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蘇明:貪官正在拆中共的台

紐約時間: 2011-10-12 05:56 PM 
【新唐人2011年10月13日訊】今年的九月二十三日,胡潤先生在北京發佈了最近的胡潤百富榜的名單。現在能上這份名單的已經不是千萬億萬級的富翁了,入榜的門檻是二十億,這次的富翁名單的排名是一百億來評選的,高居榜首的前三名富翁,分別是以七百億、六百八十億和五百六十億的身家而入選的,超過百億元身家的人共有一百二十九位,上榜的一共是一千位富翁,把他們擁有身家全部加起來再除以一千,得到的人均擁有的身家的財產是五十九億元。
廣告

十二年前,在一九九九年胡潤百富榜首次發佈,中國大陸還沒有億元身家的富翁,這使我們不得不深思,難道中國大陸的經濟真的是神速奇跡般的發展了十二年,還是錢權勾結、貪腐搶劫,令國人和舉世震驚的發達了十二年呢?這次發佈的百富榜也附加了一條聲明,說這一百二十九位百億富翁是在陽光下公開的百億富翁。

還有一些是財產不外露,不想上榜的隱形百億富翁們是二百六十多位。即便如此,一個十六億人口的大國,百億家產的富翁才四百來位,中國大陸簡直是個廉潔的大國,被世界冠以第一貪腐大國的稱號那就是污蔑、造謠,用共黨的話說,就是又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

今年的年初,維基解密網站宣佈,在瑞士的銀行裡有五千多個中國大陸的私人存款賬戶,基本上包括共黨中央、國務院各部委、各市、區、省的主要官員們的名單。網站還說隨時可以公佈每個人在瑞士銀行存款的數目。

二零零六年共黨內部就揭發出了江澤民在瑞士銀行存有二十億美元;而今年又揭露出了鐵道部的一位局長在瑞士銀行存有二十八億美元。胡潤榜上的富翁們多少還是在經營這個企業或者是商業,而共黨體制內的幹部們是做官做出個百億富翁。

現在我們才理解共黨常說的黨的幹部們是黨的寶貴財富這句話的含義,這就如同何紳,這位滿清王朝的幹部是愛新覺羅政權的寶貴財富是一樣的。嘉靖皇帝登基,面對的是債務纍纍入不敷出的財政局面,殺了何紳,抄出了何紳的家產,竟然相當於全國一年的財政收入,所以才有了「殺了何紳、吃飽了嘉靖」的民間諺語。

去年底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每年的國民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二十到三十是被共黨層層幹部們貪腐掉了,這就是說平均每三到五年之中,就有一年的國民產值進了共黨們的腰包。更具體一點的說,那就是平均每三到五年當中,就有二十幾萬億的全民財產被共黨們層層幹部們貪腐掉了。

所謂的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成就的是百萬卷款外逃到外國去的中國富翁們,他們總共捲走多少中國人的血汗錢,有人做了一個大概的估計,平均每個外逃的人捲走三千萬到五千萬人民幣,對於這個數字,獨立的經濟學者認為仍然不足以說明中國大陸目前經濟崩潰的構成願因。

首先是十四萬億美元的國債,二是兩萬多億美元的地方債務,新印刷出來的總共約合七、八億美元的新鈔票,僅此三項就總共是一百四、五十萬億元的人民幣債務。十幾億人口辛辛苦苦的干了三十多年,在既無國家福利和老保待遇,又領取著全世界最低收入的情形之下,國家的財政不但不能收支平衡,反而還欠下了如此巨大的債務。

浪費固然是個重要的因素,貪污和腐敗則是最大和最致命的因素,由此想到了那群憤青、憤老、五毛們,當共黨宣傳三萬億美元的外匯盈餘時,他們便興奮狂妄的又要買美國、又要打美國,還要拯救全世界。

殊不知用這三萬億美元去償還自己的債務,也不過是只能償還上七分之一到八分之一的債務而已。孟子說過國家的儲備夠四到六年的支出只能算個中等國家。古今中外的聖賢們沒有一個認為欠債越多是越輝煌,這就是共黨的特色、模式。

