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蘇明:中共自食其果的日子到了

紐約時間: 2011-06-21 09:28 AM 
点此看大图片
2011年6月12號顯示損壞的警車,警民衝突場面。 (網絡圖片)
【新唐人2011年6月21日訊】現在四十多歲的中國人都知道,共黨和越南的共黨曾經是勾肩搭背,關係好的不得了,彼此互稱是同志加兄弟,但是小人之交不可能長久,一旦翻臉就更成了仇敵。今年的六月五日,越南的河內出現了反中國大陸的示威遊行,打出的標語和口號是:中國大陸停止入侵越南島嶼,遊行的隊伍一直走到共黨駐越南的使館前抗議。
廣告

而同一天越南的國防部副部長阮志勇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對話會上說,對於五月二十六日所發生的衝突越南軍方將不會直接出面,但會密切的關注事態進展。那麼五月二十六號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呢?在越南的一份抗議聲明中我才知道,原來是大陸的一條巡邏船故意的切斷了一條越南採油船的電纜而引發的。

越南政府說,這是中國大陸對越南在南海的油氣勘探活動的進行干擾,此舉侵​​犯了越南的主權。共黨則表示這一行動完全是在中國管轄的海域之內進行的,所以才引發了六月五日越南民眾的示威抗議。

中國人都知道,南海一直到最南端的曾母暗沙都是中國的領海。二十多年前越南曾經照會中國大陸,要求遵守兩國領導人曾經在南海主權一事上所作的協定,至於什麼協定,中國人肯定不知道。因為共黨做事從來偷偷摸摸見不得陽光,但是得了實惠的越南當然是理直氣壯,大肆宣揚開疆拓土的功績,所以越南人都知道,當初是毛澤東的一句話就把大面積的海域送給了胡志明。

最近這十多年南海的主權問題才浮出水面,原來是南海海域發現了石油,使得六、七個國家在南海開採石油,並且駐軍,同時又都聲稱他們擁有這塊海域的主權。近幾年他們又組成了東盟十國集團,共同保衛自己的利益,與中共對抗,這就證明他們佔領南海,又採油、又駐軍的,肯定是有當初與中共簽訂協定的文本的,共黨手里當然也有這些文本,只是不敢對中國人民公開。

在南海沒有發現石油之前,賣國賣慣了的共黨倒也並不介意南海,各國在南海不過就是捕魚撈蝦而已,一旦南海蘊藏的大量的石油被發現以後,共黨眼紅了,可是賣出去的領海是人家的主權了,共黨很可能是打算用武力奪回南海主權。但是儘管零九年的閱兵規模不小,可是腐敗的軍隊是沒有戰鬥力的。

三十年前也和越南打過,不但打敗了,還割地賠款給人家;再打敗了的話,不知又要割多少地賠多少款,況且勝敗且不說,人家手裡有協議的文本,出爾反爾,國際輿論上共黨也無法交代,於是就派出條巡邏船、漁政船,乘著人家沒注意,偷偷摸摸的切斷電纜,幹出這種下三濫的流氓勾當。堂堂中華古國,竟然被共黨這幫雞鳴狗盜之徒們篡了政,真乃是中華民族的奇恥大辱。

六月的十號,廣東的增城的城管們,竟然動手毆打一位懷孕八個月的女商販,立時引發了幾千人的憤怒,共黨們又是老辦法,調來了武警,人們又與武警對持,轉天一萬多民眾包圍了公安、城管,要求交出毆打孕婦的兇手。結果共黨又派出了一卡車、一卡車的軍隊。到了十三號凌晨,增城地方傳出了槍聲。

有報導說軍隊開槍已經造成超過一百人的死傷,更有上千民眾被捕。為了平息民憤,廣州地方當局開了記者會通報情況,說什麼初步認定這個事件是一起個別群眾與治安人員的糾紛引起的聚眾滋事事件;接著就讓被打的孕婦的丈夫唐學才對記者們說,他太太沒事,母子平安,並且還呼籲民眾息怒,這純粹是一出卑劣之極的丑劇。

一位懷有八個月身孕的孕婦被打了一頓,居然沒事,且又母子平安,更要求民眾不要憤怒,那麼言外之意那就是周瑜打黃蓋,城管願意打,孕婦願意挨,事情只發生在城管和孕婦之間,完全是兩廂情願的事情,民眾根本就無需過問和憤怒,更不必主持正義。

可事實卻是,正義的力量始終在中國的民間,共黨無人性就阻擋不住民間正義的聲音和反抗的行動。古今中外是歷來如此,否則就沒有改朝換代,更不會有人類的文明和進步了。現實正處在共黨們要慶祝他們拉幫結夥九十年的時期,又是強力宣傳什麼豐功偉績,又是唱紅歌的,鬧了個烏煙瘴氣。

