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蘇明:溫州高利貸危機的根源

紐約時間: 2011-10-19 05:54 PM 
【新唐人2011年10月20日訊】英國的《泰晤士報》的高等教育的專刊上,公佈了二零一一年和二零一二年世界大學的排名榜,總共有兩百所大學上了榜,排在前面的二十所大學幾乎全部的被英美兩個國家給包了。美國共有七十五所大學上榜,英國有三十二所。在亞洲國家,日本是最多,有五所大學上榜,香港也有四所大學上榜,泱泱的中國大陸卻只有三所大學上了榜,而且名次排的都很低,北京大學排在了第四十九位,清華大學第七十一位,中國科技大學排在了第一百九十二位上。
廣告

這項工作是邀請了全球一萬七千多名聲望高的專家學者們參與評比的,按照十三項的標準來進行評比,其中教學與學習的環境佔了百分之三十的比重;論文報告被引用情況和學術的影響力佔了另外的百分之三十;研究報告發表的數量和引用的情況又佔了百分之三十;其他的如產業創新、研究經費、國際師生人數的多少等等,佔了其他最後的百分之十。

中國大陸能有三所大學上榜是令人很吃驚的事情,儘管現實的中國人都喜歡說,自己是某某名牌大學畢業的,可惜的卻是中國大陸沒有名牌大學,不要說名牌,就是一所普通的大學,也有自己的精神或者是被稱作校訓的。

老的大學在一九四九年以前都有這些,共黨篡政後是一場反右、一場文革、一場六四大屠殺,就把原有的和所應該有的就都給掃蕩的乾乾淨淨了,樹立起來的東西,那就是感謝黨的培養,於是就要做黨的奴隸和工具。

儘管共產主義破產了,但是必須接受馬列毛的洗腦;儘管六十二年的盛事輝煌,中國大陸卻沒有發明創造;儘管博士數量多過美國,中國大陸卻依舊是落後;儘管有三所大學上了榜,卻讓人懷疑這是由於欺騙而所致的。本人從不造謠,也不會污蔑,只是從上個世界末就聽說北大、清華是賣文憑。共黨腐敗了,那麼不言而喻共黨領導下的一切,就沒有不腐敗的理由。

進入了本世紀,又灌進我耳朵裡的是交給這兩所大學十萬塊錢,學科、畢業的年份、學位就隨便的要求保你滿意,發給你的文憑證書是百分之百的真的,買學歷文憑的人是真的,錢是真的,發出來的論文證書是真的,三頭對案全是真的,那麼就應了俗話說的,是真就假不了了,於是就皆大歡喜。

破綻總是有的,唯獨這個人肚子裡沒東西,但是只要不是太招搖撞騙,也不會露餡。大學裡面的抄襲、剽竊、雇槍手代寫論文的現象是極其普遍,故而畢業生們的素質和學問的功底都顯得極高。

記得上個世紀的五十年代,北大、清華的畢業文憑,國際社會還是承認的,這二十多年也就沒人承認了,原因就在於,大學其實就是個自我修行的殿堂,修行的科目那就是自由精神,獨立的意識,而最終成為了一個自由主義者,成為一個社會的良知,成為一個明明德的人。

華爾街日報最近刊載的文章,題為中國高鐵真是中國製造?文章中說,劉志軍當了七年的鐵道部長,花了三千九百五十億美元建造了全國八千一百英里長的高速鐵路;又花了另外的七千五百億美元建造了一萬一千英里長的傳統的鐵路,而四年前劉志軍宣稱,我們瞄準了世界一流的技術,而七月下旬溫州的撞車事件,共黨當局一開始把事故原因歸咎於信號系統故障和人為的失誤,最近才又推遲發佈事故的調查報告。

國際社會是極不信任共黨的產業模式,包括對知識產權的保護非常薄弱,這就使得中國難以獲得先進的技術,中國鐵路重要的信號系統,是由北京和利時集團組裝,幾乎全部的信號系統中都被打上了和利時專有技術的標籤。但是其中包括日本日立公司是按照和利時要求的規格製造的電路系統。

日立公司因為擔心中國的工程技術人員會利用逆向工程來竊取日立公司的技術,因此在向和利時出售零部件的時候,沒有透露其內部工作原理,一種黑盒子的設計,使設備難以被複製,在測試的過程中也難以瞭解其技術的奧秘。日立公司的高層管理人員表示說,像和利時這樣的一家公司是如何在未深入瞭解我們的專業技術知識的情況下,就將我們製造的設備植入了一個龐大的安全信號系統中的,這是一個令人不解的迷。

這篇文章所表明的觀點有三點:一是共黨所標榜的中國模式不但沒有獲得共識,反而使國際社會極不信任;二是共黨對知識產權不尊重;三是共黨竊取外國技術,已經引起了各國的警惕和嚴密的防範。除此三點之外,本人的看法是還反映出了共黨體制下的中國工程人員知識膚淺,專業不精,如此龐大的信號系統,想必是集中了許許多多的專業工程技術的人員參與建設的,想必是知道有些個零部件自己是做不出來的,所以才要向日立公司購買,買來就組裝,並不打算弄清楚這些零部件的內部工作原理和進口技術之所以先進的奧秘。

