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林保華:中共18大前的「新民主主義」綱領

紐約時間: 2011-10-14 08:58 AM 
点此看大图片
毛澤東說新民主主義論就是人民大眾反帝反封建的文化。(網絡圖片) 
【新唐人2011年10月14日訊】17屆6中全會即將召開,根據中共政治局發布的新聞,全會將討論審議《中共中央關於深化文化體制改革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共產黨的所謂「文化」,其實就是「意識形態」,當年的「雙百方針」,最後淪為「一家獨鳴」,就是馬列一家的意識形態。今年3月,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在兩會上再度斬釘截鐵的表示「不搞指導思想多元化」,因此如今要搞「文化體制改革」,乃至「深化」,甚至期望可以「大繁榮」,就不知道葫蘆里要賣什麼葯了。
廣告

中國共產黨在毛澤東死後尋找活路的「改革開放」,在意識形態上如何既不改變共產黨與社會主義的名稱而又可以「倒行逆施」的走資,為此而進行理論上的闡述,實在不容易。摸著石頭摸到了1987年的中共13大,才定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調調。一時間,「初級階段是個筐,什麼都往裡面裝」。後來鄧小平乾脆下令「不要爭論」,以免自暴其丑。

如今初級階段已經摸了20多年,中國崛起了,但是社會主義不但沒有升到高級階段,而且越來越沒有「社會主義」的味兒,導致毛澤東的粉絲大呼小叫,深具野心的政客也利用「毛粉」為自己謀取利益,導致「紅海洋」到處流竄,個別地區出現了武鬥。看來這個「理論武裝」實在不容易,就像中國官方媒體給美國新任駐中國大使駱家輝加上「新殖民主義」的帽子那樣,只能騙騙不懂馬列主義的部分年輕人。

因此,迷信「理論」的中國人還是必要編造一套新的理論來指導中國前進的方向。為此17屆6中全會的「文化體制改革」,會不會是為習近平的新理論做準備以代替「三個代表」與「科學發展觀」?或者是胡錦濤在統治末期,因為江澤民瀕臨末日,自己準備重新出發而尋找新的理論包裝,併為第五代領導集體提供指路明燈?

這個「文化體制」的改革,不大可能突然冒出,而是必須有若干徵兆。觀察中國這兩三年來意識形態領域里的動靜,有兩股比較活躍的勢力:一個是毛粉的「唱紅歌」;然而這隻能算是「復辟」,說是改革會笑死人,與「大繁榮」更是背道而馳。而另一個動向,則是以張木生為代表的「大新民主主義」;既不是社會主義,也不是資本主義,這也是他所謂的「超越左右」。

張木生是太子黨的紅衛兵一代,他的同輩人物開始進入最高權力核心,或者因此有同類的想法。他一直活躍於思想界,文革期間,他的一些觀點引起周恩來與中央文革的注意,如今則在太子黨中不乏支持者。去年他的的新著《改造我們的文化歷史觀》出版,一問世即引來了各方關注。被毛澤東害死的前國家主席劉少奇之子、解放軍總後勤部政委劉源上將為他寫序,長篇大論,顯然也趁機抒發他心中的塊壘,以致序言比書本身更加受到注意,被認為是太子黨的綱領。何況新書發布會上,不但劉源,還有中共開國元勛朱德之孫、國防大學朱成虎少將等共六個將軍出席,顯然就在顯示太子黨的實力。同時,還廣邀右翼意見領袖一起參与對話,似乎要顯示包容與繁榮。

「新民主主義」當然比社會主義多元與包容,劉少奇就是太執著新民主主義,被毛澤東清算而死於非命。張木生有多年在杜潤生的中共中央書記處農村政策研究室工作,他稱杜是他的老師,因此在經濟議題上會有改革意識;然而對待政治問題,尤其是國際事務的主張,這些太子黨軍人那種狂傲與好戰的氣息,也就是強烈的民族主義色彩,就令人不寒而慄,主張與美國打核戰的朱成虎的出席,表明了這一點。也許這就是他們要在「新民主主義」前面加一個「大」字的原因。

至於新民主主義的文化,毛澤東在「新民主主義論」中有詳細論述,基本上就是「人民大眾反帝反封建的文化」。挑戰西方強權,就可以以冠冕堂皇的「反帝」來反對普世價值;問題是敢不敢「反封建」?共產黨的一黨專政與嚴密的等級制度、官本位制,乃至大肆吹捧孔夫子,不是封建是什麼?如果不敢反封建,這個「新民主主義」是不是冒牌的?不要說是「新民主」,連「舊民主」也夠不上。至於「人民大眾」云云,更是離開十萬八千里了,因為「太子黨」與「人民大眾」總是很格格不入吧?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