的軍人統治者有著比較特殊的關係,我想最主要的就是雙方在表現上和在利益上非常接近。在政治上,緬甸長期處於軍政府的一黨專政的統治,1988年軍政府武裝鎮壓了人民的抗議活動,但是也不得不在2年後舉行了人民議會的選舉,而在這個1990年的選舉當中,由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以超過60%的選票贏得了超過80%的國會席位,這次選舉結果就被軍政府宣佈無效,而昂山素姬就遭到軍政府長期的軟禁,並且有好幾次被送進監獄,在這個過程當中還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到了2007年的時候,緬甸軍政府再次鎮壓人民要求民主的反政府示威遊行。這些鎮壓行動,它一方面導致了在國際上對緬甸軍政府的孤立和制裁。但另外一方面,卻得到了近鄰中共當局的全力支持。這種支持,包括在政治上、軍事上和經濟上等等多方面的,今天我們主要是談談經濟上的支持。

在經濟上中國在緬甸投入了鉅資,除了這一次叫停的密松水電站價值大概有36億美元以外,還有中緬油氣管道、中緬公路、中緬鐵路,一般人稱為「三路」,另外還有湄公河區域經濟合作,以及一些替代種植項目等等。由於中國方面大量的投資,使得緬甸國內有很多人擔心,說緬甸可能會成為中國的「附庸」。

對於這次密松電站的叫停,應該說中方反應是最大的了,因為畢竟投入的已經有20億美元了。但實際上20億美元很可能作為一國政府,緬甸它不可能就讓它浪費掉,很可能是以某種方式會償還,不大會有一個政府是突然之間就宣佈不還錢了,所以中共其實它更擔憂的很可能是,有人會把這個行動看成是緬甸試圖擺脫中共全面控制的一個信號。有些人把這個行動和其它的一些行動,說成是緬甸政府為了討好西方,以便得到西方的經濟上的援助或者經濟上的支持努力的一部分,據說釋放政治犯也是努力的一部分。而緬甸官方它正式的解釋是什麼呢?說是緬甸政府是民選政府,我們必須注意人民的意願,我們有義務把重點放在解決人民的擔憂和顧慮上。

很多外界的評論都把這個注意力集中在討論這究竟是一個經濟上的決定,還是一個環保的決定,還是一個政治決定?在這裡在討論這是什麼類型的決定,我們可以看一下,就是在這個密松電站上,它各方的利益在哪裡?首先電站它的投資方三個方面,一個是中國電力投資集團公司,就是中電投,一個是緬甸的電力部,還有一家是緬甸的一家私營企業,是三家共同開發的一個項目。而中電投它是中國的一個大型國企。三方當中,有兩方是政府,也就是說這個項目基本上是兩個國家政府之間的合作項目,所以它的利益首先表現在這兩個國家政府的利益上。建成以後,這個電力有90%,也有一種說法是80%,要輸往中國去還債。電站所在的這個地方主要是緬甸的一個少數民族克欽族,由於電站建好以後,要淹掉大概7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有64個村子被淹,搬遷的人數達到1萬2千人,對這個項目提出批評意見的,當然克欽族人是第一,因為製造電站所引發的各種災難,包括生態災難,包括移民災難,首先直接受害者就是他們,所以他們提出批評意見這是當然的。另外還有一些環保組織,還有緬甸的一些知識分子,包括在緬甸國內和國外的,當然還包括提出批評意見最著名的,就是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姬。

電站的科學論證是什麼

也就是說,在這個事件當中,各方它有不同的利益,也有不同的觀點。這裡我們就要想看一下,這個電站究竟在建的過程當中,有沒有進行論證,就是外界對它的指控可靠不可靠,就是這個破壞環境、生態,這種指控有沒有道理。中國官方它的反應,它是不承認緬甸官方的解釋的。外交部發言人洪磊,他就表示說密松電站經過了雙方的科學論證和嚴格審查。另外中電投的黨委書記兼總經理陸啟洲,他也有同樣的表示,他說項目經過充分的科學研究和論證,將對緬甸經濟、社會發展做出顯著貢獻。另外他還談到項目重視環境問題,嚴格完成了流域環境影響評價工作。從這裡看,外交部發言人和中電投他們發表的意見是一樣的,也就是說他們所說的這些,言下之意,就是說這個密松水電站不存在環保、生態、移民等等一系列的問題,緬甸官方所說的民意或者是民間的這些意見,不是真的,是找一個藉口,就是另有目的所在。