不要說世界不敢恭維,就是平常的百姓家也不敢按照這種模式去過日子。今年的十月一日廣東省有兩個城市都出現了上千名教師在當地市政府前的示威活動,一個是信宜市的教師們要求加薪;另一個是化州市的教師們靜坐討薪。兩地市政府又是出動了武警和防爆警察毆打,並且打傷了教師。

據記者們瞭解以後的報道說,大專的畢業生教書月薪只有八百多塊錢,教書兩、三年以後月薪可以提高到九百多塊錢,有了十年教齡的月薪是一千四百塊。一位教書十八年的教師月薪是兩千塊錢,除去工資以外,每年的教師節能多拿一百塊,過年還給一百塊,這就是教師們的全部收入。

而每個教師每年必須支出的費用則是,每個學期每個教師要交給學校一百元的報刊費,還有教育基金費是七十元,大病的醫療保險一百多塊,這還不算每次的國家災難都要交出一百元的捐款;而寒暑假期間,各種名目的對教師的培訓也是要教師們來付賬單的。為了強制給教師們增加的工作量的額外的收入,則是一拖幾年而不兌現。

師道之所以尊嚴,就在於教師們的工作是為了國家和民族的明天發現和培養人才,俗話說,十年育樹百年育人。古人說是尊師敬道。中國人的傳統是敬天地、敬祖先,敬父母、敬師道。共黨是剛剛慶祝了它的篡政六十二年。

諾貝爾獎評選委員會也剛剛結束了今年的諾貝爾獎獲得者們的名單,人口基數龐大的中國大陸六十二年,卻沒有一個人獲得過諾貝爾的科學獎。科學沒有國界,沒有階級,不分種族,更不管制度,同時也於反華無關。科學所展現的那就是人類的發明和創造,推動的是人類的進步和文明。

共黨喊叫了六十二年的強大和人民幸福,可是六十二年來中國大陸對世界,對人類的貢獻是什麼呢?四大發明那是祖宗們的成就,現在滿街跑的博士們的成就又在哪裡呢?六十多年,世界出現了多少的發明和創造,出自共黨治下的發明創造又在哪裡呢?人類在學術上研究出了多少的新理論、新理念和新觀念,同樣共黨治下卻是無緣。

不是中國人笨,更不是中國人懶,而根本的原因是共黨痛恨人的自由精神和民主的意識,痛恨人性之美,從而扼殺了中國人對幸福生活的創造力。共黨經常喊叫的是要調動人們的積極性,把中國人當做了勞動力和生產力來看待,所以又要求人們發揮個人能力,唯獨不敢提人的創造力。因為共黨們創造出了在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極權統治主義的統治,而毛澤東自以為代表了人民,於是說出了只有人民才是創造歷史的動力。

其實毛澤東打的是人民的旗號,卻把中國大陸拉向了歷史的大倒退。共黨們既然可以在中國大陸創造出了一個由它們極權,任由它們為所欲為的野蠻的政體,那麼中國人民也有權利去推翻這個政體,更有權利去創造一個自由、寬鬆、平等、進步和體面的政治制度,每一個獨立具體的個人就是歷史的創造力。

一百年前在武漢打響辛亥革命第一槍的人,就是推翻兩千兩百多年專制制度,創造民主共和的人。孫中山先生創造了民生主義的理論和學說,百年的中華民國的政府和歷屆的總統們,都沒有把人民幸福了的宣傳整天掛在嘴頭上。

二零一零年中華民國的人年均收入是兩萬多美元,享受國家高工資的是軍、公、教三類職業的人士們,這就是軍警、政府公務員們和教師、教授們,他們的年薪比普通的人高出不少。

廣東的那位教了十八年書,月薪兩千元的教師,年薪那就是兩萬四千元人民幣,而折合美元不過是三千塊錢,是中華民國人年均收入的八分之一到九分之一;可台北不提幸福,北京卻喊的震天的響。在中華民國一百年的歷史中,天災人禍沒少發生,但從來沒有過憑票憑證強迫人們限量吃飯的。

