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何清漣:毛澤東「西學觀」對中國政治的影響

紐約時間: 2011-10-11 10:49 AM 
点此看大图片
中共的意識形態與文化政策帶有極強的毛個人色彩。(Getty Images)
【新唐人2011年10月11日訊】最近我在思考中國為何行憲百年卻依然無法圓憲政之夢。在查閱了大量資料方才發現,主要原因其實並非中國的東方文明屬性拒絕接受西方文明,而與國人向西方學習的態度有關,直接一點說,是與毛澤東形塑的中共政治文化對西方政治文明的態度有關。
廣告

這點感悟其實是閱讀日本、韓國及印度制憲的文獻後生發出來的。這些國家同屬亞洲文明,但現在都實行了憲政,它們目前的政治觀念與制度都不是從本土的前近代思想的提煉或再創造而產生的。尤其是深受中國古代文明熏陶的日本與朝鮮,其哲學、宗教、法律、政治等傳統,沒有任何關於憲政政治的因子。這些國家的國民,在近代以前,對「權利」「公民自由」這些詞彙均聞所未聞。從近代以來,這些國家都歷經了不同的發展歷程,曾有過不同的政治文化與人權紀錄,但在二戰以後受到美國很大影響,如今對個人權利的理解已經趨同,並與聯合國人權文件中表達的內容大致相似。同為文明古國的印度對西方文明的態度是開放與謙虛的,認為向西方借鑒「沒什麼可害臊的」(印度憲法的主要設計者B.R.安貝德卡博士勸諭印度向西方學習時所強調的)。

在20世紀前半期,中國向西方學習的熱情也很高,從「師夷之長技以制夷」開始,學習的範圍從器物文明這類形而下的層次擴展至政治制度這一形而上的層次。在法制建設方面的成果也有一本國民政府制定且包含了保護民權內容的《六法全書》。直到此時,與其它亞洲國家相比,步伐也不算太慢。這時候中國人也不認為向西方學習就是「洋奴」,1943年7月4日,中共頭號喉舌《新華日報》還熱情洋溢地發表了一篇社論:「民主頌——獻給美國的獨立紀念日」,謳歌美國的自由民主,以及它的存在帶給世界的希望,如「167年,每天每夜,從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裡的火炬的光芒,——它 使一切受難的人感到溫暖,覺得這世界還有希望。」這話放在今天,由任何中國知識人來說,定被毛粉們與五毛斥為「向美國主子無恥獻媚」。

問題出在1949年中國發生政權鼎革之際。這一年,國民黨政權失敗已成不可逆轉之局。毛澤東認為再也不需要與美國虛與委蛇地周旋了,於是他公開表達自己對西方文明的蔑視。2月28日,中共中央委員會發布了《關於廢除國民黨的六法全書與確定解放區的司法原則的指示》,明確宣示說,「司法機關應該經常以蔑視和批判《六法全書》及國民黨其他一切反動的法律法令的精神,以蔑視和批判歐美日本資本主義國家一切反人民法律、法令的精神,以學習和掌握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國家觀、法律觀及新民主主義的政策、綱領、法律、命令、條例、 決議的辦法,來教育和改造司法幹部。」

從此以後,從19世紀中期以來中國先賢們開啟的向西方學習之路被毛澤東及中共腰斬。而且中共的意識形態與文化政策帶有極強的毛個人色彩。

毛澤東對待人類的知識有幾個特點,一是他自認屬於「生而知之」的天縱英才,已站在人類文明之巔,不需要通曉其他文明的ABC就已天然具有批判資格。比如他在不了解西方憲政、法律制度為何物時,已經預設了必須蔑視批判的政治原則。那篇《關於廢除國民黨的六法全書與確定解放區的司法原則的指示》就充滿了政治與文化的傲慢。傲慢既來自於軍事上的節節勝利與政權在握,更來自於對西方文明的無知與不屑。

二是對人類文明那種極端機會主義的取捨態度。從中年以延安為根據地漸成發皇氣象之後,毛只表示過要向蘇聯這位「老師」學習,其餘均持「批判性地借鑒」之態,取其精華,棄其糟粕。但問題在於毛判定「精華」與「糟粕」的標準太隨意,而且以他個人的好惡為好惡。此後,西方文明與中國古代文明被毛偉人視為「資本主義與封建主義糟粕」。最近關於54憲法制定的一些歷史細節被參与者披露,人們才知道,原來言論自由、集會示威自由及遷徙自由等「民權」,自毛澤東政權在握後就被公開視為「西方文化糟粕」。再後來,中蘇交惡,中共曾號召全國學習仿效的蘇聯革命文化也被當作「修正主義糟粕」,與封資一起並稱為「封資修毒草」,統統被丟進「歷史垃圾堆」。

三是毛不喜歡別人有知識與教養。毛有名言曰,「卑賤者最聰明,高貴者最愚蠢」 ,「知識越多越反動」。前者好理解,因為只有在無知的民眾那裡,毛才能高高在上地獲得神的感覺。後者則源於毛知識結構的缺陷。毛喜好賣弄學問,但他不通西學,中學的經史子集四大門類當中只通史,略通子、集,不解經。面對一些學貫中西的大知識分子,毛澤東就不能揮灑自如地縱論古今,雖然沒人敢當面對毛表示任何不敬,但毛知道「腹誹」是少不了的,所以一句「知識越多越反動」將這些大知識分子劃為社會異類。但完全沒有「知識」也是不行的,毛的知識標準是中小學畢業,能夠識字斷文就行了。這種「知識標準」的「知識人」,對毛平日縱論古今屬於半懂半不懂狀態,自是最好聽眾,半懂狀態使聽者知道毛的斤兩,半不懂讓人保持敬畏之心。比如《二十四史》被當作封建文化,普通國人無緣得見,毛才可以在「九大」期間突然引用《後漢書·黃瓊與李固書》那句「嶢嶢者易折,皎皎者易污;陽春白雪,和者蓋寡;盛名之下,其實難副」,並下發學習,讓大半是工農兵出身的九大中央委員們如聽天書,更增畏懼崇拜之心。

毛澤東去世30餘年,中共對西學的態度改了沒有?沒有。因為至今為止,西方的憲政、民主、人權等仍然被當作「西方文化的糟粕」,應該棄而不用,中國學習西方文明的層次仍然是19世紀末那句「中學為體,西學為用」。

文章來源:《美國之音》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