究竟是不是這樣呢?首先我們看一下中國官方所宣稱的科學論證是怎麼回事?那我們先看一看中國自己的建設。中共在建政以後,首先做的所謂水利建設就是大規模興建水庫、大壩、水電站。

中國歷史傳統上的治水,從大禹治水以來,大家知道是以疏導為主的,中共建政以後一改疏導為主的慣例。當時最著名的就是興建三門峽水電站,還興建了包括後來潰壩造成20多萬人死亡的河南板橋水庫那一系列的水庫,還有全國各地的水庫。當時建這些的時候,有沒有經過科學論證?如果說當時沒有經過科學論證的話,說是當時由於條件,由於大家沒有經驗,那麼為什麼還不停的建類似的水庫和類似的電站?如果說是當時經過科學論證的話,也就是說當時的科學論證不能夠防止,或者就是說科學論證根本沒有考慮各種災難的發生。就是說它所論證的就是水庫本身的技術問題,而不是一個全面論證,就這水庫能不能建起來,這個壩應該築多厚多高,能不能防多大的水,能不能洩洪。它考慮的是這些問題,而不是整個生態和可能的災難。

當然我們剛舉的這些例子,河南板橋水庫也好、三門峽水電站也好,那些都是以前的事情了,說是以前沒有經驗也好,是以前犯的政治錯誤也好。長江三峽大壩可是經過號稱是專家經過反覆論證的,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反覆論證以後,包括生態、包括移民等各方面的論證,不僅僅是大壩本身,建到現在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三峽大壩工程是一個災難,就是連國務院都是不得不承認三峽大壩工程有很嚴重的問題了。這僅僅是三峽大壩,還有一些更荒唐的像南水北調工程之類的,都是徹底的違反自然規律的,那也都是經過詳細的論證的。

可以這麼說,在中國的水利工程上,經過反覆科學論證的工程,沒有一個在技術上、在生態上、在環境上可以和兩千多年前的都江堰相比的,而且不是差一點點,可以說是所有的工程,和都江堰相比的話都是天差地別。也就是說中國的所有水利工程,無論是電站、大壩、水庫都是政治決定,或者一拍腦袋做出的決定。這些決定做出以後,然後再去做科學論證。而這些科學論證的唯一目的、唯一的作用只是證明這個政治決定的正確性而已,和科學沒有任何關係。這是中國自己的情況,這是所有水利工程建設本身的情況。

至於修水庫或修水壩所造成的生態難民從來就不在中共的考慮之列,我們已經聽過太多水庫難民的悲慘故事,像新安江水電站是最早的、最大批移民的,新安江水電站移民30多萬。我在江西下放的時候就見過落戶在江西的浙江新安江水電站的移民。實際上中國絕大部分可耕地早就已經有人佔了,所以這些移民不可能給他分配原來在家鄉的土地和房屋,而只能拿了移民費以後到最邊遠的,最窮山僻壤的地方去,在那個地方從頭開始,所以那些人生活是非常悲慘的。

三門峽移民至少40多萬。而專門寫三門峽移民苦難的,《大遷徙》這本書的作者謝朝平就被警方跨省追捕。三峽移民更多了,一個工程比一個工程大,一個工程比一個工程移民多。三峽移民120萬,淹沒了129座城鎮,包括大型城市萬州,包括中型城市涪陵。對於這種移民的生活中共是不管的,因此製造慣了這種大手筆災難的中共和中共的水電部門,當然它不可能把緬甸密松水電站的幾十個村莊,1萬多名移民當成一件事,肯定它不會去考慮。因此即使在外交部和中電投他們所做的說明也根本沒有提到移民的問題,他們提到也只是說環境和技術問題。