我們只是不明白,共黨的城管毆打孕婦,究竟是體現了中國人民離不開共黨這一層意思,還是反映出了胡錦濤領導出了一個和諧社會的實質。可我們看到的卻是,共黨的軍警被派了出來,保護的不是被打的孕婦而是打人的城管,同時屠殺鎮壓民間的正義行動。

共黨從來就是把自己置於與人民為敵的立場上。此一事件從一開始到現在,共黨的一系列的做法,無一不是在表明共黨的此一立場,於是就不難得出一個結論,人民憑什麼離不開共黨這夥人民的公敵,既然政府與人民為敵,那麼人民就起來推翻這個政府,建​​立人民自己的政府,建立起一支保家衛國而不是屠殺人民鎮壓人民的國軍,建立起一支保護人民和服務於人民,而不是鎮壓人民,毆打孕婦的警察隊伍。

另外我們更不妨再深一步的考慮一個問題,任何的公司、商號、工廠在招聘員工的時候都是要廣開大門,盡量的能夠招來更多的人來應聘,為的就是要十里挑一,百里挑一,挑選出的人品上乘、 德才兼備的人。可是為什麼毆打孕婦的流氓地痞們被共黨招聘了去成了公務員,吃官飯、穿官衣,而且是為所欲為,引起了民憤以後,共黨的軍警們還會全副武裝的出動去保護他們。

其實答案很簡單,古人說,人以類聚,有了共黨這種獸性匪類團伙霸占著公權力,於是與共黨臭味相投的地痞流氓惡棍們就都成了寵兒。人民在這種政權之下,又豈能不受盡欺負和侮辱呢?

香港的媒體報導說,大屠殺之前,也就是十二號的晚上,黨中央召開了會議,認為事態嚴重,要求地方當局嚴厲鎮壓,殺一儆百,而最高法院的副院長張軍說,對極端仇視國家和社會的犯罪分子重判死刑決不手軟,於是就在十三號清晨,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發表社論,題目是:洩憤重案製造者必須被依法嚴懲。

從體制內的一連串的行動上,我們完全可以證實共黨與人民為敵的一貫立場。首先,中央認為的事態嚴重殺一儆百,並不是指城管毆打孕婦引起了公憤的事態嚴重,更不是要殺掉這個城管以警百官,而是屠殺人民。最高法院當局的重判死刑決不手軟的聲明,也不是指毆打孕婦的城管,而是指路見不平的民眾。

於是共黨的喉舌們就馬上發表社論,高調喊叫依法嚴懲,當然不是要嚴懲毆打孕婦的城管,而是要以共黨的法去嚴懲中華民族的正義與道德的精神和人格。對於被捕的一千多民眾來說,他們所面臨的司法審問無非就是,或者稱讚城管毆打孕婦是​​打得好,充分的反映出了共黨一貫的偉光正,於是就可以被釋放了。或者是堅持社會道義和良知的立場而被重判。

要想在共黨治下生存,就必須去扭曲人生,或者就乾脆拋掉人性,向毆打孕婦的城管學習,才能成為共黨的寵兒,但代價卻是嚴重的,既無顏面去面對列祖列宗,也無法面對鄉親父老,成為了一個不齒於人的獸性惡魔。當然了不在乎這個代價的人肯定有,否則共黨就不可能苟延殘喘至今。

同樣在六月十三號越南的總理阮晉勇簽署了國防部遞交的徵兵令,同一天越南的海軍在南中國海舉行了實彈射擊的軍事演習。越南政府發出這一強烈的信號,有兩個目的:第一,那是要平息國內民眾認為對中國大陸挑釁行為的憤怒情緒;第二,是要向中國大陸表明,越南是不惜要以武力捍衛自己的主權的。

越南是個小國,但是在三十二年前的中越之戰中卻是個戰勝國,不知道那些曾經熱烈歡呼日本大地震的憤青憤老們,在得知了越南政府的這些反映之後,會不會有走向街頭去抗議越南,或者到廣州的增城去遊行支持城管打孕婦。

如果還感到不過癮的話,那就去北京包圍加拿大駐北京的大使館,因為也是在十三號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局長法登先生,在國會發表的安全情報局的報告中說,外國政府針對資助加拿大的間諜活動的程度,等於甚至是超過了冷戰時期,由於加拿大與盟國的強有力的關係,以及加國的電信和礦產業的發達程度都對外國情報機構具有吸引力。

加拿大安全情報局知道一些外國的組織正在加拿大境內進行情報活動,這些政府的情報蒐集活動還包括,在加拿大監視那些他們認為對他們的國家安全和政治統治造成威脅的個人和團體,同時企圖影響加拿大的公共政策,並且以為己利。

有很多證據顯示這些外國情報機構在一些個族裔的社區裡製造內部矛盾並且不斷的激化矛盾,同時外國政府還運用外交的手段滲透各種組織,收買招募線人,竊取加拿大民眾資料以及極端資料和政府的機密文件。