我們不敢說有些人的文憑和證書是假的,買來的,但是我們至少可以說,在大學時期所打下來的功底是極其薄弱和膚淺的。前共黨中宣部副部長李澤厚說過,從共黨教育流水線出來的統一產品,充其量只能算是工匠手藝人,以工匠手藝人去充當專家教授和博士,那麼科技的落後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今年共黨竄政日的前夕,九月二十九日的晚上,山東省青島市的李滄區、北區、南區和嶗山區的公安局長們,政法委的書記和刑警大隊長們都被抓起來了,這件事被媒體稱作是公安系統的大地震,並且說其深層權斗內幕的更多信息還有待繼續的曝光。

但是據知情人士透露說,這次被抓的公安高層們都牽扯到了當地的黑社會勢力,有的官員其實就是黑社會老大,僅僅青島市李滄區的黑社會所控制的錢財就高達六億多人民幣,而其中的大部分進入了李滄區公安局局長的腰包。

這場取得了如此重大勝利的反黑行動,共黨卻不敢宣傳,原因是共黨自己也弄不明白,究竟是黑社會混入了共黨體制竊取了高層官職,還是共黨們為了撈取最後一桶金,因而成為了黑社會,或者共黨本身就是黑社會幫伙。自古就有警匪一家、官匪一家的說法。

一九四九年共黨就說把人民給解放了,有識之士和正直的人們從來不說解放這兩個字,更不會說解放前和解放後,只是用淪陷來表明一九四九之後中國大陸淪陷了,成為了共匪的匪區。敵偽時期不願意做亡國奴的中國人必須拿起武器,起來自己解放自己,那麼現在不願做匪區順民良民的中國人也必須起來,為了國家民族的聲譽和自身的尊嚴,也不能允許匪類和黑社會幫伙篡奪國家的神器。

十月份溫家寶到溫州考察,是因為溫州爆發了中國版的特色金融風暴,說它是中國版的特色的原因,就是債主和負債者,這兩個完全不同的身份是由一個人同時扮演的,這個人先是國家銀行的負債人,貸出了一筆款以後,轉手以高利貸的形式把這筆款貸給了資金短缺的中小企業主們,以個位數字利息的銀行貸款,轉身就變成了雙位數字的高利率的放債人,以吃利息差成為了富翁。

而媒體披露,具有這種雙重身份的人,百分之八十以上卻是政府的公務員們,也只有這些人,可以利用手中的權力和關係網,輕易的從銀行獲得低息的貸款,然後成為高利貸的債主。引發溫州金融風暴的就是這些人,中國大陸經濟危機,共黨卻收緊了銀根,減少了放貸,使得私營的中小業的貸款非常難,資金周轉困難,為了維持營運,就不得不向私人們借貸,那就要付出高利息。

全球經濟衰退,外需大幅減少,國人百姓的購買力是從來很低,商品賣不出去,於是就破產、倒閉、負債、外逃。直接受影響的就是這批公務員債主們,既還不出銀行的貸款,又交不出銀行的利率,又沒有抵押給銀行的資產,於是也只能是負債外逃。

據記者披露,這種負債外逃的人當中,目前所知負債最大的竟然是高達二十億元人民幣,於是連鎖的效應就發生了,國家銀行貸出的款是血本無歸,形成了銀行的巨額壞帳死帳。目前溫州市政府已經動員了一千億元去救市,溫家寶就是去溫州考察這個輸資救市計劃去的。

去年就已經知道,兩個三角洲地區的中小私營企業是紛紛倒閉破產,而今年初,國家發改委的發言人還義正言辭的否定了。可是否定不等於沒有,不採取措施不等於問題會自然消失。果不其然,以溫州一個中等城市的金融風暴,就要投入一千億元去救市,而這樣的城市大陸有多少呢?

況且中央財政是沒有儲備,只有十四萬億美元的債務,約合人民幣高達九十萬億元,浙江省也沒有省財政的結餘和儲備,全國的省區市的總地方債務高達十四萬多億人民幣,浙江省也在其中。中央和省的兩級政府都是負債纍纍,這就使人很難相信溫州市政府會有一千億元的財政儲備。

目前從中央到地方、到民間,所使用的人民幣都是這幾年巨量印刷出來的新鈔票,到現在為止,可以有把握的說,新印刷的鈔票是五十萬億元,融資一千億救溫州的市場,就等於上印刷廠再多印出一千億新鈔票,給已經不值錢了的人民幣再次的貶值。

當一國的市場上流通的都是嶄新的百元大鈔的時候,或許會有人以為這是強大輝煌的標誌,因而驕傲自豪,殊不知這嶄新的百元大鈔,比起幾年前的百元大鈔已經不知道貶值多少倍了,因而引發的物價暴漲就是必然的結果。