緬甸原來的軍政府和中共也差不了很多,當然它也不可能有中共這麼壞,但是它也是相當獨裁,它也不用考慮民間的意見,因此這個項目當時在軍政府的時候,中共和緬甸軍政府合作制定了這個項目能做成就不奇怪了。從中共的思維來看,什麼環境、環保、污染、移民、生態這些都不是問題,因此它認為別人也不應該把這些當成是問題。對於原來的軍政府而言也許它確實不是問題,但畢竟現在的緬甸政府是民選政府。儘管經歷了幾十年的軍人獨裁,剛剛當選的民選政府還遠遠談不上是真正的民主政府,而且它和原來的軍人政權還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但是一旦這個政府是由民選選出來以後,它畢竟有自己的規律,就是它的體制要遵循自己的規律了。

只要走上這條路,或多或少你就得按這個規矩去辦,這就是為什麼無論在南美洲或者亞洲,一個國家一旦走上民主,實行民主選舉以後,不管這個民主政權多麼的不成熟,它立刻就不同於原來的獨裁政權了。而這個軍人獨裁者就非常困難在真正的民選政權當中去實施獨裁,除非它採取軍事政變,或者利用強力把民選政府又改變成一個獨裁政府,它不可能在民選的政權當中進行獨裁運作,很困難的。政治統治方式是跟著政體走的。中共不能理解,它可以就叫停水電站的事件,站在它的角度來想緬甸當局可能會有什麼樣的陰謀,或製造什麼樣的托辭來,它可以想出很多來,它就是不相信,它不可能相信也許事情就是那麼簡單,就是民選政府多多少少要聽一下民意。很多事情就是這麼簡單,沒有那麼複雜,什麼想投靠誰啦,或者怎麼樣啦。

為什麼中國模式無法拷貝

這裡就牽涉到一個問題了,就是中國模式輸出的是什麼?我們注意到,老牌殖民主義消失了很多年以後,中共似乎正在以一種非常強勢的方式,在非洲、南美和近鄰的東南亞推行它的新殖民主義。但是最近有一些跡象表明這個新殖民主義開始遇到了一些障礙。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最近剛結束的贊比亞的大選,贊比亞在9月21日開始的大選,大選以後新當選的總統是原來的「反對黨」領導人邁克爾.薩塔(Michael Sata)。他當時主要競選綱領當中就有反對中國剝削贊比亞的自然資源和勞動力,他甚至在早期還提出過阻止中國所謂接管贊比亞。而原總統班達被人批評最多的也是贊比亞主要的銅礦開發的收入幾乎是沒有贊比亞人受益的,大筆的利潤外流。

當然薩塔上台以後對於他最早時候的競選綱領會進行一定的調整,上台以後他會不會,或者在多大程度上調整和中國的關係,或者調整他對於中國對贊比亞投資的政策的關係,不管他會不會調整,或者在多大程度的調整,他當選本身就說明了贊比亞的民意,而這個民意是任何一個民選政府都無法忽視的,至少他的當選說明了這一點。

緬甸的水電站和贊比亞的銅礦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但是如果我們仔細分析起來,我們可以看到它又有共同之處,就是中國模式對外輸出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我們先看贊比亞,中國對贊比亞的投資最大的就是銅礦,但是中國公司在贊比亞投資銅礦公司的經營卻受到了指控,人們指控它為了利潤而無視環境,而且也無視勞工法。對於中國公司這是非常正常的,就是說為了保持公司的高利潤,這些公司在中國就是這樣做的,開礦、破壞環境,在中國沒有人敢管,也沒有人能管。開礦剝削礦工,無視礦工的安全,不讓工人成立獨立的工會來維護權益,在中國就是這樣的,然而這個在中國運行的很好的模式,很順利的一個模式,就在這個被很多中國人認為是落後而貧窮的贊比亞,卻很難推行下去。在贊比亞,礦工的基本權利就要比中國大陸的礦工要好得多,以致於像這些在中國被認為是正常的操作,到了贊比亞就會被當地贊比亞人認為是無法忍受的,人家有工會,有環境法,有勞工法,而且人們能用這個環境法和勞工法來為自己維護權益。

