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顧曉軍:若不民主改革 就不要再改革

紐約時間: 2011-06-21 02:49 AM 
点此看大图片
若不民主改革 就不要再改革(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新唐人2011年6月21日訊】我以為:在今日中國,如果不搞民主改革,就不要再談改革、搞改革了。為什麼呢?因為沒有政治民主,所有的改革都是向著權力傾斜的,而不是為了老百姓,也不可能真與國際接軌。
廣告

比如,今日官媒消息:事業單位績效工資改革新政或近期出台。這“績效工資”,自然是指在職的。對吧?下崗的、退休的,沒份。而即使在職的老百姓,能得多少呢?手中沒有權力,能有什麼“績效”?沒有“績效”,又怎談得上績效工資呢?因此,“績效工資”,實為領導斟酌自行加薪制度化。

我不知道這“事業單位績效工資改革新政”,國家是不是要掏錢?如果不需要國家掏錢,不還是那一池水、重新分麼?那麼,必然是沒有權力的普通老百姓少喝幾口,聚起來、讓領導同志喝個夠、喝個賊死。是不是這樣呢?而如果國家要掏錢,我就更不明白了,這錢、為什麼就不能用來兌現吳儀承諾過的全國醫保呢?

遂,想起網友馭民寶典的《也說三愛教育――讀〈傻子教育就不要再搞了〉有感》(《傻子教育就不要再搞了》,是我的一篇批判“廣泛開展愛黨愛國愛社會主義教育”的文章)。 《也說三愛教育》值得玩味的,是其解商秧治國秘訣。以下,我也以我的理解,玩味一把。

商秧治國,即2000多年的治民秘訣。其分:一民,一教,制民,弱民,強民,奸民,勝民,厚民,貧民。

“一民、一教”,實為一君,“不爭論”,或皇帝或軍閥或一黨,亦可解之為社會主義或集權。

“制民、弱民、強民”,其間關係是:去強、留弱,為治,便於長治久安,制民術也。民自由,權就不自由,所以不能搞西方那一套。

“奸民、勝民”之“奸民”,非亂法之民,而提倡將民姦之,即不要公正、不擇手段。 “勝民”之“勝”,則作禁得起講。總體,是以流氓手段待民,讓民習慣、承受;久而久之,這樣的國家就好管理了。

“厚民、貧民”,亦講關係,民不能富。民富,自會像英國的貴族們,披堅戴甲與王權征戰,祈求民主。只有民貧、搞計劃供應,才便於文革一把。

不能再解了。再解,就把黨的褲子全都扒光了。

總之,如果不搞民主改革,就不要再談改革、搞改革了。這也是為黨著想,改得越多、掠奪越多,豈不把老百姓都逼上樑山了嗎?而不改,則可多混些日子?撈錢,也不能太急的。是不?

(歡迎發表、轉載、引用本文與觀點)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恶鬼共产党 2011-06-22
我个人的预测是:胡萝卜下台,意思着中国共产党中期统治的结束;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既进入中共的晚期。这晚期又分为早期、中期和末期。早期大约3-6年,其间中央对省、市、县失去有效控制,各种意外事件频发,政权从根本上动摇。中期不大好说。近两三年来,我对周围的很多人都这样讲,刚开始,有些人听了我的话吓得直缩脖子。但现在我这样讲,虽然有些人反对我的观点,不过人们听到这些话时已经不怕了。可能也有其他人在别的场合讲近拟的观点罢。
共匪 2011-06-21
作者观点鲜明准确,绩效工资只不过是共匪们恶性捞钱的伎俩。
张科 2011-06-21
全球的中华同胞应开始行动起来了!
反共 2011-06-21
不要妥协,不等改革,坚决革命。打倒共产党。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