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顧曉軍:黨之艾未未事件之隨想

紐約時間: 2011-06-22 10:19 PM 
点此看大图片
顧曉軍:艾未未,不是什麼大人物;艾未未事件,也不是什麼重大事件。但,這裡反映出來的、是一個中國未來的方向性的大問題。(/AFP/Getty Images)
【新唐人2011年6月23日訊】黨之艾未未事件,最初的定性,是“特立獨行”。如今,雖已經是名目繁多了。然,繁多的名目,依舊可以歸結在“特立獨行”的名下。
廣告

這,使我想起了希特勒主義。希特勒主義,有一核心,就是大日耳曼主義及與之相伴而生的反猶太主義。

其實,回過頭去看看,可以說:希特勒領導下的德國,無論多麼強大,終究是要失敗的。為什麼?大日耳曼主義及反猶太主義,反對的是世界的多樣性。這就不僅僅是反人類了,而是在反世界規律,怎麼能不敗呢?

我們,再來看一看黨之艾未未事件。批判或反對“特立獨行”,難道不是與希特勒的大日耳曼主義及反猶太主義是異曲同工的嗎?限製或反對“特立獨行”,不就是要想方設法取消或消滅多樣性的嗎?

中國,是世界的一部分;如果中國反對或試圖取消多樣性,就很難在這個世界上立足了。

這,也許就是黨之艾未未事件,遭那麼多人反對的根源。

統治者維護自己的統治,這沒有錯,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但,這是小道理。而且,維護統治也至少有兩種以上的不同的方法:一種,是順勢而為;另一種,是逆勢而為。

順勢而為,就是小道理服從世界規律的大道理,遵從普世之價值觀,與世界同步前進。逆勢而為,就是用小道理抗衡大道理,做世界的“異見人士”。

然而,小道理終究是無法抗衡大道理的。所以,研究如何順勢而為,比研究如何以小道理抗衡大道理更有意義與出路。

有人給出“專制國家70年大限理論”,其實這是一種機械與教條的思考。

中國,目前正處於上升期之中;而黨,控制著整個中國的一切。猜測黨將在什麼時候玩完,不過是算命或是一廂情願。

然而,黨已經過了全盛期或鼎盛期,這卻是不爭的事實。當然,不排除會出現中興。但,中興的前提,是順勢而為,而不是逆勢而為。逆勢而為,實際上是拼著玩完。

中國,有中國的運勢;黨,有黨的運勢。然而,這兩個運勢,目前是捆綁在一起的。

如果黨玩完,上升期之中的中國,就必然有一次巨幅調整。如果黨中興,那麼,中國就必然繼續拉長陽。

沒有辦法,黨和中國已經綁得太緊了。

我講的道理,黨未必就不懂、未必就不知道。估計,也是沒有辦法,只有去尋找紅色的源頭。

然而,黨卻忘了、忽略了,世界已經完全變了――全世界已幾乎全都拋棄了馬克思列寧主義。這也不是什麼“處於低朝”或“處於高朝”的問題,而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完成了他們的歷史使命――促進資本主義走向民主社會。

即便是想要與資本主義誓死戰鬥到底,也應該有新的武器、新的主義,而不是馬列主義。馬列主義,早已力不從心了。

如果中國向左轉,不是不能實踐,而是理論與實際沒有辦法統一。

唱紅歌、講傳統、向左轉,只會喚起人們思考革命;而革命,是必須均分財富的。請問:能有多少官員願意與老百姓均分財富呢?

況且,分完了又怎麼辦呢?打算停滯不前?不還得走市場經濟的路?而市場經濟,決定了上層建築是民主社會。

艾未未,不是什麼大人物;艾未未事件,也不是什麼重大事件。但,這裡反映出來的、是一個中國未來的方向性的大問題。

全世界、尤其是西方世界著急,從本質講:不完全是關心艾未未的命運,他們更害怕日益強大的中國,“特立獨行”,做世界的“異見人士”。

人類社會,吃過次虧。

顧曉軍2011-4-16 於南京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