它有非政府組織,有反對派,可以對不合理的這種現象,包括政府的政策,提出各種批評,提出各種要求,所以這兩個國家的情況是不一樣的。中國公司在有的情況下,它就為了避免這種事情,就是當地工人組織工會,或者是抗議,或者是要求升高工資,那麼這樣的話它的利潤就要降低了,所以它更乾脆了,就直接從中國輸入勞工。中國的勞工他在中國習慣於在那種條件下工作了,而一旦輸出國以後,到了其它國家以後,他人生地不熟的,他只能集中居住,集中工作,集中生活,還等於是在一個獨立王國裡面,還完全按照中國的方式被管著。

結果它引起當地人更大的反彈,因為當地是指望來自中國的投資和經濟的發展會增加當地人的就業,提高當地人的生活水平,結果發現這個經濟發展根本就和當地人無關。當這種矛盾達到一定程度以後,人們就用選票說話了。所以在西方國家也好,在這種已經走向民主的一些落後國家也好,你可以說政治家或者政客在玩政治遊戲,但是他不管怎麼玩政治遊戲,他要順應民意,也就是說不管是玩什麼手法,他確實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民意。

顯然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經濟發展的兩大基礎,一個是以破壞環境為代價,另外一個是以勞工的低工資,沒有基本權利為代價的。這兩個基礎在一個雖然貧窮,但是人民已經有了一定的權利,能夠在一定程度上選擇政府的贊比亞,這個中國經濟發展的基礎就很難長期執行了。短時間是可以的,你錢多了,可以收買國家領導人,可以收買這個國家的政客,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收買政府,但是你很難去收買人民的選票。

回過頭來看另外一個,在緬甸的密松電站上,形式上和贊比亞有所不同,因為贊比亞主要是中國公司輸出,在密松電站這個問題上,它有兩大問題,一個是電站的電力大部分賣給中國,也就是說是出賣資源,但是我認為這本來不是一個大問題。因為就是發達國家它同樣也可以出賣資源,像澳大利亞,它就是大量出口鐵礦石,它也是資源。但是在密松電站上,這種出賣資源,是以破壞環境生態作為代價的,它是以一部分人需要被迫放棄家園為代價的,這個代價對於當地人來說,他們就認為太大了。當然這本身是中國模式的一個特點,在中國瘋狂建水電站的過程當中,它是從來不把環境生態破壞當作成本計算的,而且它從來也不把移民的苦難當成成本計算的,因此,在中國水電被說成是成本最低的能源。這種模式它可以輸出到同樣是獨裁的軍政府統治的緬甸去,但是當緬甸政府轉變成民選政府以後,這個事情就必然會發生變化,只是說發生變化的程度有多大,這個是不一定的,但是變化是必然的。

我在網上曾經看到過一篇文章,說西方國家對中國模式只有羨慕的份,卻模仿不來。這篇文章作者他是以一種非常自豪的口氣寫的,然而這種無法模仿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這個作者顯然沒有去想一想。你想一想,如果說在中國房產、土地是私人擁有的,而不是政府擁有,或者是以政府的名義政府官員所擁有的,開發商他只能像在西方國家、其它國家一 樣,以市價去收買這個房子或者是這個土地,如果說人家不願意賣的話,他只能以高於市價來收買,對於土地、房屋的擁有者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同樣的對於移民來說的話,大量的移民,如果說你沒有權力,沒有這個力量去強迫人家搬離家園的話,就是當時30萬的新安江水電站移民,40萬的黃河三門峽水電站的移民,120萬的三峽水電站的移民,對他們來說的話,是好還是壞?如果說他必須以他原來的生活水平作為代價來作為移民的條件的話,這個水電站是不是還是這麼便宜?中國的模式它的高速發展,它的成本是以相當多的人降低生活水平,或者是失去家園作為代價的。

我們再這樣想一下,如果中國模式真的是如此美妙的話,為什麼大批中國模式的受益者要成批的移民到國外去,就是所謂羨慕中國模式的那些國家去?如果說這個問題想清楚的話,就可以知道中國模式為什麼它在別的國家是行不通的。謝謝大家。

2011年10月16日

文章來源:《希望之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