共黨銀行的壞賬率早在幾年前就已經跌倒了銀行淨值以下,銀行也是在負債經營當中。現實所周轉的資金同樣也是新印刷出來的這五十萬億的新鈔票,所以國際上的各大財團從零八年的金融風暴爆發以後,就都開始了逐步的放空所有的中國大陸官方銀行的股票。

今年的四月份,匯率信用評級公司表示,只要中國銀行的壞賬率達到了百分之三十,那麼中國經濟就會由共黨發佈的增長百分之九點五立時降到百分之零。

遼寧省審計局在今年七月份的一份資料中透露,二零一零年全省百分之八十五的政府金融工具已經無力償還債務,國家信託基金的一位官員也承認,由於共黨的緊縮政策造成開發商是只能轉向利率高達百分之二十到二十五的私人信託去借錢,所以才造成中國房價自二OO八年至今,大幅的攀升百分之六十,甚至百分之一百。

標準普爾公司測算,中國多數的開發商是可以自身吸收百分之十的銷售下滑,但是一旦下滑到了百分之三十,大多數開發商肯定是承受不起的。目前是中國開發商最壞的時候,他們必須面臨營業額的大幅下跌和房價大幅下跌的雙重打擊,同時過高的房屋空置率,又造成了銀行的呆賬率大幅上升。

所以國際的貨幣基金會的經理人拉迪梅勒先生說,我們是不會碰中國銀行股的,香港政府也預測到了,他們認為溫州的危機並不是個特例,同樣的危機已經在全大陸蔓延開了。

任何人都不能否認,構成國家主體的是國民,既不是政府,更不是政權,所以在金融股市方面,才有了一個叫做消費者信心的指數,這個指數是足以操控股市的上升和下跌的。人民不看好經濟的形式,捂緊口袋減少消費,股市就比然大跌,人民認為經濟只是暫時遇到了困難,很快就會過去,對前景仍持樂觀的心理,股市比然就會穩健的上升。

零八年金融風暴發生以後,美加股市是大跌了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四十幾,但是從二零一零年,兩國股市開始回升,到了今年的上半年,已經恢復到了接近金融風暴以前的指數,只是由於歐債危機,從今年七月股市又下跌,到目前為止,跌幅為百分之十五到百分之二十。

讓我們看看中國大陸的指數,二OO七年十一月,滬股上升到了六千一百點,然後就突然大跌到了兩、三千點,從那以後無論是令人驕傲的奧運,令人輝煌的六十年,還是強了大了的世博和亞運會,股市始終在兩千六七百點上下浮動,今日更是跌到了兩千三百點上下。

這說明的是中國民眾對共黨模式失去了信心,或者是根本就沒有信心,共黨的炒作、貪腐與時俱進,共黨的種種作為是越來越激發更大的民怨和民憤,人民不僅僅是對中國經濟不看好,更是直接的對共黨的反感怨恨與日俱增。

在人們的意識當中,絕大多數人不認為共黨政權還能挺多久,對陳勝吳廣的呼喚已經有幾年了,於是國民們的心理上不知不覺就出現了一種,中國早晚要出事,現在的中國是在亂世之中,大亂之後才能有大治,共黨們早就開始逃亡了,這個政權是時日無多了,等等的意識或認知,這種心理當然就會反應在言行上。

對共黨的一切政策或者講話的發佈,人們都是持不相信,或懷疑的態度,繼而是嘲諷、漫罵,乃至喊出了打倒共匪的吼聲。同時又積極的加入到了民間抗暴維權的群體事件中,這些所反映出的不是國民們消費信心的指數,而是在對共黨繼續霸佔公權力下,中國大陸的政治、社會、經濟、文化等等的前景的黑暗乃至絕望的指數。

馬英九總統在中華民國一百年的大典上說,如果國民黨當時不能領導全國人民打敗日寇的入侵,又通過聯合國取消了一切對中國的不平等條約,保證了國家主權完整的話,國民黨早就不存在了,這句話是說的太對了。

組建政黨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執政,用這個政黨的理念去管理國家,可是當這個政黨的理念、主義、意識不但不能管理國家,反而是對國家造成了全面破壞的時候,這個執政的黨就是罪人,犯罪的團伙當然就只能是崩潰瓦解了。

其實馬英九總統的保證了國家主權完整的話最讓我心疼,而且憤恨。國民黨的中華民國的領土面積是一千一百四十一萬八千一百七十四平方公里,共黨的人民共和國的面積是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整整少了一百八十一萬八千一百七十四平方公里,難道是中華民國帶到台灣去了嗎?

前三十年共黨搞政治把政治搞破產了;後三十年又搞經濟,把經濟也搞破產了,又在中國人不知不覺之中,連國家的領土也喪失了百分之十六,可是共黨又總是偉光正,問題是這種偉光正中國人民是否能承受得起。

謝謝各位聽眾朋友們的收聽,下次的這個節目時間裡我們再見。



文章來源:《希望之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