在全民抗戰爆發以後的重慶大後方,由於運輸的斷絕,物資供應的緊張,曾經實行過配給的辦法,好與壞搭配的配給,保證民生的需求,即使是在內憂外患的戰爭年代,也沒有發生過大規模的餓死人的事情,更不要提在全國範圍內五、六千萬人被活活餓死的人類慘劇。

在共黨宣佈農村改革取得了巨大成就以後的二零零九年,有獨立學者們對安徽、江蘇兩省中北部地區和山東、河南的相連交界地區進行了調查,發現以平均四口人的一個農村家庭,在支出了全部的成本和繳納了各種各樣稅收之後,一年的所得是四百快到五百塊錢人民幣,這就是說人年均收入是在一百元到一百二十五元之間,折合美元則是不到二十塊錢。

可是二零零八年,共黨報出的全國人年均收入是人均兩三千美元。可是到了二零零九年共黨或許也感覺到了這個數字是太離譜了,於是又改口說人年均的收入是兩千元人民幣,但是比較上述地點的農民的人年均收入仍然高出了十幾到二十倍。

可是當年的十月份溫家寶先生跑去了朝鮮,對毛澤東的兒子的墳頭匯報說,中國強大了,人民幸福了。這種拙劣的表演,在國際社會上成為了一時的笑話,中國大陸究竟有多少的貧困人口,共黨一口咬定是兩千四百萬。按照共黨的這個數字計算,貧困人口只佔總人口的百分之一點五。

而根據二零零九年全年共黨大力拉動農民的內需的結果上來看,十億農民只拉動了三百五十億元的消費,人均三十五塊錢,這實際反映出的是貧困。早就有學者們說,中國大陸的貧困人口佔到了總人口的百分之四十。

而直到今年的七月份,聯合國的經貿組織下屬的一個調查機構發表了調查數字,其中提到中國大陸現有七億人口是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的,以共黨報出的十三億人口計算,貧困人口佔到了百分之五十四,按照中國大陸的實際人口十六億計算,貧困人口佔到了百分之四十三,即便是按照二零零九年共黨報出的人年均收入是兩千元人民幣來計算,折合美元不過是三百塊錢,也是低於國際貧困標準的人日均收入一美元。

這個貧困標準還是二十多年前的標準,而現在的標準則是人日均收入一點二五美元,所以說無論共黨宣傳的有多麼的輝煌,人民又有多麼的幸福,實際上中國大陸的人民是整體的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的。

共黨的祖師爺列寧曾經對「什麼是共產主義」下定義說:「共產主義就是蘇維埃政權加上全國的電氣化。」但是前蘇聯的蘇維埃們辦不成全國電氣化,所以垮掉了;中國大陸的這幫蘇維埃們更是沒辦成電氣化。三十多年前提出的四個現代化,其中還包括了農業的現代化,三十多年前共黨們就開始絕口不再提共產主義了,二十多年前共黨又絕口不再提四個現代化了,這並不是因為中國大陸已經建成了共產天堂,或者是已經建成了現代化的國家,而是全沒建成。

十幾億中國人當了共黨六十二年的實驗品、犧牲者和受害人,結果卻是中國人的民生狀況反而不如一九四九年。今年的九月份,中華民國財政部宣佈,最後的一筆二十三萬美元的債務已經償還清了,成為了零國債的國家。到了十月的五日國際經貿組織發表報告說,台灣的外匯儲備是四千億美元,排名世界第六。同時中國人生活在兩種截然不同的政治制度之下,差別竟然是如此之大,難道我們不該反思嗎?

今年的十月四號一則新聞的報道說,印度政府是剛剛結束了一個討論會,是關於如何制定貧困縣的標準的問題,而做出的決定是對城鎮居民日收入不足六十美分,對農村人口日收入不足五十美分的人,都可以領取政府的福利補助,批評人士則認為,政府制定的這項福利補助的標準是太低了,言外之意是指日收入不足一點二五美元的人該不該獲得政府的福利補助呢?