在滲透加拿大社會外國勢力之中,北京政府是最活躍的一個,每年情報局一半的反間諜的開支是花費在應對中共的間諜上,中國大陸的間諜越來越多的利用互聯網進行活動。今年一月份加拿大的國庫局和財政部的網站遭到了黑客的攻擊,隨後加拿大電網也遭到了攻擊。聯邦政府的網絡安全部立即查明,這些攻擊的黑客網絡地址在中國大陸。

這位法登先生在去年就指責共黨在加拿大收買拉攏政界商界的要人和科技界的專家學者,之後一些身在加拿大的華人猛烈的抨擊法登先生的指責,首先是替共黨否認這些指責,然後是威脅加拿大政府,說什麼會影響兩國關係,接下來就是替共黨背書,反复的說中國大陸是個新興的經濟體。

本人至今也不明白的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地區都是一個經濟體,中國大陸的這個新興經濟體的說法究竟是什麼意思呢?中國立國幾千年了,難道幾千年的中國從來就不是一個經濟體嗎?直到了這三十多年共黨搞經濟,搞GDP主義,又是保八、又是增長的,中國大陸才成為了一個經濟體。是由於新出現或者新起步的經濟體,這種說法能說是科學的嗎?符合事實嗎?究竟是為了宣傳還是為了欺騙群眾呢?

我們可以從另一個角度去理解這種說法,那就是說沒有共產黨那就沒有共產主義,共產主義就破產了;沒有共黨那就沒有中國大陸這個經濟體,大陸的經濟也破了產,那麼這個新興的經濟體又是個什麼東西呢?應該是國家破產的末日的經濟之中,共黨團伙們拼命撈錢搶奪最後一桶金的經濟體。

因為是在經濟史上從來沒有過的經濟形態,所以被稱為新興的末日搶劫的經濟模式,是一種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空前絕後的經濟體。除去了那些犬儒幫閒篾片憤青憤老們跟著起哄喊叫一通以外,中國民眾是痛恨這個新興經濟體的。國際社會也在小心防範著新興經濟體的既得利益者們,千萬不要搶到自己的國家去​​。

六月十號加拿大的總理哈伯先生在一次對兩千兩百多人的公開講演中提到,要在外交政策上走出一條艱苦但卻是獨立的道路。道德模糊或者是道德等同不再是今後選擇的方案了,因為這是危險的虛幻。在外交事務中要堅持的是原則和立場。他說加拿大不畏懼在表達國際事務中的看法與眾不同,加拿大將不會再在聯合國投任何一張讓獨裁者們滿意的票。

哈伯總理在二〇〇八年提出了法西斯主義、恐怖主義、共產主義是全人類的公敵這個說法以後,共黨曾經以兩國的貿易進行威脅,而哈伯總理明確的表示,凡是與共黨有貿易往來的國家都遭受到了貿易逆差的損失,共黨是貿易順差的受益者,所以不與中國大陸貿易並不是件壞事。

早在幾年前英國美國加拿大等國的海關和邊境署就發佈公告說,進入西方國家的中國造商品,百分之九十是假冒偽劣毒商品,全球假冒偽劣商品中的百分之六十是中國製造,所以中國大陸被稱為是假冒偽劣毒第一大國。

而近兩三年,共黨又指使幾百家國企到外國的股市上上市圈錢,所使用的手段無一不是虛報資產和賬目造假,於是紛紛被停牌罰款退市賠償起訴,所以又得到了謊報造假第一大國的稱號。再加上十多年前就已經得到的貪污腐敗第一大國的稱號。這就使我們不得不去想一想共黨的所做所謂實實在在與人性道德是處處不相符合,完全背道而馳。

近日隨著共黨結幫成夥九十年的臨近,人民日報又發表了一篇題為“堅決維護黨的政治紀律”的社論,特別重申了胡錦濤提出的六個絕對不允許的要求,文章最後說,凡是違紀的人都要依紀依法予以嚴懲絕不姑息遷就。一個組織嚴密號令嚴厲的共黨團伙,當然那就是責無旁貸的要負起國際社會所給予的三個第一大國的惡劣稱號的責任了。

記得是二零零二年江澤民在美國對著電視屏幕向全世界說,中國人的素質太差,可是製造假冒偽劣毒,謊報造假,貪污腐敗都是共黨們幹的事,就連城管打孕婦也是共黨體重內的人幹出來的,這只能說明共黨素質太差,已經到了沒人味兒的地步上了。

人民起來討個說法,共黨的家丁打手們還要屠殺鎮壓。從來說是官逼民反,看來呢是時候了,全民大起義,全民大革命,全民剿滅共匪的行動即將開始了。共黨自食其果的日子就在眼前了。

── 轉自《希望之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