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鐵流:「唱紅」只是一時的新聞效應 絕非「安邦治國」的「靈丹」

紐約時間: 2011-06-22 09:08 PM 
点此看大图片
全國唱紅,這是場正在興起的「紅潮」災難。(網絡圖片)
【新唐人2011年6月23日訊】1987年我舉家北上闖蕩京城,從事自負盈虧的媒體探索,夢想開辦一份能表現自已思想與觀點的報刊。為擴大影響和賺錢,先後搞了不少出奇制勝的「公關策劃」活動,曾被媒體戲稱為「中國策劃大師」。其中有個影響全國政治走向的活動,就是1990年12月26日毛澤東誕辰一百周年,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推出的山東肥城「‘千里冰’之夜毛主席詩詞朗誦晚會」。
廣告

這台晚會座無虛席,不少中央老領導老同志應邀出席,翌日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中央電視臺均有報導,新華通訊社發了通稿,全國百餘家省市報刊發了消息,肥城「千里冰啤酒」一下成了知名品牌。自審判「四人幫」之後,是全國眾多媒體集中出現「毛澤東」三字最多的一天。

尋根史實。

1982年最高人民法院組成特別法庭,公開審判以江青為首「‘四人幫叛國集團」罪行後,民間稍為有點頭腦的人,誰不知道審判「四人幫」就是審判毛澤東。「四人幫」實為「五人幫」,「幫主」自然是毛澤東。無論中共怎麼掩蓋,媒體怎麼撒謊,早是個不爭事實。道理很簡單,老婆所幹的一切壞事老公能沒有責任嗎?何況江青是「文革」第一副組長,未來的中共中央主席。所以江青不甘認輸,在公開審判大會上面對鏡頭高吼:「我是毛主席一條狗,他叫我咬誰我就咬誰」。

那時毛澤東聲譽降到了最低谷,縱是擁毛的「鐵杆粉絲」,也不敢公開站不來說毛澤東一個好字。毛澤東不但走下了神壇,可以說「簡直不是個東西」。可是英明一世的政治家鄧小平先生,為什麼給後來的中共繼承人留下這麼一個「燙手山芋」?裏中自有很多難言之隱。毛是中共的「開創人」,是他幾十年「革命」的上級。同時,毛是他頂禮膜拜的君王,既有知遇之恩又有「打倒」之怨,說不出一個內在外在的複雜情感。再有,推倒了毛,誰是中共政權的開山祖師?執政的合法性怎麼辦?這既是鄧小平「英明」之舉,可也是失明之策。如果換成毛澤東,不但焚屍揚灰,還會誅滅九族。

鄧何曾料到這寬容一手,卻給當今中囯政治帶來這麼多難以解決的紛爭?更沒有想到毛澤東借屍還魂,再次走上神壇,地動山搖的「紅歌」又蒞臨中國,「尊毛去鄧」的政治抄作成為一股不可阻擋之勢。如果他老人家在天有靈,定會痛駡這些繼承者:播的龍種,收的跳蛩。你們真蠢!

所以,「唱紅」捧毛,不是始於薄熙來或「鳥有之鄉」眾門徒,而是始於我這個被毛澤東關押了23年的老右派。何也?

1989「6.4」事件前,中國政治態勢一遍大好,據確切消息:高層將啟動「政改」,開放輿論,推動民主憲政,鄧老爺子決定把軍委主席一職交給趙紫陽先生。沒有想到胡耀邦的突然逝世,引發了首都高校百萬學生「反貪腐、反官倒」的大遊行,而後絕食長據天安門廣場,導致巨大的「6.4」政治事件,最後演繹為「軍民抗爭」的流血收場。

這場「政治風波」大大地動搖了中共一黨專制,也終結了中國「政改之路」。自此中國政治急遽左轉,有過的黨政分治再次合為一體,無論政治路線和政策走向都左得驚人。中央和地方不少領導人,開始對「改革開放」產生了懷疑,是煞車還是回到毛澤東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治國策略?所以才有鄧小平「南巡講話」。雖然「改革開放」繼續堅持了下去,但「政治改革」永遠冰封深鎖,高層再無人敢於推動,這就是20世紀90年代中國的現實。

我長居北京,關注中國政治,也更關注賺錢。人要吃飯穿衣,要生存發展,凡有利於賺錢的事都會去一做。正如政治家為謀得權勢,總要冒險去賭一把。重慶的「唱紅」也逃不出此定律,說得直白點,也是場「公關策劃」遊戲。但玩遊戲不能太過,太過了就令人煩惱和討厭。

1990年是我「公關策劃」豐產年,先是「亞運會」的「壯行酒」,使得小小宜賓市的「紅樓夢灑」一炮走紅,年銷量躍過人民幣三千萬元,再就北京光華染織廠的「光華之夜」,頻頻亮相於中央電視臺吸人眼球。有了前兩個走俏樣板,才有山東肥城啤酒廠的演出。他們上京求告,願花五萬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做台晚會,要求出新聞上電視。我推之不了,又賺錢心切,東想西思最後找到了他們注冊商標「千里冰」。於是,我把它與毛澤東詩詞《沁園春》「千里冰封,萬里雪飄」強拉在一起,定下那個出新聞的題目:「‘千里冰’之夜--毛主席注詩詞朗誦晚會」。此時,毛的思想正在復活,一種文化現像正在復甦,我搶佔灘頭推出了一台純毛詩毛詞的演唱晚會,當然有點橫空出生,獨領風騷。但是它能未使「千里冰啤酒」暢銷不衰,不到一年就關門大吉。因為一個企業產品要想佔領市場,不能僅是廣告宣傳,必須是品質和服務。薄熙來書記用政治鐵腕推出的「唱紅」也一樣,它可以一時使政治籌碼飆升,但它不能用於治國安邦。唱紅,唱不出糧食豐收、科技創新、工業翻翻,更唱不出人民安居樂業、生活幸福、長壽健康。唱一兩次新鮮,唱久了煩心、揪心,如果天天唱年年唱,又唱回到「八個樣版戲」年代。現在「唱紅」已變成了「文革」紅潮,不但重慶唱、廣東唱,北京也在唱了,眼看全國唱起來,這決非中共之福,國家之幸,是場正在興起的「紅潮」災難。為此,我對自已有過不講良知,只為賺錢的「倡紅」廣告行為進行深深地反省,也希望薄書記用政治目的發起的「唱紅」適可而止,快盡收兵,勿做千古罪人,變成第二個不似毛澤東的毛澤東。因為它不是安邦治國的靈丹妙藥,是災難,是恐怖。中國人民絕不希望毛澤東復活,更不希望「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捲土重來,如此國家民族就完了完了……

──轉自參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