印度是個多山的國家,領土面積是遠不如西藏大,但卻擁有十一億多的人口,一九四八年實行了民主,成為了民主制度下的世界第一人口大國。二零一零年統計的數字顯示,全國人年均的收入是五百多美元,是中國人年均收入的一點八倍,從國際標準去分析,印度是在整體上擺脫了貧困的國家,民主制度的最大好處就是任何事情都不是當局的一個強大、一個幸福就可以矇混過去的,所有的事情都要放在桌面上來討論,數字是真實的、公開的,謊報造假絕對不行的。

在剛剛通過的這個福利補貼的政策上,實實在在的告訴的全國和全世界,作為一個獨立的經濟體的印度,城鎮居民中仍然有人日收入不足六十美分,而鄉村中仍然有收入不足五十美分的貧困人口。那麼怎麼辦?政府是有能力對他們實行福利和補貼的。批評人士指責政府的福利補貼標準訂的低,而政府就接受了這一批評,並且表示這只是暫時的,未來將使用二零一一年人口普查中,所獲得的這種社會和經濟的數字,來重新界定貧困線的標準問題。

全世界一百九十二個國家,三分之二以上的國家是窮國。窮並不丟人,關鍵在於政治制度,政府是民選的,於是民權、民生就都能得到保障,哪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不是赤條條一無所有的來的?財富需要自己去創造,即使將來是富可敵國,可死的時候是一分也帶不走。

皇族也有窮親戚,人窮不可怕,只要志不窮,那就是希望所在和國家的未來所在。中國大陸是貧窮落後,這是個事實,共黨一當政,馬上就強大幸福了,這是個荒唐,共黨們是赤條條的進城,沒有帶來一分錢,反而還要享受特權,幸福了的是共黨們,不是人民。

共黨共產與現代化是全沒搞成,可是人民還得幸福,改革把窮共黨們都改成了千萬、億萬富翁們,又改出了半數的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人民依舊還得幸福,共黨們貪腐搶劫成了富翁,貧窮的民眾百姓們卻幸福了,這是什麼邏輯呢?

遭土匪搶劫了的人,反而還要聽著土匪代表被強劫的人說幸福。雖然說天下事是無奇不有,但這種事卻是太過分,太無恥之極了。在國際排名榜上總是排在倒數第一第二的窮國烏干達,人民還能享受到免費的教育、免費的醫療的國家福利,而幸福了的中國人民卻是上不起學、看不起病。

九月的二十一日共黨的央行報告說,由於七、八兩個月對外貿易的盈利,使得人民幣新增加了三千八百億元。在各行各業是哀鴻遍野的情況之下,這倒也不失為是一件好事,用這筆錢去提高人民的生活和收入,或者是去還債都是當務之急。

但是看來都不如央行說的,由於新增加的人民幣數量大幅上升,於是擔心會引發世界的熱錢流入中國大陸,接下來的就是共黨們時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老調,就是會引發中國經濟發展過熱,這個潛台詞就是中國經濟已經是熱的熱火朝天了,熱氣騰騰的了。大量的外資繼續湧入中國,中國經濟就將熱的受不了了。這是考驗共黨當政能力的又一大挑戰。

錢太多了,如何正確的引導流入的外資,保持經濟是不溫不火的發展。其實這些都是欺騙的宣傳。中國的經濟已經崩潰了,中國大陸正在發生著中國版的金融風暴,國際資金躲避還有恐不及,誰還敢來趟這趟混水呢?況且全球的經濟不景氣,各財團們只有收緊銀根對付衰退。

所謂的外國熱錢,其實就是被外逃的人捲走的髒錢,由於這些人是最熟悉中國大陸,根本就融入不了所在國的主流社會,所以無法在當地投資發展於是他們就只能尋找在中國大陸的各種機會,帶著髒錢回來,炒作一下然後就走,這是共黨有嘴可是又說不出來的苦,因為這是卷款外逃的共黨們在拆共黨政權的台。

謝謝各位聽眾朋友們的收聽,下次的這個節目時間裡我們再見。


文章來源:《希望之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